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幸存者生存指南 > 第136章 唯一的机会
    “而且如果是在现实的梦境中见面, ”司命说, “我与他共用一片意识海, 他能够感知我们的对话,我也无法直白地将信息传递给你。所以我们让河伯短暂地催眠了邪提尔, 由东君发布奖励,引你进入潘多拉舱与我们见面。”

    “因为所有统治神都无法直接干预游戏过程中玩家的行动, 只能在规则制定和游戏环节设置上给己方增添优势。诺亚盒子上嵌入己方骰子的数量越多,我们能够操控的范围就越广。这一次游戏中, 对方的骰子太多了,许多事情都是在我们控制之外的,”司命苦笑,“命格棋盘是霍特在他的多人副本中由阿特咯波斯亲自教授的,我没来得及告诉你。”

    霍一舟想起霍特一脸尽在掌握的神情和最后回到透明舱里那幽怨的眼神:“命格棋盘能控制其他舱室里的游戏吗?”

    “对, ”司命点头,“1是一切之始, 棋盘上一方的棋子全都消失了, 那么其他游戏室里还在进行游戏的队友也会被判定失败。”

    “所以, ”霍一舟深呼吸,“要么赢下命格棋盘, 要么就得赶在棋子被吃光之前通关其他游戏?”

    东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对于对方而言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劳拉是邪神利用霍特的意念幻化出来的一个玩家,她本身就是邪神意志的一部分, 不可能被玩家打败。即使邝同悲能够从霍特手中赢下棋,也不能淘汰劳拉。更何况现在……”他在空中一拂袖,空气中顿时出现了一个抖动的屏幕。屏幕里, 邝同悲和霍特正相对而坐,邝同悲的目光凝在棋盘上,眉间微蹙,霍特则是一派闲适,丝毫没有方才被沙漏控制强迫关进舱里的狼狈。霍一舟再一看棋盘上,他才发觉棋盘上双方的棋子位置已经变动了许多,双方的每一步看起来都凶险极了。

    “小舟,你要相信,我们与你们一样,都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恢复原来的样子,”东君诚恳地说道,“只有赢下最后这场游戏,获得所有骰子的使用权,我们才能够压制住邪神。”

    霍一舟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两位,过了许久才说道:“所以现在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司命用温和的眼神看他:“不是他们,是你一个人。”

    他?霍一舟用不解的目光回望他们:“我?”

    “是,”东君点头,“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冒着这么大风险召唤你来的原因。”

    司命说:“接下去我要说的,就是如何打败劳拉的方法。”

    “尽管劳拉是由邪神幻化出来的一个非实体,但想要制造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必须有属于原本真实的劳拉的那部分才可以。你只需要找到属于真正的劳拉的那部分,将它替换复制出来。”

    “劳拉的那部分被替换出来后,所有在这个副本里的玩家的第一次游戏记忆都会随之回来,这样强大的记忆力量势必会对邪神们的游戏产生冲击,宁鸮只有抓住了这次机会,才有可能赢下这场游戏。”

    找到劳拉,替换东西,抓住时机赢下游戏。看似十分简单,其中却包含了许多凶险的步骤。

    东君皱着眉提醒道:“第一次游戏记忆回溯后,因为看到过曾经失败的结局,许多玩家或许会产生自我认知的迷失,但是虚假的劳拉不存在记忆回溯的危险,所以你们的难度很大。”

    霍一舟静静地看着东君:“我相信鸮哥不会迷失的。”

    心理强韧如宁鸮,从来都坚信着世界会恢复原样,还等待着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怎么可能会因为害怕失败而迷失自我。

    “还有最后一件事,”霍一舟转头盯着司命的眼睛问他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们说的就是真的?”

    司命看着霍一舟,眼神带着温和与包容:“因为我坚信,未来虽然充满变数,但仍旧是可计算的。”

    看着那熟悉的眼神,霍一舟明显地一怔,一个久违的名字差点脱口而出。于是他不再说话,垂眸攥紧了拳头。

    白茫茫的雾气逐渐又浓稠了起来,霍一舟眼前的视线变得不甚清晰。他听到耳畔的声音变得渺远起来:“河伯撑不住了,我们也得离开了,记住,你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赢过劳拉……”再接着,天上传来轰隆的声响,天崩地裂,霍一舟再次失去了意识。

    “滴滴。”

    霍一舟睁开眼睛,舱里的蔚蓝色液体慢慢退了下去。他摸了摸干燥的衣服,轻轻触碰了一下舱里的活动扣。

    舱门打开,青年从舱里走了出来,他低头看向手中的镜子,却发现镜面已经支离破碎无法使用了。

    外面依旧是白天,霍一舟看到宁鸮就在不远处的大石头后面站着。

    见霍一舟出来,宁鸮立刻跑上来,扶住他的肩膀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确认他身上没有伤口,才长舒了一口气。

    霍一舟抬头看了一眼倒计时——离开的时候,距离白天结束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会儿倒计时上显示为五十分钟,竟然才过去了十分钟。显然在舱里的时间流逝速度变慢了。

    宁鸮问他:“里面发生了什么?”

