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糖宠 > 11.海棠春睡

11.海棠春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裴琼想了想,让房里的几个丫鬟都出去。

    她把庄芷兰拉到床边,放下床帘,在里面小声地和庄芷兰说:“我真的见过妖精。”

    庄芷兰被她认真的样子唬住了,将信将疑地问:“你仔细说说?”

    于是,裴琼把那日去大明寺的经历都给庄芷兰说了。

    裴琼说的玄妙,庄芷兰却不太相信。

    “这么说来,你遇见的也不一定是梅花精怪,或许是那片梅林的主人?小沙弥也说过,那片梅林是有主人的。”

    “啊芷姐姐你没见过他,不然你绝不会这么说。凡人是不可能长成那样的!我大哥仪表堂堂,也算是京城里有名的青年才俊。他的相貌都不及阿恒哥哥十分之一。”裴琼言之凿凿。

    “这么说来,你是真遇到妖精了?”庄芷兰将信将疑,“他可和你承认了他是妖精?”

    这倒没有。裴琼想了想,又道:“可是他会妖术,还变了只兔子出来。兔子现在还养在我的院子里,不信我带你去瞧。”

    “糖糖,按你的说法,妖精变出的东西是不能长久存在的,那只兔子按理说应该已经消失了。但那只兔子没有消失,那它就是真的兔子,不是妖术变出来的。那么你遇到的也不是妖精,是一个人。”

    听上去好像有道理,裴琼突然有点懵。难道阿恒哥哥不是妖怪?

    但她不愿意相信自己新交的妖精朋友是个人,“那,那也有可能是阿恒哥哥法术高强,兔子没有那么快消失。”

    这小姑娘看话本儿看得疯魔了。

    庄芷兰皱皱眉,没有和她强行辩驳下去,此刻她正新鲜呢,恐怕是劝不回来的。

    不过小姑娘向来三心二意,或许过两日遇到其他好顽的,也就把件事丢开了。到时候再劝劝她就是了。

    裴琼知道啊芷姐姐不信,心里想着下次去大明寺一定带上啊芷姐姐,让她亲眼看看才好。

    两人聊了会儿天,天将黑了,外间紫云扣了扣门,问道:“姑娘,庄姑娘,天色暗了,可要用晚膳?外面还有婆子等着接庄姑娘回去。”

    才聊得兴起,裴琼不愿放庄芷兰走,非要拉着人一起吃晚饭。

    庄芷兰许多天没见裴琼了,也有些不舍得现在就走。她想了想,让那婆子进来,吩咐道:“你回去和娘说,我在裴府用晚膳,用完再回去。”

    庄府裴府向来交好,两家的小姐又玩得好,留下来吃住是常有的事,两边长辈也不干涉。那婆子应了声就回府传话去了。

    待用完晚膳,裴琼依依不舍地送庄芷兰回去,又相约后日一起去书局看书。

    宋氏知道女儿要出去玩,把她叫去细细叮嘱一番。倒没有阻拦女儿出门玩耍。

    这日天气明朗,宝芙院的小丫头们静悄悄地在外面来来去去,准备着一会儿姑娘梳洗要用的东西。

    紫云轻轻推开裴琼的房门,把银红鲛丝床幔揭开,挂在两边的如意云纹紫铜钩上,柔声在裴琼耳边唤她起床。。

    “姑娘,姑娘,起来了。”

    冬日里,香衾软暖,小姑娘性子懒怠,只当做没听到,扭了扭身子,把脸儿越发往被子里躲去,只露出一片乌油油的发顶给紫云看。

    紫云无奈笑道:“姑娘,您今日和庄姑娘约了出去玩的,再不起来就要迟了。”

    床上又香又软和,裴琼把脸在锦绫被上蹭了蹭,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眼里困意未褪,有些委屈地看着紫云。

    睡得红扑扑的巴掌小脸,微蹙着眉,拿那双水汪汪的眼儿看着你,任谁也受不住。

    紫云差点就要放下帘子,让姑娘再睡会儿。

    还是裴琼自己把脸伸出被窝,待室内微凉的温度驱散了一些困意,让紫云唤人进来梳洗。

    梳洗过后,裴琼完全清醒了。她匆匆换了衣裳,用了几口早饭就出门去了。

    今日晴朗,不算很冷,出门时她只在外面披了件不算厚的樱桃红撒花缎面斗篷。

    因着起晚了,裴琼一路上催了车夫好多次,生怕迟到了让啊芷姐姐白等着。

    “姑娘,到了。”

