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和爱豆互粉之后 > 第101章
    明珠怕极了被打手心。

    她是爷爷一手带大的,不知道父母在哪,有记忆起就是和爷爷在一起。但因为是明家大,从来没人敢当着她面说她父母的事儿。

    爷爷对她也是极其宠爱,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都给她。

    但唯独,老头思想很古板。

    光看她名字就知道,整个儿充满了上世纪风味。

    什么淑女的做派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在他爷爷这看得极其重要。小一点时候叛逆,不小心说了爷爷不爱听的,就会被打手板。

    这回也不知道爷爷着了什么魔,竟然替她看中了季家那个讨厌到令人发指的狗东西。

    明珠听电话那头没了声,也噤声。目光在男人似笑非笑的表情上打了个转儿,她心有不甘,忍了一会儿硬着头皮开口:“爷爷,我不要和季家那个结婚。”

    “他不好。”她咬住下唇,等着电话那头回应。

    良久,那头问:“见过了?”

    “就不小心见到了……反正就不好。”明珠纵然骄纵,也没当着别人面说过对方坏话,心虚地偏过一点点身,又追诉:“不讲礼貌、说话吊儿郎当、还很讨厌。爷爷,你不要被别人骗了,有些人啊看着浓眉大眼其实心里花花肠子多着呢。”

    “明珠,现在学会背后说别人坏话了?那是不是爷爷不在跟前,也更别人说爷爷是老古板?”

    “怎么会!”

    明珠懊恼地踱了下脚,才想起自己还没穿好鞋,脚心被地毯纤维刮过,痒痒的。她忍不住蜷缩起脚趾。

    眼珠子一转拍马屁:“爷爷是世界上最好的爷爷,但那个季家的也是真的不好。”

    距离第一次当着别人面说坏话已经过去了十几秒,第二次就来得更为理直气壮。

    明珠说着还特意斜眼飞了男人一眼,眼底的傲慢写得清清楚楚。

    ——怎么,我就当着你面说你坏话了,你能怎样?

    后者耸了耸肩,用口型比划:“无所谓。”

    明珠告了半天状,一点都没伤害到对方,有些丧气,听着电话里老人说回家再谈,蔫蔫地应了一声。

    等电话一挂断,她又飞扬跋扈起来:“反正我爷爷就是疼我。等着吧,回家我跟爷爷一哭,你别想着娶我。臭流氓!”

    季南眼看这把火烧得差不多了,最后加了点料。

    “那可不行,我这儿心心念念想着明呢。再不济,咱们结了婚各玩各的不也挺好?我回S市继续干我的事儿,你做什么我也不管。反正只要一结婚,就等于是资产重组,对你家……”

    他顿了一下,故意把后面的话说得意味深长:“对我家,都是不少的好处。”

    “你做梦!”明珠气冲冲打断:“你休想!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你想着我们明家的钱是吧!刚才那句话,我加个砝码再还给你!我明珠这辈子要是嫁给你,我也不当狗了,我猪狗不如!”

    “嗯,等着瞧。”

    ***

    明珠回去之后跟爷爷大肆哭诉了一番。

    等人一走,老头电话叫来管家。

    “你怎么看?”

    “心里是有情绪吧?我看她说的季家那位和调查的不太一样。”

    拐杖一下一下敲着地面,老头微微点了下头:“和我想的一样。年轻人总要多接触接触才没那么抵触,这样吧,年后你安排明珠去S市玩玩。”

    “好。”

    明珠本来胸有成竹,觉得此役过后,自己是和季家那位半点关系都没了。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她要和季家少爷订婚的消息陆陆续续传出。最先是姐妹夸夸群,后来只要是来明家做客的,亦或是她出去参加别的宴会,旁人总用一种婚姻早已板上钉钉的眼神打量她。

