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影帝接吻续命 > 第七十三章
    那……他和夏漾究竟有什么关系?

    张教授几个小时之前来找他, 脸色苍白的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梁辄见过张教授,他对于上一位教授的死非常震惊和悲伤。

    梁辄给他倒了杯茶。

    张教授双手颤抖地接过梁辄递过来的茶杯。

    第四个死者是文院副院长。

    与前三个死者相比,副院长的死相就好看的太多, 至少尸体是完整的。

    他被割喉, 一刀毙命。

    张教授喝了一口茶, 他本名张轲,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举止得体, 谈吐儒雅, 相貌英俊, 至今未婚。

    梁辄坐在张教授的对面。

    对方端着茶杯,过了半天才仿佛下了天大的决心一般地问:“梁队长,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梁辄先是愣了一秒, 然后摇头笑了,说:“我不相信, 教授。”

    张教授哆哆嗦嗦地说:“我之前也不相信。”

    梁辄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开口的意思。

    “我还没结婚,”张轲深吸一口气, 神情之中除了恐惧还有悲伤,“但是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的未婚妻叫夏漾, 是……”他顿了顿, “是我的学生,不过她已经毕业了,要是她还活着的话。我们在她大二的时候在一起, 我们后来约好了,在她毕业之后举办婚礼。”

    “但她自杀了。”他说。

    梁辄轻声道:“张教授节哀。”

    张轲神色悲哀地点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从学校马上就要推倒重建的烂尾楼上跳下来了,事发的时候是半夜,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情,后来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张轲哽咽了一下,“地上有血印子,是她用手指划下来的。”那种死前近乎于本能的、但是无用的挣扎,“如果有人在她跳下去之后就发现,或许她就不会死了。”

    “尸检,”张轲非常嘲讽地笑了,“她怀孕了。”

    “我不确定孩子是不是我的,我甚至,我甚至怀疑因为孩子的原因她才跳楼的,”张轲痛苦地用手遮着脸,“如果是我的,她为什么要跳楼?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如果不够好她完全可以和我说,我改也行,取消婚礼也行,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张轲现在显然不需要梁辄开口说什么,“可如果不是我的,我……我也可以,她愿意留下来,就留下,不愿意就打掉,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跳楼。”

    “我听她室友说,她跳楼一周前情绪非常不好,我算了算时间,就是我提出毕业结婚之后,我通过她室友才知道,有个男孩总来找她,那个男孩之前好像也是这个学校的,那个男孩还接送过她回家……”

    “我爱夏漾,我爱她,她不爱我也没关系,她可以说,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张轲本来是意气风发前途无量的青年教授,梁辄看见他已经有白发了。

    “梁队长,我是不是害了她,如果我不求婚,是不是夏漾就不会死……”

    梁辄抽了几张纸给已经落泪的张教授,他显然不太明白张轲说的,和鬼有什么关系。

    张轲用纸巾把眼泪擦干净了,然后勉强笑道:“我情绪有点激动,梁队长见笑了。”

    梁辄摇头,道:“那么,恕我直言,这和张教授说的鬼,有什么关系吗?”

    张轲道:“说出来你可能都觉得荒谬,第一个被杀的保安,原来晚上负责在那栋烂尾楼附近巡逻,因为建筑老化,学校不允许学生接近。”

    “他的耳朵被,”

    “对,”张轲仿佛想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画面,打了个哆嗦,道:“被割下来了。为什么被割下来了?因为没听到应该听见的声音或者是求救声?还是听见了出于恐惧或者侥幸心理而不去察看?

    他死的日期就是夏漾的死的第七天,头七,有个说法,叫,”

    “头七回魂。”梁辄接下去。

    张轲脸色更难看了。

    “你的意思是,夏漾,”梁辄说出来都觉得可笑,“因为这名保安的玩忽职守而害这个保安?”

    张轲郑重地点头。

    梁辄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这个时候他想抽根烟,然后告诉张轲如果实在害怕可以去找个算命先生看看,“张教授,我觉得你多虑了,如果是出于报复,那么夏漾为什么还杀了教授、那个男生,和韩副院长?完全说不通。”

    张轲道:“那个男孩追求夏漾被拒绝过。”

    梁辄更觉得可笑了,所以呢?夏漾想给他一个再追求他的机会?

    这种病急乱投医的心情梁辄能够理解,但是,但是……梁辄摸烟的手顿住了,然后拿了出来。

    但是为什么张轲这么害怕?

    就算夏漾真的变成了鬼,他不是她的爱人吗?他害怕夏漾把自己也带走?

    就算他能这么想,梁辄和张轲对视,“那么教授和韩副院长呢?”

    张轲摇头道:“我不知道。”

    “你怕夏漾害了你?”

