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两A相逢必有一O > 第89章 END
    高考那天早上, 简松意给柏淮打了个电话。

    他说:“小柏同学,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人生八喜, 就在眼前,你能不能得偿所愿,全看今朝,所以还请好好努力。”

    柏淮一本正经:“放心, 就算是为了洞房花烛,我也必须金榜题这个名。也请小简同学为了以后的家庭地位,好好努力。”

    “放心。”

    两人立下过赌约, 谁高考名次高, 谁就是一家之主。

    为了当一家之主,从北城回来后, 简松意埋头苦学,甚至爱物理小球超过了爱柏淮,连结合热的时候都是和题库一起度过的, 丝毫没有想起他家Alpha雄伟的身姿。

    学习使Omega忘记发情。

    柏淮哭笑不得。

    不过这份踏实的努力, 最终都还是有了回报。

    高考那天,简松意因为有底气,所以格外从容。

    在某人的监督下, 他总是被扣卷面分的潦草字迹逐渐工整, 曾经偷懒不写的步骤一步一步清晰缜密,那些令他头疼的阅读理解和抒情作文也容易了许多。

    他交了一份很漂亮的答卷。

    他感觉还不错。

    平静得好像这不过就是一场普普通通的考试,像这许多年来, 他们曾经无数次参与过的那样。

    而考完试后,两人却没有第一时间相见。

    柏淮没有回南城, 简松意也没有去北城。

    假借着毕业后还有许多事要处理的借口,两个人都在默契地等待同一个契机。

    他们并不着急,因为他们都相信,他们将会在某个日子,带着属于他们各自的荣耀和骄傲,在顶峰之处汇合,分享彼此的荣光,然后让所有的质疑,嫉妒,轻视,都溃不成军。

    他们要证明,他们因为彼此,成为了更好的人。

    这像是一种仪式,更像是某种信念。

    他们相信自己,也相信对方。

    而他们也做到了。

    简松意考了一个很好的成绩。

    语文132,数学150,英语146,理综298。

    总分726。

    S省理科状元,高出第二整整10分。

    成绩出来那天,简松意突然觉得,他曾经被柏淮比下去的那三次考试,一点也不值得生气。

    他输的那三次,都是因为他顺风顺水的人生带来的那些自负的坏毛病,怪不得柏淮。

    而如果他不是有一个这么优秀的男朋友,他也不会努力想向上走得更高。

    是柏淮来到他身边,把他变成了更好的人。

    而柏淮本人,也在北城,以725分的成绩,榜首题名。

    成绩出来那天,媒体例行采访高考状元。

    在采访柏淮的时候,所有记者最好奇的就是,柏淮为什么会文专理,而又是为什么能够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转得这么成功。

    不过他们虽然问了,其实心里也没抱太大的希望。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柏家的公子,问不得太多,而且根据他们了解到的,这位柏家的公子,似乎是和他父亲一样,有些冷淡。

    然而这个冷淡的少年,却缓缓开了口:“决定学理,是因为想学医。”

    记者立马架好摄像机。

    柏淮没有看摄像机,只是继续淡淡道:“至于能取得成绩,是因为我曾经为了留在喜欢的人身边,不得不拼了命努力,每天凌晨睡,凌晨起,那段时间,没有一天睡觉超过了五个小时。”

    他说得很淡,仿佛一段稀松平常的往事,

    在场的记者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下去,因为就算问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报道。

    柏淮掀起眼皮,扫了众人一眼,观察到他们的反应,微挑了一下唇:“当然,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鼓励大家早恋,我只是想说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轻而易举,如果你曾经非常渴望什么,那么你就必须为之努力。只不过我恰巧渴望的是能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他正好又十分优秀,所以我也成为了更好的人。”

    说着垂眸浅笑了一下:“这么想来,喜欢他,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他那一笑,采访他的记者突然觉得,所谓传言,果然不能尽信。

    因为这个传闻中和他父亲一样冷漠的少年,明明眼底盛满了温暖的光。

    这次采访,并不长。

    而报道,也最终并没有被上面拦下,很顺利地发了出去。

    这样的默许,或许是那位父亲对儿子无声的认可。

    而柏淮说完自己想对简松意说的话后,就启程登上了回南城的飞机。

    他其实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只是想换种方式告诉简松意,他对于自己来说,是多么幸运的存在,他也想让别人知道,他喜欢的那个少年,有多好。

    或许是轻狂了些,可是这个年纪,轻狂却刚刚好。

    而简松意,却还要狂。

    当记者问他“请问简松意同学对于自己拿到了省状元,有什么看法”的时候。

    他回答得言简意赅:“我真厉害。”

    “……那简松意同学有什么学习经验给大家分享一下分享吗?”

