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后。

    看着盘子里造型精美, 薄如蝉翼,一片片几乎可以看到淡粉色脉络的刺身拼盘,水友们被感动了。

    “刀工媲美五星级大厨”

    “陈导这次居然没驴我们”

    “忍不住露出老母亲般欣慰的微笑是怎么回事”

    陈河“接下来, 就只剩下刺身蘸料了。”

    他自信满满地拿出了寿司醋、寿司酱油、芥末、紫苏、青梅、胡椒、花椒、辣椒末等调味料, 并且听从水友们的建议, 把柯罗伊星中心医院的急救电话输入光脑里, 决定自己先尝试一遍, 一有不对就去医院洗胃。

    水友们再次贡献出自己的独家秘方。

    “陈导,别慌, 你拿天平称,称好了直接放碟子里让它们自然混合就行,千万别动手搅拌”

    “对对对,混合得不均匀没关系, 充其量难吃点,我就怕陈导动手一搅调料碟直接爆炸了”

    “我妈说他教人做菜这么多年从没遇见过陈导这么神奇的学生,她还感叹陈导学做菜是浪费天赋。”

    “何出此言”

    “据老妈说,陈导不应该在厨房学做菜,他应该去实验室学制毒, 或者去国家武器基地研究核武器。炒个菜都能炒出大规模生化武器的气势, 更何况做别的。”

    “说的没错,我们陈导是干大事的人啊。”

    “陈导, 就是这么优秀”

    为了陈导答应好的奖品,直播间内的水友们甩掉节操拍起了陈导的彩虹屁。

    消失了许久的神秘土豪这次居然也上了线。

    他言简意赅“打开传送功能。”

    陈河照做后,发现土豪用几十万人民币传送过来了一盒葵花牌胃康灵、一盒吗丁啉、还有一盒阿托品。

    直播间纷纷给土豪点赞。

    “干得漂亮”

    “土豪是我们陈导的亲妈粉吧”

    “小小表示, 不成敬意。”土豪回答“毕竟异国他乡的洗个胃不容易。”

    陈河“”

    水友们感叹,土豪就是这么耿直,不为陈导送的虫产品套餐折腰。

    大家做好了万全准备,用送战士上沙场的目光注视着陈导调蘸料,没想到

    “咦”

    在把调料柜里的东西全取出来后,陈河在最里面的位置发现一个小玻璃罐。

    罐子的瓶口拧紧,底下压着一张字条。

    陈河拿起字条,完上面的留言,脸上浮现出感动的表情。

    “老刘”

    他把已经取出来的调味料一样一样又重新放了回去。

    “怎么了,陈导”

    “不做了吗”

    “不,”陈河拿起字条,放在摄像头前“用不着了。”

    水友们看着字条上的留言

    “独家秘制蘸料,蘸什么都好吃,就算是炸糊了的虫肉也能有街边小苍蝇馆子的风味,拿去用吧。刘宇博”

    签完名后字条的主人好像又想起什么,用小一号的字迹在下面写道“祝你幸福。”

    “刘大厨”水友们的眼圈也红了,他们感动地擦擦眼泪,赞扬道“这是何等牢固的战友情”

    “给刘大厨点赞”

    被点赞的刘大厨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朝里、背朝外,抱着自己的锅警惕地睡着了,边睡还边警惕的说梦话“蘸料拿去别祸害我的其他调料”

    “好调料不要钱么把你的手放开放开”

    在他说梦话的时候,陈河把好不容易做成的一道刺身收拾好,找了个餐盒装着,抱在怀里翻墙离开虫产品交易之地。

    对面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一盏盏暖黄色路灯照亮了驻军军营宽大的操场和操场一侧的小楼。楼上的窗子亮起了几点灯光,说明主人已经住进了宿舍楼。

    想到那里有人等自己,抱紧了餐盒,陈河心中生出一种近乡情怯之感。

    他走过无人的街道,脚尖在院墙下蹭了蹭。

    “能成么”

    先前坚定的决心在将餐盒送出去前有些动摇。

    于是陈河又将手机掏出来看了眼。

    “给他送花送水果送好吃的,让他升起新鲜感和期待感,主动猜测你的身份。”

    “送花送水果送好吃的”陈河挠挠下巴“只送一样是不是有点寒酸”

    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脚步一转,走向一墙之隔的星政府大楼。

    “”

    水友们心中生出疑惑,“陈导究竟要把刺身送给谁”

    二层高的宿舍楼上,一名金发蓝眼的年轻军官和他们同时皱起眉头,他站在窗口,凝视围墙外那道黑黢黢的身影,手指摩挲窗栏,脸上浮现出不悦。

    莱因哈特迎着寒风,在窗口的位置已经站了足足有两个小时,他见陈河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犹豫片刻,还是起身出门。

    看脚步的方向,是往星政府大楼去的。

    他身后,一道声音被穿过窗户的风吹散,似乎从未说出口。

    “太像了是他么”

    当然不是,莱因哈特想,他曾亲眼看过前线传来的战争录像,无数遍。

    一整个星球爆炸卷起的余波将为大部队殿后的银河军团主舰卷入其中,巨大能量引发的冲击波撕碎一切有形的物质,甚至使周边半个星系的磁场发生暴动,直到两年之后才有飞船敢进入这片禁区,收敛主舰留下的残骸。

    然而除了几枚碎片之外他们什么也没找到,星舰消失的位置只留下一个深邃而令人绝望的虫洞。

    莱因哈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用简单的合金链穿着一枚从虫洞外围找到的主舰碎片,因为长年累月的佩戴已经沾染上体温,像是护身符一样随着心脏跳动。

