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网恋吗,大圣爷 > 第五十八章
    金蝉子被贬到凡间的这些日子, 天上太安宁了, 尤其西天那边, 众菩萨听佛祖谈禅论道,每每听到关键之处,都会看见佛祖突然闭上眼睛, 半晌不语。

    有菩萨想,佛祖大概正在静思,最近某位斗战佛的事实在让人头疼, 佛祖或许也在烦恼罢。

    这时候,有人直接问道:“不知佛祖在想什么?”

    佛祖睁开眼睛,用那双漆黑如同长夜的眼睛,久久注视着佛光笼罩的弟子们, 半晌, 悠悠道:“我在想。”

    “西天是不是变成天堂了。”

    底下一片:???

    佛祖阿弥陀佛了一声,大手朝金蝉子原本的座位指了指,那里空空如也,“金蝉子不在,未免太清净了。”

    清净得有点让人幸福,幸福得有点让人以为到了天堂。

    观音差点笑场, 理了理白得反光的小裙子, 静坐道:“我佛,孙悟空的佛籍已除, 听闻今日便是去往天庭判轮回之运的日子。”

    西天事务繁多,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和讲不完的禅, 佛祖顿了顿,像是刚想起来还有斗战胜佛这么个棘手的问题,道:“他才走?”

    佛祖心与天宽,西天便是天,他便是一切,众菩萨这才感慨:佛祖不愧是佛祖,大家都以为他会为了斗战胜佛烦恼,没想到人压根就忘了这回事。

    面对沉默的一片光头,佛祖抬头看看雷音寺外平静无波的云海,又低头看了一眼脚底下的极乐西天。

    世间生灵求之不得的极乐净土明明就在这咫尺的脚下,那一翻筋斗便十万八千里的猴子却眼巴巴要往外跳了。

    佛祖忽然想,大概世间乐土并不具象,众生都有自己的乐土,不在西天,也不在天上。

    天庭里掌管凡人命运的是北斗七星,住在距离天庭中心最远的极星宫内。

    常言道:若贵若贱大小生命,皆属北斗七星所管。

    凡是脱离仙籍或是佛门的神仙菩萨,都要让北斗七星这几人算一算。

    如果对方福缘深广,则下凡轮回后的命途也将鸿运当头,生生世世都是好结局;但如果是平日里少积善缘,因错受罚下界,比如像之前的天蓬元帅那样,投胎轮回也不得善终,生生世世都尝尽恶果。

    大圣这些日子来回疏通,早已和北斗星官们打好了招呼,这一关要过,真是简单不过的事。

    北斗里的武曲星君抬上了一摞足足几持高的金册子上来,一一摊开,道:“齐天大圣孙悟空,当初大闹天宫一祸,与五指山下五百年光阴相抵。后护送唐僧西天取经有功,路上总计降服妖魔千万,助人为乐事件不计其数。”

    “孙悟空所有善事恶事都一一记录在这仙册上,经北斗极星宫全体成员统一商量计算得出,孙悟空此次下凡轮回,生生世世结局美满。”

    “如有异议,可重工再算。”

    扫地咩陪着大圣到极星宫听了最终判决,每一会儿功夫就紧张的看一眼北斗七星们的表情,生怕大圣会被人坑害。

    大圣笑,“怕什么,早就定了的事。”

    扫地咩提醒他:“你走后门了吗?这样怎么行啊,好歹也是佛门中人,被人发现不是让人不齿?”

    大圣不以为然:“我既然封过佛,说明我也不是好人,怕甚么不齿。”

    扫地咩:???

    大圣告诉扫地咩,看上去西天的人是要比天庭好上一些,但其实各个狡猾虚伪,切开来看,比观音莲花池里的淤泥还黑。

    当初如果不是为了在雷音寺找点事做,大圣可能一开始就不会封佛。

    扫地咩:“那你在雷音寺找到事做了吗?在雷音寺能做什么,不是更无聊。”

    大圣:“西天的人讲话挺助眠的,心情不好就睡觉。”

    扫地咩:......

    大圣没有告诉扫地咩,他在西天憋的不比观音他们好上多少,凡界早已不同,他们西天的作用也越来越可有可无。

    封佛以后岁月便更加漫长,长到没有信仰或者乐趣的话,神仙菩萨都会活腻。

    大圣没有信仰,所以他只能找乐子。

    所以当初他一下到凡界接触了游戏,在游戏里遇到了扫地咩,便觉得这人是他这几千年光阴里遇到最有意思的存在。

    扫地咩怕他,但怕他的人太多,只有扫地咩不同。

    没有人像扫地咩这样,怕他却还上赶着想接近他。

    没错,就是接近。

    大圣戾气太重,成了佛也不好接近,即使有真心敬他的人,却也没有走近他的冲动。

    扫地咩是第一个。

    而且大圣一生活得太过肆意,从不忧虑生死,也不畏惧苦痛,他的世界只有挣脱和自由,但当他修成正果了,这一切烟消云散,他的世间便陷入一片空白。

    是江小羊的出现,填满了他。

    人要是一点弱点也没有,其实也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这是大圣喜欢上了扫地咩以后才悟出来的。