    “也没什么经验,就是天生聪明,再找个好男朋友。”

    “……”

    记者尬笑两声,“原来学霸也早恋啊。”

    “成年了,不算早。”

    记者坚强:“那学霸的男朋友成绩怎么样?”

    “唔,勉勉强强凑合吧。他这次没考好。”

    “怎么没考好了?”

    “比我低一分,勉强在北城混了个状元。”

    “……”

    记者想收拾机器走人。

    简松意却继续叭叭:“不过他是文转理,所以虽然比我低一分,但是还是挺厉害的是不是?”

    “是……”

    “而且他长得好看,你们看过我们学校招生简章没?另一个就是他,是不是特别帅?”

    记者瞟了桌上的招生简章一眼。

    Emmm……确实帅。

    不过您能谦虚一点吗?你自己骄傲自满就算了,还带帮别人骄傲自满的?

    简松意无视记者冷漠下压抑着扭曲的表情,指了指教室外面的光荣榜:“不过他这人有点烦,在的时候老是跟我争第一,那学期我一共只考了两次年级第一,三次输给他,差点气死我。后来我就想必须得赢他,所以开始认真学习,结果一不小心就拿了个省状元,你说说,找个好男朋友是不是很重要?”

    记者觉得自己好像被说服了。

    简松意看着记者呆滞的表情,居然没有带头喝彩,觉得这一届的记者专业素养可真不行。

    有些兴致缺缺。

    看了看时间,估摸着柏淮应该已经上了飞机,懒洋洋地起了身:“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没有了。”

    “唔,那我先去接我男朋友了。”

    记者如获大赦。

    简松意走了几步,却又顿住,回头:“哦,对了,再帮我加一句。”

    记者如临大敌。

    简松意轻笑:“放心,是受我们教导主任之托说的,符合中小学生价值观。”

    “……”

    “不能因为喜欢对方而变得更好的人,不配早恋。”

    说完,挑眉笑了一下,嚣张又可爱。

    然后转身走进雨幕。

    记者先是愣了愣,然后低头笑了。

    算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人们想看的正经采访,但也不打紧。

    总归,少年人的故事,本就该说给少年人听。

    成绩公布的第一刻,南外就炸了。

    亲眼见证了他们两个怎么从一山不容二A变成暴君和宠妃的南外学生们,恨不得逮到人就讲一讲这段富有传奇色彩的看上去像AA恋的AO恋。

    甚至连周洛几个月大的小侄子都没放过,导致他的小侄子现在听到柏淮和简松意的名字就吓得哭。

    就在他们把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叨叨烦了,正苦于无处开发新听众的时候,采访报道出来了。

    “状元情侣”的词条紧跟着上了热搜。

    于是他们开始在互联网上疯狂安利这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本身出色的相貌、优越的家庭和傲人的成绩,就足够惹人艳羡了,再加上这么一段因为彼此而变得更好的帅哥和帅哥的绝美爱情,两个人的名字在这个暑假成为了互联网上的热门景点。