    紫云拉开帘子,扶着裴琼下了马车。

    庄府的马车恰好也到了书局,庄芷兰也从车上下来。

    书局老板见到一群人簇拥着两位官家小姐来了,笑着上来问好。

    “给我们一间雅间。”紫云对那老板道。

    书局的二楼有许多雅间,是供客人借阅书籍的。客人可以自己挑了书去雅间看,也可列了书单让书童去取来。

    雅间费用高,寻常书生都是买了书就走,能去雅间的多是富贵人家。

    到了雅间,书童把今日的书单拿上来,供庄芷兰和裴琼挑选。

    裴琼按着喜好挑了几本和妖怪有关的话本儿,庄芷兰也挑了几本诗书,让书童去取来。

    那书童记下要拿的书,就退出去了。他正要关上门时,被紫云喊住了,紫云让他带一壶书局里泡茶的水来。

    书局的茶具不知是多少人用过的,裴琼她们当然不用它吃茶,但这里的水很好,是存着的江水,澄澈活甜,泡茶很适宜。

    紫云取出从家里带来的茶具和茶叶,预备给两位姑娘泡茶喝。

    裴琼和庄芷兰要看书,不耐烦一堆婆子丫头围着,嫌她们杵在这里碍事。但打发她们去外面等着,又太冷了些。

    “这里只留一个紫云服侍就够了。你们拿了赏银,去隔壁茶馆儿吃点热茶去吧。”

    那几个婆子和小丫鬟听了,乐得不用跟在主子面前伺候,拿了赏钱就下去了。

    紫云泡了茶,端给两位姑娘。又怕打扰了姑娘们的兴致,她轻轻关上门,侍立在外间。

    裴琼接过茶饮了一口,忽的听见窗外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

    她有点好奇,放下茶盏拉着庄芷兰到窗边去。

    从她们这里,恰巧能看见书局对面的大街上,有一个身穿孝衣的女子,跪在地上嘤嘤哭泣,边上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对她指指点点。

    只见那女子边上有一个卷着的草席。草席前,支了个牌子,写着卖身葬弟。

    庄芷兰见那女子哭的可怜,有些怜惜,又有几分不解。要卖身,去找个牙婆子就是了,怎么到大街上来了。

    “糖糖,她不去找牙婆子,在这大街上能找到合适的买主吗?”

    裴琼不是很懂丫鬟的买卖,但她相信大街上是能找到买主的。

    “怎么不能?我前次在这里买了一本话本儿,就是讲卖身葬父的。”

    裴琼见啊芷姐姐一副不解的样子,仔细给她讲了自己看到的那个故事。

    “书里的女子长的很娇弱美丽,但是家里穷,没有钱安葬痨死的父亲,于是在大街上卖身葬父,却被恶霸欺负了。这时来了一个英俊的富家少爷,少爷帮她打跑恶霸,安葬父亲,还纳了她做妾。后来少爷的正房夫人得病去了,少爷就把那女子扶了正……”

    正说着,楼下有了动静。

    裴琼忙喊着庄芷兰往外看,“姐姐你快看。”

    那女子前面来了个婆子,细布银钗,看上去一副家境殷实的模样,只是嘴角下垂,面相有些刻薄。

    她嗓门很粗大,说自己家里还需要一个奴婢使唤,拿了二两银子出来,让那女子葬了弟弟,马上跟她走。

    但那女子只是摇头,并不回话,也不接银子。

    那婆子见她这样,面子上过不去,脸色有些黑。她忍不住推搡了那女子一下,嘴里不太干净地骂了几句。

    庄芷兰见那婆子如此凶恶,有些不忍。

    “糖糖,不若我们下去给她些银子,让她好生安葬了弟弟吧。”

    裴琼看那个女子低着头,被骂了也不回嘴,实在是可怜极了,忙点点头同意了,去翻自己的荷包。

    “啊芷姐姐,你带钱了吗?我身上只有几颗金珠子,不知道够不够。”

    庄芷兰也不知道普通人家的葬礼到底要花多少银子。

    “没事,我这里还有。我今日带了三十两出来,应该够了的。”

    她们刚要下去,却听到下面一阵吵嚷。

    一个公子哥儿从斜刺里走出来,后面带了几个侍从。他穿的金玉锦绣,只是面色青黄,眼神浑浊。

    那公子哥儿见地上跪了个楚楚动人的小姑娘,对着面前一个略带凶相的婆子双眼含泪。他一副了然的神色,潇洒地回头,眼神示意了一下他的侍从。

    带头的侍从很狗腿地弯了弯腰,挥手道:“兄弟们,上。”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就把那婆子制住了,那公子哥儿大冬日的,不知从何处掏出把扇子,很是风流地摇了摇。

    “小娘子,你别怕,这婆子被我制住了。”

    他握着扇子扇了下,觉得脸上有点凉,不自在地把脸往左偏了偏。

    这一偏,恰巧看到地上那块卖身葬弟的牌子。那小女子就跪在边上,哭得梨花带雨,惹人怜爱。

    “我给你二两银子,你葬了你弟弟,跟了我吧。”

    那姑娘怯生生地抬头看了眼公子,眼含感激,朝那公子一笑,“多谢公子。”

    说完,略带羞涩地垂下头,轻轻举起了自己的手,似乎等着那公子扶自己起来。

    裴琼十分震惊地拉了拉庄芷兰的袖子,庄芷兰也欲言又止地看着裴琼。

    “啊芷姐姐,他说的是二两银子,我没听错吧?”

    庄芷兰点点头。两个人面面相觑。

    都是二两银子,为什么那个女子的反应截然不同?

    突然,楼下传来一声惨叫,两人齐齐往外看去。

    只见那公子哥捂着腰处,手间都是血,半倒在地上,痛地浑身发颤,几个狗腿子忙放开那婆子去扶他。

    原先跪着的女子脸上溅了几滴血,缓缓站起来,不再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