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皮系玩家躲猫猫[无限] > 忽忽悠
    在简温的严厉逼宫下, 得知了人头的身份,正是刚才的那个断手,也是那女人的丈夫。

    对于故意变成霍晟模样的行为, 人头喏喏道“我被杀之前被活着砍手, 吓得太惨了, 死后吓人就成了本能”

    简温凉凉地道“那你怎么不去吓你的仇人”

    “我怕”人头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还是血泪, “嘤嘤嘤即使是死了她也比我厉害嘤”

    简温看到“霍晟”的脸露出这么懦弱的表情就来气,凶巴巴踢了一脚“变回去”

    人头被踹的脸上留了一个脚印,弱弱地变回自己本来的模样,是一个模样还有些帅气的年轻男人,看模样最多二十五六。

    想想楼上那会蜕皮的女人的模样, 也是二十三四, 这样年轻的夫妻不应该是感情正好的时候吗,都没到七年之痒。

    简温在心里轻叹, 俊男美女,青春正好,看起来无比美好,谁能知道成了死敌。不过也算是死了也继续做夫妻了。

    “她为什么要砍你手”

    “我为了保护小三,打了她一耳光,然后她就死了”顶着简温谴责不屑的目光, 人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如蚊蝇。

    “后来变成鬼回来复仇就把我手给砍了做成汤,还逼我喝下去”

    简温皱起眉头“变成鬼你杀的你不是说只是打了一耳光吗”

    “咳咳, 用力太大,她撞到破碎的玻璃瓶上,插到太阳穴里当场死亡。”人头嘴巴一张一合,情绪激动的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杀人的,我就是一时冲动”

    “这话留着跟你老婆说。”简温真是一点也不同情这家伙,典型的自作自受。

    人头“我怕”

    “呵呵。”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简温对他的遭遇只能说活该。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啊”人头开始装傻,“就是吓你啊,没别的,呵呵。”

    简温“呵呵,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呵呵,”人头瞅瞅窗外,匆忙说道,“天亮了,我要走了,再见,再也不见”

    “等等”简温一用力,脚下却只踩到一缕烟雾,那烟雾的灰黑色,与之前楼梯两侧的灰黑色如出一辙。

    人头和残缺的身体同时不见了踪影。

    厨房里只有那枚硬币,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简温弯腰把硬币捡起,再扔下去,这一次硬币变回了普通的模样,直接落地躺倒,并没有什么异常。

    他反而听到了厨房外的脚步声,沉重有力,分明是活人的脚步声。

    哪个玩家起的这么早

    简温站起身来淡定地等着来人,那人莽莽撞撞闯进厨房,看到简温的一瞬间发出一声惊恐地惨叫“啊”

    下一秒,简温和来人同时疑惑出声“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刚看到的被分尸后藏在鞋柜里的卫衣青年。

    简温挑眉怎么回事,分明是他看到卫衣青年被分尸了,怎么现在卫衣青年反而说他已经死了难道他是进入了死者的世界,在死者的世界生死是颠倒的

    “你的死不关我事啊,是nc弄死你的,又不是玩家”卫衣青年怕怕的看着简温,在厨房门口踌躇一番,看到简温皱着眉头似乎没有攻击性的模样,弱弱地侧着身子躲的简温远远地,然后到冰箱边拉开下面的门。

    “我我我就拿个冰块敷敷眼睛,不关我事啊”

    简温淡淡地看着这一幕,出声问道“你为什么说我死了”

    简温突然出声时,卫衣青年刚取了冰块,背对着简温还以为他是要攻击,吓得一个激灵先跳脚躲开,站远了才反应过来“啊”

    “哦,你问我为什么说你死了啊。”卫衣青年眼神闪烁的看了简温一眼,怕自己说的内容刺激到简温,一边说一边后退。

    “我刚刚看过你尸体啊,就在你房间的地板上你的手被砍下来了,旁边还有一只汤碗,碗里放着你的断手煮的汤,还挺香的”

    简温恍悟,他终于明白那“丈夫”为什么故意把他引下楼来。

    两夫妻有没有仇恨不一定,但是死后依然在配合是肯定的,妻子狩猎后发现他不好对付,就由丈夫出马,打苦情牌把他引诱下楼。能解决就在楼下解决,比如最开始的霍晟幻象,他敢肯定当时只要一分心伤神,下一秒死的就是他自己。