    花痴的,羡慕的,嫉妒的,感叹人比人气死的,还有无比怀念那些青春年少的,比比皆是。

    而那句“不能因为喜欢对方而变得更好的人,不配早恋”也被誉为2020年度最佳学神金句。

    十分风靡,就差被写入中小学生规范手册。

    如果是以前的简松意,最少臭屁一个暑假。

    而有了男朋友后的简松意,只偷偷臭屁了一个晚上,就跟男朋友连夜飞去国外,享受他们的毕业旅行。

    传说中的,陆淇风送的,那个情侣到不健康的,情侣旅行。

    然后S省的高考状元,在这场旅行中,明白了一个人生道理——学无止境。

    他以前懂的,还是太少了。

    他不配做一个合格的Omega。

    不过因为懒而向来不爱出门的简松意,却也开始觉得,旅行其实好像也还不错。

    他们一起去以前未曾去过的地方,见以前未曾见过的风景,了解以前未曾了解的故事。

    他们最后还一起去了中东,温之眠死去的地方,他们看见了战争带来的荒凉颓败和因为战争失去父母的可怜小孩。

    他们突然懂得了为什么温之眠会放弃舒适优越的生活,来到这里,无偿支援,又是为什么会为了保护素不相识的小孩儿,而牺牲自己的生命。

    因为温柔的怜悯。

    那天晚上,简松意第一次睡了地上,吃着干硬的馕馍,忍受着夏夜的酷热和蚊虫的叮咬,却一句话的挑剔也没有,甚至还把一个脏兮兮的小孩,一路抱回了难民营。

    他坐在残垣上,抬头看着因为硝烟而失去星星的夜空,他给柏淮说,柏淮,我们都很幸运,所以以后,我们还要做很多才行。

    柏淮说,好。

    他们都是善良美好的少年,未来会属于他们。

    不仅仅是属于简松意和柏淮,而是属于每一个心怀热忱,懂得爱和感恩,努力又上进,善良美好的少年。

    他们或许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可是他们终究才是这个世界的盼头。

    回学校拿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这群少年们又聚在了一起。

    杨岳早就保送了华清大学生物医学系。

    俞子国的努力,加上那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学,让他填志愿的时候捡了一个大便宜,竟然也考上了同一个大学城的一所985,和徐嘉行一个学校。

    陆淇风成绩一向不错,加上竞赛二等奖加的二十分,堪堪擦过了北城大学录取线,周洛则去了城市另一头的北城外国语。

    而柏淮如愿被华清大学Omega药物医学研究系,以本硕博连读的方式录取。

    简松意则去了北城大学金融系。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周洛有点儿不高兴。

    简松意以为陆淇风又欺负他了,偷偷拉过他问:“怎么了。”

    结果周洛瘪着嘴说:“初中开始我们三个就一起玩儿,结果现在你们俩都去了北城大学,就我一个人在城郊。我看了,坐地铁要两个小时呢……”

    说着都要委屈死了。

    简松意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懂,你不就是觉得你和陆淇风是在异地恋吗。”

    被戳破心思的周洛小脸一红。

    简松意安慰道:“没事儿,我和柏淮也是异地恋,我们差不多。”

    “……”

    周洛不干了,捏着小拳头,愤怒呐喊:“北城大学就在华清大学隔壁!算个小球球的异地恋!”

    “走路也要十几分钟呢。”

    简松意真情实感地觉得他和柏淮是异地恋。

    柏淮耳朵尖,在不远处听着,生怕简松意又把周洛惹哭,连忙拽回来:“没事儿,我会骑自行车,两三分钟就到了,而是晚上都是回家住,不算异地恋。”

    结果被他们这一秀,周洛想到自己以后要见陆淇风,来回要坐四个小时的车,顿时眼睛就红了。

    吓得陆淇风赶紧过来一把抱住,狠狠瞪了柏淮和简松意一眼:“你们俩给我起开!我前两天刚哄好,再惹哭了,我能跟你俩打一架。”

    徐嘉行他们也实在看不下去简松意和柏淮这对狗夫夫边撒狗粮边欺负人的恶劣行径,推着简松意和柏淮就往外走:“行了行了,两位大佬行行好,咱先去金玉行不?”

    高三年级的毕业聚会,订在了今晚的金玉酒家。

    摆满了整整一个大堂。

    想起上次的那翻闹剧,众人难免又闹了会儿,毕业怂人胆,想到以后就可以逃离简松意的魔爪了,顿时胆子大了,声泪俱下地控诉了一番他的暴君行为,又详细地阐述了一下自己当时内心震惊崩溃和绝望的心情,以及默写简松意语录时候的魔幻现实主义感。

    简松意一边听着,一边笑着提腿踹过去,被踹的众人连忙喊柏淮管管,柏淮却只是淡淡抿了一口酒:“我是助纣为虐的宠妃。”