    所以他有了江小羊,有了弱点,这是他这块石头长出花来,幸福至极的事。

    回到凡界以后,大圣恢复了清闲的日子,每天上游戏的时间也变回了之前一样多,只要扫地咩在,大圣必不会缺席。

    才刚打入内部站稳脚跟的壮士妹沉不住气了。

    原本大圣忙的时候,她还有机会想办法跟扫地咩增加相处的时间,但没想到大圣回来以后,她竟然连加入他们的副本队都挤不进去。

    扫地咩兴致勃勃的坐在电脑面前,调整了一下耳机,打开麦克风喊:“五人副本队啊,速来~~~”

    壮士妹反手就是一个申请过去,没想到被大圣直接拒绝了。

    大圣拒绝了所有入队的人,对着还在喊人的扫地咩说:“没人来。”

    “走,带你做仙侣任务。”

    扫地咩一直都很怕跟大圣两个人单独去做仙侣任务,因为那个任务难度实在太变态了,因为可以出仙侣双人的梦幻坐骑和外观,所以不少人被虐的死去活来还不肯放弃去做仙侣任务。

    然而这个仙侣任务必须是两个人共同协作才能完成,大圣一个人再牛比也没用,扫地咩一菜,任务就只能作废。

    扫地咩真的不想跟大圣去被虐,然而大圣孜孜不倦,每次都强势的带着扫地咩去做任务,输了还会面无表情的指出扫地咩的不足,语气冷淡,显得十分凶。

    深深让扫地咩觉得,他对象就是个没有感情的任务机器!

    明明都在一起了,玩起游戏来还是那么绝情!

    扫地咩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在帮会yy里死乞白赖的说:“别啊,大家都忙什么呢?这么多人在线就没一个想刷副本的?”

    “不行咱们打竞技场去也行啊??”

    帮主一被大圣拒绝就知道猴爷想要过二人世界了,这时候去当灯泡得是多想找死啊?

    帮主身先士卒,起了个头:“不了不了,我帮我老婆刷坐骑,你们玩!”

    粉头姐也很有眼力见,“不了不了,我要找仙侣,今天之内不嫁出去我誓不为人!”

    扫地咩:“你昨天也这样说啊?”

    粉头姐:“那又怎么样??你信不信我明天还这样说??”

    扫地咩:“......行8”

    扫地咩:“那其他人呢??萝莉呢??”

    萝莉美滋滋的跟在总裁和努力钙后面吃狗粮:“不了不了,你们的狗粮太撑,我今天吃总裁他们的狗粮小零食就可以了!”

    众人都拼了老命的拒绝的时候,壮士妹勇敢站了出来:“师傅,让我加入你们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帮会众人:.......???

    扫地咩:......

    扫地咩呛得咳嗽两声:“......瞎说啥呢,我们只是去打个竞技场,又不要人命!”

    所有人整齐一致的心想:你倒是不要人命,你旁边那个要人命啊!

    因为只有壮士妹一个人踊跃报名,三个人刷不了副本了,就去打三人场的竞技场。

    壮士妹一加入队伍便发现队伍里火药味十足,像是随时濒临战火爆发。

    但她不知道这火是被她点燃的,还以为扫地咩又和大圣两个人吵架了,她心里还挺美滋滋的。

    壮士妹深吸了一口气,疯狂压下高兴的语气,开麦小声的问大圣:“猴爷,我打什么位置啊?”

    大圣面无表情的点着鼠标,看了一眼得逞的扫地咩,看见对方因为不用去做仙侣任务就喜气洋洋的嘴脸,很想把人转过来按在椅子上亲一顿。

    咬着他脖子问他肯不肯做仙侣任务。

    想到脖子,大圣突然想起脖子是扫地咩的死穴,一碰人就软。

    想着想着大圣的心就不在竞技场上了。

    扫地咩还不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可怕的事情,焦心的望着开局就挂机的大圣。

    壮士妹也有点着急了,对局都开始半天了,对面的人一看见对手是大圣就害怕得直打字:“卧槽,餱大佬!大佬手下留情,留个全尸啊!!”

    对面的人队友恨铁不成钢:“呸,还没打求什么饶,没准我们能赢呢!”

    求饶的人:“你哪来的自信??”

    他队友:“你没看见对面大佬一身金光闪闪的装备吗?这么有钱,没听过一句话吗?”