    不能解决的,就由妻子制造假的尸体,挑拨离间。

    调戏了nc那么久,这是第一次被nc给算计了。

    简温并没有太大的心理波动,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他也不是智商过人的天才,偶尔的失误能接受,他的心态依然很平静很理智。

    只是当双手放到衣服口袋后,简温平静的心湖里终于有一瞬间的波动了。

    霍晓雪和霍晟还是没回来,昨晚之后,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怎么回事,你在跟谁说”厨房外再次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伴随着话音落下,又一个很面熟的男人走进厨房,惊讶地看着简温,“你没死”

    “你没死”

    这一次,简温与来者又是异口同声。

    这人不是别人,是简温昨晚刚听到惨叫声,还看到了用他的残骸煮的汤的西装男。

    两个在简温看来分明已经死了的玩家,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还都在质疑简温的生死。

    简温现在越发怀疑自己从夜晚被断手带下来的一刻就已经走入了另一个世界,是死者的世界。他在浓雾里看到过死去的第一个玩家,看到过卫衣青年的求救,虽然没看到西装男,但是看到了那“妻子”把碗里的汤倒掉,汤里是零碎的头颅和面孔,头都煮成汤了,人难道真能活

    下一秒,简温再次听到了脚步声,他在心里想着,这次来的应该是第一个玩家了吧

    然而出人意料的,来人是金牙男。

    金牙男的表情比简温还夸张“我去,你没死”

    简温的脸色沉了下来“你昨晚回房后遇到什么了”

    难道那妻子追杀他失败后,又去狩猎金牙男了

    金牙男不解道“我没遇到什么啊,一觉睡到大天亮啊。”

    金牙男的表现让简温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大家已经集体全灭,变成电击学校那种模式

    玩家死后变成nc,以另一种方式存活下来

    剩下的两女结伴而来,汉服女表情有些憔悴,混血女难得的没有像个刺头,一身疲惫的同时,脸上有难以掩饰的悲伤和阴郁之色。

    然而下一秒,两女在看到简温时同时震惊了,混血女更是拉着汉服女同时后退,警惕地看着简温的模样就仿佛看着一个危险nc。

    “你们是什么意思”简温冷冷地问道。

    “他一定是假的”卫衣青年突然指着简温说道,“就跟我昨天看到的那个nc一样”

    简温深深地看着卫衣青年,一直看到了他的眼底深处。

    原来不是生死颠倒,是真假不分,简温咧嘴一笑,笑容里没有丝毫热度“你昨天不是被分尸了吗”

    卫衣青年正经地解释“被分尸的是nc,不是我。”

    “你怎么证明”

    “是她救得我,她可以证明。”

    很意外的,卫衣青年指的竟然是那个表现的最讨厌男人的混血女。

    “昨晚我去他房间看了看,把他从天花板里面救出来的。”混血女语气淡淡道,“他被塞到卫生间的天花板里动弹不得,饿的快没了半条命。如果是nc,会这么虐待自己吗”

    简温同样淡淡道“nc又不怕死,苦肉计谁都会。”

    “重点是,我跟他认识,他知道我的身世。”混血女说起自己身世时,脸上的悲伤更浓,“除了他,这里谁也不知道。”

    简温眉心狠狠皱出一个川字纹事情复杂了,是认识的熟人,还有特殊的身世,如果真的是nc会不会真的知道每个人的

    金牙男难得的迷惑了,一会儿看看简温,一会儿又看看卫衣青年,似乎也在犹豫到底谁真谁假。

    汉服女谨慎地站在后面,一直没有表态。

    卫衣青年表现的最为愤怒,恶狠狠道“我们杀了他杀nc不会惩罚玩家,不杀他他就会杀我们”

    简温静静地看向卫衣青年,很好,兄弟你暴露了。

    “你表现的这么激动,该不会你才是nc假装的吧”就连一起怀疑简温的西装男也开始怀疑卫衣青年。但是这样的表现倒是让简温迷惑了,这西装男到底是玩家还是nc如果是nc,不至于揭发自己人吧

