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初来乍到的外人, 闻翘和宁遇洲还真不知道“宿陌兰”是谁, 但听那浅金色长裙的女修的口话,这“宿陌兰”显然在这片大陆很出名, 而且这名声并不怎么好。

    因为不了解情况,他们明智地没有说话, 继续静待事情发展。

    这三个人,一个咄咄逼人,一个楚楚可怜, 一个默不作声, 恰好组成一场戏。

    直到宿陌兰被那女修逼得崩溃, 转头看向先前打伤她的男修,凄楚地问“申公子, 你也认为我是那样的人”

    被她拉下水的男修依然默然不语。

    然而这种沉默的态度, 却是一种默认。

    浅金色长裙的女修脸上露出笑容,扬起下巴, 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张扬, 嗤笑道“你还敢问申公子上次申公子可是亲眼见到你做下的无耻之事,你有什么脸问他作为他的未婚妻, 你背叛他对你的感情, 让他被人耻笑,他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你, 你应该感恩戴德。”

    随着这女修的话落,那申公子脸皮微微抽动,仿佛回忆到让他痛苦的事。

    这话的信息量太大, 闻翘都忍不住瞪大眼睛,来回打量宿陌兰和申公子。

    原来这两人还是未婚夫妻,刚才这申公子可是毫不犹豫朝宿陌兰打了一掌,一点也看不出两人原来是这等关系。

    宁遇洲神色平静,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对三人之间的恩怨并不感兴趣。

    宿陌兰一直盯着申公子,看到他的样子,突然忍不住笑了。

    “感恩是啊,我确实应该感恩。”宿陌兰眼睛含泪,看起来楚楚可怜,然而声音却变得十分冰冷,“我的未婚夫,处处维护着一个外人,甚至不惜帮着她对付我。萧敏心,你也不用装了,你不就是喜欢他吗反正这样的男人,我也不要了。”

    萧敏心顿时不高兴,冷声道“胡说八道,我和申公子可是清清白白的。”

    申公子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

    这两人之间的互动,在场的人都看在眼里,闻翘暗忖,这里的内情太多,各有说法,她还是没弄懂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刚来这大陆不久,就遇到这种感情纠葛之事,让她大开眼见。

    闻翘决定看看,别人是怎么处理感情问题的,说不定以后她也能用到应该是吧。

    她有些不确实地瞅了一眼身边的夫君,然后见他也看过来,莫名地有些心虚,赶紧扭过头,继续盯着这三人。

    宁遇洲“”总觉得他家阿娖要被人教坏。

    宿陌兰一直笑着,笑到最后,眼泪终于干了。

    她踉跄着爬起身,因伤势太重,没办法站起,只能狼狈地坐在黄沙上,仍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神色间却多了几分毅然,她说“萧敏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刚好我也不喜欢你我知道你们的目的,你们都想要二十八宿四象图,可惜宿家只剩下我一个人,只有我才能打开它,所以你们就算想我死,也不敢杀我,只能做下那等龌龊之事。”

    接着,她看向闻翘和宁遇洲二人,决然道“若是两位今日救我,我愿意奉上宿家的二十八宿四象图”

    “宿陌兰”

    “陌兰”

    萧敏心和申公子同时惊叫。

    闻翘眨了下眼睛,看到这两人的反应,便知这二十八宿四象图可能很不一般。说不定今天遇到的事,其实不是什么感情纠葛,还有其他内幕,例如杀人夺宝之类的。

    申公子终于不再沉默。

    他站在那里,像一个英朗正气的名门弟子,神色凝重地说“陌兰,你要知道,二十八宿四象图是你们宿家之物,若是你将它送人,你们宿家的血脉便断了。”

    “那就让它断罢。”宿陌兰脸上带着泪痕,语气却十分平静,“宿家守了它这么久,为了守护它,宿家每一代都吃尽苦头,如今宿家只剩下我一人,只要我还是宿家血脉的一日,你们都不会放过我,与其便宜你们这些人,不如我主动送人。”

