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师父养成计划 > 7.第 7 章
    虽说夫人周雯韵长得不若钟洺心心念念的闭月羞花那般,倒也是个知书达礼、温婉贤淑的女子,两人婚后虽不是蜜里调油,但也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周雯韵是个话不多的人,事却做的很漂亮,帮钟夫人把家中大小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说,服侍钟洺还服侍的也周到,原本丫鬟小厮做的事情都由她一手包办。有时闲下来,钟洺在书房看书,她在一旁做些自己的事情也不扰他,时常添添茶水、为他磨墨。钟洺婚后才切身体会到什么叫红袖添香,他兴致上来了也会在夫人习字时指点一二或是陪夫人做做女红,什么“闭月羞花”什么“沉鱼落雁”都忘到脑后去了。

    一日钟洺被急急忙忙的小厮撞到,钟洺骂了一句,弯腰捡起小厮掉下的荷包,白色的锦缎上绣着一株并蒂莲花,莲下有两条戏水的红鲤,钟洺瞧着有些眼熟,这种东西不该是家中小厮该有的,故意板着脸沉声道,“东西哪来的?”

    小厮冲撞了少爷,被少爷问话也回的战战兢兢:“回少爷的话,这是少夫人托小的给少夫人娘家送去的东西,哦,除了荷包还有几封信。”

    给娘家送的...钟洺细细抚了抚荷包上的并蒂莲花,还是递给小厮让他速速送去,别误了少夫人的事。钟洺心里虽然起疑,却也是君子的行事,可终究有人不怕做小人。

    两日后钟洺中午从衙门回来就觉得家中气氛不对,丫鬟小厮低着头不敢多话,明明该到午饭的时候却瞧不见他爹娘和夫人的人影,抓住一个小厮一问,老爷去收佃租了下午才能回,夫人正在屋里和少夫人叙话。

    叙话?婆媳俩天天见有什么话说到饭点也说不完?想着他也问了出来,小厮低着头只答不知。无法,钟洺只得自己去他娘的屋子里一探究竟。

    刚迈进一只脚就瞧见周雯韵正跪在他娘的面前,他娘神色也不好看,似是被气得不轻,钟洺脑子里也绷紧了一根弦,面上却笑得温和,快步走上去扶起周雯韵,“娘,都这个时辰了,你是要饿着雯韵、饿着我呢,还是饿着您自己呢?赶紧开饭吧,我都累了一早上了!”

    钟夫人鲜有愠色,今日真是脾气上来了,完全不吃钟洺这一套,“让她跪着!”把手里攥着的东西砸在地上,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周雯韵,“你让她自己说!她做了什么丑事!这么个东西要送出去给谁!”

    周雯韵咬着唇不说话。

    地上的东西让钟洺额角一抽,正是被他撞见的那个情意绵绵的荷包。钟洺笑着松开扶着周雯韵的手,捡起地下的东西,“我当是什么?这不是前几日我丢的荷包吗?念着夫人的一番心意我都没敢告诉夫人,”说着还戏谑地开了个玩笑,“怕夫人晚间把我关在屋外,不让我进屋呢!”

    “按理该是我跪着,怎么...”荷包被□□得狠了,口微微敞开,钟洺瞥见里面的字条,顿了顿笑道,“怎么让夫人替我跪着了呢?”轻拍周雯韵无措的手,将人拦在坏了,眯着眼四下打量一番,沉声道,“娘您莫听些小人嚼舌根,好歹雯韵也是我们钟府的少夫人,您不能给下人撑腰,胳膊肘往外拐啊!雯韵话不多,也不是这么随便任人欺负去的!”说着上前抱着母亲,不害臊地用脑袋蹭蹭她撒娇,“娘您怎么这么见不得儿子好啊...都说婆媳不对付,您上赶着让儿子受夹板气!”

    钟夫人被他这番一闹腾,也静下来,“你小子说的都说真的?”

    “您还不信儿子不成,看来儿子还没有那个嘴碎的下人得您的心呢!我看赶明儿我就把那下人揪出来给转卖出去,要不然哪日他都要和我争宠了!”钟洺温声的话让钟夫人身后的丫鬟浑身发抖,冷汗都滴下来。

    钟夫人清了清嗓子,“老爷和洺儿都有正事要做,宅子里的事情我知道了当然不能不管,今日是我没搞清楚,误信了人言,是我对不住雯韵,你也莫放在心上和我置气。”

    周雯韵点点头,“儿媳不敢。”

    钟洺摆摆手,“今天的事情就此揭过,也别往爹那传白让他担心,开饭开饭!饿死了!”

    钟洺心不在焉用了饭,装模作样地哄着自己的夫人回房去,只静静在屋里喝了一壶茶。将周雯韵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在眼里,也不挑起话头也不像是想搭理人的样子,喝完茶就出门去了,深夜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