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窄红 > 第31章
    金井锁梧桐, 长叹空随一阵风!

    匡正蹙眉“你这写的是什么?”

    从v室的门打开, 段小钧就处于紧张状态, 现在听他这个口气, 简直黑云罩顶, 整个人都不好了。

    匡正本来懒得管他, 可看他可怜兮兮的, 想起宝绽昨晚说的那些话你们用不着别人帮, 所以也不帮别人……我们这种小人物就是互相帮着才走到今天……

    心里什么地方莫名柔软,他俯下身“这个不能这么做, 推介文件的目的是让卖方聘用我们, 所以公司排名只传达一个信息, 我们是最强的。”

    被性感老板整个罩在身上, 段小钧呼吸困难“可是……”

    “没什么可是,”匡正依然强势,“什么第二、第三这样的词儿不要让我看见,这句改成‘跻身首都金融圈兼并收购交易第一名’,另外千禧是运输行业, 我们八百年前做过一单物流公司a,这些年这个领域只有这一单, 所以再加上一句‘运输行业兼并收购交易第一名’。”

    这不是……文字游戏吗,段小钧长见识了,匡正拍拍他的肩膀, 转身去电梯间, 他前脚走, 后脚闲言闲语又来了

    “老板怎么对他那么好啊……”

    “就是,这种白痴问题他从来不管的!”

    “别说白痴问题,就是上百页的估值分析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不给我调……”

    “人家是老板亲自去hr要的,和你们这些妖艳贱货一样吗?”

    “他一个学社会学的,老板没事儿吧……”

    段小钧窝在工位里,不甘地攥着水性笔,这时有人敲他的桌板,他回头看,是小冬。

    “嗨,菜鸟,”小冬端着一碗泡好的海鲜拌面,“进组第一天就不行啦?”

    段小钧凑过去,压低声音“模板,谢谢啊。”

    “小意思,”小冬笑着把领带塞到衬衫胸袋里,“我刚来时也让clen整过。”

    “啊?”

    “投行这地方,怎么说呢,整人算是个传统吧,”小冬拿塑料勺搅着泡面,“我们a还好,资本市场部那帮玩股债的下手才黑呢。”

    “哦……”

    “我跟你说,”小冬趴下来,“你没来之前,老板对clen最好,分析师才干两年就给他提经理了,别人搞小动作那是拼业绩奔奖金,他纯粹是为了抢老板的注意力,”吸溜一口面,小冬傻笑,“不过我也是老板控啊哈哈哈!”

    段小钧黑线。

    “clen人不坏,以后你就知道了,”小冬鼓着腮帮子,“别那么大压力,咱么这屋是全楼氛围最好的,只要有事开口,大家都能帮忙。”

    段小钧点头,小冬拿塑料勺点着他的电脑屏幕“推介文件除了估值部分,其他都是文字叙述,我一般是全写完再回头搞估值。”

    “好,”段小钧记下,“我把估值和结论这两块先空着。”

    “不是,”小冬咽一口面,“结论一定是做,和估值结果没关系。”

    段小钧简直惊了“值都没估,怎么知道做不做?”

    “你傻啊,”小冬一副老江湖的语气,“你熬了个大夜,出来的结果是不做,你这夜给谁熬的?买卖双方就是赔死,我们也得把估值结果调得花团锦簇,这就是分析师的工作,投行没有正确的估值,只有推动交易的估值。”

    因为只有产生交易,投行才有佣金可拿。

    段小钧呆了,进万融前,他对金融一窍不通,他以为这是个精英云集的行业,投行更是其中翘楚,最优秀的人在金字塔尖上指点江山,帮助跨国巨鳄进行投资决策,在风云变幻的市场中开辟出一条繁荣之路……

    “方总!”背后忽然有人叫,段小钧回头,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进办公区,黑西装红领带,头顶秃了一块。

    “是谁?”段小钧小声问。

    小冬赶紧收拾面碗“执行副总,”怕段小钧搞不懂公司的管理层职务,他解释,“我们老板的上司!”

    段小钧一听,赶紧坐回电脑前,一副兢兢业业的样子,继续做推介文件。

    姓方的执行副总背着手,挂着和蔼的微笑,一张张桌子走过来,有点视察工作的意思“你们匡总呢?”

    马上有人答“去白总办公室了。”

    姓方的绕着办公区走一圈,回到段小钧桌前,好巧不巧,看见他正在做项目参与人名单,弯下腰一瞧,火了“你搞什么!”

