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进击的农妇[年代] > 358成义换班
    第368章内容提要成义一边在厨房里搭出来的木板边上吃着面条

    第368章内容标题成义换班

    朱娇娇听了素璎的话愣了了一下, 她先没有想自己什么懂, 反而是想, 我这是不是太多嘴了呢?什么事情都去插话, 是多嘴了吧?

    素璎就没有想到自家姆妈还会想到这里去, 她高高兴兴地看着阿公把图纸画了出来, 不免就会问一句的, “阿公,这个过道要留这么宽吗?”

    “宽一点光线好。”朱立勤这也是跟着自家来了, 走廊长, 那最好是过道就宽一些,如此, 两端的光线照射进来, 才能够将走廊给映照得很明亮。

    素璎这才恍然明白过来了, “对对对, 最好走廊的光线要很好的才好的。”她原本是想着,如果需要两房一厅的时候,是不是两端就是放着门了, 这会想一想, 最要紧还是光线呢,如果这房间格局好、配置好再加上光线也好, 想来, 会有很多的人相中这租房了。

    “这个也是我想着家里面了,你们姆妈就是不喜欢太暗的房间的。”朱立勤很知道女儿的。

    素璎听了这个话,就去看父母现在住的那个房间, 虽然屋顶上有开了一个取光的窗口了,但是房间里的光线还是不怎么好的,唉,爹娘在这样的屋子里一住就是这么多年,这怕是记挂着要给他们安静地做饭呢。

    朱立勤的图纸,那是将所有的房间要怎么砌,墙壁厚几何,都是有备注清楚了的,朱立勤将画好的图纸重新誊好,然后将新誊好的那张图纸递给了素璎,“好了,这样的图纸就行了,施工队看着这样的图纸,就能够知道要怎么办了。”

    “好嘞,辛苦阿公啦。”素璎欢欢喜喜地将图纸收进了贴身的口袋里,这一天,她过来要办的事情也就办得差不多了,因此她就跟姆妈说了,“一会我们吃了中午饭,就得回家去的啊。”

    朱娇娇点头,“行,你吃了饭,带些东西回去吧。前几天,县城你阿公的几位老友,派家里的子孙辈们,将年礼给送了回来,有一些稀罕东西的。”

    “阿公的老友们可真好啊。”素璎有一些感叹的,“我那会玩得好的,现在都不怎么往来了。”

    朱娇娇倒是知道,素璎以前在村里还有几个玩得好的姑娘子的,听说现在都不怎么往来,她倒也觉得是正常的了,“你还在石棉教书的时候,人家就嫁到镇里跟县城去了。现在你都在外头上学了,没有来往才是正常的呢。”

    “其实,她们读书的时候,学习成绩也是不错的,没有继续读大学,倒是可惜了。”素璎是真的这样认为的。

    朱娇娇摇头,“凭她们的高中学历嫁去了县城,进的都是好工厂,虽然厂子里真正的大干部们不能做,但是她们小组长什么的,都是有做的。未必她们就觉得,她们这样是可惜了呢。别以你自己的想法去想她们了。”

    “这样啊?”素璎迟疑了一下,也承认姆妈说得对,“她们在工厂里做小组长什么的,也是干部了呢,肯定是觉得比我这个还在上学的要强得多了。”

    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算是奇怪的,村里都是觉得,去外头读大学了就会更有出息的,但是,这些姑娘子们,以前是没得机会读大学了,现在都做了小干部了,也不觉得就不好了。

    有一些人的想法里,就算是大学读出来,其实也是做的小干部呢。像火车站那边,除了有几个大专生把火车站的职位填了一些,还有一个中专生读出来之后,做的是个售票员,这个倒不是跟在工厂上班比一比威风的,关键在于,她是读了中专的呀,也就是火车站的一个小职员罢了。