    明珠又气又急,动用起一直用金钱关系维护着的塑料姐妹情谊。

    【快给我打听打听,到底是哪个人在背后这么乱传,谁说我要和季家那位订婚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姐妹夸夸群除了日常吹明珠的彩虹屁,就是为此存在。

    明一发话,塑料花们齐齐动手出去打探消息。

    没一会儿回应就来了。

    【我知道我先说了,我是听我二表姑说的,她家不是也有个女儿么,想和季家联姻呢~但季叔叔说他家那边已经订下就给推了。再一问订的谁家,就说是……咱们明珠。】

    【我也来了。我听说的版本是这样的,那天我三姨去明珠家做客,有个表亲想打听打听明珠的情况。你们也知道,咱们明珠从来就不缺踏破门槛的人。后来呀,据说是明爷爷自己说想给明珠订下季家~明珠,你爷爷还没跟你说嘛[害羞]】

    【啊,那两家都这么说不是稳了?明珠怎么都不知道呢,估计是明爷爷怕你害羞没找到机会说呢!】

    【@明珠,季家好啊~就一个儿子,以后那么多矿都是明珠的~】

    【对对对,明珠就是好命~!】

    夸夸群开始履行正常职务,明珠却愁得脸都要皱了。

    她不是和爷爷说了么,怎么会这样!

    明珠坐在家里想了一会儿,觉得解决问题还是要从当事人那儿下手。

    她打通内线到管家房。

    “刘爷爷,我要去S市,就这几天。”

    “好。”对方不亢不卑应答。

    得知明珠的心意,管家餐后送水果到书房时,提及此事。

    “看来是想通了,也想着跟季少爷好好相处相处,这件事我会安排妥当的。”

    “嗯。”老头眯眼靠在沙发椅上,“多带几个保镖。”

    ***

    明珠一点没说自己此行去S市的目的,但她发现巧合的是,自己住的酒店离季家那位少爷开的甜品店步行只要五分钟。

    不仅如此,身边跟随的保镖大汉往日都是多说一个字算她输的那种,近期还动不动在她面前不小心吐露一下季少爷的行踪。

    明珠没想到爷爷那,以为是管家爷爷的嘱托,心里想着要赶紧把这件事解决了回去,省得明家上上下下都为她操心。

    她在周边玩了几圈,等打听得差不多心里有底了才动身前往甜品店。

    店门头做得特别好看,干花编织的花体字focus on dessert,充满艺术气息又别具一格。

    明珠身边跟着保镖,一进店就吸引了不少目光,不过店堂很大,隔断又多,并没有引起轰动。

    她静静倚在廊柱前环视一周,没见到那个讨厌的身影。

    保镖过去给她排队了,她百无聊赖踱了两圈,意外觉得这家店很符合她的审美。

    不过只是冒尖的一小簇欢喜。

    要不是那个人开的,她会更喜欢一点。

    跟在她身旁的保镖都很清楚她的喜好,很快点了她最喜欢的奶油泡芙和黑松露生巧回来,搭配店员推荐的白桃乌龙。

    明珠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懒洋洋问道:“你见到那个人了吗?”

    “,没见到。”

    “不是说他今天在店里吗?”

    “那或许是在后厨。”

    “哦。”明珠转了黑亮的眼眸,忽然笑了,对着还未开动的生巧佯装蹙眉道:“这个味道怎么不对呀,太难吃了,是想腻死我吗?隔壁便利袋九块九一卷的开架货都比这个好吃。”

    保镖了然。

    没一会儿,有个年轻的女孩子在他的引领下小跑过来。

    “您好,请问味道是哪里不符合您的口味呢?”

    “哪里都不对。”明珠撇着嘴,“听说你们店里有个姓季的西点师,把他叫出来我跟他说两句。”

    “……但,这不是季店长做的。”

    “一个都不是吗?”

