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吸血鬼 > 第103章 完结章
    当冬夜逐渐苏醒, 春季又临之时,连日笼罩着亚平宁半岛冬雨也渐渐退场, 春光还未完全接管这片土地, 便传来了那不勒斯国王费迪南一世去世消息。

    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好消息,法国王室分支安茹家族与阿拉贡王国因为那不勒斯继承权争斗百年,而法国国王查理八世父亲在十多年前曾经继承了安茹家族在那不勒斯权力, 于是查理八世宣布作为安茹王朝继承人有权占领费迪南一世领地。

    春季结束之后, 查理八世在米兰公国和费拉拉公国支持下, 带领着两万五千人队伍冲入了亚平宁半岛, 其中还有一个由一百三十多门大炮组成炮兵部队。

    夏秋交际时候, 这支部队就来到了佛罗伦萨附近。

    这时候正是秋老虎肆虐, 然而待在沃尔图里城堡却完全不会有热到烦闷担忧, 这座古老城堡里有许多活了几千年行走空调,足以使人从早上起床到晚上上床前都保持完全清醒和冷静。

    法兰西军队本要经过沃特拉地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查理八世绕过了这个山麓上小城镇,而选择多花两天时间越过山脉朝佛罗伦萨进发。

    据亚力克所说,这完全是阿罗功劳, 似乎在近百年前, 阿罗让安茹家族领导者见识过沃尔图里厉害。

    而没过几天,乔娅正在一个午后顶着大太阳为马科选新书时候,就听见街道上人们说, 佛罗伦萨沦陷。

    书摊老板仍是那一副神秘莫测样子, 靠在椅子上, 手指有着节拍地敲打着膝盖,看着乔娅正侧耳听着路上几个女孩子讨论,便说道:“听说是还没开始攻城,皮耶罗.美第奇就大开了城门,迎着法兰西皇帝进城了。”

    乔娅有些震惊地瞪圆了眼睛:“没有任何条件投降?”

    “不仅没有任何条件,还满足了法兰西皇帝所有条件。”书摊老板斜了乔娅一眼,“虽然在此之前,美第奇家族仍是佛罗伦萨领导者,但是市民都已经成为了萨沃纳罗拉狂热信徒,皮耶罗.美第奇就算是有心抵抗,也没有人愿意听他了。”

    乔娅叹了一口气,又埋下头来继续挑选书籍,说着:“他不是当领导者料,这样结局恐怕他自己早就意识到了。”

    她挑了好几本书,付了钱之后,便径直拐进了附近一个狭窄巷子里。

    巷子是背阳,只有一面墙壁上有半拉阳光,凯厄斯正环抱着双臂,靠在另一面墙壁上,他身上披着那件黑色袍子,只有下巴部分露了出来,然而光凭他紧紧抿着嘴唇,就可以猜到他此时一定很不高兴。

    他早上听说乔娅又给马科读完了一本书,就兴冲冲地想要陪乔娅去采购新书籍。但是由于阳光太过热烈,为了不被阳光晒出一身钻石光亮,他只有披着那一身黑袍,乔娅嫌弃一身黑袍他太过显眼,就在去书摊选书之前,把他塞到了巷子里。

    此时乔娅早就已经对这位坏脾气古罗马奴隶主杀人宣言产生了免疫力,就算凯厄斯连说了三个“我杀了你”,她还是在离开这条巷子之前特意叮嘱道:“你就在这儿等我,绝对不可以迈出这条巷子一步,你知道吗?”

    凯厄斯眼睛迸发出杀人光芒:“你敢限制我?”

    乔娅无视他同时继续说道:“迈出这条巷子话就不是乖孩子了,我不会理坏孩子。”

    凯厄斯:“……”

    乔娅说完,立马转身溜之大吉,她知道,就算凯厄斯再一脸不耐,但是她话,总是会听。

    不过就是回来时候需要哄哄而已。

    乔娅抱着这几本书刚踏进巷口,凯厄斯便歪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红色眼睛刚刚碰见她脸上笑容,就立马转移了视线,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轻飘飘“哼”。

    乔娅笑得更开心了一些,她跑到凯厄斯身边,用肩膀蹭了蹭凯厄斯手臂,说:“别生气了,我晚上给你讲故事。”

