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论拒绝后宫的正确姿势 > 31.绛香其一
    “苏清鸢!”

    昏昏欲睡的苏清鸢猛地打了个激灵。

    “到!”她动作比头脑还要快,瞬间站了起来。

    千毒元君冷淡道:“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苏清鸢顿时懵逼——她昨晚上陪着江凝心太晚了,今天一到道场就十分困倦,压根就没听见千毒元君的问题。

    她下意识低头看方若昀,方若昀无奈地看向千毒元君桌子上摆着的植株,苏清鸢恍然大悟,麻溜道:“一份曼陀罗花毒要用三份决明子搭配半份雪莲花枝干上挤出的汁液四份卿罗两份朱融掺杂三分之一份半熟糯米才能解毒。”

    全场一静,苏清鸢有一瞬间怀疑是不是自己答错了。

    可是提起曼陀罗花,难道最先最常想起的知识点不是它诡异的解毒方式吗?

    殊不知,那其实是道场的其他弟子们怀疑人生的静默。

    曼陀罗花的解毒方式是昨天千毒元君刚刚讲到的,而且是她昨天讲的一百多种毒的解读方式中不太起眼的一种,苏清鸢以往表现虽然亮眼,但也没那么亮眼,刚才千毒元君说要提问,其他弟子都在默默背书,江凝心捅了苏清鸢好几下苏清鸢都直打盹他们也有的人看在眼中,甚至暗暗嘲笑,没想到人家连千毒元君说了什么都不清楚,方若昀只是眼神提示,苏清鸢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真是的,这让他们这些没天赋只能靠勤学苦练的弟子们怎么活??

    许多人内心都在崩溃地无限吐槽,然而还得可怜兮兮地低头默默背书,生怕千毒元君下一个叫到自己。

    方若昀也有些无奈——这真有点聪明近妖了。

    虽然完美答出了正确答案,千毒元君严肃刻板的面容却没有丝毫缓解,她冷冷道:“明天抄三遍《毒经》给我。”

    苏清鸢:“……”

    出了道场,苏清鸢抱着一本厚厚的可以挡住自己半张脸的书,生无可恋。

    她问方若昀:“师姐,难道师尊问的不是曼陀罗花的解读方式吗?”

    方若昀温声道:“师尊问的的确是这个。”

    “那怎么……?”

    方若昀失笑:“你被师尊看到打盹,虽然仗着头脑好,可师尊能轻易放过你吗?”

    她没有说的是,千毒元君这种看似有些针对的方式,不是每个弟子都有机会感受到的。

    苏清鸢在药道上的天赋,也许并不是那么的普通。

    “苏师姐,师傅叫您去取千机草!”

    药田里,苏清鸢穿着草鞋在取药草,一个药王峰小弟子突然从千毒元君那边跑过来大叫。

    苏清鸢:“……”

    说实在的,她今天本来是交抄写的课业的,结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千毒元君叫来去给她种药草摘药草。

    她擦了把汗,去另一片药田处去摘药草。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千毒元君心地不坏,苏清鸢都要怀疑千毒元君让她干这么多活是故意针对她的了。

    把几根千机草好好包裹,送到药房的时候,千毒元君正在和庞晓芙谈论最近昆仑山下村庄疫病,恰见到苏清鸢进来,千毒元君肃容道:“千机草取来了?”

    苏清鸢应是,上前交给千毒元君。

    千毒元君见到那药草,忽地面如冰霜。

    原本她的脸色只是严肃,可如今就像是大雪压境一般,整个人冻成了一块冰块。

    苏清鸢心中一惊。

    庞晓芙刚开始还不明白,等看到苏清鸢手中拿着的药草的时候,面色忽地大变。

    苏清鸢不明所以,却直觉不好,果然,千毒元君抬起头,目光冰冷。

    “滚出去!”

    苏清鸢吓了一跳。

    虽然千毒元君很多时候都是冷冰冰的,但是这种冰冷之下压抑着怒火,冰火交融的神色,苏清鸢是从来没见过的,千毒元君她……似乎看起来十分生气。

    苏清鸢转眸看庞晓芙,庞晓芙向她赶紧使了个眼色,苏清鸢抿唇告退。

    不过就这样被莫名其妙一通训,她心里也不是很好受,甚至还感觉有些酸涩。

    更让苏清鸢觉得雪上加霜的是,她都走到门口了,千毒元君又开口了。

    “慢着!”