    “都不是。”

    明珠顿了片刻,蛮横道:“不管,反正把他叫出来就对了。”

    季南是在五分钟后出现的,刚洗过手,骨节分明的指尖还沾着水渍,见到她一怔:“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明珠反驳。

    下一秒,季南就装上了人设:“怎么?明千里追夫追到这儿来了?是想我了?”

    “我想——想你个——”

    上次手心挨了几下的痛还记忆犹新,明珠憋了回去,咳了一声正色道:“我来是来提醒你,别想着我们明家的家产。你再怎么在爷爷面前装好人,我也是不会答应的。迟早、我要把你这副假面孔撕下来!”

    “哦,乐意之至。”

    “就这样??你没别的话要说?”

    季南装作无辜:“不然呢,我该说什么?说我继续努力追明?还是说欢迎明常来我们店做客?”

    “常来?对,我一定常来!我看你忍我到几时,也看看你这破店能开到哪年哪月去!”

    “欢迎。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工作忙,明见谅。”

    眼看男人转身就走,明珠总觉得不对劲。

    不是要和明家资产重组强强联合么,她现在就在这儿坐着,这个男人上次还巧言令色得很,怎么一回S市反而收敛了许多?

    倒像是真不把她当回事一样。

    明珠哪受过这种冷待,娇声喊住他:“喂,姓季的。到底哪个才是你做的?”

    季南回头:“怎么?”

    “……我就尝尝,看看是不是也那么难吃。”

    “把那一排全包下来,不就能尝到了?总有一款是,至于是哪一款,不如你猜猜?”

    “……”

    不对,这个男人太不对了。

    明珠思忖片刻,恍然大悟。

    ——哦,他是看上次殷勤过头没有成效,玩起欲擒故纵了。

    ***

    明珠在S市玩了几天觉得没意思,就带着保镖回到J城。

    但她并没有忘记那个姓季的讨厌鬼,闲起来实在没事做,就隔三差五走一圈S市挑个茬,每次待的时间也不久,刚刚够让人心烦的程度。

    他俩相看两生厌,但落在长辈眼里,从交互频率来看感情处得还算不错。

    这天宴会,不小心碰上了季家太太。

    中年女人笑容温婉,问她:“明珠啊,每次过去玩我们家季南有没有尽地主之谊啊?他有没有哪里做的不够好,跟阿姨说,阿姨帮你教训他。”

    只要能让季南栽跟头的事儿,明珠都想做。

    她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可是……每次去,他都不理我的呀。”

    “他这样的?”

    “嗯……我去他店里,都是自己花的钱。而且,很少才会见到一面。就算见了,他也对我很冷淡,连多一句都不愿意说。阿姨,可能是我们并没有缘分,我看……就不要勉强了吧。”

    “这臭小子——”季太太低声骂了一句,转头安慰明珠:“阿姨一定好好说他,太不懂礼貌了!怎么能这么对我们明珠呢。明珠,这样,阿姨让他腾点时间出来专门请你去玩一次,怎么样?”

    “可是,就算这样,他也是看在阿姨的面子上跟我玩儿……阿姨,真的别勉强了。”

    明珠埋怨却又识大体的样子装得惟妙惟肖。

    季太太气疯了,当天就合着先生二人在电话里对儿子进行了男女混合隔空双打。

    季南也吃了一肚子暗亏,心想果然眼光不差,那位大是个麻烦人物。

    这个局,不破不立。

    他得首先弄明白大到底怎么想,要是她本来也不想嫁,事情就被自己搞麻烦了。

    要是她想——

    不,这不可能。

    季南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动发消息给明珠:【明,这个月怎么还没来挑我刺儿呢?甚是想念。】

    【呀,你谁啊?】

    季南磨磨牙:【你季哥哥啊,不来看我了?】

    【不去不去,最近忙着追星呢,哪有时间管你这种无关紧要的人。】

    没想到大还玩追星,季南百无聊赖地点进她朋友圈观望了一眼,顶头一条就看到几小时前刚发的:【柠檬姐姐窝矮泥~在家无聊看《味觉记忆》发现一枚素人甜点师呜呜呜呜太可爱了!搜了一下原来她有这么多粉丝,为什么我才刚刚发现!!!呜呜呜本毒唯表示抱走柠檬姐姐,不接受任何CP!!!】