    张轲立刻反驳,情绪激动地说:“我恨不得她来找我,我们来生再聚,我还要问问她为什么这么傻。”

    梁辄平静地说:“你好像很害怕啊,张教授。”

    张轲又喝了一口茶。

    梁辄站起来,道:“张教授要是没有其他事情,就先回家吧,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张轲道:“我不想回去。”

    “怕夏漾?”

    “不,不是。”

    梁辄的语气近乎于恶意,道:“张教授,没什么,你如果和夏漾好好说的话,我想她会理解你的,而且你不是想和她聊聊,甚至想和她一起离开吗?”

    张轲没有说话。

    他垂眸,从茶杯中看见自己的脸。

    一张恐惧的脸。

    “还是说,张教授知道什么,夏漾非要杀了你的理由不可?”

    张轲的手紧紧握着茶杯,一动不动。

    梁辄说:“那,教授请回吧。”

    梁辄站了起来。

    张轲突然道:“等一下!”

    梁辄看他。

    张轲深吸一口气,道:“夏漾,夏漾曾经有机会接触院内的账目。”

    这样的东西不是一个学生能够接触到的。梁辄微微皱眉。

    “我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渠道,她说文院的经费不干净。”张轲苦笑道:“她从来都是这样,刨根问底,好奇心重,我当时以为她在看玩笑,没有在意,后来,后来韩副院长给我打电话,问了我夏漾的事情。”

    “我和夏漾的关系当时几乎是完全保密,韩副院长以我的前途来威胁,让我,去做夏漾的工作,让她把查到的东西毁尸灭迹。”张轲道:“我做了,我知道,是我自私太过了。”

    梁辄这次看向他的眼神已经不是冷淡,而是冷漠了。

    “那天晚上我和夏漾大吵了一架,我的言辞很过激,第二天早上我才知道夏漾跳楼自杀的消息。”

    “她恨我,我知道,她也恨校长。”

    梁辄突然道:“她一个普通学生,是怎么接触到账目的?”

    “她,她就是……”张轲结结巴巴地做不出解释。

    “那我换个问题,院长是如何知道的?”

    梁辄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张轲瘫在椅子上,下了天大决心一般,“不是因为账目,你说的对,夏漾怎么可能接触到,是……是强……奸。”

    “韩副院长他,”

    “对。”他面无表情地点头,“就是这样。那天夏漾哭着来找我,要报警,我,我本来已经答应陪她了,可是韩副院长把我约了出来,剩下的事情,就是我讲的那样。”

    天知道梁辄用了多大的克制,才没有一拳打在他脸上。

    “所以我也怀疑,她怀的孩子,不是我的。”

    “下一个就是我了,梁队长,”张轲神经质般地喃喃自语,“下一个就是我。”

    “那么,这和教授有什么关系?”

    张轲道:“我不知道,或许,或许,教授也参与了这件事吧。”

    张轲来的时候希望能和梁辄单独谈谈,三个共用办公室的同事很自觉自愿地出去了,梁辄本来要换个地方谈,结果张轲像是很恐惧外面的地方一样,死活不同意。

    许安然请假,本就没过来,他昨天在先陪梁辄去接了他女儿,然后去梁辄家里吃饭。

    梁夫人吃完又和许安然客气了几句,就抱着女儿出去散步了。

    许安然酒量奇差,喝酒也一言不发,喝着喝着就哭了,然后就倒桌子上了,今天都没起来。

    梁辄沉思片刻,道:“你说,总有人来接夏漾?”

    “对。”

    “你有夏漾家的地址吗?”

    张轲拿桌子上的便签纸给梁辄写上了。

    “你先别走,”梁辄道:“我出去有点事。”

    他起身出去,对着走廊里的人道:“司宴和我走,小陆、肖景喻你们带张轲去做笔录,让他把刚才和我说的再说一遍,也通知其他人,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让局里之外的人和张轲接触。”

    司宴开车,对着面无表情的梁辄道:“梁队这是有线索了?”

    梁辄用手磨了磨便条,张教授这个人的字非常好看,字如其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推翻我们之前,变态连环杀人的推测了。”

    之前所有的被害者看似除了同在一个学校就没有任何相同之处,实际上,被杀的学生校长和保安,和夏漾都直接或者间接地接触过。

    那么被杀的女教授呢?真的如张轲所说,也和文院的事情有关吗?

    梁辄把张轲和他说的事情对司宴简单地复述了一遍。

    “你的看法呢?”