    凯厄斯语带戾气:“你别把我当小孩哄。”

    “哦好吧,那我不哄你了。”乔娅点点头。

    凯厄斯兜帽下眼神更加凶狠,乔娅笑出了声,然后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肩膀,也不知道其他人对他误解是有多深,才会觉得这家伙可怕。

    “明明很可爱嘛。”乔娅一边往巷子口走去,一边说。

    凯厄斯并不知道她口中“可爱”指是自己,他跟在她身后,看着她重新长至腰间淡金色头发,粉嫩耳垂上金色翅膀模样耳饰,以及如同阳光般明媚明黄色裙裾,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了那么点这个女孩子仍在他身边踏实感,而被她勒令只能在看不见地方等着她气闷也逐渐消散了。

    “你知道佛罗伦萨事情吗?”乔娅问道。

    他应了一声,简短答道:“早晨听德米特里说了。”

    “沃尔图里家族不是跟美第奇家族有近百年生意往来吗?”乔娅扭过头来看向他,“不帮帮?”

    他道:“我从来不管这些事,都是阿罗在处理,前段时间他与法兰西国王见了一面,应该是拿到了比美第奇家族能给到更多好处。”他说着,讽笑了一声,“阿罗可比一般人类还要老谋深算得多。”

    说完之后,却发现乔娅停住了脚步,正仰着头看他,他有些莫名,问道:“怎么了?”

    乔娅笑了笑,说道:“我在想,你总是嘴上挤兑阿罗,但近两千年了,却从没有离开过他身边。”

    凯厄斯愣了愣,然后有些暴躁地说:“与他一起,能得到更多利益。”

    “你可从来都不会考虑‘利益’这个问题啊。”乔娅笑得更灿烂了一些,“所以你是怎么想呢。”

    还没等凯厄斯回话,乔娅便替他答道:“是因为觉得这里就像一个家吗?”

    凯厄斯沉默了半晌,然后伸手胡乱地揉了揉她头发,低声说:“再乱说,我杀了你。”

    乔娅又一把握住了他手,捧在了自己手掌之间,然后说:“那我呢?”

    凯厄斯任她摩挲着自己冰凉手腕,说:“你,也永远别想离开我。”

    他说完,扬着下巴,满脸傲气地说:“两年之期就快到了,所以赶紧接受我初拥吧,不要再拒绝了!”

    他一边说着,眼神在乔娅腿和胸前不断地游移着,而话音刚落,乔娅便松开了他手腕,踮起了脚尖,将他兜帽往下狠狠一扯,笑道:“放弃吧,我不会接受!”

    她恶作剧完成之后,便捧着书转身向着另一条空无一人巷子跑去,凯厄斯明明一眨眼时间就能追上她,但还是勉强着自己使用人类那仿佛乌龟爬行速度在后面追着她,一边追一边大喊一声:“那万一你死了怎么办!”

    这声直男呐喊惊飞了巷子屋檐上停驻乌鸦。

    而另一个直男本男咯咯笑着:“我不会死!”

    “屁话!人类那么脆弱,总有一天会死!”

    “我都跟你说了,我有特殊永生技巧!”

    “那你告诉我你怎么保持永生?”

    “我就不告诉你!”

    赫尔墨斯权杖,先行者遗留下来伊甸圣器,能赐予人永生,并且能随着持有人心意任意改变形态。

    它在卡珊德拉心意下,是一盏静静燃烧着烛火,而后如同岩浆一般,缓缓地汇聚在一起,又化成了一柄金色带有双翅雕塑权杖。

    “这家伙,陪伴了我快两千年了。”卡珊德拉垂着眼看着被自己握在手中金色权杖,眼神竟然有一丝温柔。

    她当年接过这柄权杖,也一并接过了生父毕达哥拉斯交托于她重任,不带任何私人感情,以旁观者和平衡维持者身份静静地看着朝代更迭、时代变迁。令他人垂涎永生,在她身上,也不过是与世无关地寂寞了两千年。

    这是她无可推卸责任。

    “只是现在,我想把它交给你了。”卡珊德拉抬起头,看向乔娅,笑着说。

    乔娅微微睁大了眼睛,她婉拒词句还没有说出口,在看见卡珊德拉眼神之后,又咽了回去。

    卡珊德拉知道关于她一切,所以才会做出这样判断。

    “我……我没有您那么伟大。”乔娅说,“我意识附在两千年前你身上,看到了你在战争之中所作出努力,看到了你与雅典思想家们雄辩,你是一个大格局人,所以毕达哥拉斯才会将这柄权杖交托于你。而我,还达不到那样高度。”

