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师父养成计划 > 10.第 10 章
    尚且还算合美的生活随着钟老爷染了怪病被打乱。钟老爷脸色乌青地躺在床上,呼吸均匀,脉象平稳,只是身不能行、口不能言。换了一个又一个大夫来看都不见好转,有人说钟老爷是魔怔了,招惹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钟洺从小读的是圣贤书,不信这些的,可拗不过钟夫人和周雯韵,前前后后找了好几个术士过来,做法的做法画符的画符。孟褀也是钟老爷看着长大的,又担心钟洺,前前后后跟着帮衬打点,也偷偷渡过几次真气,只能护住钟老爷的心脉,保住一条性命,莫被这病耗了去。

    这日钟洺疲惫地领着一个老道士回来,孟褀正给钟老爷喂水,钟洺扯出一个笑唤了声“三郎”。孟褀起身,老道士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孟褀只恭恭敬敬对他作了个揖。老道士把完脉,查看了钟老爷在服用的方子,把孟褀唤了出来。钟洺奇怪以为老道士弄错了,忙上前去,“先生,在床上躺着的是我爹,这位只是我的朋友,有什么事还是吩咐我吧。”

    老道士看了孟褀一眼,只道,“老道我唤的就是他。”

    钟洺还想再说什么,孟褀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无妨,便跟着老道士到屋外去了。

    老道士也没卖关子,“床上躺着的人,你可愿救他?”

    “自是愿意的,还请先生尽力。”

    “药方开的不错,只是缺了味药引...”

    “药引?先生可知缺的是什么?”

    老道士定定地看着他,“你的血。”

    孟褀一愣,对老道士一拱手,“谢过先生,我这就去办,若是救得钟伯伯的命,孟褀日后定当重谢。”

    老道士转身摆摆手,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钟家。

    “孟三郎!你疯了吗?”钟洺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刀,“不知道哪来的江湖术士的胡话你也信!”

    “...你听见了?”孟褀笑,“听墙根这种事还真像你钟少爷会做出来的!”

    钟洺把到掷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你还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你赶紧给我回去!不知道的还以为病了的是你爹你日日在这服侍!”

    “你这话说的,钟伯伯从小待我这般好,病了我出分力也是应该的。”

    “你是出力吗?”钟洺指着他撸起袖子露出的手腕,“那老道士要是说要你的命你也给?简直胡闹!”

    “钟伯伯的命不是开玩笑的事,有法子总要试试的...”

    “试试?要是一天好不了你就用血喂我爹一天?一个月好不了你就用血喂上一个月?那要是...要是一直好不了了呢?!你就一直喂下去?!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你又当我钟洺是什么人?!”

    孟褀皱眉,“钟伯伯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的。况且那老道士也没有胡说,”孟褀掏出脖子上吊着的玉葫芦,“你看,我生下来脖子上就坠着个东西,说不定真能救钟伯伯呢?”

    “你闭嘴!你要是听那老道的话动了自己一根手指头,今后你便再也不用来见我了!”钟洺气红了眼。

    孟褀笑,捋下袖子,“罢,罢,我不信他便是。”

    孟褀偷偷用血喂了钟老爷三日,配上大夫的方子果然好转了,面色渐渐正常,四肢也可小幅度活动,能时不时应上两句话。钟洺送了一口气,送走了大夫,回来的时候小厮正在房里给钟老爷喂药,听见钟老爷在屋里问鹿血是哪来的,小厮答说是孟少爷好不容易去猎来的鹿每日给放的血。

    孟褀是钟洺的朋友,虽然出身不比钟洺,但是下人都叫一声“孟少爷”,此时一提,钟洺自然知道小厮口中的“孟少爷”是谁,当即大步踏进去,提着小厮的领口,“什么鹿血?哪来的鹿血?”

    小厮被钟洺这副样子吓到,哆哆嗦嗦地,“就...就孟少爷...每日三顿送,送来的作药引子...子的鹿血...血...”

    钟洺一把放倒小厮,“孟三郎他人呢?!”

    “刚..刚还在厨房,现现现在该要过来,看看看老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