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师父养成计划 > 6.第 6 章
    冬天日子过的慢,再慢再磨也已经过了正月,钟洺如愿骑着高头大马、胸前系着大红绣球八抬大轿地迎娶他的新娘子,只可惜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闭月羞花”。

    钟宅正厅,大摆筵席,那日钟洺喝的很醉,前来道喜的宾客轮番地灌他的酒,喝道最后冲客人摆摆手,在地上躺成一滩烂泥。小厮扶着钟少爷到偏厅,洗上几个帕子、递上碗醒酒汤,伺候完了说要送少爷回房,钟洺怎么也不听,非要小厮把孟褀给叫来,扯着孟褀的袖子不撒手,嘴里哼哼“头疼”、“难受”。

    孟褀哭笑不得,又哄弄他喂下一杯茶,伸手时轻时重地给他按脑袋。钟洺的太阳穴被他两根手指抵着,舒服的紧,好似有什么东西透过他的皮肤与孟褀手指相接的地方钻进脑袋里,让他灵台清明。

    孟褀低声道,“还难受?”

    钟洺哼哼两声,“似是好些了...再按两下。”

    孟褀撒手不干了,正巧嬷嬷来了,领着钟洺回房去。

    新娘子头上的帕子还没挑,端坐在铺满红枣、桂圆、花生的床边,听见钟洺跌跌撞撞的动静和嬷嬷不时的痛呼和小声惊叫,也不顾什么规矩,自己掀了帕子上来帮着把烂醉的钟洺扶到床上,给嬷嬷塞了点碎银子,打发嬷嬷下去歇着。

    钟洺恍恍惚惚睡了一夜,一梦惊出一身汗。

    梦里,他追着一道白光,白光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模糊的人影,他循着人影过去,走了好久,那人穿着大红色的衣裳背对着他,那衣裳他还有些眼熟,直到他走近跟前那人才转过身来,钟洺笑,“三郎!”

    孟褀不说话,笑着伸出黑胖的手牵住他的,带着他到一座木屋前,木屋建在在山腰上,往山下望,只这一处,应再没有人家。

    “三郎,这是何处?”

    “莫怕,是我旧时常住的地方。”

    钟洺四下望望,道“唔...好生寂寞的地方。”

    孟褀看着他的眼睛重复,“寂寞...”

    钟洺皱眉,只见孟褀一挥衣袖,木屋上挂满了红绸,周围多了几桌饮酒的男人,都是钟洺未曾见过的,还有一人执着酒杯摇摇晃晃地走过来道喜,钟洺不解,“何事可喜?”

    孟褀戏谑地冲着他努努嘴,钟洺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自己身上已着了一件喜服,孟褀伸手揽住他的腰,将他扯向自己的怀里,目光灼灼,低声道,“你可愿嫁与我?”

    钟洺笑骂,“孟三郎!我钟洺好歹顶天立地一男儿!要嫁也是你嫁我!”

    孟褀在他耳边低笑一声,钟洺一个慌神,两人已换了一处地方,似是屋内,入眼皆是红纱帐、龙凤烛。

    孟褀收拢了环在钟洺腰间的手臂,惹得钟洺大声叫嚷,“孟三郎,你码头的货可真没白扛,这一身蛮劲!”

    孟褀不答,也不松手,只问他,“你可愿嫁与我?”

    钟洺轻哼一声,“孟三郎,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强抢本少爷!本少爷说了,不嫁,我娶你还差不多!”

    孟褀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轻轻扯开他头顶束发的红绳,墨色的长发铺散开来,低下头来,钟洺一时屏住了呼吸,瞪大双眼看着他的动作,一张薄唇慢慢覆在他的嘴上,轻轻吮吸他的双唇,“啵就”一声松开,改用牙齿轻咬,含糊道,“郎君...”

    郎君...

    郎君

    郎君???!!!

    等等,我的手在干什么?!我为什么解开了三郎的衣服?!

    诶?我的腰带呢?!三郎为什么啃我的胸?!

    啊...我喘不过气了!孟三郎怎么这么重!压的我好疼!

    嗯?什么东西这么硬,硌得慌!

    钟洺好不容易从孟三郎的背上腾出一只手向自己后背探去,从背上摘下了个什么送到眼前...枣核...一颗险些嵌进自己光裸肌肤的枣核...

    思索间,孟褀从他的胸口抬起头,探过来一口叼走了他指尖的东西,移开时灵巧的舌头还扫过他的指腹...

    头!皮!发!麻!

    钟洺喘着粗气醒过来,额头上渗出汗珠,一只手执着一方红帕子轻轻为他擦拭,语带焦急,“夫君?”

    ...啊!!!头皮发麻!!!

    不对,钟洺定了定神,略带歉意地看向眼前的女子,“...无妨,劳夫人挂心了。”

    旖旎的梦搞得钟洺成婚后的头一日就神色不佳,给他娘奉茶的之后娘还偷偷叮嘱他要节制,他连声应下,离开之后才觉得不对劲。

    节制?!他要节制什么?!和谁节制?!

    钟洺恨恨地想,想着想着先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