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糖宠 > 1.梅花汤饼

1.梅花汤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今年天冷的早,立冬刚过,漫天飘雪。此时天色阴沉,地面也是堆积了一夜的雪。

    宝芙院外,小厮天未亮便早起,扫出一条小路,两个婆子提着沉乌木做的大食盒,快而稳地随着一个大丫鬟走,露在袖子外的手在雪地里冻地发红。

    每个盒子分三层,各色粥面小食儿透着木盒传出甜糯的香气,走的略慢的李婆子一阵吞咽口水。待到宝阁院门口,早有几个小丫头们在候着了。

    大丫鬟紫云给了婆子们赏钱,笑道:“妈妈们辛苦了,天冷,买点小酒暖暖身子。”

    婆子们拿着忙不迭地接了钱,直道谢,将食盒转交给小丫头子们,笑着相携离去了。小丫头们接过食盒,手脚轻快地进了里间,将各色菜品摆放好。

    紫云见她们有条不紊,就撩开耳房的厚门帘,往正房走。里面流苏和百合正服侍姑娘洗漱,边上排了一溜四五个小丫头,捧着外衣牙箸巾帕等物。

    裴琼昨夜贪看一本志怪话本儿,睡得晚了,今早怎么也起不来。早先醒过一次,睁开眼却懒懒得不想动,见没人发现,把睡得泛粉的小脸往直被子下藏,又沉沉睡去了。

    待裴琼再次睡醒,天光已经大亮了。许是睡得过久了,裴琼半边身子都睡酥了,今日早起不似往日闹腾,只软软得任由丫头们服侍洗漱。她迷迷糊糊间,换了一身蛱蝶石榴裙。

    待洗漱毕,她有了些精神,坐在妆台前让流苏梳头,她自己正戴一对玉兔捣药红宝耳坠。

    镜子映出的小姑娘还尚年青,不施粉黛,但肌肤雪白,目若点漆,容色姝丽。

    “姑娘,早饭摆好了。”紫云在一旁等裴琼穿戴好了,笑道。

    “嗯,我们走吧。”

    雪已经连下了数日,天寒地冻,裴琼的房内早已燃起地龙,因此她今日虽起迟了,但饭食还是热腾腾的。

    流苏挑开厚重的毡布门帘,一阵梅花香扑面而来。

    “好香啊!仿佛是姑娘房里的梅花香,但是更浓甜些。”流苏回头,朝裴琼笑道。

    楠木桌中央摆着梅花汤饼,边上是一罐梅粥,另有白云片雪花糕等糕点和酱瓜腐干等小菜。那香味应该就是梅花汤饼和梅粥散发出的。

    汤里的梅花沉沉浮浮,色泽艳丽,形状精巧,很是逼真。

    裴琼最喜欢这样精致有趣的玩意儿,嘴角笑出浅浅的梨涡,“这梅花做的真好看,盛一碗来我尝尝。”

    梅花汤饼做工复杂,是用梅花和檀香末浸过的水和面揉制,取花果汁水将面团染出各种颜色,再用金制的梅花模具刻取、蒸熟。熬了一夜的鸡汤只取清汤部分,再放入蒸熟的梅花面饼。据说汤色清亮,味道鲜甜,香气清雅。

    裴琼昨日看书,偶然看到梅花汤饼的古方。这样雅致的吃法怎么能不试一试?她说了这个汤,今早厨房就做了出来,另外再投她的趣儿,做了梅粥上来。

    裴琼舀了一勺梅花汤,细细尝了尝,味道倒也不怎么特别,只有那梅花做的怪好看的,她一朵朵地从汤里捞梅花吃。

    喝了汤,裴琼还吃了半碗粥。梅花雪水煮的粥,味道清甜,配着虾子、秋油拌的切的细细的腐竹吃很好吃。沾了糖醋的脆甜酱瓜吃着也很可口。

    今日的糕点做的倒是普通,甜味似乎有些不足,裴琼尝了一口就放下了。

    用罢早饭,雪已经停了,丫鬟们服侍裴琼穿了一件鹿麑氅,外罩正红羽纱,戴了双薄制芙蓉锦手套,手里捧着镂空八角暖炉。穿的严严实实的,去祖母处请安。

    此时太阳昏昏然跳出来了,一扫之前雨雪缠绵的阴沉,金灿灿日光照在雪地里,天地一片光明。

    宝芙院离府中老太太的寿安堂很近。

    裴琼到了寿安堂门口,看门的婆子见是满府里最娇贵的大小姐来了,笑着迎了上来,“姑娘早上好。这一路过来可冷着了?若是冷着了您,老夫人可要心疼坏了。”

