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初恋要吃回头草 > 第45章
    泉城虽然不是很大的城市,可是也是有不错的大学,离家里也近,她可以每天往返。

    本来她想考医科大,和爸爸一样学医,可是学医太难了,需要很多的时间,而且还要去外地上大学,毕业了还要去实习,她有了冲冲就不想和孩子分开了,就选择了学设计,将来也能找个轻松的工作。

    出了考场,夏文同怕给女儿增加压力,就没敢多问,一路带着她回了家。

    回到家,她就听见冲冲的哭声,心里着急就跑了进去,一看是在换尿布,满屋子都是臭臭的味道,她笑着赶紧拿扇子扇扇,等阿姨将尿裤换好后,抱起来快要三个月的胖小子哄:“哎呀,你还哭呢,屋子里都臭死了好吗?”

    夏文同给她倒了养身的中药茶过来,微微将孩子放进小床里喝茶,一边看着爸爸:“爸爸,晚上想吃什么,一会儿我去做。”

    “吃点清淡的,最近工作也忙,好像有点上火。”夏文同最近很显疲惫,手术一台接一台,又休息不好,坐在小床边不久,就迷糊着想睡,靠在微微的床头迷瞪过去了,直到外孙哭了起来他才醒,急忙抱着孩子哄。

    刘雯回来的时候,阿姨在哄孩子玩,微微在厨房做饭,夏文同疲惫的坐在客厅沙发里扶额休息,她看着前夫最近疲惫的样子有些心疼,就放下包坐在他身边小声问:“怎么了?看着这么不对劲?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夏文同摇摇头,笑笑:“没事,就是最近手术太多太累了,没能好好睡一觉,等我今晚好好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刘雯还是有点担心:“你在医院上班,身体有问题查起来多方便,可别不当一回事。”

    “知道了,放心,我有分寸。”

    吃完晚饭,夏文同就回医院宿舍了,微微将爸爸送到楼下,挽着他胳膊心疼交代:“夜里手机关机,谁再打你电话有手术你也不要接,好好休息。”

    夏文同拍拍女儿的手,笑笑说:“放心,爸爸还年轻呢,身体扛得住。”

    微微眼眶湿湿的:“是我让你劳累了,爸爸,等我上完大学,能挣钱了,你就在家休息,我来赚钱养家。”

    夏文同笑笑,看着依旧天真的女儿,心里难受:“好,爸爸等着那一天,就在家里帮你带孩子。”

    微微看着灯下,离开远去的父亲,心里不是滋味,爸爸这么累,可是他却不肯停下休息,何尝不是为了她和冲冲,他几乎都放弃寻找自己的新生活了……

    回到家,刘雯看着她神情不太对,眉目之间满是忧愁,知道她是担心前夫,她无声叹口气,看着自打冲冲出生后,越发成熟稳重的女儿,轻声说:“别担心,他自己都是医生,身体方面他自己会有分寸的。”

    “都是我拖累了你们。”微微看着睡在小床上的儿子,趴在边上抓着他的小手,看着他乌溜溜的眼睛,心情也好不起来。

    刘雯坐在她身边,笑着开解她:“你是爸妈唯一的孩子啊,爸妈护着你不是应该的吗?别想太多了,好不容易考完试,接下来这段时间就可以轻松的带着孩子休息了,前一段真是累坏了。”

    微微点点头,沉默了片刻笑笑,将冲冲抱起来:“小冲冲,手手好吃吗……”

    ……

    京都,初夏。

    夜色弥漫天地之间,从窗口处可见到处红灯酒绿闪烁不停,池城坐在书桌前敲打键盘,他正在询问同学,有没有在窑城看见微微,有没有发现她的消息,得到的回答依旧是没有。

    缓缓的,敲打键盘的声音消失了,他目光呆滞,神情冷漠的靠在椅子里,茫然的看着电脑屏幕。

    将近一年了,他找遍了窑城,去她家门口守了好几天,问遍了她家邻居,甚至去了她老家问,她大伯却不肯透漏消息,不管他怎么缠,她大伯一家都说不知道,似乎是刻意隐瞒,又似乎是真的不知道……可她到底去哪儿了?