    卡珊德拉笑了笑,说:“与其说是你达不到那样高度,不如说你本来就是一个生在秩序社会天性自由人吧。”

    乔娅愣了愣,随即感觉到了心脏在胸腔之中疯狂跳动感觉。

    “如果世界只有自由,那么必将会走向混乱直至灭亡;如果世界只有秩序,那么世界会失去进步契机而变成一潭死水。其中平衡是至关重要,而你,天生就掌握着这样平衡。”卡珊德拉说着,将权杖递向了乔娅,“你是最适合拥有它人。”

    此时乔娅看着这柄越来越靠近自己权杖,心绪乱作一团。

    她没想到,卡珊德拉会通过赫尔墨斯权杖,窥破了她来历。

    现代社会,确是保持了秩序和自由平衡,每一个人都是出生在由秩序构架起来世界,却也没有丢失掉追求自由天性。

    她动作有些僵硬地,伸出了手,接过了那把金色权杖。

    而随着赫尔墨斯权杖易主,卡珊德拉发辫逐渐变得花白,连着那张英气十足脸也渐渐添上了些皱纹,她就像是一个普通长者一般,用温和眼神看着乔娅,说道:“其实,我曾经想过将重任交给玛蒂娜。”

    乔娅有些惊讶地看向她。

    “我说过,我乐趣之一,就是看我后代们故事。”卡珊德拉笑着解释道,她视线穿透了乔娅,像是在虚空之中看见了什么回忆一般,显得有些恍惚,“她也是个好孩子,可是,她太幸福了,也许短短三十几年岁月,就已经活出了她最想要样子。”

    “而你不一样,乔娅。”卡珊德拉视线移到了乔娅身上,脸上笑容带了一些调皮意味,“我知道,你爱人永生不死,你在你漫长责任期内,不会寂寞。”

    她说着,身体以肉眼可见速度逐渐变得佝偻,双腿骨骼已经无法支撑住身体,使得她向后跌去,乔娅立马将权杖丢在一边,抱着她,跪在了地上。

    这个维持了三十来岁模样近两千年女人第一次衰老,她头发已经完全变得雪白,额上和脸颊上也布满了沟壑,她浑浊双眼穿透了乔娅,看向了黑暗之中一片虚空,然后用自己母语,喃喃地说了一句话。

    而后,便化成了点点光粒。

    在亚平宁半岛被战争阴云所笼罩时刻,沃特拉小城人民仍在初秋夕阳之下过着相对平和日子。

    乔娅随着凯厄斯登上了城中最高处,想着远方眺望时候,便想起了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十七个年头。

    如果没有玛蒂娜那封信,她恐怕仍旧是待在梵蒂冈浑浑噩噩贵族,严格遵从着秩序,忘记自己本来应该是一个自由人。

    卡珊德拉说得没错,玛蒂娜是一个太过幸福人,她最大牵挂就是两个孩子,而最后,她孩子们,也都得到了最好安排。

    “大地啊,万物之母,我向你致敬。”

    凯厄斯看向她:“你怎么说起了希腊语?”

    乔娅朝他笑笑:“一个长辈临终前说。”

    “波吉亚家族原籍不是西班牙么,你还有出身希腊长辈?”凯厄斯皱起了眉毛。

    “对。”乔娅笑出了声,“她还告诉我,你是一杯倒。”

    凯厄斯立马暴躁着语无伦次起来:“谁是一杯倒!他胡说!不对,他怎么可能认识我?吸血鬼喝酒又不会醉!除非他两千年前就认识我……不对!我两千年前也不是一杯倒!”

    眼前有壮阔美景,身旁有老吸血鬼在唠叨,就算以后百年千年都有重任压在肩上,也不会觉得痛苦和寂寞。

    乔娅伸手摸了摸耳垂上金色双翅模样耳饰,在心里默默念着:

    玛蒂娜,里卡多,卡珊德拉,还有……我父亲兄弟们,你们知道吗,我也是一个很幸福人。

    -正文完-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