    求饶的人:???

    他队友:“富贵不能赢!!!”

    “冲啊!”

    眼看着对面的人冲过来了,大圣的角色还是一动不动。

    壮士妹四处逃窜,问:“师傅,猴爷他人呢??”

    扫地咩强做镇定,他和大圣的电脑也不在一个屋里,不知道那边怎么了。

    喊了两声大圣也没理他。

    扫地咩:“......呃,新套路新套路。猴爷怕对面不敢过来,假装挂机吸引敌人注意!”

    壮士妹:......

    这都行?

    扫地咩话音刚落,对面的人跑一半看见大圣的角色一动不动,还真的吓住了,一个个停了下来。

    “对面搞什么啊,看不起我们??开局先让我们砍一会?”

    “说不定是什么脏套路,先别过去,别中了大佬的心机!!”

    心机大佬·餱压根没管游戏里的风风火火,他脑子里白花花的小羊羔正跑来跑去呢,跑得大圣喉咙都有点干,本来就不想打竞技场的手顿时从键盘上撤了下来,站起身往扫地咩的房间里走。

    “猴爷!”扫地咩手在键盘上拼命按着,对面的人不敢打大圣,倒是把他和壮士妹追的够呛。

    大圣来到扫地咩背后,长手一伸,连着椅背一起将扫地咩圈在了怀里。

    “嗯?”

    大圣垂眸,唇在扫地咩露出来的修长脖颈上碰了一下。

    扫地咩顿时像被雷劈了一样,浑身电流蹿过,音调都颤了:“你干嘛啊?”

    “这都什么时候了!”

    扫地咩竭力控制住自己,手在键盘上抖得不行。

    大圣眼睛往屏幕上扫了两眼,无意间看见了壮士妹在私聊扫地咩。

    要是换做平常,大圣在自己的电脑上肯定是看不见壮士妹私聊扫地咩的,现在阴差阳错之下,竟然看见了。

    【壮士不壮】悄悄地对你说:师傅,猴爷怎么啦?你们又吵架了?

    吵架?

    大圣心觉莫名其妙,停下嘴上的动作,伸手打字。

    你悄悄地对【壮士不壮】说:吵架?

    【壮士不壮】悄悄地对你说:啊,没吵架吗?那他怎么了?不在吗?

    你悄悄地对【壮士不壮】说:他有事,挂机出门了。

    扫地咩看大圣皱着眉和壮士妹聊了半天,把气喘匀了,不满的嘟哝:“打竞技场呢,别闹。”

    大圣按住想要抢回键盘的扫地咩,一个吻对方就老实了。

    然后两人看向屏幕,一下就看见壮士妹回复了一句——

    【壮士不壮】悄悄地对你说:哦.....话说师傅,你们俩是现实的朋友吗?你知道猴爷现实里有女朋友没有啊?

    扫地咩的表情也难看起来了。

    他看着大圣,“我们俩就这么不像两口子吗?”

    大圣眉毛挑了挑,“你可以现在在帮会里打开摄像头。”

    扫地咩脸红了一下,“开摄像头干啥?”

    大圣将人按进椅子里,压上去:“看看我们是不是两口子。”

    扫地咩手忙脚乱的推人,“别闹!!先把人回复了!”

    大圣单腿压在扫地咩膝盖间,一只手绕过扫地咩的腰,拿起键盘。

    竞技场还在继续,他操控着已经残血的扫地咩角色,上下飞舞了几下,就把对面三个人全打趴下了。

    还在打字的壮士妹目瞪口呆:.....

    【壮士不壮】悄悄地对你说:师傅.....?

    【壮士不壮】悄悄地对你说:你怎么师傅?你突然好厉害啊!

    大圣嘴角向下,似乎很不爽。

    你悄悄地对【壮士不壮】说:我不是你师傅。

    壮士妹惊了,直接开麦。

    “猴爷???”

    大圣用扫地咩的yy,也打开了麦克风,“嗯。”

    “我和江小羊不只是游戏里的仙侣,现实里他也是我的人。”

    这句话可是当着帮会里几十个的面,开了麦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的。

    还有一点玛丽苏霸总的味道。

    扫地咩已经羞耻得捂住脸了,“你干嘛啊!!”

    大圣想,或许是因为他们都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所以也没正式跟所有人宣布过两人的身份。

    这就导致了壮士妹这样的人会出现。

    壮士妹不敢相信,“你的人?你们真是情侣,gay?”

    大圣觉得这个女生讲话让人很不爽,尤其是最后那个字眼,虽然字眼没问题,但她的语气很有问题。

    大圣根本懒得回答她,把壮士妹游戏里踢出了帮会,yy也踢出频道,再把她踢出队伍,并一气呵成的加了她的仇杀。

    壮士妹被这前后不过几秒的变故惊愣住了,没反应过来她的男神突然就要杀她,

    壮士妹:“猴爷你听我解释.....我那话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太吃惊了.....”