    售票员是算不上是什么干部身份的,因此,当时李站长把这个消息告诉叶有华,叶有华在村里放消息出来的时候,村里很多的姑娘子都不怎么相得中的,就是这个缘故了。

    这些自然是闲话说一说了,朱娇娇看着大家帮忙收拾家里,也就去厨房里做饭了,中午吃了饭,朱娇娇也就看着成忠赶着牛车把人给送了回去。

    倒是小永衡几个还有一些舍不得哲圣的,毕竟,哲圣哥哥能带他们玩不少的活动呢。

    小永衡有一些不解地问婠婠,“妈妈,哲圣哥哥不能在家里过年的吗?为什么一定要跟二姑姑回家去过年啊?”

    “因为那边才是你哲圣哥哥自己的家呀,这边是你哲圣哥哥的阿公阿婆家,不是你哲圣哥哥自己家,所以他得回家去过年的。”

    小永衡还是不解,“我有听说过的,你和爸爸也有在姥爷家里有过年的呢。”

    “嗯,有吗?”婠婠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她们夫妻俩有没有在娘家过年的?“那会,你们还没有出生呀。”

    小永衡叹气,“唉,算了,我们跟哲圣哥哥约好的,他初二过来的时候,我们再一起玩。”

    “大过年的,不许叹气啊。”婠婠提醒了一句。

    小永衡连忙捂住嘴巴,含含糊糊地说到,“哎呀,我忘记了。这个我记得了,大过年的不许叹气的。”

    “那我们也不叹气的。”小永安几个原本是围着婠婠的,这会他们也立马保证不叹气的。

    婠婠看着他们可爱的样子。连忙亲了几口,“好,我相信你们,你们是不会叹气的。”

    “嘿嘿嘿,”几个孩子捂着被亲的脸蛋笑着跑开了,哎呀,他们都已经大了,妈妈还亲他们,多不好意思呀。

    婠婠看着孩子们跑远了,也厨房里帮忙了,到初五之前都不能用菜刀的,因此是有很多的菜需要提前先切好的。

    婠婠看着一桌子的肉食,不由得有一些感叹的,“姆妈,过年的时候,哪怕是跟以往一样的吃菜吧,我也更想吃青菜呢。”

    “这个不奇怪呀,过年的时候,总是荤菜比较多的,素菜不比荤菜多,油水太足了,就会想着要吃青菜的。”朱娇娇把菜一一码好,“你放心,现在家里有了冰柜了,姆妈会切多一些土豆丝、萝卜丝之类的放好的,一餐里,保证至少会有两个素菜的。”

    婠婠看着那泡在水里的萝卜丝,“姆妈,这个是酸萝卜丝吧?”一说起酸的,她就感觉要流口水了。

    “嗯,泡了一半酸的一半新鲜的。”朱娇娇知道的,只有这个酸辣的才最容易开胃的,“这里还有一盒酸豆角,到时候,保证你们餐餐都能吃到开胃的菜。”

    婠婠点头,看着这么多的东西,就知道了,到时候肯定会有开胃菜的,她想着,“去年初三在家里吃了族里团聚餐,今年是在哪一家吃呀?”

    “今年是在一个族老家里吃,你放心,饭菜肯定会合你们的口味的。”朱娇娇知道,“应该还是要找成忠三叔公主厨的,他的菜,味道一向都是不错的。”

    婠婠这就放心了,“三叔公的菜味道是好呢,那就好了。到时候,我们会认真去吃饭的。”

    “嗯。”朱娇娇把切好的菜一样一样地码好,然后放进冰柜里,“这上头有贴了纸条的,若是我跟你们爹爹出门去哪家帮忙,你们就记得自己炒菜啊。”这就是村里哪家若是有什么贵客来,就会邀请他们夫妻俩去捧个场的。

    婠婠知道丈夫的手艺不错的,因此只让朱娇娇放心,“姆妈,我们知道的。”她都回来过很多回了,很知道这些事情了。

    备好了菜,家里也一再地检查过之后,除夕也就要到了,只是这雨夹雪还一直下个不停的,看样子明天也不会停呢,因此,花灯估计是真的没法在晒谷坪摆放出来了。

    张橘白在家里吃了腊月二十九的晚餐之后,就说了,“我明天跟着村里进城送菜的卡车进城,然后让成义就搭着卡车回来。”

    “那么早你就要回去了?”朱娇娇觉得这个时间就太早了,“冬天里,早上挺早的呢,而且又挺冷的,你不然就改到下午进城吧?”