    说着一路送着裴琼几人到了老夫人处。

    冬日里无聊,这几日大雪,雪天路滑,天气又极冷,老夫人不让几个小的来她这混闹。此刻里屋里大丫鬟春桃正给老夫人念经书,边上围坐着几个小丫头,边绣物件边听。裴琼刚到寿安堂门前,就有婆子前来禀报。

    老夫人知道裴琼来了,忙吩咐春桃春杏出去迎。

    “还是小姐最有孝心,这大雪一停,就来看老夫人。”李嬷嬷在一旁笑道。

    “我的糖糖最贴心,又孝顺,所以这么些孩子我最疼她。”老夫人笑着点点头,把佛珠放在了桌上。

    “这雪停了是最冷的,不知这孩子这一路过来冻着了没有。春燕,你吩咐去调一碗兑了姜汁的热牛乳来。”

    说话间,裴琼到了里屋,乖巧地朝老夫人做了个福礼。

    “请祖母安。”

    “来,快来祖母这儿。”

    裴琼起身,亲昵地坐在老夫人身边,抱着老夫人的手臂。

    “祖母,糖糖可想您了。这几日大雪,不见祖母,也不知道祖母睡得好不好,食的香不香,我在宝芙院里半点儿也放心不下。”

    老夫人笑得开怀,点了点裴琼的鼻子,“你这孩子!莫不是吃了蜜,嘴怎么这样甜!”

    边笑边搂着裴琼问道:“今日早起可去见过你母亲了?好容易雪停了,也该去请个安才是。”

    “尚未呢。我心里最惦记祖母,雪停了就忙着来祖母这里请安。我才刚坐下,祖母茶都没请我吃一碗,就厌烦了我,要赶我走不成?”

    说着话,裴琼就低下头去,很委屈似的,只是眼珠儿乱转,抿着的唇瓣也强忍着笑,“祖母不疼糖糖了,祖母坏。”

    这会儿春燕端着碗牛乳进来了。

    老夫人被裴琼哄得笑个不停,搂着她道:“胡说,祖母最疼你了。我知道你的孝心。不过白问你一句,偏你就委屈的这样。”

    说罢招了招手,“春燕,你快把牛乳端上来吧,你小姐说我们不给她茶吃,正委屈着呢!”

    这话说的边上的嬷嬷丫头都笑起来了。

    说笑归说笑,老夫人担心年轻姑娘底子薄,一路上风雪冻着了,赶紧哄着裴琼喝了半碗姜汁牛乳才放心。

    姜汁热辣辣的不好喝,就算兑了热牛乳还是有股气味儿,裴琼不爱喝这个,舌头根子都辣麻了,捏着鼻子喝了小半碗,实在喝不下,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祖母。

    一双眼儿辣得水汪汪的,看着怪可人疼的。

    裴老夫人忙让丫头去取刚从顺和斋买的龙须糖。

    顺和斋新制的龙须糖有五色,是用五色果汁和着糖熬制,反复揉搓拉细,最后形成千丝万缕一个糖卷,香酥绵甜,入口即化。

    裴琼嗜甜,小时候因为得长辈喜爱,吃了许多的蜜饯点心,得了虫牙。换牙后,裴琼的母亲,也就是林府的长房太太宋氏便不许她吃糖,连每日厨房供应的点心,也数着量往宝芙院送。

    眼下既然是祖母给的糖,自然是可以吃的。长者赐不可辞,吃糖便是尽孝道,连母亲也说不得她。

    裴琼算盘打得响,把做的精致小巧的糖每个口味都吃了个遍,笑得眉眼俱展,梨涡深陷,吃了糖还要卖乖。

    “祖母,我给您试过了,这橙色的糖最好吃。甜滋滋的,还是橘子味儿,您也吃一个吧。”

    裴老夫人也笑眯眯地吃了一个,见裴琼还要取,忙抱住了她,笑着哄道:“乖孩子,这糖尝个新鲜也就罢了,可不能多吃。”

    “好祖母,再给我吃一个吧,我许久没糖吃了,多可怜见的。爹和哥哥们都怕娘,不给我吃糖。满府里只有您疼我。”裴琼拉着老夫人的手撒娇。

    老夫人被裴琼缠磨地心软,刚要答应,就听外间传来通报声,说是二少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