    “你才是假的我有人证明我是真的,你有谁证明”西装男的怀疑像是扎了卫衣青年的痛处,几乎是跳着脚回骂。

    西装男淡淡道“也许你跟那女的都是假的。”

    这次混血女对西装男也怒目以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了起来。

    金牙男被吵得头都大了,有点头晕眼花的到处看“不行了,我胖子站不了太久,得找个椅子坐坐。”

    厨房里没有椅子,金牙男走出客厅去拖了一把椅子,拍拍灰得意地坐下“嗨呀舒服,我的镀金沙发椅就是舒服”

    简温眼神一闪,在他的眼里,那就是一把普通的木椅子。

    他灵光一闪,终于想到破绽了,也终于知道到底谁是假的了。

    简温突然看向金牙男“你家冰箱在哪里”

    金牙男一愣,条件反射的回答道“客厅,我女儿喜欢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我就干脆放在客厅让她方便拿着吃。”

    金牙男大概是很爱自己的女儿,说起日常中的话题时几乎都不忘念念女儿的喜好。

    而简温猛地看向卫衣青年和西装男“哦,你俩好巧,冰箱都在厨房。”

    卫衣青年和西装男一愣,然后脸色巨变。

    汉服女突然说道“对了,我昨天看到他去冰箱取冰袋时,明明去的是餐厅”

    每家人的装修格局不同,习惯不同,冰箱放置的位置也不同。

    虽然简温不知道这个游戏空间是如何扭曲过,才能在每个玩家眼里厨房都是厨房,客厅都是客厅,餐厅都是餐厅,但很显然,至少小的家具、装饰、布置是不一样的。

    金牙男昨天进入厨房时,经过冰箱的位置也是直接通行完全没绕路,他的厨房有电饭煲,但是没有冰箱。

    卫衣青年昨天在餐厅的冰箱取冰袋,因为真正的卫衣青年家里的冰箱就是放置在餐厅的。

    那个才是真的。

    突然出手的竟然是混血女,她仿若疯狂“你竟然是假的你为什么会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

    混血女手里拿着一把开了血槽的军刀,狠狠扎向卫衣青年胸口处。

    军刀插入胸口,卫衣青年抬头冲着简温平静地笑了“你很聪明,这么快就发现了破绽。”

    简温神色淡淡,目光只看向西装男“还有这一位先生。”

    西装男扭了扭脖子“哎呀可惜了,我也不知道他家本来的冰箱到底放在哪里呢,我们都死了,死人是不会做梦的,也不会看到这华丽的梦境里都有些什么布置。”

    简温神色一动梦境所以他们每个玩家看到的不同房间是因为处在梦境里吗

    “不过我们知道的,是你们最不愿意被人知道的。”冒牌的卫衣青年接话,嘲讽地看着面前的混血女。

    “比如你,出生时和母亲一起被抛弃,七岁时又被母亲抛弃,你怀孕时又被男朋友抛弃,啧啧,真惨啊”

    “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混血女的军刀拔出又使劲扎,再次拔出,再次扎进去。

    冒牌的卫衣青年不闪不躲,任由她把自己的身躯扎成筛子,身体里一点血液都没有流出来。

    这样的诡异身体让其余玩家看着心颤。

    这种nc,到底是什么等级的强大nc

    一个就已经这么可怕了,还有一个冒牌的西装男在旁边等着。

    “放心,我可没他那么急躁。我更喜欢,一点一点品尝你们的恐惧”冒牌西装男诡异一笑,整个人突然从原地消失。

    不是之前人头消失的那种灰黑雾气,是眼神一闪时,冒牌西装男的画面仿佛被从眼球上截去,就那么突兀的消失了。

    “游戏该结束了,”看到同伴离开,冒牌的卫衣青年不耐烦了,一把掐住混血女的脖子提了起来,阴森森对着她扯了扯嘴角,“而你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下一秒,冒牌卫衣青年将混血女一手扔在地上,汉服女连忙去扶人。

    冒牌卫衣青年的目光扫过所有人“你们的噩梦,也才刚刚开始。”

    然后,他的身影也突兀的消失了,众目睽睽下,消失的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金牙男嗓子发干“所以,他俩其实都已经死了吗”

    简温沉重地点点头“大概是吧。”