    他挺直脊背,离开守备军驻地,沿着陈河刚刚走过的路向前走,军靴在地上敲打出清脆的脚步声,好像没什么力量能让他低下头。

    面前的路灯散发出温暖的橙色灯光,有人告诉过他,要永远心存希望。

    星政府。

    这里之前遭受过虫族肆虐,被损坏的建筑还没有修复完,倒是办事大楼和住宅区已经修好了大半。

    凯亚从芙西市被叔叔带到首都,暂住在星政府家属院里。

    晚上,他又欣赏了一遍光脑中保存的陈河以及莱因哈特少将的照片,看了几页虫族弱点一枪毙,告诉自己“我能行,明天试着在蝗虫的屠刀下跑两公里”

    然后,关上灯准备睡觉。

    就在这时,窗外突然传来“咣”一声。

    声音很小,但凯亚受家庭影响,警惕心要比一般人高。

    他小心翼翼地按住光脑的紧急求助键,大声问“谁”

    一道黑影轻而易举地打开窗户,从阳台外面翻了进来。

    “啊”凯亚差点尖叫出声,这可是十三楼

    下一秒他的嘴被人捂住了。

    陈河“嘘。”

    边缘星系的恒星外有两颗卫星,它们都被叫做月亮。此刻,两轮月亮的光从窗户外招进来,犹如给陈导打了一层柔光灯,衬得陈导的脸

    格外乌漆嘛黑,还蹭了一道红,一道绿。

    “阿嚏”凯亚被辣椒粉加芥末粉的味道刺激得打了个喷嚏。

    他“你是谁我报警了”

    陈河不得不打开绿晋江摄像头的闪光灯,让他看清楚自己。

    “是我。”

    “陈导”

    “嗯。”

    凯亚仔细一打量,确认真的是陈导没错。

    他摇摇手,示意自己不会喊了。

    “您怎么”成这样了

    一颗纯情的少男心似乎被撕成了一片片。

    陈河完全没注意到凯亚话语里的沮丧和哀怨,他勾勾手指,对青年道“来都来了,帮我个忙。”

    “好。”

    “这样”陈河示意凯亚附耳过来“我记得罗格有个私人爱好,他最喜欢养花,你知道他的花都放哪儿了吗怎么没在阳台”

    “这个”毕竟是偶像,凯亚在叔叔的花和陈导之间犹豫了不到一秒就整颗心倒向陈河。

    “叔叔这些天忙,怕自己种的花被人糟蹋了,全都放在了专门的培育室,要密码才能进。”

    “密码”

    “我知道。”凯亚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穿上鞋,对陈导道“跟我来”

    另一边,莱因哈特从正门走进星政府。

    “您是”

    门卫早已被换成了罗格星长的人,他们之前接收过星长的消息,看到莱因哈特的军装,站直身体,向他行了一个礼。

    莱因哈特点点头。

    他在一名门卫的陪伴下走进星政府,步行一段距离后来到了住宅区。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的,这里距离他所住的守备军宿舍只有一墙之隔,相距不到五十米。

    抬起头,在门卫有些不知所措的目光中,莱因哈特抬手指了指十三楼一间关了灯的屋子。

    “那里住的是谁”

    “那里”能在星政府当门卫的人本身也有两把刷子,门卫在脑海里想了想,不用拿出光脑查询,笃定道“那是罗格星长的住所。”

    “现在这个时间,星长还没回来,如果里面有人的话,应该是他的侄子凯亚吧。”

    “凯亚”

    “对,那孩子是芙西市艺术大学的高材生,学习好、性格也讨人喜欢,就是这些天不知怎么迷上了舞刀弄枪,听说是受喜欢的人影响。”

    “不过星长说让他锻炼锻炼身体也好”反正他喜欢的人从幼儿园到大学至少有两百个,目前一个都没追上。

    门卫的话没说完,因为他看到面前的莱因哈特少将不小心捏碎了路边一根树枝。

    他的脸色没变,眉眼弧度一如往常般俊美逼人,但门卫却感觉一股寒意从头到脚将自己笼罩住,就好像面前的少将是一个大冰块,飕飕地向外散发着寒气。

    “喜欢的人”莱因哈特长腿一迈,走进自己刚才指向的那栋宿舍楼。

    他问“凯亚长得怎么样”

    “呃还行”

    “和我比呢”

    门卫“”

    擦擦额头上的汗,年过四十的门卫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仔细想想,发现少将的口吻有点像星际知名狗血电视剧渣男的诱惑中妻子和小三分别围在男主角的两边问他更爱谁。

    他摇摇头甩掉这个不靠谱的想法,一溜小跑跟上少将的脚步为他按电梯。

    “怎么说呢凯亚他是我们柯罗伊星盛产的夕雾花,柔弱又可爱,少将您是天边的恒星,璀璨无比,都不是一类物种怎么比”

    说完他抬头看看少将的表情。

    很好,莱因哈特身上的寒意稍微收敛了一点,似乎暂时接受了这个答案。

    只是

    他看着逐渐上升的电梯楼层,忍不住心想

    那个人,他是爱恒星,还是爱鲜花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把章节贴错了,看到这章的朋友麻烦重看一下上一章orz,a端的话可能要清一下缓存,手残的作者哭着跪下来加更orz

    少将假如爱的是恒星,那就勉强让花再开一下,假如爱的是鲜花,就努力发光把他晒蔫晒丑晒得只剩叶子。

    陈导求生欲满满你是所有人的恒星,也是我一个人的小花花。

    凯亚颤抖。,,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