    说着,她不理会终于露出焦虑之色的申公子,对闻翘二人道“两位,这交易如何”

    还真不如何。

    闻翘和宁遇洲都十分平静,因为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二十八宿四象图”是什么东西,还真没办法引起他们的注意。

    而且这二十八宿四象图一听就是个麻烦东西,他们刚到这里,还没搞清楚情况呢,根本就不想折腾什么。

    萧敏心和申公子非常紧张地盯着两人,生怕他们会答应。

    不过在他们心里,觉得两人一定会答应的,没有人不想得到宿家的二十八宿四象图,整个大陆的修炼者往宿陌兰身边挤,千方百计地讨好她,甚至不惜以倾慕的方式接近她,都只是为了这二十八宿四象图。

    可惜两人的表现太平静,他们无法琢磨出两人的态度,只能暗中戒备,绝对不能让他们带走宿陌兰。

    在三人的紧迫盯梢下,闻翘慢吞吞地说“其实,我们只是路过罢了。”

    三人不语,紧紧地看着他们。

    宁遇洲接着说“不过如果宿姑娘愿意将二十八宿四象图送我们,我们也愿意搭把手的。”

    三人的脸色同时变了。

    宿陌兰脸上露出笑容,嘲讽地看着萧敏心二人,眼里却是无限悲痛,她挣扎那么久,最终仍是只能走这一条路。

    萧敏心收起脸上肆意的笑容,明艳的双眸紧盯着闻翘两人。

    申公子也皱着眉头,浑身紧绷,衡量彼此之间的实力,绝对不能让他们将宿陌兰带走。

    这两人的修为一目了然,元空境的男修不足为虑,元灵境的女修十分美貌,这是一种脱俗空灵的美,不染尘俗,萧敏心明艳无双的美貌在她面前皆失色几分。

    然而申公子却直觉此人危险,那危险的气息配上此等美貌,越发的让人看不透。

    突然,萧敏心道“两位道友,不如我们合作吧你们也知道宿陌兰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她仗着自己是宿家人,勾引不少青年才俊,使他们成为她的裙下之臣。这次她竟然跟着魔天门的裴栖羽进入黑风沙漠,说是要去找阴神花,谁知道是来这里做什么勾当反正这里只有我们几人,届时宿陌兰在黑风沙漠失踪,亦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身上。”

    宿陌兰脸色微变,紧紧地盯着闻翘二人,担心他们真的被萧敏心说动。

    萧敏心显然是个能说会道的,继续游说他们,“你们放心,我萧敏心说话算话,绝对会和两位一起共享二十八星宿四象图,若是你们不信,我们可以用心魔立誓。”

    申公子也道“我也可以心魔立誓。”

    听到这里,闻翘和宁遇洲都已经明白了。

    撇开宿陌兰和这大陆的那些青年才俊之间的事不提,这两人追杀宿陌兰,并不是为什么感情纠葛,而是为了那什么二十八星宿四象图,这东西是个宝物,被这大陆的很多修炼者惦记着,连魔门都舍得派人来接触宿陌兰。

    看来那东西确实是个麻烦。

    闻翘看着这三人,宿陌兰脸蛋紧绷,仿佛在等待命运对她的判决,萧敏心和申公子同样紧张地等着他们做选择。

    突然,闻翘翻手,手中的长鞭啪的作响,长鞭指向宿陌兰“记住你说的话。”

    宿陌兰顿时明白她的选择,嘴角扯了下,想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却发现心里更多的是苦涩。

    萧敏心二人却是脸色大变,他们毫不犹豫地祭出武器,说道“两位既然敬酒不吃,那就别怪我们动手。”