    “……”段小钧今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挨训,很麻木,很无奈,慢慢站起来。

    姓方的点着他的屏幕,那里是董事总经理的下一行,执行副总裁一级“你连姓名排序都不会吗,你们匡总是怎么教的!”

    大伙围过来看,分管a的执行副总一共有两名,段小钧把另一位姓王的排在了这位姓方的前头,“这是……”马上有人打圆场,“traee不懂规矩,小段,快给方总道歉!”

    特地点明他是新人,是想给双方台阶下,没想到段小钧忍了一天,到这个节骨眼上不忍了“我是按姓氏笔画排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脸都绿了。

    “姓氏笔画?”姓方的火冒三丈,拿指头在桌上啪啪比划,“老王四笔,我也是四笔,凭什么他在我前头!”

    裸的抢排位,背后是公司高层的权力斗争,大家偷偷在心里数,王和方确实都是四笔,段小钧要废了……

    “王字第一笔是横,方字第一笔是点,”段小钧却有理有据,“按规则,笔画数相同时,横排在点前面,全国人大开会都是这么排的。”

    “你……”

    “方总!”关键时刻,匡正回来了,带着一脸职场文里霸道男主的笑,“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小匡,你来得正好!”姓方的指着段小钧的鼻子,“你的人工作出纰漏,还跟我强词夺理!”

    “怎么回事!”匡正立刻站到方总旁边,冲段小钧发火。

    段小钧本来好好的,匡正一训他,脸一下子垮了,所有人都看出他委屈。

    小冬把事情说了个大概,“哦,是这样,”匡正转过身,有些为难地说,“方总,老白的新政策,我们遵照执行而已。”

    段小钧惊讶,姓氏笔画排序是他自己的想法,匡正不知道,更别提白总了。

    姓方的果然不买账“我怎么没听说?”

    “私下跟我提的,”匡正面不改色心不跳,信誓旦旦撒大谎,“哥,我能骗你吗?”

    姓方的百分之一百二十肯定,他在骗他。

    “不信?”匡正低他一级,但仗着是老白的心腹,将他的军,“不信你问老白嘛。”

    姓方的不强硬了,换上一副笑脸“向国家标准靠拢,白总这个决策对,”他抬手看一眼表,镀金的百达翡丽,“哦哟,和华银丁总的饭局!”

    匡正连忙把他往外请“我送你到电梯。”

    姓方的出去,段小钧一屁股跌回椅子上,衬衫领子湿透了,执行副总整整高他三级,他居然给人家讲什么狗屁点横撇竖!

    匡正回来看到他的脸色,幸灾乐祸“小爷,吓尿啦?”

    段小钧忧心忡忡,“老板……方总要是真去问白总,怎么办?”

    “让他问,”匡正一脸无所谓,“执行副总根本不参与项目的具体操作,一个空头排名还跟我在这儿唧唧歪歪。”

    段小钧觉得给匡正惹事了,很自责“我们原来做田野调查出研究成果,都是按姓氏笔画排的,我以为……”

    “你排的对,”匡正想了想,“全国人大都这么排,肯定有它的道理,”说着,他给大伙布置“从今天开始,我们a的所有文件,只要涉及排名,全部改用姓氏笔画排序,”他霸气地指着自己脚下这片办公区,“57层的规矩我说了算。”

    周围先是肃静,接着响起一声口哨,整个办公区随之沸腾,匡正是帅的,不光因为他敢和执行副总对着干,更因为他挺身而出保了自己人,有这样的上司,底下人才肯为这个部门拼命。

    “怕老方去问?”匡正潇洒地拍了拍段小钧的桌板,“现在a的规矩就是姓氏笔画排序,让他问去吧。”

    说罢,他穿过办公区走向v室,段小钧在嘈杂的沸声中盯着那个高大的背影,心咚咚直跳,停不下来。

    (看大家说段小钧的戏份有点多,这部分是为了突出匡正的业务能力和职场侧面,这两天戏份可能稍微多一点,后面就慢慢淡出了,但他和之后的情节还有联系,所以不会完全消失的

    “哎呀,我看错了,”时阔亭得得瑟瑟下去,蹲在最下一层看台上仰视他“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宝绽瞄一眼他身后的女生,觉得他生活作风有问题“用你管?先管好你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