    “我的看法是,”司宴道:“不可能,或许只是张教授想象力太丰富了,把这些都联想起来,然后自己增加了一些细节,人心理压力太大,会混淆一些事情,你问许安然一定比我说的清楚,当然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他说的是真的,这些人都和死去的夏漾有关。”

    “但是不是鬼。”

    司宴点头。

    “有人在装神弄鬼。”梁辄道。

    车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开到了夏漾的家。

    夏漾的家是个有独栋小楼的院子,环境安静。

    梁辄推了推挂着锁的大门,没推开。

    有个看着岁数很大了的老人正好从家中出来,看见梁辄和司宴都穿着警服站在门口,嘟囔了一句,“夏家这又是怎么了。”

    梁辄和司宴对视了一眼。

    司宴过去道:“老先生,您知道夏家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道:“知道,怎么不知道?夏家的那两口子早就死了,车祸。留下个小女孩,才十五。不对,还有个男孩,比女孩大几岁。”

    “后来听说那家的姑娘也死了,是自杀?哎,太惨了,一家四口就剩下一个了。不过我说句不该说的,夏正山真不该娶那个女人,丧气,之前就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你看,娶了她之前哪里有好事?”

    梁辄一边听老人说话,一边弄那个锁。

    看起来非常结实的锁其实里面早就锈住了,一扯就开。

    梁辄对着听见声音转过头的司宴做了个我先进去的口型。

    司宴比了个手势。

    梁辄进去了。

    院子里杂草横生,显然很久都没有人住了。

    “夏正山是……被杀的女孩的父亲吗?那您说的,后娶的女人是谁?”

    老人道:“是小姑娘她后妈,姓许,我听说这是她第三次嫁人了,第一个丈夫进了监狱,第二个,在工作的时候犯心脏病死了,嫁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个小男孩,至今都没改姓。”

    “正山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们就劝他,别娶,这个女人邪气的很,他不听,娶了,你看看,才好了几年?连十年都不到,一家人都要死绝户了。”

    司宴对于这种话难以苟同,道:“这样的事情也是意外,谁都不想。”

    老人哼了一声,道:“那女人生的孩子也是,一直不怎么说话,不爱搭理人,高高瘦瘦阴阴沉沉的,看着都吓人。”老人又叹了一口气,“自从他妹妹出事之后,他再也没回来过,听说父母和妹妹的照片还放在这,也不带走。夏正山白对他那么好了,我还亲耳听到他说要保护他妹妹呢。”

    剩下的老人没说出来。

    什么就算他死,也不会让夏漾受到一点委屈。

    这是什么话嘛。

    司宴看见一边打电话一边从院子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什么。

    “喂,小陆你别让许安然接触到张轲!你立刻叫人把许安然控制起来,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

    小陆愣了几秒,才小心翼翼地说:“梁队,许博士和张轲早就走了。”

    “什么时候?立刻叫人追!”

    小陆道:“你走了没几分钟许安然就回来了,现在走了快要三个小时了,梁队,梁……”

    电话挂了。

    梁辄又拨了个电话,是许安然的。

    没接。

    也是,这种时候怎么接电话?

    “梁队?”

    “回局里。”梁辄道。

    司宴道:“发生什么事了?”

    梁辄把那张照片拿出来给他,“眼熟吗?”

    坐在副驾上的司宴道:“许博士?你怎么会……”他沉默了半秒,“在夏家的相册里?他是夏家人?”

    梁辄疲倦地说:“夏漾应该是他妹妹。”

    “如果那样的话,人很有可能都是他杀的,许博,许安然之前是林大的学生,他很了解林大的情况,而且如果张轲说的是真的,这就是报复。”

    梁辄和许安然之前的感情不可谓不好。

    他之前觉得许安然性格不合群,聊不来,放不开,后来发现这小孩业务能力强,废话少,还挺细心。

    共事这么久,他都把人当半个弟弟了,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许安然现在在哪?”

    “和张轲一样,失踪了。”

    司宴没说话。

    梁辄接起电话。

    “喂老大,我们现在查到了许安然现在的位置,在……”

    “在哪?”

    “在……你家。”

    “这条过了。”秦岸道。

    陈知著呼了口气。

    司宴的演员叫赵洺宇,是和陈知著连麦打游戏的那个。

    赵洺宇笑呵呵地说:“陈老师辛苦。”

    “赵老师也辛苦。”陈知著也笑了。

    刚演完大家情绪都很紧绷,一时之间放不开。

    陈知著演戏虽然不算是体验派演戏,但入戏了之后也觉得累。

    主要是心累,好像经历的是他一眼。

    他凑到休息的丁湛面前,开了个玩笑缓解心情,“哎,许博士干嘛呢?”

    丁湛却一下子把手机藏起来了,脸居然红了。

    “你,”陈知著看丁湛眼神有些不自然地往旁边看,什么都看,就是不和他对视,他玩心大起,道:“你背着我干什么苟且之事呢?”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今天日万。

    不好意思。

    然后就是有人想康帝纪和罪案的完整剧情吗?

    有人看我就在微博上整理一下大概剧情。

    Wb:蝶八百。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求你别咕了、十一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求你别咕了 5个;丧气恶徒、廿四、我在捏叽叽的肥漏、凉酒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昼夜不休 30瓶;白哥、lynn 10瓶;浅浅 6瓶;侠路、稚久 5瓶;魔法秃头莉莉卡、顾盼流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