    汉服女把混血女扶起来,后者捂着脖子不断地咳嗽着,面色很难看,脸上的泪水不断地往下流,但是一直咬着嘴唇不说话。

    想着刚才nc所说的过往,金牙男再也不想损人了。

    “坐我这吧。”金牙男轻叹一声,把自己的椅子让了出来。

    “谢谢。”混血女吸着鼻子,声音模糊不清的说道。

    汉服女体贴的从两个男人使个眼色,简温和金牙男点点头,同时退出厨房,把空间让给两个女孩。

    简温刚一离开厨房,听到了厨房传来的压抑的哭泣声。

    简温的脚步顿了顿,摇摇头轻声一叹,走向厨房对面的餐厅。

    金牙男在前面,刚走进餐厅突然吸了吸鼻子,然后一路走到酒柜旁,怀疑地看着简温“你昨晚是不是偷喝酒了,酒香都漏出来了。这里的酒你也敢偷喝”

    简温皱眉“我没喝。”

    昨晚除了有硬币带路的地方,其他地方都被浓雾笼罩,他根本没看清楚晚上的餐厅是什么模样。

    金牙男看着简温正色的模样,表情怀疑。

    “我不抽烟不喝酒,无论是国产还是洋酒都不喝。”简温淡淡道,而且霍晟也是,比起烟酒,二人更喜欢保持清醒理智的去训练健身。

    金牙男嘀咕道“难道又有什么东西”

    酒柜是玻璃的,展示了很多国内外的名酒,金牙男用钥匙道具打开玻璃酒柜门,又吸了吸鼻子“奇怪,不是这里。”

    酒柜下面还有木质带柜门的,看起来更像是置物柜。

    “难道这里也放了酒”金牙男突然有些兴奋了,带着开箱找宝藏的激动表情,又用钥匙道具来开置物柜的柜门。

    “不让人看见,让我看看是藏了什么好宝贝”

    他的话语在打开柜门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卡在了喉咙里,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呵呵,果然是个宝贝。”简温语气冰冷的调侃着,却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就算早知道游戏有时候为了吓人有点没节操,没想到会没节操没底线到这个程度。

    酒柜里的,是一个大号的玻璃罐,通常用来泡枸杞酒泡蛇酒那种。

    但是现在那里面被泡着的,不是枸杞也不是蛇,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婴儿是个男婴,身上还拖着长长的脐带,在酒水里把白酒泡成了淡淡的红色,婴儿肌肤却是惨白色中泛着青紫色。

    “这”金牙男表情苦涩的站起身来,“我也是当父亲的人,看到这个心里真是不好受。”

    “怎么了”两人站在酒柜对面表情难看地说话,这个位置正对着厨房,汉服女看到这一幕走过来询问,“你们看到什么了”

    她转到酒柜这边来,刚看了一眼,脸色就苍白了。

    汉服女一番安慰后,混血女也走了出来,看到这边三人先后呆滞,意识到又出现了状况。

    她也跟着过来查看情况,这一看情绪再次失控。

    “孩子,我的孩子”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混血女只一眼,就认定玻璃罐里面的婴儿是她的孩子。

    混血女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浑身吓到颤抖,抓着汉服女如同抓着救命稻草“他回来找我了是他恨我,回来找我报仇了”

    汉服女被她失控的力道抓的痛到尖叫,简温和金牙男连忙帮忙把混血女拉开。

    汉服女不断地安慰道“你冷静点,这不是你的孩子,这只是个婴儿。”

    “没错,就是他。我亲手掐死的孩子,我怎么会不认识。”混血女疯狂地流眼泪,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后悔。

    “是我亲手杀了我的孩子,那是个不该出生的孽种”

    “我不想让他跟我一样,不断地被抛弃,不断地被抛弃”

    真相被混血女亲口说了出来,所有玩家都陷入了沉默。

    而打破沉默的,是婴儿的啼哭。

    “妈妈,我痛”

    “啊”混血女一声尖叫,吓得几欲晕厥。

    玻璃罐里的婴儿醒了,直勾勾看着混血女。他原本漂浮在酒水里,现在自己趴在玻璃罐的内壁上,小小的手掌在内壁上看起来很可怜很弱小。

    “妈妈,我脖子好痛”

