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我要恋爱了[剑三] > 14.新总监将至
    晚上十点整,李道长和周汉三双双下线。

    端午三天乐已在不知觉间步入尾声。

    全因小杜总一条短信, 身为熬夜界的天后, 这回周媛媛却一改寻常地选择了早睡, 第二天更是六点不到就离开住处, 匆匆往公司赶,丝毫也不敢怠慢。

    别看小杜总不到三十的年纪,只比周媛媛大了两岁, 当“老总”略微显得年轻了些, 可他的本事、手段和眼界却丝毫也不逊色多活几十年的老杜总。

    蛊惑人心,这位小杜总再擅长不过。

    若非他还有擅用人的特质,如他这般并不懂广告策划、对此一无所知的老总,其实并不适合坐镇策划部,改去人事部比较妥当——

    就好比昨晚, 小杜总不过是动动手指,却简明扼要地切中了大伙儿的心腹要害。在他威逼利诱的煽动下,这才开班第一天, 才早上七点不到,距离上班时间还有整整一个多小时,整个盛创广告公司却已人满为患、焕然一新。

    不仅公司大厅的瓷砖锃光瓦亮,从前台到部门,就连每一个物件都像刚买来那般光鲜亮丽。办公隔间里, 纸墨笔砚各安其位, 各种数据线、充电器、书本、文件、码得整整齐齐, 一丝不苟。

    从停车场过来, 周媛媛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种场面,像步入了什么有专人打理的高档场所,而不像是他们随拿随放的办公室——这一屋子美工、设计、文案、策划,忙起来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忙完了也已被工作掏空,只想躺着不动——乱才该是常事啊!

    往常她整洁到与同事们格格不入的桌面,此时竟是相形见绌。

    周媛媛觉得好笑。

    同事们还在忙活,她饶有兴致地看了一圈。

    三天前陆修替她打扫过隔间,即便相形见绌,也是一尘不染。她看来看去,没发现她“微乱”的桌面有什么好收整的,便拿出一块白布,把桌上几盆仙人掌的刺擦得干干净净,同样“忙碌”了一番。

    忙完人便坐下,安安心心写上半年的工作总结。

    转眼便是早上八点,正常的开班时间。所有人都坐回座位上,该补妆的补妆,该描眉的描眉,该整理衣衫的整理衣衫,静静等着新总监的来临。

    可一直等到八点半,人也没有出现。

    这已经是第二个他该来却没来的早上。

    九点整,他人依然未至,不过劲爆的八卦讯息却随着小杜总的“突击”蜂拥而至——

    从前台到人事部、再到财物部、客户部、媒介部……甚至领导班子,几乎整个公司都在议论新来的李总似乎和女朋友闹矛盾,今早九点他尚未出现在公司,特意前来碰头的小杜总扑了个空,当即一个电话打过去,开口就问,是不是又被女朋友缠住了……

    “听小杜总的意思,好像是因为女朋友才旷了几天班……”

    十点整,隔壁办公室的实习生陆修前来给周媛媛送资料,一次性总结了三个流言版本,一一说给周媛媛听。

    她把声音压得很低,语调平常,神色亦是自然,好像正说着的不是公司里光怪陆离的八卦,而是她绞尽脑汁精雕细琢出的新文案似得。

    周媛媛“恩”了声。

    除了几声表示“听见了”的“恩”,挂着“周媛媛”姓名牌的小隔间里一直没有别的回应。

    她看文件过分专注,似乎坐定成仙,神游天外。

    空调的风吹在她身上,高马尾的发梢扫红了她麦色的颈子,看得陆修心里痒酥酥的,而她剑眉颦蹙,英姿潇洒,丝毫没有反应。

    陆修又往前凑了点,叫她:“师姐,这里需要签字。”

    “——签字?”周媛媛这才愣了下,当即抬起了头。

    眼下,有名副其实的新总监上任,她代理总监的位子算是坐到了头,不再是这项目的负责人,也不该签字。

    两人面面相觑。

    “小害羞,这不该我签,”周媛媛直言,“你得去找新总监。”