    张橘白知道这位这位婶婶不是担心成义,只是担心自己,因此他就跟朱娇娇保证,“我没事的,这个时间也还好,不算太早呢,而且,跟着村里的卡车,省了很多事情呢。”

    “那行吧,你想跟这趟车就跟这趟车。”叶有华想着,大不了,他这边早一些给做个早餐好了。

    待到张橘白走了,成忠就说了,“没事呢,橘白肯定是能够撑得住的,到时候,成义也能够早一些回来了,嗯,顺便也就能够接着在药堂值班了。”

    “我倒不是担忧这个问题的。”朱娇娇摇头,“算了,橘白虽然年青,但是,他说了那就是要这样做的,没事了。”

    这一晚上,一家人倒是还挺安静的,第二天早上,叶有华早早地起来炒了一份炒饭,又煎了几个土豆饼,还烤了几个糯米糍粑,另外又煮了一壶汤圆甜酒,听着张橘白出门的动静,叶有华特意等在巷子口,把这个食盒给了张橘白,“你早上垫垫肚子。”

    “谢谢有华叔。”张橘白连忙接过食盒道谢,说实话,他这心里还挺感动的,大清早的,这会才四点多钟,从这食盒的重量来看,肯定是三点多钟就起来了。其实,说起来,他也只是成义师叔的一个师侄而已,兄弟们那样多,成义师傅的师侄可不少的。

    叶有华没有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催着他赶紧去晒谷坪搭车,“这些东西你在车上吃了就成了。这食盒,正好就顺便让成义带回来了。”自家这种用的食盒,是没好意思留在中医堂那边的。

    “好嘞。”张橘白应了一声,就拎着食盒去往晒谷坪,因为这会还是雨夹雪,他特意将食堂往蓑衣里藏了藏,免得被雨雪给淋到了。

    叶有华看着张橘白走远了,也就转回了家里,这会才四点多,他干脆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朱娇娇隐约有感觉到丈夫起来了一趟,她替丈夫扯了扯被子,又继续睡着了。

    到得早上,朱娇娇先起来,就听到了成义回来的动静了,他冷得直打哆嗦,“姆妈,你起这么早?”

    “想着你会回来呢。”她把一块披肩披上了成义的肩上,又倒了一杯姜汤,“你怎么穿这么少?我不是给你带了厚衣裳的?”

    成义将姜汤吹一吹,就喝了几口,“晚上在中医堂值班了,那边有烟道开着,出来了又直接就上了卡车了,也没有觉得冷,这下了车走回来了,才觉得冷了。”他也不好在路上换衣裳的,只能是撑着走回来了。

    “你先回房去洗个澡,然后下来吃了早饭就去睡一觉,等天色大亮了,你再去张大夫那边家里值班。”朱娇娇叮嘱成义,“要不我就把吃的给你端进屋子里去?”