    他考上了国外的大学,要出国了,一年不一定能回来一次。

    或许就此,再也找不到她了。

    他垂下头,修长的手遮住眼帘,也遮住了一切悲伤的情绪。

    ……

    一转眼,五年时光过去了。

    冲冲已经上了幼儿园,刘雯也已经随着下一任丈夫去了法国定居,将房子和店铺留给了女儿和外孙,微微也已经参加工作,在泉城一家设计公司做设计师,工资不是很高,但胜在工作轻松还双休,有足够的时间管孩子和打理妈妈留下来的店铺。

    夏文同依旧是在医院忙碌的工作,五年过去了,他也升值主任医师,看门诊的同时也要接很多的手术,忙碌是家常便饭,有时候时间不巧就住在医院宿舍,有时候稍微空闲,就回去陪微微和外孙,自己从来不想着再结婚,医院里多少人给他介绍,他都直接拒绝了。

    微微对此心疼不已,爸爸还年轻呢,如今她也长大了,自立了,能够独自生活了,他也该寻找他的新生活了,可是他却不肯,为此微微劝他不知多少次,他都不松口,说一个人自在惯了。

    这一天,四点的时候夏文同着急的脱下白大褂摘下眼镜,匆匆的跑出医院到了对面的幼儿园门口,等着外孙放学,大概五分钟后,五岁多的冲冲一身可爱帅气的园服,拉着老师的手,笑哈哈的跑出来:“外公,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啊?”

    往日里忙的抽不开身的时候,夏文同都会拜托护士站的小姑娘将孩子接回来,今日好不容易这个点没有手术,他自然要亲自来接。

    他高兴的将冲冲抱起来,亲了一口说:“外公这会儿没有手术,当然要亲自来接你了!走吧,先跟我去医院呆着,等你妈妈从店里回来的时候她再来接你回家。”

    “好!”冲冲也亲了亲外公,接着就挣扎着,小大人一样的说:“外公,你把我放下来,我们老师说我们都是大孩子是男子汉了,不能让家长抱着上下学了,不然就是羞羞脸,我才不要当羞羞脸,我要当男子汉!”

    “好好好!”夏文同笑着将外孙放下来就拉着他的手说:“一会儿到了医院,你就呆在外公的诊室里面,要是无聊了就去找小朋友玩,上次你说了给那个小女孩画恐龙的,答应的事情可不能食言。”

    冲冲擦擦头上的汗,用力的点点头:“我是男子汉,当然不能食言,一会儿就去给她画。”

    到了医院,夏文同就急忙将他安顿在诊室里,他就去手术室忙了,他就趴在外公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白纸,然后找出了彩色笔,一个人认真的在这里画着恐龙。

    画了让他自己满意的两只恐龙后,他就跳下了凳子,将彩笔收好,书包放在椅子上,就笑嘻嘻的出来关好了门,拿着恐龙纸一溜小跑,护士站的小护士见他要跑,急忙将他拽住:“冲冲,你要去哪里啊?外公去做手术了,你不能乱跑的,被坏人抓走怎么办?”

    冲冲闻言抱着小护士的脖子就吧嗒亲一口:“杨姐姐,我不是乱跑,我是去给楼上病房的那个小女孩送恐龙的,她上次不信我会画恐龙,我今天专门画了给她看的。”

    杨护士笑笑就将他放开了:“那你少玩一会儿就回来,要不然姐姐们没时间找你,知道吗?”

    “知道了!”他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上楼梯,往楼上去了,再次下来的时候是半个小时以后,他脸蛋红扑扑的直接坐在了护士站里面的桌子底下,拿着上次没拼好的拼图在这里玩。

    一个多小时后,从店里忙完过来的微微,刚走到护士站这里,杨护士就冲她挤挤眼,她一笑就明白了,悄悄的走到这边来,看着正在桌子底下用听诊器给小玩偶听心跳的儿子,悄悄的走过去,一把将他抱住:“冲冲,今天想妈妈了吗?”

    “妈妈!”冲冲瞬间惊喜的将手里的听诊器给扔了,转过身来就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在她怀里撒娇:“我想了,特别特别想妈妈,你要是再不来接我,我都想哭了!”

    微微将他抱起来,笑着点他鼻子:“居然还想哭?是谁天天说自己是小男子汉,不能哭的?”

    冲冲一下就可爱的笑了,紧紧的搂着她脖子:“妈妈,我饿了。”

    “那我们去食堂吃饭好不好?今天太晚了,妈妈没时间做饭了。”

    “好啊,我喜欢吃食堂的饭,可香了。”

    微微带着冲冲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冲冲乖巧的坐在她身边,许久后小眼睛看着她问:“妈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就我没有,我也想要爸爸。”

    看着孩子纯真的眼神,说出最真实的话语,微微心头酸涩起来,将他抱在怀里,双眼茫然的不知看着哪里,轻声说:“你爸爸……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冲冲小眼睛期盼的眨着:“那我们不能去找他吗?”

