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从节目组的安排, 所有嘉宾们都两两自发地组好了队。

    除了林静染和竺敏希外, 戈州毫无悬念地和他的队友敖子平一组, 同为演艺前辈的利宽和程楚楚成了一组, 而陆敏慧因为刚才方穹的表现实在不讨人喜欢,在被竺敏希强行拆了金银CP后, 直接向巩同甫发出了邀请。于是,在他们两人成组的同时, 方穹和谢冠宇地就自发地组到了一起。

    谢冠宇对方穹的印象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既然大家各自都已经选择好了, 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给他们送上了眼罩,与此同时, 直播也终于正式开始了。

    当直播间出现画面的时候, 所有观众们只看到了从各个嘉宾身上切过的镜头,借此简单了解了一下这期嘉宾的情况。

    但是因为画面拉得过近,根本都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 更不用说获取关于这期主题的任何有效信息了。

    很显然, 这次节目组还特意卖了个关子, 这样一来, 反倒是让所有人的兴趣都瞬间被提了起来。

    在所有嘉宾分完组之后,节目组分别给每个人的手臂上系了一条丝带,来利于不同组别的区分。

    林静染和竺敏希分到的丝带颜色是蓝色的,被称为了“蓝组”。

    自从当初的“妹妹门”事件之后,这还是他们两人第一次在公众面前公开亮相, 自然也成了本期节目的爆点之一。

    当镜头闪过的时候,直播间里顿时爆发了大片的弹幕,有竺敏希的粉丝,也有林静染的综艺粉,都是对兄妹组合表达了强烈的支持,光是从刷屏的速度上看就完全不是其他小组可以比的,足见强大的人气。

    等到所有嘉宾被领到目的地后,带路的工作人员才悄然退去。

    嘉宾们的耳边响起了节目组可以摘下眼罩的提示,与此同时,直播间里的镜头也拉开了几分,让观众们终于得以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昏暗的光线,阴森吓人的洞穴,视野所及之处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口棺木,角落还随处可见缠绕着的蜘蛛丝,古墓的阴冷氛围满满地几乎都要溢出屏幕。

    就算没在现场,也隐约可以感受到从身侧吹过去的阴嗖嗖的冷风,几乎要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观众们:……

    明明在嘉宾们兢兢业业的努力之下,这档节目已经在搞笑综艺的道路上越跑越远了,本以为节目组早就已经放弃躺平,没想到居然依旧挣扎着想要把它重新拉回到恐怖综艺的正轨上来吗?

    这,该是多么深刻又多么感人的执念啊!

    这样的念头闪过时,所有观众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落在镜头上某个纤瘦的背影上,陷入了沉思。

    林静染完全不知道观众们的心路历程,摘下眼罩后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看着角落里摆着的几个破旧背包眨了眨眼,了然:“所以这期是盗墓主题?”

    竺敏希挺了挺胸膛:“染妹别怕,我保护你!”

    陆颖慧被吓了那么多期,到现在胆子也显然大了很多,尽量让视线不要去看角落里那些骇人地盯着她的骷髅头,就近拿了个背包翻了翻:“铲子,手电筒,锤子,铁钩,麻绳……道具好像还挺全。”

    老嘉宾们经验自然丰富很多,也不多说,很快就把那些个背包人手一个完成了分配,各自背在了肩上。

    虽然说这回的规则是两两组队的对抗模式,不过现在才刚一开始,谁都不想太快树敌,至少从画面上看,眼下还算是和乐融融。

    老嘉宾们开始积极搜索起了这间密室当中的线索。

    新嘉宾们一开始显然还有些不适应这样过分刺激的场面,愣了一会儿后也陆续习惯了过来,同样投入到了搜查大军当中。

    竺敏希一边找着,一边和林静染搭话:“染妹,你说这期会不会也安排了什么临演来吓人?”

    这个问题林静染根本不用思考:“按照我们总导演的恶趣味,**不离十。”

    竺敏希脸色微变,顿时警惕地朝周围看了看:“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林静染没留意到他表情的变化,反倒是嫌弃地撇了撇嘴,“说真的,我一直觉得我们导演更适合去做休闲养老综艺,感觉他对‘恐怖’这个词汇的理解存在着一些误解,之前弄出来的东西就没一次吓人的,偏偏还一直不肯放弃。”

    直播间弹幕:哈哈哈哈,染妹狠起来连导演都吐槽。

    总导演:???

    你这是逼着我证明自己,来维护身为导演的尊严咯?!

    这次也和以往的节奏一样,第一间密室通常都不会太复杂。

    在谢冠宇有所发现了之后,所有人集思广益,很快就破解了这里一系列的机关,顺利地打开了侧面的石门。

    节目进行到这里可以说是一切顺利,大家都很开心,除了某人。

    在老嘉宾们过分熟练的操作下,不可避免地掩盖了不少新嘉宾的光芒,这让方穹多少感到有些不悦。

    此时眼见众人正准备通往下一间密室,他一心想给自己加戏,心思也顿时活络了起来。

    眼珠子一转,瞥见了墓穴当中的那几口棺材,忽然抬高声音招呼道:“我说,刚才就一直非常好奇一件事情,你们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

    其他嘉宾听到他说话,转头看了过去。

    大多数人显然不是太想搭理他,利宽作为最年长的那个,还是开口接了话,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奇怪什么?”