    “可他还没来呢,”陆修说。

    “还没来?”周媛媛微愣,看了下腕上手表,神色疑虑,“……这都快中午了。”

    “是呀,”陆修沉沉地点头,满脸写着无奈,“就是一直没等到人,客户部又急着要,所以他们才让我来找你的。”

    但这事周媛媛爱莫能助。

    在此之前,她虽然只是个临时的“代理总监”,多年共事下来,却总是能和小杜总产生一种莫名的默契,在诸多问题的抉择上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如今来了个新“总监”,还兼顾代理小杜总的总经理职务,她不清楚这人的脾性和理念,指令可不敢随意下达,若是出了事,责任她可负担不起。

    此一时彼一时,道理陆修也明白。

    师姐不落款,她也不劝,直接把文件拿回了手里,合上,紧紧地抱住了。

    她只是被老资历同事唤过来跑腿的杂工,无论客户部怎么催,事情也不该她一个实习生承担,反而是师姐周媛媛,签了不该签的字,回头得招惹是非麻烦。

    跑来意思意思得了!

    陆修也没真打算要师姐签字,公事忙完了,人杵在周媛媛的隔间里,没急着回去。

    周媛媛抬头看着她,神情肃穆:“还有什么事?”

    她点点头:“师姐,你见过新总监吗?”

    “没有,”周媛媛如实道,“怎么?”

    她不说,咬了咬唇,犹犹豫豫地环视左右,见没人,便突然往前两步,弯腰凑到了周媛媛跟前,神神秘秘地向她勾了勾手。

    “师姐,公司里有个传言……”

    她把音量控制得极熹微。

    周媛媛会意地把头往陆修面前凑了些,听她说道上一次大家紧锣密鼓地筹备了一早上,结果新经理没出现,搞得大家败兴极了。昨晚小杜总的短信里特别提到这次人“真的会来”,今天公司里的同事都来的很早,想一睹尊容,谁知这都十点过去,人还不出现,传言愈是甚嚣尘上。

    人是小杜总直接任命的,职员们本是对他一无所知。

    在这种“神秘”的氛围下,这一早上时间,大家无心工作,纷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终于摸索出这人姓李,小杜总管他叫“赫哥”,两人似乎是大学时期的好友,上下铺关系的消息……

    听完这个花费了全公司八卦爱好者们大量时间和精力,论意义,却仅仅是聊胜于无的信息。周媛媛一脸震惊地抬起头,瞧着陆修,神情复杂。

    “……感觉李总的女朋友特别来事,”陆修还同她讲,从新上司和小杜总的关系,一路八卦他的情感历史……越说越离谱了,周媛媛拧了眉,同样左右环视,压着音量:“小害羞,你作业做完了吗?”

    陆修愣了下。

    “什么?”

    “我说,你作业做完了吗?”

    大学时,周媛媛曾是学校王牌部门文创部的部长。

    她在的那一届,新生质量尤其差。身为部长,她每个星期都留下一道题目,督促部员们进步。

    后来,那一届的文创部人才辈出,反而成为了最辉煌的一届。

    于是她人毕业后,这习俗却被保留在了文创部,被师弟师妹们心照不宣地称作“课后作业”。

    陆修也是文创部出身,是前年的部长。

    同师姐周媛媛一样,她也是从文创部被直推到了学生会当主席,再被直推到了同校方有多年合作关系的“盛创广告公司”实习。

    如今她实习半年,多亏“亲传师姐”每个星期都给她留“课后作业”,不耐其烦地给她做课后辅导,她很快就摆脱“追不上”的窘况,甚至论起实战本领,已有旁人两年的工作水准。

    师姐一说“作业”,陆修立马就反应过来,摇了摇头:“还没有呢。”

    “作业没做完,你就在这里信谣传谣了?”周媛媛挑了下眉。

    那双剑眉刚正英挺,散射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威慑力量,连带着浓眉下那双常年清亮带水的眸子都好似常年结着一层不化的薄冰。

    看起来很冷。

    但其实她笑着,唇角扬着明显的高弧度,半是轻松半是戏谑地同陆修开着玩笑:“是不是我作业给你布置少了?”

