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师父养成计划 > 4.第 4 章
    十五岁那年,钟老爷托人给钟洺找了个在府衙的差事,平时给师爷打打下手,是个轻松的活倒也没白费他读这么多年的书。孟大郎二郎都已娶亲生子,种田、喂鸡、砍柴、烧火这些活都给嫂嫂们干去了,孟褀随着他爹大哥二哥去码头搬货挣工钱。码头活重,孟大郎孟二郎正值壮年,一天干下来两只手也得抖上一抖,孟褀一个人扛两包货气都不喘一下,汗都没出几滴,两个哥哥不由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

    上工是多劳多得,这条船卸完下一船再来,不像以前在家事情干完算完,只有碰巧天不好没船的时候才能在家歇着。府衙和码头又是两个方向,没什么机会去接钟洺,为此孟褀郁闷了好一阵。他嘴上没说,但阴沉了好几天,钟洺还以为自己哪里惹了他,问了半天孟褀才别别扭扭告诉他,钟洺大笑道,他又不是个孩子,做什么要个人前后跟着?不过是去给人伏低做小,真当他是娇少爷不成?

    孟褀白他,心道自己好不容易带大的娃,却是个白眼狼,养不熟,一点也不知冷知热!他没想到知冷知热的都赶巧在同一天来给他献殷勤了。

    衙门里一个衙役家中有些事,前一天和钟洺商量请钟洺代他巡一天街,这个衙役平日里待他不错,钟洺便答应下来,想着可以顺路去看看孟褀,省得他老念叨。吩咐家里的厨子提前准备好孟褀爱的吃食,想想又加上几道菜,给孟伯伯和大郎二郎哥也加加餐。他到码头的时候下人已经提着食盒等着他了,他带着食盒往孟褀那处去的时候,孟褀已经吃上了,捧着个大馒头啃的慢条斯理地,和旁的工人狼吞虎咽的样子简直天差地别,嗯...还有姑娘端茶倒水,当真是好不快活。

    钟洺笑着走过来的时候孟褀已经看见他了,钟洺没和他搭话,径直走到孟褀他爹那边,把食盒上层的菜肉端出来摆上,“孟伯伯,大郎哥,二郎哥,今天累不累?我来给你们改善伙食了,快趁热吃!”

    孟二郎一把接过筷子,夹起一筷子腊肉就着馒头大口吞咽,“啊,今天可把你二郎哥累着了!诶?老三呢?没给老三带啊?不能啊!我家老三跟你媳妇似的,咋能把他忘了?哈哈哈...”

    孟老爹骂了一句,“老二胡说啥呢?!闭嘴吃你的!饭菜都堵不住你的嘴!”回头谢过钟洺。

    孟大郎心里跟明镜似的,冲老二使了个眼色,“喏,没瞧见食盒第二层都给老三留的!要大郎哥说啊,钟洺你倒是像我家老三的媳妇,哈哈哈...”

    “呦,大哥还真是哈...”

    这边吃的其乐融融,那边孟褀一脸冷若冰霜,“三郎哥,你慢点吃,来喝口水吧!”娟秀甜甜地话一句也没流进他心里,反而使他厌烦地很,脸上也没给什么好脸色,递来的水也不接,娟秀一脸的笑和递在半空中的手一起僵着。

    “三郎哥...”

    钟洺走过来放下食盒,接过娟秀手里的水杯,“咳咳,这一路巡街过来一口水没喝着,嗓子都要冒烟了,谢谢王姑娘了,王姑娘真是体贴...”说着抬手就要往嗓子里灌,被孟褀一把拦下了,钟洺一时不察,水洒了脸上手上衣襟都是,有些狼狈,摊着两只手,皱起眉瞪着孟褀,“孟三郎你做什么!”

    孟褀脸上也不好看,“你不爱用别人喝过的杯子。”

    钟洺,“。。。”

    “三、三郎哥,杯子带来前洗过的,我...”

    “他用惯了自己的杯子,不喝别人用过的,茶水也要白瓷壶盛,水要滚的,茶叶要新茶,还...”孟褀眼睛也不眨一下,一咕噜说出来,钟洺脸都红了,赶忙出声打断他,“娟秀你别听他胡说,我没...”

    “你没什么没!你那点娇少爷的习惯我从小就给你记着呢!”

    娟秀眼都红了,“钟洺哥,不、不好意思...我...”

    “娟秀!娟秀你别哭!”钟洺急了,湿着手又不好去安抚人家,用手肘用力戳孟褀,“你赶紧闭嘴!和人家道歉啊!快点!”

    孟褀白他,“又让我闭嘴又让我道歉,你怎么这么难伺候?”

    “你!!!”

    娟秀拿了杯子和水壶放在篮子里,擦了擦眼角,哑声道,“三郎哥,钟洺哥,我...我先走了...”

    “诶!娟秀!...孟三郎你今天吃错药了还是忘吃药了?!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就让人姑娘这么委屈巴巴地回去?”看娟秀一溜烟跑了,钟洺只能回头骂孟褀。

    孟褀低头啃了一口馒头,看也不看他,“你心疼了?心疼你去追,又没人拦着你。”

    “孟三郎!你今天简直莫名其妙!”

    “你喜欢她?”

    “...你说什么呢?我只是看人家姑娘面子薄,怕你伤了人家...最后还是委屈了人家。”

    “你只是说喜不喜欢她?”

    “...”

    孟褀抬头直勾勾地看着他,非要要一个答案。

    钟洺被他那样子气笑了,“孟三郎,你是不是榆木脑袋?你没瞧出来人家姑娘满心满眼装的都是你?”

    沉默片刻,孟褀才开口,“我不喜欢她。”

    “???”钟洺哑口,“哦...”

    “我饿了。你也没吃吧?”

    “...都被你气饱了,”钟洺坐下把菜端出来磕在孟褀面前,“赶紧的,对付两口我就得走,下午还要接着巡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