    说着腿一伸,替简松意拦住了一个准备逃窜的家伙。

    这下算是引起了众怒,大家群起而攻之,饭也不吃了,就死命灌两个人酒,说这是他们两个欠的喜酒。

    两个人暴力威慑,挡了许多,顺便还连哄带骗地拐着大家一起喝。

    你来我往,嬉笑打闹,一片闹腾。

    老师们也都由着他们去。

    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们还能这样放纵多久。

    而闹着闹着,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感叹了一句:“真好啊。”

    是啊,真好啊,他们吵过,闹过,打架过,荒唐过,可是到了最后,只剩下一句,真好啊。

    “只是以后可能都见不到了啊。”

    这句话一出口,就有人红了眼。

    他们即将各奔东西,各奔前程,或许再见面时,他们都已沉没于辛苦忙碌的人生,再也不是此时此刻无忧无虑的鲜活少年。

    有人闷了一杯酒。

    有人开始红着眼找自己的好友。

    有人借着酒意,把学生时代说不出口的那些抱歉,遗憾,误会,喜欢,都宣泄而出。

    他们笑着,却也哭着。

    简松意喝了不少,却不知为什么,始终没醉,好像有什么信念支撑着他。

    他想清醒地再看一看这群陪了他好几年的朋友们。

    再看一看,他终将离去的高中时代。

    俞子国是第一个哭着把酒杯递到他跟前的人:“松哥,我真的很谢谢你们,我觉得自己运气特别好,能来南外,能遇到你们。你们从来不嫌弃我,嘲笑我,别人孤立我,你们就带我玩儿,我没钱买早饭的时候,你们肯定就会有人早饭买多了,周洛每次都说有淘宝的赠品用不上,可是哪里那么巧,每次淘宝的赠品就刚刚合适我?我也知道,你帮我揍过骂我乞丐的人,你一直没给任何人说,但我看见了。还有杨岳,每天起早贪黑帮我补课,每顿饭的肉都分给我,大晚上还送我爷爷去医院,帮我照顾我爷爷,我真的……我真的太喜欢你们了,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遇不到你们这么好的人了。”

    他的眼泪抹都不抹不掉。

    这个出身贫苦的Beta,平凡而普通,却从来没有自怨自艾,他记住了每一分给他的善意和帮助,他也拼尽全力地想要活得更好。

    杨岳拍了拍他的肩,也有些哽咽:“松哥,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了,我也今天才给你说,其实最开始每次都是你考第一,我是有点不服气的。但是后来每次我题不会,虽然你表面不耐烦,但是都给我讲,还帮我找类型题,我就觉得这帅比人不错啊,后来军训那次,我就庆幸,幸亏我当时跟你成了朋友,值了!”

    说完仰头干了。

    又倒了一杯,递到柏淮跟前:“还有柏爷,你多笑笑,多和我们联系联系,明明也是个好人,干嘛总是摆得冷冰冰呢?我们现在也算朋友了不是?看在你去北城,我每天都帮你盯梢松哥的份上,咱们以后在大学里碰面了,你能不能请我吃个黄焖鸡?”

    “能。”

    柏淮也将杯中酒饮尽。

    杨岳笑了:“嗐,就冲这个能,我也得再喝一杯,柏爷,我祝你和松哥百年好合!”

    旁边徐嘉行也倒了一杯酒:“我这个人是傻大个,不会说话,就一句,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不嫌弃我。只要以后,你们有需要我徐嘉行的地方,我随叫随到,干了!”

    柏淮和简松意,毫不犹豫地又干了一杯。

    而陆淇风也搂着哭得快喘不过气的周洛走了过来,看向简松意:“他找你。”

    刚说完,周洛就冲过来一把抱住了简松意:“呜呜呜,松哥,我好舍不得你,想到以后我们不在一个学校了,我就好难过,想到你还被别人拐走了,我就更难过了。你不在了,以后晚上谁送我回家,谁帮我打坏人,如果那个混蛋又回来欺负我和我姐姐了,谁帮我呀,呜呜呜……”

    简松意想起那时候豆芽菜的周小洛每天满身是伤,却倔强不肯哭的样子,有些心疼地揉了揉他脑袋:“你松哥永远是你松哥,以后你柏爷也罩你。而且你还有陆淇风……”

    “不要提陆淇风!”周洛明显已经醉得厉害,一听陆淇风的名字哭得更厉害了,“他就是个臭乌龟!”

