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师父养成计划 > 9.第 9 章
    钟洺前一晚喝的醉醺醺地被送回来,虽然孟褀给打了掩护,钟夫人也不是傻子,不会就这么相信钟洺护着儿媳妇的那番说辞,可是一来钟洺不愿意她插手,二来周雯韵无论是性情还是为人处世都是合她心意的,她只私下又提点了一番。

    钟洺第二日睡了很久,周雯韵一直在床边伺候着,钟洺头疼,昨日喝多了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记不清了。周雯韵不是个多柔弱的人,此时却红着眼坐在床头绞着帕子,虽不是个美人倒也让人有些舍不得。周雯韵既然不打算继续瞒着他,他也只好和她把话都说开了。

    那小厮没有骗他,书信和荷包确是送往周家的,荷包是给周家养子、周雯韵的哥哥周文锦的,周雯韵确实对他有情,可是周文锦顾念周家的恩情不肯接受她。周雯韵一气之下才应了...应了钟家的婚事...

    钟洺半倚在床头,端着杯子的手都在抖。张口想说什么,看着周雯韵又作势要哭出来,放下杯子,犹豫着抬起手轻拍她的肩膀,周雯韵哭得更凶了,“我...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这么对你的,你是个好人...我...娘那里...”

    钟洺苦笑,搂住了她,“娘那里你不要担心,你若是...若是想要离开钟家就和我开口,和离书我会给你准备好。”

    周雯韵瞪大了眼睛,摇了摇头,“不是的,我不是要...夫君一家对我很好,我不是要离开钟家,我...还是钟家的媳妇...吗?”她忽然害怕了,怕钟洺不要她了。

    钟洺觉得好笑,她凭什么占着钟家少奶奶的位置还给别人做荷包?周雯韵未免有些不识好歹。

    钟洺皱眉松开覆在她肩头的手,心中气恼不想再理她,掀开被子下床,看见自己腰间的东西,手就顿在了半空中,伸手去解腰间的荷包,周雯韵以为他是不喜欢,急忙道,“别摘...别,就...就算不喜欢也别摘下来,里面装着庙里的平安福,摘下来就不灵了...”

    钟洺无奈地看向她,掏出怀里那个绣着并蒂莲花的荷包,“你这是什么意思?”

    先是送了她的情郎那样的荷包,现在又拿荷包来给他,这算什么?

    周雯韵咬咬唇,“那个荷包是旧时我给兄长绣的,我只是,只是想给他,了了一份思念,然后...桥归桥路归路,我想好好的和你过日子...可是...”

    可是现在,她不知道还能不能。

    钟洺望着她的眼睛,沉默了片刻,说,“你还叫我一声夫君,叫我娘一声娘,你就还是我钟家的少奶奶、我钟洺的夫人。”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周雯韵扑进他怀里,弄湿了他的前胸。

    钟洺被周雯韵伺候着收拾了一番,先去给他爹娘请了个安,问了问佃租的事。他爹说佃租出了点问题,没收得上来,先缓缓再说,看时候不早了便催他去衙门去了。

    晚间回来的时候,钟洺看着书桌上摆着的几张画像,娇俏的、端庄的、清纯的、妖艳的都有,再看周雯韵在一旁绞着帕子盯着他,非叫他挑出些个满意的,要给他纳妾。

    真是笨拙又可爱的讨好啊。钟洺这样想着,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我们两个人还没过够呢,做什么非得让外人插进来?”

    这个外人,既指了男人,也指了女人。

    顺势抱住她,惹得妻子羞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