    萧敏心和申公子同时联手,攻击闻翘。

    两人都是元灵境的修为,并未将宁遇洲这元空境放在眼里,目标只有闻翘。

    先前他们会好声好气地同闻翘说话,也是因为他们在浮岛和宿陌兰战斗时受了伤,不宜再交战,但对方不肯合作,只能继续再战。

    在他们动手时,宁遇洲便退后一些,让出空间给他们打。

    闻滚滚也爬到他肩膀上,给他允当守护者。

    闻翘手中长鞭翻飞,鞭影横扫两人,啪啪的破空声响起,瞬间就割裂了萧敏心身上的浅金色长裙的裙摆。

    交手后,申公子便明白这女修如他所想,果然实力不俗。

    他努力地护着萧敏心,攻击凌厉,手中的长剑数次击向闻翘的肩头。

    “嘶啦”

    萧敏心狼狈地躲开,肩头的衣服被撕开一条口,多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

    她吃痛地叫一声,怒瞪向那只重新落回闻翘身上的妖兔,知道这只妖兔是变异妖兽,不敢轻视。

    “萧姑娘”申公子见她受伤,顿时急了,转而攻向那只妖兔。

    “你小心,那是变异妖兽”萧敏心一边躲着闻翘的鞭子,一边说。

    就在她的话落,突然见闻翘朝她靠近,那长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晳的拳头,朝她而来。

    萧敏心哇的一声喷出口血,整个人高高地飞起,砸落到沙漠上。

    这一幕非常眼熟,不正是先前宿陌兰被申公子毫不犹豫一掌打飞的情景吗

    原本只是冷淡看着的宿陌兰突然怔了怔,看到倒地吐血、沾了一身黄沙的萧敏心,突然忍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又落下眼泪。

    她如今什么都不在乎,什么宿家的使命、相依为命的未婚夫,都已经无所谓。

    但她还是想活着

    “萧姑娘”

    申公子顿时急了,想要过去看她,却被闻翘的鞭子挡住。那急切的模样,仿佛伤的是他的心上人,纵使不了解内情,闻翘也觉得这申公子和萧敏心定是有情的。

    闻翘可不管他如何,拉近距离后,也同样一拳过去。

    申公子步上萧敏心的后尘,摔在黄沙上。

    “哈哈哈”

    听到这放肆的笑声,闻翘和宁遇洲同时看过去,就见宿陌兰坐在黄沙上笑得畅快,哪里还有先前那楚楚可怜的模样

    萧敏心趴在地上,见到宿陌兰那肆意嘲笑的模样,眼中怒意一闪而逝,扬手便见几道绿影朝宿陌兰而去。

    长鞭甩过,闻翘将那暗器拦下,发现是几枚绿色的玉剑。

    玉剑叮叮叮地落到地上时,闻翘反手又将它扫飞,飞出去的玉剑轰的一声爆炸,掀起无数的沙尘,朝着萧敏心二人兜头兜脸地砸下。

    两人变得狼狈不堪。

    宿陌兰又哈哈哈地笑起来。

    闻翘觉得这姑娘可能是憋得狠了,这笑得还真是拉仇恨,没看到那两人已经快要气疯了吗特别是萧敏心,原本是一个张扬肆意的人,在一向柔弱的宿陌兰面前,完全掌握主控权,何时由得她来欺负自己

    “宿陌兰,你笑什么”萧敏心气急败坏地说。

    申公子吐出一口血,看向闻翘的眼神十分警惕,已经发现这女修的拳法威力,就算他没有受伤,估计也不是她的对手。

    他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不应该急着出手的。

    发现闻翘不再出手,申公子暗暗松口气,目光也不由落到宿陌兰身上。

    宿陌兰仍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像兰花一般柔弱无辜,在这修炼界,柔弱的女修素来不讨人喜欢,若非她是宿家人,根本不会被人放在眼里

    申公子也不喜欢宿陌兰种柔弱无辜的女人,反而是萧敏心这种张扬强悍的女人更让男修喜欢。

    可现在,当她肆意快活地大笑时,又变得有些不一样。

    申公子咽下喉咙里的血,突然开口道“陌兰,我们一直待在宿星谷不好吗你为何要跟着裴栖羽离开”