    成义连忙摇头,“不用不用,我一会洗了澡下来吃了早饭再去睡一会,真的是得睡一会了,昨天晚上值夜班,可真累啊。”

    “张大夫这也是为了好好地教导你呢,你得感激他啊。”朱娇娇怕成义起了逆反心理。

    成义能不明白么?“这几天,真的是学了挺多的,师傅的那一份方子传了出去了了,好多人都过来求方子的,然后还有好多人用了方子又过来让中医堂这边搭个脉的。楚南虽然是个小县城,可也有不少的孕妇呢。师傅还考虑过,想要将妇科和产科分开来了,说是准备妇科这边就只看妇科病,产科那边则是看跟生育有关的。”

    “中医这样分,是不好么?”朱娇娇是不大明白这个的,成义虽然学了西医了,可是他们也不大懂这个西医是怎么一回事的。

    成义觉得很好啊,“其实,西医那边,就是将这个有分开来的。妇科一般就只看妇科病,产科那边就是跟孕妇相关的一切事情了。我是妇科产科都不怎么拿手的。”

    “那好的话,就好了。”朱娇娇连忙催促他,“你也别捱时间了,快些喝了姜汤去洗个澡,我这边给你煮一碗热汤面,你下来了就吃,吃得暖暖地去睡一觉。”

    成义把姜汤一饮而尽,“我这不是想跟姆妈多说一会话么?”他把汤碗搁下,“行,那我先上去洗澡了,一会就下来吃热汤面。”

    “快去快去。”朱娇娇连忙催促他,自己也去菜棚里摘了一把新鲜青菜,准备煮汤面的时候,搁在汤面里头,这样也好调一调味道的。

    这这成义才上了楼,朱立勤就出了屋了,“我听着成义的声音了,是成义回家来了?这出去了好几天了,可算是能回来了。”他们夫妻俩自打去了京都之后,还真的是没跟成义分开太久的时间的,成义在京都上学的时候,经常也会被邀请去给哪个哪个搭平安脉的,这一出来十次里头有九次都得回家里的。

    唯有一次不回家里,那也是因为,他被叶清给留在家里了歇一宿了。

    “对,他刚回来的,冷得直打哆嗦的,我想着,他先去冲个澡,一个下来吃一碗热汤面,然后再好好睡一觉。”朱娇娇心疼儿子呀。

    朱立勤也心疼孙子的,这个还是姓了朱的,嫡嫡亲的孙子呢,“那你一会记得叫有华去给张大夫家院门上贴个条子,真有事再找上家里来。”

    “好嘞。”朱娇娇原本的想法是让成义睡一觉,喊他起床的,这父亲说的法子也挺好的,写了条子说是有事情再找上门来,这样成义也得歇久一些了。

    于敏乔紧跟着也出来了,“煮热汤面我拿手,我给成义来煮吧。他的煎蛋要熟成什么样子,我都比你更清楚一些的。”

    “好,那就给你。”朱娇娇没跟母亲抢的,她也知道,父母跟着一起在京都生活,成义那是经常跟他们相处的,自然是知道得更多一些了,这事是挺好的。

    厨房里忙碌了一会,成义就下来,果然吃着热汤面就边吃边夸的,“太合我的心意了!这是阿婆的手艺吧?我吃得出来的。”

    “对,是我的手艺。”于敏乔看着孙子狼吞虎咽的模样有一些心疼的,“这是耗了多大的劲啊?怎么饿成这个样子了?”

    成义一边在厨房里搭出来的木板边上吃着面条,一边回她,“师父说是要好好教我,我这是白天黑夜的都一直在中医堂忙着呢,难得有机会能好好体验一下的,我自然是得地好抓住这个机会的。”

    “你师父这是给了你太重的活了。”于敏乔打量了一下成义,确实是有一些憔悴的,以前替那些人物搭平安脉都没有这样的,可见这一回真的是累着了。

    成义也笑呵呵地,“我在中医这边,妇科跟产科都是不怎么拿手的,有机会,师父自然是要交给我来忙了,现下我感觉,我在这两块上是真的有了长进了。”

    “脉象你都是记在心里的,再在现例当中打打转,哪里会有不好的?”朱立勤对于成义是一万个放心的。

    成义不然是为什么会这样感动呢?主要还是因为,家里人既支持他的一切也看好他的一切,他被看待得这么好,怎么也要努力的。但是这些话却有些说不出口的,他只是嗅了嗅鼻子,“我怎么联着一股子味道啊?这个,好像跟狐狸味道挺像的?”

