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糖宠 > 8.松子糖
    她怕不是见到了梅花变成的妖精?

    裴琼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声吓着了面前的妖精。

    那妖精开口了,声音同积雪般凌冽冰凉。

    “梅花好看吗?”

    果然是一个梅花妖精,一开口就问梅花,想来是希望自己夸他的花开得好。

    “这里的梅花隐然脱俗,高洁似仙,自然十分好看。”小姑娘说完,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只是……只是不如你。”

    花妖都是自恋的,自己夸了他的花,又夸他的妖,他应该满意了吧?

    不过这话想着没什么,说出来却显得有些轻薄,好像自己用言语调戏了这妖精似的。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裴琼心里有点紧张,低下头拿眼角去偷偷瞥那妖精,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泛红的小脸映着雪白的梅海,大红的披风越发映衬得她肤若凝脂。

    又乖又可爱。赵启恒袖下的手略动了动,想摸摸她头上乱飞的绒发。

    在小姑娘看来,那妖精只是冷冷地站着,没有理她,像是有几分不悦。

    她也不甚在意,美人嘛,还是绝世美人,总是要有点脾气。自己说错了话,他不悦是应该的。

    裴琼甚至心里还有些怜惜,话本里写了,花妖不能离开本体。也不知这美人是不是一直困在山上,从未见过人。

    “你,你在这里多久了,这片梅林都是你的吗?”

    赵启恒闻言一惊,下意识垂眸看了一眼自己。

    身上并无破绽。

    她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等了很久?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赵启恒只回答了后面那个问题:“梅林是我的。”

    “那我可以向你要一枝梅花吗?这里的梅花真好看,我很喜欢。”

    “可以。”这片梅林都可以送你。

    见他答应了,小姑娘感谢地笑了笑,转身去挑花。

    行动间她的红绫披风旋起,隐约露出里面的纤腰一束,袅袅娉婷。

    小姑娘四处看了看,挑中了一枝。那枝梅花生得十分婀娜,只是长得高了些,她垫高了脚,才堪堪够到花枝。

    她向上跳了跳,手没有着力点,只打到了花枝,没摘下花,却簌簌洒下一树花瓣来。

    落英纷纷,忽然之间都洒到了小姑娘身上脸上,惹得她慌忙闭上了眼。

    待一树花洋洋洒洒飘落完了,小姑娘发梢肩上,满是落花,又香又狼狈。琼鼻上也有一片花瓣。

    她滴流着眼珠儿,轻轻把花瓣吹起来,花瓣飘起滑落,又落到她唇瓣上,她轻笑着向后躲去。

    实在惹人怜爱。

    赵启恒眼神晃了晃,伸手想帮小姑娘把肩头落花拂去,还没碰到花瓣,不知他想起什么,又转而抬手,去折小姑娘头顶的那支花。

    小姑娘沾染了一身的花香。她正低头拂着身上的落花,不意眼前出现一枝白梅。

    她抬头看去,那妖精就那么冰冰冷冷地站在那,伸手举着一枝白梅递给她。

    她璨然一笑,接过那枝梅花,“谢谢你。”

    小姑娘拿着梅花枝,在手上转了一圈儿,认真从上挑了一朵最大最白的梅花,递给面前的妖精哥哥。

    “给。”

    “摘我的花,送给我?”妖精冷着一张脸,语气里似是不解。

    “你赠与我,这就是我的花了。鲜花配美人,我要把最好的一朵送给你。”

    小姑娘笑颜无邪,两个小梨涡盛满了蜜似的。她想了想,又往荷包里掏了掏,找出一颗松子糖,递给对面的妖精。

    “给。你没吃过松子糖吧?是甜的,可好吃了。”

    赵启恒愣了愣,小心地把握着梅花那只手垂下,隐在袖内,只拿左手去接松子糖。

    吃过松子糖,裴琼还待问他一些妖精的事情,却听远处隐隐传来流苏的声音:“姑娘,姑娘——”

    听到流苏的声音,裴琼才恍然想起自己出来许久了,再不回去祖母要担心了。她忙把荷包褪下,递到那妖精手里。

    “给你,里面还有几颗糖。我家里人来寻了,我要先走啦,明日再来看你。”

    说完小姑娘赶忙往声音来源处走去,“我在这儿呢。”

    手里被塞了一个荷包,小小的,粉色的,上面还绣了只花俏的小雀儿。

    小姑娘已经离去了,白梅海里,赵启恒只身站着,他迟疑握着手里的荷包,鬼使神差地放到鼻下嗅了嗅。

    整个荷包都是一股香甜气,隐隐透着几缕白梅香。嘴里的糖还未完全化掉,他却仿佛已经尝不到甜味了似的,打开荷包又取了一颗松子糖。

    啧,真甜。

    他又吃了一颗。

    那边裴琼走到了流苏边上,“流苏,我在这儿呢。”

    “姑娘。”流苏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差点被脚下一个树枝绊倒,还是裴琼伸手扶住了她。

    流苏刚稳住身子,就忙着开口:“姑娘,我可算找到你了,刚刚可急死我了。我瞧见一只兔子蹿过去,回头就不见姑娘了,慌得我满山里找。吓坏我了。”

    刚刚裴琼自己也看花看迷了眼,和流苏走散了都不知道,她知道这小丫头肯定是急坏了。

    “没事了,不过是一时走散了而已,咱们回去吧。”

    流苏惊魂未定地点点头,两人一路往回走,路上遇到了来寻的紫云和婆子们。

    冬日天短,此刻天色刻已经有些昏暗了,几人自然回了大明寺里去。

    她们前脚到了院落里,后脚老夫人也回来了,裴琼和祖母一块儿用了晚膳,就去休息了。

    夜深了,油灯静静燃着,偶尔夹杂着火苗炸开的噼啪声,在夜色中清晰可闻。

    寺院里多用油灯,灯芯又短,灯光不甚明亮,房内昏昏暗暗的。

    本来紫云要拿了家里带来的灯烛的,被裴琼拦下了,她还没见过这种灯呢。这油灯是铜制的,小小圆圆一个,不事雕琢,却另有一种古朴禅意,倒像是得了寺院里佛祖点化过似的。

    灯旁是一个青玉长颈花瓶,中间插一枝白梅,是今日那妖精送给裴琼的。

    裴琼此刻没有睡意,就着那朦胧灯光看那枝梅花。

    清香幽幽,花枝姝丽。

    妖精真是这世上最神奇的生灵。

    她从未见过有人可以生得这么好看,集齐了天下山水花鸟所有的灵气,冷漠又强大。

    要是能交一个妖精朋友,该多么威风啊。

    明日一定要再去一趟后山!

    裴琼心里念着这件事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