    方穹说着,慢慢地就朝棺材那边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这墓穴当中就属这俩玩意儿最惹人注意,你们为什么都没人打开来看看?万一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线索,后面再跑回来查看的话,不是太浪费时间了吗?”

    顶着所有人的视线,甚至可以感受到摄像师对准了他的镜头,越是这样,给自己加戏成功的方穹越是为自己的机智感到赞叹,顿时做出了英勇无畏的样子,伸手就去掀那个棺材盖儿。

    新来的其他嘉宾还没任何反应,几个老嘉宾们看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之后,脸色顿时纷纷一变,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住手——!”

    方穹哪里会听他们的,完全沉浸在“自己即主角”的戏霸人设当中,毫无畏惧地把棺材盖儿彻底掀翻在了地上。

    林静染就站在出口处遥遥地看着,见状眉梢隐隐地一挑,在嘴边早就已经转悠了几个来回的两个字终于吐了出来:“傻逼!”

    好在工作人员反应及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做了消音,于是传入直播间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哔——!】。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之间,直播间里的观众们懵了片刻,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刚才染妹说了什么?怎么消音了?

    ——我合理怀疑是爆了粗口,但是没有证据。

    ——哈哈哈哈哈哈,染妹爆粗了吗?笑死我了,节目组这手速可以啊,消音溜得一批。

    ——猜猜染妹刚说了什么,傻逼?脑残?智障?哈哈哈哈不行我猜不下去了。

    ——染妹:仿佛感到我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所以,到底怎么了?

    ……

    到底怎么了?

    这个问题终究没有持续多久。

    方穹这一下的棺材盖儿掀得那叫个干脆利落,而且仿佛为了加强效率,也不看里面的东西,这一掀就直接掀开了两个。

    利宽距离他最近,本来是准备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垫后的,这时候毫不犹豫地挥了挥手:“都赶紧跑!”

    老嘉宾们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跑,那叫个干脆利落。

    新来的嘉宾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下意识地也跟着迈开了步子。

    不管怎么样,跟着大部队总是没有错。

    方穹本以为会有人夸赞他的心思细腻,结果一抬头却只看到了那一群飞奔而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那里:“???”

    都跑什么啊?行吧,等后面错过了细节,可别回来哭着求我!

    他正鄙夷地嘀咕着,回过头去的一瞬间,正好和棺材里脸色煞白的僵尸四目相对。

    眼见着那张脸上朝他勾起的那抹诡异笑容,只觉得脚下顿时一软,差点没直接跌坐在地上。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顿时透过狭隘的通道隐约传来,隔着老远都可以感受到发声人的绝望。

    林静染在心里默默地“啧啧”了两声,颇为感慨地摇了摇头:“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先撩者贱吧?”

    竺敏希被这刺耳的声音惊地头皮发麻,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有些后怕地问:“这就是你刚才不让我去碰那些棺材的原因?”

    “没错。”林静染点头,“我刚开始不就说过了吗,按照我们总导演的尿性,肯定有安排群演吓人的。你看刚开始的地方才多大,一眼就看得过来,还能在哪里藏人?唯一有可能的当然是那两口棺材里了。”

    说着,耸了耸肩:“虽然说我们节目的特效妆技术也就这样,不过,麻烦这种东西当然是能少一点就是一点,谁知道那个……咳,那个谁会去碰它。”

    一通分析猛如虎,总导演的脸色却是不由沉下了几分。

    我们节目组的技术水平不过关也真是对不起你了啊!!!

    听林静染说完,直播间的观众们也终于明白了过来。

    很显然,这事并不是只有林静染一个人,另外几个老嘉宾也多少猜到了几分,所以都顺带着提醒了一下同组的新嘉宾们。

    只不过,和方穹组队的谢冠宇平日里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出于对这人不好的印象,连交流都没做过多少,更别说提醒的事了,所以才会在最后闹出这样的事来。

    这时候所有人倒是没有任何责怪谢冠宇的意思,只有敖子平问了一句:“真的不用去救人吗?”

    向来温柔的陆颖慧闻言,却是一脸解气地笑了起来:“该他的!让他受着吧,就当是来参加《密室逃脱》的第一期学费了。”

    居然真的不去救了?!

    总导演掀桌。

    你们不来救是想要我们的临演怎么操作?总不能真的把新嘉宾刚一出场就直接弄死在第一个副本里吧?你们真以为这昂贵的邀请费都是大风吹来的吗?!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自然是不懂导演组的苦,在听陆颖慧说完之后,欢脱的弹幕再次停不下来了。

    ——哈哈哈哈,慧慧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学坏了。

    ——还我温柔善良小仙女慧,呜呜呜呜。

    ——论一个节目如何让仙女变成魔女?手动滑稽。

    ——金银CP赛高!染妹对于慧慧的影响力果然巨大!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近朱者赤,近染者黑?

    ——唉,慧慧你变了。doge.jpg

    ……

    作者有话要说:染妹:这也赖我???

    狗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

    哼哼,昨天的猜测其实有人方向猜对了,可惜也只是方向,精髓毕竟不是这么好猜的!

    红包我先藏着,到时候揭晓的时候返回来发!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