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糖宠 > 18.老虎糖人

18.老虎糖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两人去了东街,那里摊贩小铺最多,大白天也很是热闹。

    裴琼进了这里,就像小鸟入了山林一样,抓也抓不住的。

    她四处逛着,先买了串刚刚就想吃的冰糖葫芦。那小贩做冰糖葫芦用的是新鲜山楂,果子又红又大,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裴琼买了两串,给了赵启恒一串。

    她一路逛着,看见喜欢的通通都想买,把那些吃的玩的都耍了一个遍。赵启恒什么都随着她,她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裴琼快活极了,她看到前面还有做糖人的,拉着赵启恒跑过去去,想买糖人。

    糖人摊子前,裴琼边吃糖葫芦边和赵启恒说:“阿恒哥哥,你知道吗,我之前来过这个摊子。我和我二哥来的,他可小气了,只肯给我买边上那个最小的桃子糖人。”

    “我们今日买一个大的。”

    裴琼听阿恒哥哥这么说,笑得很开心,让摊主给做一个大老虎糖人。

    “老人家,我要一个老虎糖人,要最大的,要最威风凛凛的!”

    摊主有些年岁了,家里的小孙女就和裴琼一样大,看到裴琼很是亲切。他笑得慈祥,给裴琼格外做了一个比别人都大的老虎糖人。

    裴琼一边吃糖葫芦,一边眼馋地盯着摊主做糖人。她手上那串糖葫芦还是赵启恒的。刚刚赵启恒没吃冰糖葫芦,她吃完自己那串,赵启恒又把他的那串给她了。

    “姑娘,给。”做糖人的老人家笑着把做好的糖人拿给裴琼。

    “谢谢老人家。”裴琼笑着接过糖人。恰好她的冰糖葫芦吃完了,可以空出手来吃糖人。

    裴琼拿着糖人走路上逛,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都想要。没一会儿,她已经买了好些东西,看到前面有摊子卖奇奇怪怪的面具,又前去买了好几个。

    面具摊子的边上,有人在卖草编的小玩意儿。有裴琼刚刚看到的蚱蜢,还有一些蜻蜓蝴蝶等,各个都很逼真。

    裴琼给了面具的钱,又去看那些草编玩具。她看哪个都可爱,干脆和摊主说每样都给她来一个。

    摊主把东西拿给她,裴琼正要去接。却发现自己手上已经拿了好几样东西。她回头去看赵启恒,赵启恒手上花花绿绿,拿得比她更多。

    裴琼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有点想笑。

    每次见阿恒哥哥,他都是一副冷肃端方的样子,此刻他手上拿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与他实在不搭。

    裴琼笑着就想去接赵启恒手里的东西,“阿恒哥哥,还是我来拿吧。”

    赵启恒没有给她,反倒把她手里的东西一并拿走了,就给小姑娘剩了根握在手里的糖人。

    她那么小小软软的一双手,哪里拿得动这些东西。

    因着东西太多,不方便逛。赵启恒带裴琼去了一家店铺,给了店里小厮一些钱,让他先帮着把东西都送到珍宝阁去。

    两人从店铺出来,外面不远处围着一大圈人。裴琼好奇,拉着赵启恒去看。

    人很多,裴琼站在人群的后面看不着里面在做什么。

    赵启恒生得高,倒是看得清楚。

    “是耍猴,糖糖想看吗?”

    裴琼听说是耍猴,就更感兴趣了。她看不见里面,人那么多,她又不敢往里挤,一时很是着急。

    “跟我来。”赵启恒带着小姑娘往刚刚那家店铺走去。

    “阿恒哥哥,我们做什么去?我想看猴戏。”

    几步间,两人就到了店铺。那店门口坐着一个小哥儿,在那里晒太阳看门。赵启恒扔给他一锭银子,拿了他的椅子走了。

    他把椅子放在人圈外面,小心扶着裴琼站到上面去。

    裴琼站上去,果然看到了里面是怎么耍猴戏的。

    “阿恒哥哥,你真聪明。”小姑娘笑得明媚,映着阳光,她的脸仿佛一块在发光的宝石。

    裴琼兴致勃勃地看着场子里的几只猴儿。那几只猴子本领很大,钻火圈爬杆子不在话下,表演得精彩绝伦。表演完了,它们还一只只地对着人群作揖讨赏。

    裴琼看到激动处,和大家一起击掌叫好。

    她这样站在椅子上乱动,难免不稳。但裴琼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晃,这张椅子一直平稳地和地面一样,任她怎么折腾,也并未失足从上面摔下来。

    赵启恒没看猴戏,他双手帮小姑娘牢牢扶着椅背,还要看着四面来去的人,不让小姑娘被冲撞着了。

    裴琼看猴戏看入了迷,什么都没注意到。

    看完猴戏,两个人又四处玩乐。时间过的飞快。

    赵启恒算算时间,怜月已经到了珍宝阁了。

    “糖糖,你想见的人应该已经在珍宝阁了。你是想回去见她,还是再玩玩?”

