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师父养成计划 > 5.第 5 章
    这一年的雪格外的大,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小二刚呈上一壶温酒、几碟小菜,钟洺身边各色的姑娘们就涌上来劝酒的劝酒、夹菜的夹菜,不时发出几句娇嗔,怨钟洺不解风情。恰巧小二引着刚下工的孟褀进来,虽是大冷天,来人却只着单衣,脖子上挂一条白色的汗巾,嘴里呼出的热气瞬间变成白烟散开来。

    钟洺就着嘴边递来的酒杯小酌一口,推开姑娘的手冲着孟褀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道,“你们楼里头牌三姑娘来了,便莫要在这处待着了,小心人三姑娘向你们妈妈告上一状,说是你们这些花儿不懂事,想抢她三姑娘的生意...”

    姑娘们一时没明白过来,不知钟少爷口中的“三姑娘”是何人,只听孟褀冷着一张脸开口道,“没听见钟少爷要我留下伺候,还不下去?”不知几个姑娘是回味出了孟褀话里的意思还是被孟褀比这冰天雪地还冻上三分的气场吓到,忙不迭地退了出去,还不忘给“三姑娘”和钟少爷带上门,免得被些比她们还没有眼力见的人扰了去。

    钟洺把玩着手里被喝空了的杯子,对孟褀挑了挑眉,“三姑娘架子可真大,要爷三请四请地才肯出来见爷一面,你要是再晚来片刻,爷怕是要被那群女人啃的骨头都不剩!”

    孟褀在桌边坐下,皱着眉头看了他片刻,似是思考了一番才板着一张脸不带情意地开口,“...刚才被恩客绊住了脚,让公子久等了,”说着还给钟洺添了杯酒亲手递到他的嘴边,“奴家向公子赔罪,还请公子赏脸。”

    钟洺忍着恶寒,小嘬了一口酒,顺势抚上了孟褀的手,“三郎...哦不,三娘,你让爷这般好等,一杯酒就算了?当爷这么好说话?人家是你的恩客,爷就不是了?”稍一使力,将孟褀执着酒杯的手给推了回去,戳在孟褀的嘴边,见他不出意料地皱起眉,钟洺笑出声来,嘴上还故作不耐,“啧,三娘这是嫌弃爷不成?”

    孟褀对上钟洺那双满是戏谑的眸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口饮下杯中剩下的酒,烈酒的辣味充斥整个口腔,液体蹿入喉咙滑到肚内,一路火热似留下了足迹,嘴里的苦味褪下去后泛起一丝甘甜,不知是酒本就回甘还是...孟褀看向手里被钟洺喝过的酒杯,目光沉了沉。

    钟洺拿过另一个杯子,先给自己倒满又给孟褀倒满,不管孟褀,兀自一饮而尽,又倒上一杯,还没送到嘴边就被孟褀拦了下来,冷脸沉声道,“借酒浇愁愁更愁,公子有什么烦心的事不妨与三娘说上一二?”

    钟洺长叹一声,双手捧着孟褀肉乎乎的黑手掌,眼神忧郁,“三娘这般善解人意,只可惜公子我...哎,公子我怕是不能再与三娘常见了...”

    “何意?”

    “三娘...三娘,我...要成亲了...”

    孟褀一把抽出自己的手,似是不信,“什么?”

    钟洺痛饮上三杯,孟褀这次没有拦他,思绪还沉在刚刚钟洺的话里,由着钟洺喝的自己两颊通红、双眼迷离地打了个酒嗝,“三娘你听的不错,公子我确是要成亲了,嗝...我爹为我定下了与远房表妹的亲事,”说着抬手捏住孟褀的下巴,上下左右晃了晃,“唔...那表妹貌似无盐,竟及不上三娘你三分颜色,嗝~”

    说罢身子也向前探去,脸与孟褀凑得极近,“三娘你可怜我?”

    “...成亲是喜事。”孟褀想要挣开他的手,又被他死死掐住给拉了回来,鼻尖似要顶到鼻尖。

    钟洺笑,“三娘这话好生酸气,三娘要是不愿我成亲,我便...”孟褀眯起眼来,钟洺说话间的热气喷洒在孟褀的脸上,有些痒,“你便如何?”

    钟洺不答,只继续往前凑过去,红润的唇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凑近,认准了一处便闭上湿漉漉的眼直取那处,在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意外地遇到了阻碍——孟褀的一根手指抵上了他的唇,“钟洺,你醉了。”

    钟洺茫然地睁开眼,喃喃叫了一声,“三郎...”

    孟褀黑着一张脸,“玩够了?”

    只听“咚”地一声,钟洺额头磕在了桌上,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孟褀,“。。。”

    当孟褀背着他回到钟家,给他褪去鞋袜盖上被子的时候,钟洺还睡得沉沉的,嘴里不时蹦出什么“闭月”什么“羞花”,还有——“三娘”。

    孟褀扶额,实在不知自己怎么把师父养成了个“色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