    简松意挑眉看了陆淇风一眼,陆淇风有些尴尬。

    周洛哭得厉害:“陆淇风个臭乌龟!居然凶我!我都说了我喜欢他了,他不信,他还凶我。我虽然是花痴,可是我就只是花痴而已啊,我心里他最帅啊,我喜欢的是他呀,呜呜呜……他不信,他还凶我,说我骗他,松哥我好难过啊……我不要理陆淇风了……呜呜呜……”

    陆淇风心疼又自责地把周洛抱进了怀里。

    简松意倒了杯酒,递给他:“喜欢就好好喜欢,别折腾,折腾到后面,都会后悔的。”

    陆淇风接过酒,喝了,放下杯子:“放心。”

    顿了顿:“我们这么多年发小,估计以后还能常见,我也不说什么矫情话了,就一句,简松意你也懂事点儿,遇上柏淮,不容易。”

    听到这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周洛也把脑袋露出来,边抽抽边说道:“柏淮,你也要对我松哥好点儿,他虽然脾气臭,爱打人,还特别作,但是他真的很好的,真的真的很好的,如果不是他,我现在估计还在天天挨打。所以看在松哥这么好的份上,你多让让他,行不行,真的,只要你对松哥好,松哥肯定也会对你好,你们都要好好的……”

    周洛越说哭得越厉害:“还有,俞子国,杨岳喜欢你,他不敢说,怕你嫌弃他胖,但是杨岳瘦了也很好看的,你不要嫌弃他,你们……你们都要好好的……呜呜呜,陆淇风,我好难过啊,我好舍不得你们啊,我不要和你异地恋,呜呜呜……”

    “不难过不难过,我们都会好好的。”

    “对!我们都会好好的!喝他妈的!不醉不归!”

    红着眼,诉着衷肠,对朋友掏心掏肺的真言。

    那是对酒当歌的长夜,那是毫无保留的少年。

    那些鲜活明媚的情感,是他们最美好的少年时代。

    柏淮就静静看着这群醉着哭着吵闹着的人。

    眸底浅笑。

    这群人每个人都有很多毛病,有时候惹人生气,惹人讨厌,惹人烦,可是更多时候,他们都是好的。

    他们热忱,善良,阳光,向上,而且无比真实。

    他们会在自己离开后,时不时找自己絮叨絮叨,会关心自己,担心自己,操心自己和简松意的事,会婆婆妈妈,也会行侠仗义。

    他们甚至在自己这贫瘠空白的世界也留下些许牵绊,让他除了爱情,还相信了最简单的友情。

    而这一切,都是简松意他带给他的。

    他通过简松意,看到了一个和他从前认知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这里错误百出,这里色彩斑斓,这里吵闹不堪,这里明媚温暖。

    这就是人间。

    这就是凡尘。

    这就是圆满。

    后来,柏淮回忆他的少年时代,便都是这样的记忆。

    他本该清冷孤单,是因为有了简松意,青春才得以圆满。

    那天晚上,很多人都醉了。

    简松意和柏淮却始终没醉。

    曲终离场的时候,南城的夜,下起了雨。

    他们撑伞走进了这个雨夜。

    他们什么也没说,就只是不约而同地想在这个夜里走一走。

    他们想看看这个熟悉的城市。

    这个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城市。

    “柏淮,你会舍不得吗?”

    “不会。应该相见的,总还会再见。”

    “那你想念小时候吗。”

    “会想,但也喜欢现在,所以我想我也会喜欢以后。”

    “柏淮,你还记得这家蛋糕店吗?”

    “记得,你小时候馋这家的草莓蛋糕,人家卖完了,你就在人家店里哭了一晚上,抱都抱不走,老板都要哭了。”

    “最后还不是被你骗回家了。”

    “嗯,被你的奶牙咬了好几口,才骗回去的。”

    “那说明相比草莓蛋糕,我更馋你的身子。”

    “那请你多馋一点。”

    “滚!”

    柏淮笑了笑,把伞往简松意的方向偏了偏:“这个亭子你还有印象吗?”

    “有,我们两个当时在这儿困了得有一夜吧?”