    “对,家里有白狐了。”朱娇娇就将成忠他们出去玩耍,然后就被这白狐给引到它们家里的事情给说了,“我看它们聪明得很,知道我们这边不喜欢老鼠,它们就只捉兔子的,还一点也不伤到这兔子的皮毛呢。”

    成义有一些稀奇,端着面碗去看了看,“一点也不怕生呢,我这样一个陌生人,都没有叫它们觉得害怕的。”

    “它们挺有灵性的,到时候等开春了,再给放到天然动物园里去,它们还是在园子里生活才更适合它们呢。”于敏乔把一盆跺好的兔肉给送到了竹笼里,它们嗅了一会之后,才开吃的。

    成义也觉得这些白狐挺有灵性的,“听说自古以来,都有白狐化人来报恩的故事,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这一份本事啊?”

    “那是传说了。”于敏乔再是觉得这些白狐灵性,也不会认为,它们能够化人的。

    成义想一想,也觉得,这个只是传说了,“它们要是有这一份本事,也不至于进不去天然动物园里头了。”他也就不再想这个事情了,像白色的动物,他在医学院里,就经常是有小白鼠用来做实验的一点也不稀奇的。

    他吃完了面条,又将热热的面汤给喝了,果然是从头到脚都暖了起来了,把碗搁下,他正准备去楼上睡觉的时候,成忠他们下来了,“成义你回来了?”

    “对,搭的早班车。”成义弯腰试了试几个孩子的重量,“你们起来得挺早的啊。”

    小永安笑眯眯地回答他,“二叔,有爸爸妈妈喊我们呢,能不醒得来早吗?”她附耳悄声地告诉成义,“我其实还想睡的,可是爸爸妈妈不许我睡了。”

    “那你一会回来了就睡吧?”成义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可喜欢这小姑娘了。

    小永安摇头,“不行的,还有那么多的好东西没看过呢,听说早上要杀猪的,还有分肉也可以看一看的呢,大礼堂里又有花灯能看呢,我们要拎着自己的花灯一起去看的。”所以,她可是忙着呢,“没有功夫去睡觉啦。”很是遗憾的模样。

    “你这个小人精!”成义被她说得哈哈大笑,“行吧,那二叔就不耽搁你的时间啦。”

    小永安笑眯眯地说到,“不要紧的,跟二叔说话的时间,我还是有的。”

    这话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了,这小姑娘,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呢。

    “那二叔你谢你抽空陪我说话啊,”成义把小姑娘放下,“二叔就去睡觉了,不打扰你啦。”

    小永安好生羡慕呀,“二叔,你能去睡觉啊?”口吻都是羡慕到不行的。

    “哎,我说你这个小人精,不是你们几个闹着要起床的吗?怎么还好像是我跟你们妈妈舍不得给你们睡觉的时间一样的?”成忠点了点小姑娘的鼻子,“小坏蛋!”

    小永安可就不乐意了,“不是啦,我不是小坏蛋啦!”

    “对呀,永安妹妹不是小坏蛋!”小行墨在一旁肯定地说到。

    李婉然看着自家儿子的模样,也是有一些无语的,“反正,你永安妹妹做什么都是对的。”

    “对呀。”小行墨还肯定地点头。

    成义回头的功夫就看到了,不禁有一结好笑的,话说,小行墨真的是自打小永安出生开始,就很粘这个妹妹的,本来说好了,只要他有亲妹妹,他一样疼的,没想到,沈镇没有生女儿的命,一对双胞胎还是两个小子,现在他是没有机会再生孩子了,不然,好容易升上去的职,又得被打回原拉了。

    小永安几个还是说好了要先去锻炼的,不然他们就不能看杀猪了,为了看这个,他们几个自愿自发地说是要去锻炼的。

    孩子们虽然自觉放轻了声音,但是,这声音也不小的,就是这样,也没有把叶有华给吵醒来。

    于敏乔挺能理解这个事情的,“这是太困了。不过,能有这一份睡得香的本事,这个也不错了,不像我们,一点动静就能醒过来了。”