    那看起来很弱小的小手一用力,玻璃罐的内壁上出现了蜘蛛丝的裂痕。

    “妈妈我好痛,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难受”婴儿怨恨的又是一巴掌,拍的内壁几欲裂开。

    简温看着裂痕越来越大,连忙道“酒精可以止痛,快,多喝几口酒就不痛了”

    婴儿愣了愣,呆呆地看着简温,似乎被他说得晕圈了。

    他张开小嘴,还真的在酒水里咕咚了一口。

    简温咦,婴儿nc这么好骗的吗

    金牙男眼神谴责你连婴儿都忽悠

    简温耸耸肩没忽悠,多喝几口酒,醉过去睡着了不就不痛了。

    金牙男

    “骗子,好辣”婴儿nc嘴里奶声奶气地骂道,然后手上更用力地拍玻璃内壁,这一次,玻璃碎片掉了下来,小手从里面伸出来。

    “啊”混血女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慌,抬腿就跑了。

    打开一个破洞后,婴儿nc破罐而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整个身体挤出来后,幽怨地瞪了一眼简温“小孩都骗,不要脸”

    婴儿nc很记仇,出来后连混血女都顾不上了,朝着简温四肢并用的飞快爬过来,张开嘴,露出密密麻麻的尖牙一口咬了上来。

    简温大步一迈,轻松走到了婴儿nc的身后,然后一脚,踩在了他的脐带上。

    婴儿刚刚想调转方向,被脐带一扯,上半身差点趴地上啃个狗啃泥。

    婴儿愤怒道“放手”

    “这是脚,不是手。”简温踩得更用力了,“小朋友果然没文化。”

    婴儿nc“放脚”

    “好,这是你叫我放的。”简温猛地踩落自己的鞋,把光脚踩在了婴儿nc的背上,夸张地感叹,“哎呀,好软,把脚放在上面果然很舒服。”

    “好,臭”

    婴儿nc白眼一翻,感受到了被掐死前的那种窒息。

    金牙男默默捏住自己的鼻子,后退一步拉开距离。

    汉服女捏住鼻子的同时,还挪开了视线,这生化武器还有点辣眼睛

    简温一阵尴尬,刚一分神,婴儿nc从他脚下跑了,这次跑了之后再也没有攻击他,爬行速度飞快地追向混血女。

    简温的光脚悬空着,怪味还在空气中散发,金牙男忍不住道“兄弟,先穿鞋,穿鞋。”

    简温默默地重新穿好鞋,努力解释“咳咳,游戏里嘛没法洗澡,又流汗又踩血的,脚臭是正常的,正常的。”

    汉服女说不出嘲讽的话,尴尬地笑笑,依然站的远远的不愿意靠近。

    金牙男倒是放下捏着鼻子的手,然后马上再度捏上,瓮声瓮气道“恭喜你,靠着脚臭把小朋友吓跑了。”

    简温

    “我鞋子穿上了。”

    金牙男一本正经“我知道啊,可是空气里还有余毒未清”

    简温去你的余毒未清,好像我真是毒气弹似的。

    “我们去看看她吧,万一真遇到危险了,我们也不晚了。”看着两个不靠谱的男人调侃,尽管知道两人是故意在缓解刚刚看到婴儿的压力,汉服女还是觉得一阵阵的无语,只能主动催促道。

    “走吧,去看看。”简温点头,金牙男亦是很爽快的赞同了。

    混血女是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跑回去的,她身手不差,那个婴儿看起来并没有很厉害,起码比起之前的冒牌卫衣青年和冒牌西装男来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就算不能击退婴儿,逃命和自保应该不成问题。

    三人虽然脚步速度不慢,但心里并没有多大担忧。

    “你说,那美女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所以这里出现了婴儿。”上楼梯时,简温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我亲手杀了我的千万子孙,让他们没有投胎成人的机会,你说游戏会不会弄个”

    不单单是右手,还有男朋友,他的子孙们注定没有机会娶个卵子做人了。

    汉服女羞涩地走远几步,跟两个男人拉开距离。

    金牙男一声嗤笑,挠了挠自己的头皮,簌簌下起了大雪。

    “别逗了,你怎么不说弄堆头皮屑出来,我还杀死了我的亿万细胞呢”

    简温

    汉服女

    心累,现在的男人,怎么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茶荼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