    季南没忍住,嗤了一声。

    看来这位大入坑甚浅,有太多事情还不知道。

    思及至此,他忍不住切回聊天框打击道:【忙着追你的柠檬姐姐?那要不要我告诉你,她在S市开的甜品店叫什么名儿】

    【叫什么?】

    【F.O.D】

    明珠盯着屏幕上三个字母顿住:【咦,似乎有点眼熟】

    【来了这么多次,你不记得我店叫什么?】

    干花编织出的花体字在明珠脑海打转,她啊了一声,敲下三个感叹号:【!!!】

    季南颇感得意,那句“对不住了,你的柠檬姐姐正是我合伙人”还没发出去,就看明珠又来了一条:【你这个抄袭狗!!!你不要脸!!!】

    “……”

    此事的误会季南花了十几分钟才解释清楚,奈何对方总是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姿态。

    最后他只能祭出时柠在后厨的近照,那头才彻底安静下来。

    似乎是想到什么,季南解释完又发了一句:【顺便,你的柠檬姐姐CP是真的,领证上岗的那种,你家村子里刚通网?也太落后了吧。】

    【!!!!!!】

    又一串感叹号过去,坑底还浅的毒唯明珠差点阵亡。

    明珠花了几个晚上恶补,终于追完了小柠檬姐姐留在公众视线中的所有视频。

    照理说也就几期节目,用不着那么久,但中间实在是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尤其是白柠檬西皮粉的崛起,大量洗脑弹幕让毒唯的她有点上头。

    然后切回去站在西皮粉的角度再看一遍,视频再次带感起来。

    明珠没能熬过诱惑,屁颠儿又跑去了S市。

    这回大概是有季太太从中威逼利诱,她一到店里,有人通知到后厨,姓季的立马就出现了。

    俩人面对面坐在亮堂的会客区,明珠抬着下颌用鼻孔看一桌甜品:“你做的?”

    “算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算是又是什么意思?”

    季南懒洋洋解释;“大师傅做的蛋糕胚,我裱的花,我淋的面。就字面意思。”

    “哦,那我尝尝。”

    明珠用刀叉戳了一小口含进嘴里,一脸“我本着公平公正极其客观的原则”挑刺道:“不怎么样。蛋糕胚还行,就这个淋面吧,我泼盆漆都比这好看。还有啊,奶油太发了,都立不住形状。才多久啊,就塌成这样?我看……还是不行。”

    季南完全无所谓地耸肩:“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说错了。今天心血来潮,我做的蛋糕胚,大师傅裱的花淋的面。”

    “……仔细尝尝,这个蛋糕胚也不行,不够松软连蛋糕香都没有。失败,太失败了。”

    “哦,其实都不是我做的。”

    “……”

    明珠深深吸了口气:“姓季的,你能不能有句准话?!”

    “那我也问明一句准话。”季南眯了眯眼,难得正色道:“对联姻这件事,你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也不知道是羞是恼,明珠两腮浮上一片粉,“当然,我当然是反对了!”

    “停,我是说在见到我之前。第一次听你爷爷说起的时候,你怎么想?”

    “……那我肯定也是反对的。这都什么年代了,我、我怎么可能还会遵循那种老一套!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笑死人了!”

    大紧张得都磕巴了。

    季南心下了然,以引导的口气追问:“你就没有自己喜欢的人?或者、喜欢的类型?”

    “有啊,我喜欢读书人。不用出口成章,最起码得有素质,最好带点儿书卷气。啊,如果戴副金边眼镜就更好了——你看过,算了你肯定没看过。反正不是你这样的就对了!”