    “我们这个就是真的是年纪大了的缘故了。”朱立勤也是有体会的,早上他们是醒得蛮早的,一般来说,凌晨四五点钟醒来是正常的事情了,有时候,四点不到就会醒来了。

    朱娇娇自己的睡眠倒是还好的,而且,就是这个起床的时候,她只在睡前提醒过自己要在早上什么时候醒来,一般也就是这个时间点醒来了,“有华这是又困又放松了。”都除夕了,村里的事情也都忙好了,惯常杀猪以及年夜饭的事情,那又是有多年经验的,再不会出错的,因此这才能够放松得下精神呢。

    不光是叶有华睡得挺香的,就是成义,也是一躺下就睡着了,他也是不在中医堂了,也就放松了心情了,再加上村里也没有什么人上门求医的,主要也是这天气没有太大的变化,大家知道怎么应对了,这才没有风寒的。因此成义一觉就睡到了中午时分了。

    他下楼的时候,看着父亲也是刚醒来的样子,一听父亲睡了这么久,成义也顾不上计较没有人提前叫醒自己的事情了,他连忙替父亲搭了个脉,还好,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是困了睡得久而已。

    叶有华也觉得自己没事的,“自打练了张叔父的养生功,我这睡眠质量都好得很了。”因此,他对于自己的身体还是挺放心的。

    “对,这个养生功,也就是有这些效果了。”尘恩道长跟朱立勤在标志着今年的黄道吉日,就听着叶有华成义他们在说在这个,他也就插话了一句。

    成义也觉得,这个养生功真的是挺好的,“我学了之后,身体强壮了很多呢。”像这样一连几天都是值夜班,白天还上班的事情,他都能够撑得住呢。补一觉,又生龙活虎了。

    “是强身健体的。”尘恩道长点头表示认可这话。

    这会的功夫,一群去外头看新奇的人也都回来了,几个孩子一点也不怕杀猪的事情,“杀猪师傅好厉害啊,解剖一头猪才用那么一点的时间而已。”

    “我也觉得很厉害。”其他的孩子全部都赞同的,“分猪肉的时候,说一斤就是一斤,说两斤就是两斤,一点也不差的,这个也很厉害呀。”

    一群孩子又一致地点头,“这个也真的是太厉害了!好多卖猪肉的都不能做到呢。”

    “我看过的,”小行墨说到,“我跟着妈妈去买菜的时候,卖猪肉的总是要再切一点的。”

    小永安好羡慕呀,“原来你也跟着阿姨去买过菜呀?太阿婆买菜都不让我们去的。所以,我们都看不到呢。你好厉害呀,你都能看得到。”

    “我硬是要跟着妈妈去的。”小行墨红着脸小声说到,“妈妈也不想让我去的。”他为自己有时候会闹一闹脾气有一些不好意思的。

    小永安可羡慕了,“说是不许,就算是我们闹脾气,那也不许的。”就是她这样得人喜欢的小姑娘都只能无奈让步,自然小永衡几个也是这样的了。

    “下回我们出去玩的时候,应该会路过的,可以去看一看呀。”小行墨就悄声地建议大家。

    小永衡几个觉得这个主意好,就凑到一起商量了。

    其实,他们的声音放得再低,大人们都是能够听得到的,不过,大家都笑眯眯地不提醒孩子们。家里的孩子们偶尔会调皮,这是家里允许的,只要不是那种闹得叫人不能接受的,都可以了。