    宿陌兰笑声一顿,眼泪又流出来。

    闻翘觉得这妹子眼泪真多,看不惯女人流泪,便主动问道“要杀他们吗”

    听到这话,萧敏心和申公子脸色微变,他们原本就受伤,现在又被闻翘打伤,气血翻滚,已是强弩之末,若是闻翘要杀他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宿陌兰看着两人,开口道“杀吧。”

    “陌兰”申公子叫了一声。

    萧敏心困难地爬起,忍不住骂道“宿陌兰,你竟然要杀我们当初若是我不爹赶到宿星谷救你一命,你早就死了我们萧家养大你,你不知感恩就算了,竟然引来魔天门的人,害死我娘,后来为了救你,更是害死我们萧家近一百弟子你就是个灾星,养只妖兽都比你省心”

    宿陌兰脸色瞬间变得格外苍白。

    “申公子是你的未婚夫,你也忍心杀他你别忘记了,当初若不是申公子极力要保你,申家会站出来保住宿星谷吗申公子为你做了多少事情,难道你都忘记了吗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

    宿陌兰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白得几乎透明,她的神色也越发的难过。

    申公子沉默地看着她,叹道“算了,你要杀便杀罢。”

    “行吧,那我杀了。”闻翘说着,上前就要一掌将他们劈死。

    申公子和萧敏心没想到这女人行事如此果决,纷纷叫着宿陌兰的名字,脸上的神色都是不可思议。

    宿陌兰低着头,没看他们。

    眼看那掌就要劈向他们的天灵盖,突然地面一震,紧接着沙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搬动,急速地朝外流动起来。

    闻翘对这一幕非常熟悉,当下顾不得杀两人,长鞭卷起宿陌兰就跑。

    “夫君,咱们快跑。”

    被卷起的宿陌兰“”

    一直站在边上冷眼旁观的宁遇洲二话不说,御剑就跟上闻翘,没有丝停顿。

    两人的速度太快,不仅宿陌兰懵逼,萧敏心和申公子两人也是懵的,直到他们感觉到身下的沙漠被什么东西拱起,他们的视野越来越高,终于反应过来。

    一只沙蜥从沙下钻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8月31日第一更

    月底啦,将你们的营养液都灌过来,不然明天就要清零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欣然之亚伦德、、美美、urasaki、慢吞吞小姐、感觉寄己萌萌哒、午後抹茶、、蜜糖馅的十九、落单的星星、仙人球啤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四夕 51瓶;缇芮雪、cici、维纲岗、不喝酒的猫t 50瓶;啊哈哈哈 45瓶;琉璃晨依、慢热怪、星洛、forever 30瓶;、逐尘 26瓶;君儿 25瓶;淡云流水 24瓶;7248343、20980835、yt、五个半柠檬、纳米、云图、a肖战、请叫我软淑萌、玲珑小玉 20瓶;食饱拂枕卧 18瓶;惠惠兮兮 15瓶;蘑菇 13瓶;宜浓、qqgang、erva、爱睡觉的小猪、啊芽芽芽芽芽、果果、玥丫玥、美美、angqi1、米虫爱睡觉、临渊羡鱼、慢吞吞小姐、许多井、你要被我拿去煲汤、妖精、柳絮池塘淡淡风、小说入迷者 10瓶;ignonk、23199963、小米 6瓶;yasha11、果果、左、seet、卿了了、铅笔的重要性、嘤嘤嘤、妖魔之君、眷眷流年、依依、幽兰珊、感觉寄己萌萌哒 5瓶;美人宝贝、23555217、zoe828 4瓶;转身,不见、糖小妞、熊宝 3瓶;静若幽兰、等到花儿都谢了、丽丽、李包包、小爷我裙子贼多、urasaki、蒾雾、晨熙麻麻、若兮、老板老板赊包烟、灵犀果、是阿楠不是阿澜鸭、苜兮之、葆兒、32615606、日啖荔枝三百颗会上火、无名氏、任凭良心、陈三岁、冬日的暖阳、姚钱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