    陆修红了脸:“不、不是啊师姐……”

    她只是想着找个借口来跟师姐说几句话,毕竟这段日子里,公司里头实在不太平。

    策划部新总监任命,人选却不是代理了小半年总监职位的周媛媛,而她本人又连着好几天不上班……公司里的风言风语早就传开了。从端午前传到端午后,今日新总监上任,这话愈是传得没有边际。

    在陆修过来的片刻时间里,虽然再无他人前来,这办公室的众多眼神却控制不住地往这边飘。

    怪只怪周媛媛本领实在太强、工作做得太好、位子爬得太快太高,在全公司一片原地踏步的大背景下,她一枝独秀,单是今年上半年里都连着提干两次,太遭人恨。

    虽然人一直呆在策划部,但公司里却早有传言,哪日小杜总接手总公司,受他器重的周媛媛就得跟着爬上总经理的位子。

    长久以来,大家都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直到三四天前,变故发生,一位新总监空降策划部,了断了“人生赢家”周媛媛仿佛开了挂的晋升之路。

    ——她这不就升不了总监、当不了总经理、无法高他们一头了吗?

    昔日的凤凰可算是沦落成了野山鸡!

    如今,至少在策划部,想看昔日“周大总管”笑话的人不计其数。

    陆修寻着空过来,是怕师姐有心理压力。

    这几日,公司内部论坛里,匿名帖五花八门,有好多人明里暗里地嘲讽起昔日的“大总管”周媛媛——

    反正匿名一开,在网上披着马甲,谁也不知道说闲话的是哪个上一秒还言笑晏晏的“身边人”。大家肆无忌惮地说,有些平时藏着掖着,此时才一一袒露的真心话,讲真……难听,任谁看了都得寒心。

    陆修只是担心周媛媛。

    就算师姐从不站队,她也坚定地站在师姐这边。

    但她却没想到,师姐周媛媛无心理会风言风语,压根不关心八卦消息,那个总在谈论工作之外的闲事的公司论坛她甚至入公司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打开过,连她这个实习生都了然于心的公司各路八卦,她这师姐是一点都不知道。

    不怪公司同事们私下形容她是“没有感情的工作狂魔”,撇开林林总总的八卦不谈,周媛媛同他们能聊的只剩下“工作”了。

    而她工作起来又总是全神贯注、一丝不苟、恪尽职守,手下人的作业又总是做得差强人意,人便迫于无奈地被推到了天天纠错、勒令改正的位子上。

    一来二去,“没有感情的工作狂魔”,周媛媛是坐实了。

    在整个公司里,或许就只有陆修从不这么想。

    因为她分明看见听完新上司“李总”如此刺激的八卦,师姐一脸“关我屁事”的平静,可一叫起她的名字,那双刚正的剑眉便藏锋如远山,山下的眼波亦荡漾如碧霞。

    说时迟,那时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只是稍纵即逝,须臾之间,一切都收敛回薄薄的寒光中。一如人过拂袖去,深藏功与名。

    “小害羞,有工作就忙工作,闲着没事就做作业,别去嚼领导的舌根子。”

    她汇报了如此之多,带头来,周媛媛却只说了一句,波澜不惊,一如既往。

    陆修明白了,红着脸点头:“好!”