    苏清鸢脚步一顿,心中有一瞬间以为千毒元君要留下自己。

    没想到千毒元君冷冷道:“以后你不用过来了。”

    苏清鸢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话都没说,跑也似的离开了。

    回到旭阳峰,苏清鸢把门关的紧紧的,有种憋得慌的难过。

    她转而又劝自己:本来就是受罚,以后不用受罚了不是很好吗,再也不用见千毒元君板着脸了。

    可是心情却没见好,反而愈加低落,抬眼就看到今日千毒元君布置的苏清鸢出门前刚刚炼制完成的九曲化春丹,不知道为什么一股烦闷直上心头,她想也不想就把装着丹药的玉瓶扔了出去。

    门外,伴随着玉瓶破碎的声音,传来一声“哎呦”。

    方若昀的声音传来:“是师妹你扔的?”

    苏清鸢扁着嘴没说话,方若昀叹了口气,解开法阵推开了门。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苏清鸢的那一刻,方若昀觉得自己好像是看到了一只淋成落汤鸡的可怜小狗。

    这种联想让她失笑,转而赶紧敛容,害怕让苏清鸢觉得自己是嘲笑她。

    “我记得这九曲化春丹要炼制半天才能炼制出来,你怎么说扔就扔了?”她声音温温柔柔的,就像是春水汩汩流淌。

    苏清鸢低声道:“反正以后也不用交给千毒师尊了,炼制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方若昀心道一声果然,走到墙角把苏清鸢拉起来,刚开始苏清鸢还不愿意挣扎,但她不知道怎么的浑身软绵绵没有力气,方若昀一拉她就跟着起来了。

    方若昀把她带到塌边,拉着她的手道:“你可是生千毒师尊的气?”

    苏清鸢低头垂眉:“我怎么敢?”

    如果让上一世苏清鸢认识的人见到这一幕,一定会把眼珠子都吓出来了。

    日天日地无所不能的一代修真界大佬苏清鸢怎么还会有这么垂头丧气的时候?

    方若昀虽然不知道苏清鸢上一世怎么样,但也知道她现在这种情况不对。

    她微微一叹,道:“庞师姐都告诉我事情原委了,你可知道千毒师尊为何与你置气?”

    苏清鸢耷拉着头不说话,方若昀安抚般拍拍她肩膀,柔声道:“因为你把千机草和绛香草搞混了。”

    苏清鸢掀了掀眼皮子,应了声:“哦。”

    方若昀微微一笑:“我知道你还是怨怪师尊,不过这也无妨。你记忆一向好,可记不记得绛香的作用?”

    苏清鸢道:“凝神养气。”

    方若昀接道:“用过则毒。”

    苏清鸢抬眼:“我只摘了两三根。”

    意思是不可能会到有毒的量。

    方若昀淡淡一笑:“但你不知道,药王峰药田里各种灵草异毒都有,唯独没有绛香。”

    苏清鸢微微一怔,睁大眼睛看着方若昀,方若昀轻声道:“之前本来觉得这些陈年旧事不用对你说,没想到你却得了千毒师尊青睐,有些事情还是告诉你比较好,毕竟旁人道不知者无罪,我们昆仑仙宗可不是这样。”

    药王峰千毒元君和旭阳峰烈阳道君原本是一对道侣。

    方若昀刚讲到这里,苏清鸢差点跳了起来。

    “师姐,你别开这种玩笑!”

    方若昀淡淡挑眉:“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苏清鸢深吸一口气,她当然知道方若昀不是那等轻浮性子,只是她说出来的话实在太吓人了。

    自己的师傅烈阳道君,那个跳脱爱赌的老头儿,和整日板着脸的冷冰冰的千毒元君,是一对儿?

    死人都要吓活啊!关键是上一世她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大概在二十年前,那时候烈阳道君还是上一任宗主的弟子,千毒元君则是药王峰上一任峰主的弟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当时烈阳道君已经展露出爱赌的天性了,千毒元君却不像如今这般冷冰冰的,她那时候还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

    有一次,师兄妹一同下山,救下了全家被妖族所屠戮,只剩下自己的方若昀。

    方若昀那时候才七八岁,清丽秀雅,本身剑道天赋弱,却是学医的好苗子,被千毒元君看中,但是千毒元君当时年纪还不到,没法收弟子,她的师傅也不收弟子,方若昀命悬一线下被救下,本身也不敢相信除了烈阳道君和千毒元君之外的人,当时刚收下大弟子顾遗风的烈阳道君知道了,喝了一口酒,闲闲道:“这有什么难的?人先放在我这里,以后等你长大了能收徒弟了就送到你那里。”

    方若昀刚入门的时候并不是大师姐,她还有一个嫡亲师姐,姓卫,名绛香。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的话,卫绛香应该是旭阳峰真正的大师姐。

    苏清鸢红唇轻颤:“绛香?绛香草的绛香?”

    方若昀轻轻一叹。

    “她也是被师傅和师尊救下的,之所以名绛香,也是因为师尊救她时,旁边恰好开着一丛丛鲜艳的紫色绛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