    “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别踢我好不好?我又不拆散你们的!”

    “我是为了你才进帮的啊!”

    拆散?

    她脸还真大。

    看热闹的帮众们心当然都是向着扫地咩的,全都兴致勃勃的吃瓜,没一个人帮她。

    一开始原本都觉得她是个热情的好女孩,大家伙也没少给她装备和材料。

    看到猴爷一开始对她态度不好还都觉得有点想去安慰她,但一听她自己坦白了对猴爷的心思,大家才都明白壮士妹对扫地咩那么黏糊的原因了。

    果然是个高段位绿婊,不值得原谅!

    扫地咩一开始还有点过意不去,看到大圣踢她还瞪了对方一下。

    没想到壮士妹才刚被踢就说出了真心话,扫地咩看着壮士妹倒在地上的角色尸体,一瞬间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大圣把壮士妹杀了以后,手从键盘上撤了下来,睨着眼问:“还帮着她?”

    【壮士不壮】:“猴爷,我错了,我不会再插足你们的,我只是很喜欢这个帮,想留下来,让我回去行不行?”

    扫地咩看着壮士妹在公共频道里不断刷屏的感人告白,咬了咬牙,自己把手放到了键盘上。

    “帮个球!!我杀了她!!”

    壮士妹以为是大圣在杀她,也不反抗,躺平任踩。扫地咩砍了一会觉得很没意思,便丢开键盘甩了甩按酸的手。

    扫地咩眼睛还在屏幕上,“我还以为她真的是想当我徒弟,这些日子那么听话。”

    大圣:“想当师傅?”

    扫地咩:“想是想,不过我现在看清自己了,我没那个能力教人,算了。”

    大圣重新将人按进了椅子里,自上而下眼神紧紧的盯着扫地咩。

    扫地咩紧张得咽口水:“我都说不找徒弟了,你还想干嘛?”

    大圣身下蹭了蹭小羊羔,弯下腰,“找我。”

    “师傅,教我。”

    操!

    扫地咩羞耻得快从椅子上跌下去了。

    什么鬼的徒弟师傅play啊!

    咄咄逼人的徒弟擒住了师傅的剑,来回摸了摸,哑着嗓子问:“师傅,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满脸通红的小师傅快崩溃了,“摸什么摸!不练剑就走开啊!”

    徒弟眼里闪着光,两人深深对视,在一片光刀剑影里完成了爱的教学。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算是没有大纲只为了甜而甜的小甜饼,所以不多完美,感谢大家没有介意,一路追完!

    大圣一直是我特别喜欢的英雄人物,所以吹他的部分太多了,希望你们也喜欢大圣吧,他是个很值得爱的角色!!

    感谢大家的支持,真的,一直都没有达到入v要求,这篇文按理说是没法继续写下去的了,也一度很丧想要放弃。但是因为有喜欢这文的你们一直陪着我,才让咕咕精坚持把它更完了。

    没有你们就没有这篇文,谢谢你们,谢谢!!

    我没写过网游文,这篇文最开始也只是因为一个贴吧的帖子才有的灵感,所以我的文笔不好,只是想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想给看文的你们带来一点甜和快乐。

    最后,还是靴靴大家的支持和喜欢,要是喜欢的话,我们下篇文再见吧!

    鞠躬!

    本文已经完结,推推我的下本现耽小甜饼预收文,希望宝贝们支持!!

    《暴戾大佬的奶糖精》戳我专栏即可收藏!(奶糖精只是比喻,不是真的奶糖成妖精!)

    文案:

    纪家的奶糖精小傻子重生了。

    重生前他流口水,爱吃手,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讲不出来。

    可姜迟知道他是一个好孩子。

    因为纪宁一生中说的最流畅的两个字就是姜迟。

    后来,重生归来的纪宁不再吃手也不流口水了,最爱做的事就是瞒着姜迟偷偷长大,成为一个完全可以生活自理的小怪兽。

    人人都夸纪宁的痴呆症终于治好了,上天保佑,苦尽甘来。

    只有姜迟觉得甘个屁。

    他只想狠狠将奶糖精好不容易给自己裹好的糖纸全部扒了,捏着小奶糖的下巴说:“我不需要你变好,口水也不准再藏起来。”

    奶糖精像被黏在墙上了一样,委屈得哭:“我不喜欢流口水,这样怎么做你的宝贝?”

    阴戾至极的姜迟将他嘴里的水温柔吻去:“我喜欢。”

    尝过的人才知道,会流口水的奶糖精才最甜。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