    霍一舟沉默了几秒后,还是决定把曾经有过第一次游戏的事告诉宁鸮,让他好有个心理准备:“鸮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霍特会对他本应不曾来过的苍穹基地如此熟悉?”

    宁鸮看着霍一舟,说道:“游戏重启过。”

    霍一舟心中蓦然一惊,自己还没有说什么,宁鸮竟然就已经都知道了。他下意识地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其实原本我只是猜测,”宁鸮伸手握住了霍一舟的手,“但是现在我确定了。”

    “所有的游戏至始至终都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特别是回到基地之后,开启上一个多人副本亦或是这一场狼人游戏,我都觉得是我曾经参与过的,”宁鸮说,“但我确定我的记忆中没有这样的经历。”

    “直到刚才,我在镜子里看到了另一台潘多拉舱外刻着的标记。”

    为了保密,苍穹基地的工作人员特别发明出了一套用以传递信息的密码记号,在其中就有这个标记,它代表的意思是“再来一次”。

    自己在拿到这面镜子之前从来都不会意识到那里摆放着的是潘多拉舱,但那刻入标记的样子和力道又确乎就是他宁鸮本人所做的。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与这“再来一次”有关了,所以自己曾经已经经历过一次狼人游戏了吗?

    宁鸮想起了排行榜上的正无穷,这头尾紧紧咬合的无穷符号好似一个循环。他想着,终于等来了从舱里回来的霍一舟。

    霍一舟犹豫着向他提问,他就立刻想到了刚刚脑海中还认为不可思议的那个答案。

    游戏重启过,曾经的霍特也在游戏后期因为地图的指引到过九天岛,所以他才能毫不费力地在脑海中绘出整个九天岛的地图用来构建多人副本。

    “我在里面见到了东君和司命,”霍一舟说,“劳拉是唯一没有经历过第一次游戏的非实体玩家,只有战胜她,我们才能获得游戏的最终胜利。”霍一舟把方才在虚无之地中,东君和司命说过的话转达给了宁鸮,宁鸮听罢毫不犹豫地说道:“那就开始吧。”

    两个人都没有问对方能否胜任这样的责任,他们都对彼此充满了信心。

    此刻距离夜幕降临还剩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了,很快狼人又能再次活动,甚至还会有来自邪神的强大搜寻帮助。

    劳拉不会自己主动跳出来让两人抓,所以为了要找到她身上的异常,霍一舟明白,只有自己去撞她的枪口才能有机会。

    “你一定要藏好,”霍一舟说,“只要你不被找到,我就算被抓到也无法判定本阵营失败。”

    宁鸮最后看了一眼霍一舟:“我不会离你太远。”

    两人说着话,天色又渐渐暗了下来。霍一舟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得僵硬而无法动弹了,宁鸮抓紧时间往近处的另一侧走,他赶紧也装作没找好的样子,慌不择路地跑到了一个掩体后,但故意把动静闹得很大,生怕对方听不见似的。

    天边的最后一点白消失了,黑夜再次笼罩了这片大地。脚步声近在咫尺,霍一舟的心却不再狂跳。

    “叮咚——主神开心,恭喜狼人阵营的全部玩家获得奖励道具灵敏的鼻子一个!”

    听着童声再次宣布狼人阵营获得有利道具,霍一舟的心中已经毫无波动了。

    这道具名字太简单粗暴,一听就又是跟搜寻有关系的。伴随着道具的到位,霍一舟能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发近了。终于,脚步声在耳畔停止了,霍一舟抬起唯一能够活动的脑袋往上瞧去,只见面无表情的苍白女人头扭曲成诡异的九十度往下瞧着自己。

    “咯咯咯——”她的脑袋发出了声音,又板正回去:“找到了一个不听话的小苍蝇。”

    “嘭——”天空中蹿起了一束烟花,迅速地爆裂开去。童声欣喜地播报:“恭喜狼人阵营找到一名猎人!”

    霍一舟对这恭喜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他的注意力放在了劳拉身上,仔细严肃地找寻着属于“真正的劳拉”的那部分。

    所以,究竟什么才是从真正的劳拉身上取下来的东西呢?

    他看来看去,最终视线落在了“劳拉”的那枚胸针上。黑衣黑裤的苍白女人胸口别着一枚五彩斑斓的蝴蝶胸针,看起来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