    “没,就两个小时。”

    “就两个小时啊?我还以为很长呢。”

    “小孩子记时间都比较长。”

    “那时候我们才四五岁?怎么就想到离家出走了呢。”

    “因为你觉得你是孙悟空,我是唐僧,你必须得送我去西天取经。”

    “……”简松意尴尬地揉了揉鼻子,“你记性怎么这么好呢?”

    “也不太好,就是和你有关的,总是会记得比较清楚。”

    “你又来,不准撩我。我喝了酒,可能会哭的。”简松意偏过头,“诶,我记得以前这里是个游乐场来着?怎么没了?”

    “拆了,07年的时候拆的,那时候你早就不去游乐场了,所以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你喜欢吃这边的一家冰淇淋,我经常来帮你买。”

    “你还说,后来你就不准我吃冰淇淋了。”

    “还不是因为你初中住校把胃弄坏了。”

    “……你好烦哦。”

    柏淮轻笑,搂过了简松意的肩。

    两人听着雨珠在伞上砸碎的声音,漫无目的地走在他们熟悉的街道上,有一搭没一搭说着闲话。

    简松意突然看见了一个霓虹广告牌:“等等,这家黑网吧居然还在开着?这么破的网吧,居然能开这么久?”

    “好像生意还不错。”

    “柏爷,要不上去玩两把?”

    “你是想再跟网管打一架?”

    “你还说,我当时打架还不是为了你,那个臭混混居然敢调戏你!要不是老子当时只有十二三岁,老子肯定把他阉了,气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当时我以为你是个Omega,可宝贝你了,碰都舍不得让别人碰。”

    “那你当时怎么不说?”

    “不是幼儿园的时候说想娶你做老婆,你不干嘛。我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吃了一次亏,就绝对不会提第二次。”

    “怪我。如果我四岁就答应你的求婚,十四岁的时候说不定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听上去,似乎是随意玩笑的话语。

    然而清冷的声音,借着微微的酒意,那些遗憾和愧疚,在雨夜里无处可藏。

    这始终是柏淮觉得自己对不起简松意的地方。

    或许,他们本来可以更好的。

    简松意听到这句话,突然顿住了脚步。

    他往前一跨,跨到柏淮面前,抬头看着他,语气郑重:“柏淮,你要相信,世界上所有的阴差阳错,都是最好的结果。”

    柏淮垂眸看向他漆黑的双眸。

    明明是雨夜,却看见了星河。

    简松意目光灼灼,带着些许酒后藏不住的感性和矫情。

    他说:“柏淮,现在的我很爱你,可能我二十八岁,三十八岁,四十八岁,还会更爱你。但是我想没有任何一种其他经历,会让那个十八岁的我比现在这个十八岁的我更爱你。因为我想象不出来,此时此刻的我,还能怎么更爱你。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明白。”

    柏淮低头吻住了他,带着属于十八岁的他们所能想象到的最盛大的爱意。

    是所有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幸与不幸,挣扎与离别,才造就了现在的你我,所以又何必苛责过去所缺失的那些遗憾。

    毕竟现在的我爱你,以后的我也会爱你。

    你从前的人生,我都曾参与,你往后的人生,我也永不会缺席。

    这世上,哪里还有比这更好的事。

    所以我,何其有幸。

    南城雨夜的长街,一把伞,两个少年,雨幕迷滂,喧嚣又浩大。

    雨珠顺着伞骨垂落成帘,为伞下的少年隔出一方只属于他们的天地,任车来车往,灯光明灭,他们始终深情相拥。

    南城的雨季从此记住了那一年的那两个少年。

    他们在雨季重逢,他们也在雨季相拥。

    他们两小无猜。

    他们两情相悦。

    他们将与子偕老。

    他们也将,永远年少。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正文就已经结束啦。

    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喜欢和包容,我知道自己缺点很多,文笔人设剧情都很稚嫩,但是有努力用心写这个故事。

    我自己很喜欢简松意和柏淮,他们都有很多缺点,但是这些缺点让他们变得真实, 余生很长,他们也会成长得更好。

    也谢谢同样喜欢他们的你们。

    另外,虽然标了全文完,但其实还有十篇左右的番外,会按时间线写大学,工作,还有小时候,每章标题会注明,可根据口味决定买不买。(没有生子,文案写了不生子)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