    这会看到李婉然了,成义就说了一句,“镇嫂嫂,你这些天养得还不错呀。”师父开的药果然是很管用呀,他还是没有到家的。

    “嗯,这就是辛苦婶婶每天一天三遍地给我熬药了。这熬药,我都学不会,也不敢浪费药材的,也就只能辛苦婶婶了。”李婉然自然也是有学过熬药的事情的,结果,她没有学会,那么多的讲究呢,又是什么前火中火的,还有猛火跟温焖的,她实在是搞不明白,又怕糟蹋了药材,她也就没有一定要自己来熬药了。

    成义点头,“煎药这个事情,是有很多的讲究的。”他跟姆妈说了,“现下我回来了,这煎药的事情就给我来吧,姆妈,你也确实是辛苦了。”早中晚都得煎药,还得注意给镇嫂嫂喝药的时间的,因为要看一看温度呀。

    “行,这事就交给你吧。”朱娇娇没抢这个的,不过,她提议成义,“你替你镇嫂嫂搭个脉看看,是不是跟得上下一趟药了?”

    李婉然也连忙请求,“成义,要麻烦你一下了。”

    “嗯,我来替镇嫂嫂搭搭脉。”成义自然是义不容辞的,搭完了他又去看药方子,“可以了,跟上了下一趟药了,师父果然是厉害得很,什么都估算到了。”这药开得极为精准呢。

    “张大夫那是六十来年的行医经验呢。”朱立勤很推崇张大夫的,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失手的情况的。

    成义看完方子,又提醒姆妈,“只中午这一剂药煎了就可以了,晚上跟明天都不用煎药的。”

    “嗯,我晓得了。”朱娇娇想一想就明白了,因为李婉然不是特别重的病,所以,张大夫会按照老门山的一些讲究,不让大年三十年晚上眼大年初一还喝药的。

    李婉然也想到了这个情况了,“张大夫可真的是想得好周到哪。”就连这大过年的不好喝中药,都替他们想到了。

    “张大夫在老门山住了这么久,一些讲究,他都是知道的。”朱立勤深信这一点。

    说着话,吃了饭,大家也就开始帮忙寻找利器要收起来了,为的就是一个讲究了。

    天色暗下来之后,大礼堂那边也就忙开了,不过,还没有到需要大家都去大礼堂集合的时候,因为最早一班火车到达楚南是五点多,那村里得去把这一班人接来一起吃年夜饭的。

    算一算时间,至少也得六点半才能正式开饭了,朱娇娇跟叶有华这些年都是没有被安排值班的,所以一家不用去大礼堂帮忙,也就不需要那么早去大礼堂了。

    叶有华想起来在县城那边的言春,就问成义,“言春那边,你看你二叔有没有邀请一起吃年夜饭的?”

    “有邀请的。”成义既然是在县城,又离得那样近,自然也会关注一下这位言春的事情的,“二叔是早就邀请了言春兄长了,言春兄长虽然回话慢了一些,其实,他是挺聪明的,很知事呢。”

    叶有华也相信,能够很快就学会一本课本的言春绝对不会是一个蠢人,“他那边能去你二叔家里吃年夜饭倒是可以了。县城里肯定是会大肆搞活动的,游客们估计是不会那样快回旅馆的,言春也能好好地吃一餐年夜饭了。”

    “这个肯定了。”成义点头,“就是小内城那边,现在是叫皇城了,搞得是超级地热闹的,花灯这个是必不可少的,其实的什么耍龙灯舞狮子唱大戏等等的,全部都有安排上了,灯谜更是每一个商铺都被规定要设的。”

    叶有华倒是知道,“皇城那边,全部都是商户来着呢,那这一份热闹,有没有说要到什么时候才结束呢?”

    “说是要搞什么不夜城来着,但是,这个不夜城,那就得通宵狂欢了,我看未必所有的店家都能够撑得住的。”成义觉得,“至多到十点多应该就得散场了。哦,不对,”成义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事情了,“县城新搞了一个卡拉ok,爹爹,你知道吗?”