    微微摇摇头,心里发酸,眼眶却能淡然的忍着了:“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去哪里找他呢……”

    妈妈走的时候,本来打算将扣扣留给她的,可是密码她却忘了,根本登陆不上,况且微微也想着,这么多年了,自己都工作了,池城的生活想必也走上正轨了。

    去找他……她抱紧怀中尚且年幼的孩子,她现在不太想去找他,怕看见他淡漠的眼神……

    况且她怎么能抛下爸爸去找他,爸爸为了她们母子牺牲了自己的人生,她不能自私的离开。

    冲冲伤心的靠在她怀里,小脸上尽是伤心的神色,却不说什么了。

    几天后,医院里,午饭后,夏文同在护士站接过自己的体检报告,一页页的翻下去。

    身边的同事和护士们的讨论声在耳边噪杂:“听说外科的陈医生是肺癌早期,幸亏查出来还早,若是再晚几个月,病情不一定怎么发展。”

    “手术室的李医生查出了子宫瘤,良性的,倒没多大问题。”

    “我还好,没查出来啥问题,不然我这小心脏可受不了……”

    正说着,杨护士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夏文同问:“夏医生,你的体检报告应该没事吧?”

    夏文同拿着体检报告不动,听见问话声音才缓缓的合上报告,转过眼来看着她们,眉头拧着:“我……得了胃癌。”

    一句话落地,旁边议论的话语声顿时就安静了,夏文同默默的低着头,缓步回到了他的诊室里,坐在桌前看着那份体检报告,无力的张开双手蒙着脸,他居然的病了,他今年才五十一岁,还年轻呢,平日里虽然忙,虽然吃冷饭冷菜,三餐不定,可是鲜少有觉得胃部不舒服的时候啊,怎么就得了胃癌?

    纵然他是医生,此刻他也想不明白,埋着头无声的叹气,开始发愁怎么可女儿说,外孙还那么小,女儿也没有依靠,他这病若是撑不了太久,她们母子可该怎么办?

    太多的事情在他脑中徘徊,这么多年来除了女儿坚持生下外孙的时候,他这么无奈过,就在没有这样的时刻了。

    想了许久,夏文同轻叹口气,向院领导提出了辞职,而且找了这方面的专家,商讨出了一个可靠的方案后,决定就在这家医院做手术,然后……就和当初女儿说的一样,在家休息,带带孩子……

    但他心里还在发愁,女儿若是知道他得了病,心里该怎么受得了?她一定会非常自责……

    临孩子放学前,他收拾了医院宿舍的东西,装进了箱子里,直接拉着箱子去接外孙。

    放学后,冲冲松开老师的手扑进他怀里,高兴的叫着:“外公外公……”叫了两声,发现外公身边拉着箱子,他奇怪的问:“外公,这箱子是你的吗?”

    夏文同心里酸酸的,却笑着:“外公辞职了,以后不上班了,天天送你上学,接你放学,好不好?”

    “好好好!”年幼的冲冲看不懂外公眼神里的情绪,只觉得他似乎不是很开心,就问:“外公,你是不开心吗?”

    夏文同摇摇头:“没有不开心,就是累了。”

    “哦……”冲冲小大人一样的点点头,主动过去要拉那个箱子,笨拙的样子逗笑了夏文同,祖孙俩一同回了家。

    回到家,微微已经下班了,正在厨房准备做饭,看见爸爸拉着箱子回来,诧异的问:“爸,你这是……”她记得这个箱子,每到换季的时候,爸爸就会把这个箱子拿回来装换季衣服,可是如今初夏,不到装换季衣服的时候,他把箱子带回来干嘛?

    夏文同闻言,手微微的颤了一下,这才抬头冲她笑笑:“我辞职了。”

    辞职……微微疑惑的看着他,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走出来厨房,心里已经莫名的慌了:“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辞职了?”

    夏文同坐下来,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后,轻叹口气:“今年院里体检结果出来了,我……是胃癌,早期。”

    那一瞬间,微微只觉得一颗心顿时狂跳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就流出来了,死死的咬着牙,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爸爸生病了,还是这样的病……微微无力的坐在餐桌前,捂着脸轻声抽泣着,冲冲奇怪的看着妈妈哭,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身边,拽拽她的衣角:“妈妈……你怎么了?”

    微微摇摇头,擦擦眼泪深吸口气:“没事,我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长大了,是成年人了,可以很好的照顾爸爸了,所以,只要积极的配合治疗,爸爸一定会康复的!

    这一晚,冲冲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默默的自己脱了衣服去洗澡后,乖乖的上床睡了,睡之前他还在想:外公病的很严重吗,不然妈妈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

    时光慢慢流走,和癌症做斗争是个漫长的过程,微微记不清七年之间爸爸住了几回院,都住了多久,但她永远记得,父亲在弥留之际,那个虚弱又慈爱的笑容……

    站在父亲的墓碑前,微微红着眼将花放下,身边已经长高的冲冲看着她眼里的泪水,默默低下头红了眼。

    一阵风吹来,微微看着墓碑上父亲的照片,轻轻笑,无声的说:爸爸,我要去找他了。

    不为别的,只为让冲冲也能体会到,什么是父爱。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