    要是没见到季家大少爷本尊之前,明珠还真以为自己未婚夫是那个样子。

    事实却是跟她理想型完全是反着来的。

    明珠微微叹了口气:“但爷爷喜欢。烦人。”

    “所以问题的症结在于你爷爷,而不是你?”

    “是又怎么样?”明珠不满地应了一声,“难道我看着一脸很想嫁给你的样子?你可别忘了,你的真面目早就在我这儿暴露了,我明珠,誓死捍卫我们明家家产。”

    “哦,那就好。”季南倏地松了口气,低低笑了几声,手掌伸到对方面前齐平。

    “干吗?”

    他浅笑:“握手,盟友。”

    “……?”

    “老实说,你我都没意思,全是两边家长在瞎折腾,不如我们一起努努力,把这事儿掐死在萌芽里?”

    “不是?你对我没意思?”

    明珠愕然,差点直接站起来。

    手指一会儿戳戳季南,一会儿又戳戳自己,似乎是想不通自己这么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公主竟然还有人真对她没那个意思?!

    “等等,你之前那些,都是装的?就是为了让我讨厌你?”

    “啊,不然呢。”季南晃了晃还举在半空的手,“不握啊,不握算了。”

    “握!怎么能不握!”

    内心冒出一股莫名失落,明珠咬咬牙两手一齐握了上去,就怕晚一步让对方觉得她认真上了。

    细腻的掌心肌肤覆在男人手心,她用力捏了捏,还能感受到对方指腹上的薄茧和虎口烫人的温度。

    温度沿着她的手腕一路往上,烧到了脸。

    明珠迅速撤回,板正着小脸:“那你说,后面要怎么办?”

    “很简单,你回去说我不喜欢你,我回去说你不喜欢我,到时候互相做个证就行。”

    “就这样?”

    “嗯,就这样。”

    刚才冒出的失落感觉越来越明显,好像在心里生了根发了芽,幽幽怨怨往外冒。

    明珠来回搓着还发烫的掌心,别扭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结婚?”

    “?”

    “我们都是盟友了,我总得知道答案吧!不能莫名其妙上了贼船。”

    季南解决一桩大事,往后捋了一把碎发,口气舒坦:“倒不是针对结婚,我爸妈吧,一会儿说不让我回来弄甜品店,一会儿又说只要同意跟你结婚都好商量。但我知道,这都是缓兵之计。到时候一结婚,下一步就会说既然都和明珠结婚了,那就回J城吧,也不好叫新婚夫妻一隔两地。”

    “……”

    “你还小,不懂。这都是长辈的计谋。就像你,等你一结婚,爷爷下一步一定是催你生孩子。你才多大?就要放弃自己的人生当人家妈了?”

    明珠瘪着嘴:“所以,你不是讨厌我?你是不想回J城?”

    “那是自然了,我讨厌你做什么,你一小姑娘。”

    心里啵一声又开了花。

    明珠偷偷弯了下嘴角,就说我明珠人见人爱嘛!

    她打量着对面的男人,说:“那我以后还能常来你店里吗?”

    “能啊,请便。”

    “那你就告诉我呗,到底哪个是你做的?我真想尝尝。”

    季南这回没推拒,自己转身去柜台取了一份棉花糖蛋糕回来,摆在桌面上:“喏,我刚在里面做的。”

    姑娘的眼眸弯成了月亮,小口尝了一下,在口腔回味一番才道:“这份是你请客吗?”

    “行吧,我请。”

    “那我实话实话了?”

    “……”

    季南心中飘过不祥的预感,眉梢抖了一下。

    “就这个吧,说真的,棉花糖没有入口即化的感觉,鲜奶也不够厚重,而且全是甜的,甜的,甜的,太没有创意了,吃得我都发齁。你这店能开这么久,是因为柠檬姐姐在吧?她最近不在,我怀疑迟早要倒闭,就这味道?要是能平安开到年底,算我输。”

    “……你真的不带个人情绪?”