    “这么快?”裴琼玩得兴起,竟不知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她其实还想再玩,但原先是她想见人家,现在人家来了,她不去不好。

    裴琼有点遗憾地选择了和赵启恒回去。

    赵启恒看出她的恋恋不舍,“你若喜欢,下次还带你出来。”

    “真的?谢谢阿恒哥哥!”裴琼嘴角笑出两个深深的梨涡。

    两人是走路回去的,没走一会儿,裴琼就腿酸了。她惯来娇懒,很少走这么多路,刚刚一路边走边玩,她还不曾察觉,回去的时候就感到腿酸了。

    赵启恒见小姑娘越走越慢,给身边跟着的暗卫打了个手势,让他们从驾一辆马车来。

    没一会儿,有人驾了马车来接他们,裴琼和赵启恒上了车。

    裴琼坐在马车里,看到外面有人骑着马儿,十分羡慕。

    “阿恒哥哥,要是我会骑马就好了,刚刚就不用走路,也不用站在那里等马车。我们骑着马儿就能走了。”

    “你喜欢骑马?”

    裴琼喜欢骑马,她想学很久了。但她生得娇气,经不得摔,万一摔伤了,裴家一家人都要心疼死,故而她一直没有骑马的机会。

    她点点头,一脸向往:“骑马多潇洒呀,我早就想学了。可是父亲母亲不让。”

    赵启恒就喜欢裴琼无忧无虑的,像只活泼爱闹的小夜莺。她这么好这么乖,合该什么都有,什么愿望都能被满足。

    “下次有空,我教你骑马。”

    “真的?阿恒哥哥说话算话!”裴琼一脸惊喜。

    赵启恒当然应了,连她畅想自己的马长什么样的话都一一听进去了。天知道裴琼只是嘴上说说,没想过赵启恒会真当回事,照着她说的满京城找马。

    回去的路上,裴琼从马车的窗户边上看见了有卖热腾腾的糖炒栗子的,她以前从来不被允许在路上买这些甜食,很是好奇。

    赵启恒让停下车,给她买了一袋栗子,两人坐在车里剥栗子吃。

    裴琼平日里吃的栗子酥都是栗子粉做的,就是算吃栗子仁,也是下面小丫头给剥好的,还从未自己剥过栗子,很是新鲜。

    这袋栗子还有些烫,裴琼没注意到。她兴致勃勃地想拿一个出来,却被烫地小小惊呼了一声,快速缩回了手。

    裴琼娇气,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双手生的白白嫩嫩,饶是那栗子只有一点烫,也把她的指尖儿烫地泛红。

    她可怜巴巴地垂着眼睛,委屈地抱着自己的指尖吹了吹。

    赵启恒原本坐在她对面,一瞬之间就到了小姑娘边上,他快速看了一眼小姑娘的手。没有受伤,只是泛红,应该是被糖炒栗子烫到了。

    但她身娇体嫩,一点小小的伤在她身上都容易被放大,那点红肿在她柔嫩洁白的手上显得异常突兀,看得赵启恒有点烦躁。

    他出声催外面的车夫快些回珍宝阁,声音寒冽,吓得外面行车的车夫一激灵。

    赵启恒垂着眼睛,解下自己随身佩戴的一块墨玉玉佩,轻轻放在小姑娘手边。玉佩在外面吹了一天的冷风,透着丝丝寒气,裴琼烫到了的手指放在上面很舒服。

    玉佩纹理细腻,触手油滑,手感很好,裴琼的指尖在上面乱描乱画,最后还玩了起来。

    她的手只是看着红,其实不那么疼,偏她委屈得和什么似的,这会儿被玉佩吸引去了注意力,倒忘了自己手疼。

    她好哄得很,拿着个玉佩自个儿玩了一会。也不知玉佩有什么好玩的。她玩得开心,还笑着抬头朝赵启恒汇报自己的感受,“阿恒哥哥,你的玉佩好凉啊。”

    见她笑了,赵启恒心里的烦躁也散了一点。他拿了个糖炒栗子剥了,递给裴琼。

    “谢谢阿恒哥哥!阿恒哥哥你真好!”

    裴琼见到剥出来的栗子,很是喜欢,忙拿另一只手接过了栗子。她的眼仁黝黑油亮,里面闪烁的全然是喜悦。

    这会儿糖炒栗子没那么烫了,香糯糯甜滋滋,裴琼一口气吃了好几个。

    赵启恒一边剥,她一边吃,自己吃就罢了,吃了两个,又要拿给赵启恒一个。

    “阿恒哥哥你也吃一个,可甜啦!”

    马车到了珍宝阁时,赵启恒剥了一荷包的栗子仁,裴琼捧着她的荷包,嫩红的嘴唇开开合合,一口一个栗子,吃得脸颊鼓鼓。

    两人从侧门进去,直接去了三楼。

    那日书局前的女子怜月,此刻已经在里面等候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