    叶有华一愣,“嗯?这是什么东西?”他好像不知道这个东西,他去看妻子,朱娇娇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出声,这说明,她是知道这事的。

    “就是给人唱歌的地方,我听说,这个是港城那边很时兴的,据说,就连那些设备,都是港城那边发过来的东西呢,设备才去了县城没有多少天的,好像是我去了县城的第三天才开始有的吧。嗯,我也有去看了一下,确实是挺新鲜的。”成义细细说了一下那边的情况。

    成忠没有去过这样的地方,但是沈镇之前去了阿妹你看国,自然是去过这样的地方的,“这样的地方鱼龙混杂的,很不安全吧?”

    “不会呀,县城很多地方都是有设了执勤岗位的,调过来的都是身手很好的,而且至少也是两三个人一处的,凭他们还有枪械,哪个也不也闹事呀。”成义觉得,“县城还挺安全的,自打建设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听说过有发生命案的,就是大晚上的走巷子里,也不怕事的,每一条街道,都有自动自发组织的巡逻的人呢。”

    叶有华这虽然小年那天才去了县城,可也没有来得及问这些的,毕竟,靳组长已经是说了一件相当大的事情了,村里虽然每天都有卡车进城,可那也是摸着黑来回的,估计也不会知道县城的这些事情了,“县城这发展还挺快的嘛。”

    “县城是发展得挺快的,我听说啊,执勤的都能够额外拿一份商户们给的补贴呢,所以,大家都很乐意去执勤的。”成义这个就是不怎么确定了,“我是听来中医堂的病人们聊天的时候听了一句而已,至于真假,我是不知道的。”

    叶有华倒是觉得挺好的,“有了这些各方面的努力,楚南古城肯定是能够发展得越来越好的。”

    “现在就已经是发展得很不错了。”成义是真的这样觉得的,“这些天不是一直都有雪么?好多的游客们都换乘着人力车在县城里四处溜达的,人力车比牛车的生意要好很多呢。”

    叶有华之前还担心这个呢,“人力车,全部都是靠着人力来踩车的,大家都很辛苦吧?”

    “没有呢。”成忠摇头,“棕些人力车的车夫,一个个地把楚南古城摸得挺熟的,他们带着游客们走,那就走那种不费劲的方式呢,比如定西门那边不是一个高坡么?他们就只从那里出不从那里进的,这个省了好大的力气了。”

    叶有华这样一听,倒是觉得挺好的了,“这样的一条路,走起来不辛苦,那就很好了。”

    “他们是真的是很好的,我听说,外国游客都喜欢人个小费什么的,而且,还不容拒绝的,他们这个额外的收益就不低的,中国银行那边,都开通了外币兑换本国币的业务了。”就连这个都已经是有开展了,可想而知,车夫们的收益有多好了。

    叶有华都料想不以,县城能有这么多的新鲜事情的,“那咱们楚南是走在很多地方的前头了。”

    “我觉得也是的。”沈镇听了这一块,直是点头的,“有一些东西,像那个卡拉ok的,就是京都那边,也才刚刚开始时兴起来呢,这样的店,现在还不多的。”

    朱娇娇忍不住就问了一句了,“这种店除了唱歌还能有卖酒水的收入吧?”

    “对对对!婶婶果然还很懂啊。”沈镇点头,“唱哥跳舞都只是一个噱头而已,去了那里,那氛围就是要喝酒的,因此,去了的基本上都是要喝酒的。”

    作者有话要说  s:已经替换了,谢谢大家,祝安!唉,还胃畏寒了,人又有一点飘飘然的,大概是快要感冒了?

    跟大家道歉,还差的字数一会补上,大概是由于牙龈肿痛的关系,阿锦有一点低烧,然后,吞咽也挺困难的,就连喝水都难受,明天得去看医院了,这是大前天就有的状况,不过前几天都没有什么影响的,结果,今天就影响这么大了,唉,幸亏是元月十号了,没叫阿锦从去年吃药到今年。

    感谢在20200109 23:58:01~20200110 23:59: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庭庭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  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