    “不带,非常客观非常公正。要不你换一个别的我来尝?”

    季南心道我就不信邪了,又扭头取了一份海盐芝士千层送过来。

    他垂着眉眼,面无表情:“你试试这个。”

    明珠听话地尝了一口,良久,才道:“虽然海盐可以中和一点甜度,但是你光撒在上面有什么用啊。要是客人不喜欢一勺尝到底,光剜着上层海盐不也齁死?你不会把海盐融到里边去?还有啊,芝士有点黏,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这个芝士吧,非要我说,就是口感油腻。十分的话,这个蛋糕我给你打六分,勉勉强强及格线。”

    “只是及格?”

    “不然呢?就这东西,你想让我给几分?也太次了吧。我是真心实意挑刺儿,不,我是真心实意提出建议,当然了,你可以不听,这是你的自由。但表达是我的权利。”

    季南头一次发现,骄纵的大口味如此挑剔。

    奈何时柠不在店,他没法把时柠做的拿出来让她尝试,微微蹙了蹙眉,季南又道:“真有你说的那么差?”

    明珠点头:“天地良心,日月可鉴。”

    “我觉得你不适合做这个,或者,你需要一个嘴巴刻薄的人在身边提提意见。”她补充道。

    季南心生郁闷,一下子没听出后半句的暗示。

    他胡乱拢干净桌上的残骸:“行了,今天先到这里。不早了,我送你到门口。”

    明珠得了胜似的像只骄傲的小孔雀,踩着欢愉的步伐踱到门口,就听身边那人问:“你保镖呢?怎么没见?”

    “哦,我来了这么多次了,没什么危险。就没带。”

    男人烦躁地啧了一声,回望一眼门厅,又看看华灯初上的街道,道:“算了,我送你吧。哪?”

    明珠收起得意的笑:“隔壁酒店,步行五分钟。”

    刨去之前季南刻意留下的印象,他还是一个挺细腻的人。

    明珠暗暗观察着对方始终隔着两步走在靠马路一侧,忍不住蹦跶着走到路牙上,没两步就又被人不动声色地挤回步行道。

    “哎,你对我什么印象?”

    季南闻声回望,像在思考。

    “……娇气,挑嘴,得理不饶人。”

    “啊,这么差啊。”明珠作惋惜状,语气却依旧轻松愉快,“那我不漂亮吗?”

    “……还行,漂亮。”

    “漂亮就行。”

    大对这番拐着弯骗来的夸奖非常满意。

    短短五分钟的路程一晃就到,她站在酒店门口的台阶上,保持着和对方海拔齐平,忽然转身认真道:“姓季的,我觉得你人还不错。不如做个朋友?”

    “……?”

    “我说的意思是,咱俩先从朋友做起。”

    “然后?”

    “然后?”明珠眨了眨眼,“你这人果然还是讨厌啊。我刚说做个朋友,你就想着然后了?”

    “不是,突然说这个干吗?”

    “就突发奇想呗。不过你别高兴太早,我嘴挑,对你做的东西,我可做不到站在朋友的角度安慰你。这一点,你得心里有数。”

    季南一想到自己做的东西被全盘否定就忍不住郁闷,挠了挠头:“行吧,随你。那你什么时候再来替我试?”

    “不知道,等我有空吧,bye回见~”

    明珠晃着手臂踩上最高层台阶,边说边消失在了旋转门后。

    正巧远在J城的爷爷来了电话。

    开口便是:“明珠,怎么样了?玩的开心吗?”

    “开心啊,爷爷。”明珠娇娇地笑,“我跟您说个事儿。”

    “好,你说。”

    “我想在S市多玩几天。还有啊,爷爷之前不是问我结了婚想住在哪吗,我觉得S市就挺不错,要不就买在这儿吧~行吗爷爷?”

    话说到后面都变成了软软的撒娇。

    对方无奈地摇摇头,应了一个字:“好。”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