    周媛媛点点头,看着她新生小鹿般一尘不染的眼睛,又朗声笑了下,抬手拍上陆修的小臂,不重不轻地推了她一把:“那赶紧工作去吧。事情还多,忙不完呢。”

    “恩!我这就去!”陆修也对她嘿嘿地笑了,一溜儿跑回了隔壁办公室。

    一直到午餐时间,这个所谓的“李总”依然没有现身。

    大伙儿又一次等空,十二点的铃声一响,纷纷唉声叹气地作鸟兽状散了。等周媛媛终于从文件里抬起头来,办公室里空空如也,只剩下她一个人。

    距离下午开班不到半小时。

    往常忘我到这时候,她还能冲回宿舍小憩个十来分钟,如今,住所与公司遥遥相隔,她没时间回去,也懒得去员工宿舍旁边的外设食堂吃饭,从抽屉里摸了几块小饼干充饥,收了文件,设置静音,开了游戏客户端。

    这是端午假后第一个工作日,绝大多数的工作党都上不了线。

    中午时候,游戏里虽然依是人声鼎沸,世界频道虽然依旧刷着开荒英雄大明宫的各色招牌,论数量和规模,也仅有晚上黄金时间的五分之一而已。

    花姐“周汉三”刚传送到马嵬驿,牛车已经走了大半的路程。

    没几个人跟车。她飞过去,在半空中一眼瞧见熟悉的ID[李道长]。

    他站在人群外,一动不动,醒目极了。

    周汉三甩着大轻功落地,上前招呼起:“赫哥,好巧啊!”

    李道长没回话。

    邀请他组队,人也没反应,看样子多半是本人忙着工作,无暇分心游戏,便将游戏账号交给了代练。

    于是周汉三也没再多说,默默地跟起牛车。

    两人一并走了得有百十来米,李道长突然密聊她:“不好意思,方方,笔记本不太方便。”

    “是本人?”周媛媛惊了,“你不是说要忙吗?”

    “恩,是,”李道长直言不讳,“端午节之前谈的项目,今天早上合作方才给了答复。一大早就去签合同了。现在在返程的车上,还有一阵子到公司,在看文件,顺便挂机做下日常。”

    “……这样啊,”周媛媛应着,万分理解工作忙得焦头烂额,只能做做游戏日常,稍稍放松一下的无奈,“看来你是真的很忙。”

    “恩,怎么?”李道长问她,一如既往地直觉敏锐。

    “这个……”

    周汉三尴尬地笑了下,实话实说:“我昨天问你是不是有空,本来是想说,要是你很空的话,能不能问你组个队,以后一起打竞技场。”

    “是吗?”李道长一头雾水。

    “是啊,”周媛媛肯定,说到这里自己都笑了,“可我还没问出口,你就说你以后都忙,我还以为你是拒绝我了。”

    “就是那种,很委婉地拒绝了我,你懂我意思吧?”

    李道长也笑了:“不是,是真的要工作。”

    她也跟着笑,会意道:“恩恩,工作重要。”

    很快牛车到站。跟车人们纷纷运起大轻功,返程交任务。

    周汉三也准备起飞,跟下一趟车。

    李道长突然叫住她,一本正经地提起:“我下午就要到新公司报道了。以前从没有涉足过这一行,业务不熟,刚来恐怕要先熟悉一阵子。应该会很忙,上线不多,时间也不太确定。如果后面稳定下来,能确定了,我再答复你。”

    “啊,没事的,”周媛媛释然地笑笑,“我本来是考虑我退团了,以后不开荒,上线没事做,才想约你打竞技场的,可现在我也没什么时间了。”

    “怎么了?”

    “和你一样,工作呗!”周汉三说。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她脱口而出:“我们这边来了个新上司,烦着呢,还不晓得今后是怎么个安排。”

    游戏里,“猛男”周汉三快人快语惯了,所说即所想。

    这话说出去,屏幕跟前坐着的周媛媛却隐隐后悔起来——好似不该在游戏里提这事,不该直抒胸臆。

    公司里的事情本就错综复杂。她又身处其中,愈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而难窥全貌。贸然谈论,只怕偏见颇多,而无半句真知灼见。

    无奈游戏里并没有“撤回”功能,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好在李道长一如既往地兴致乏乏,并没有追问。

    他“恩”了声,然后人就下线了,一直到周汉三跟完牛车也没再上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