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扶贫公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因为做了那种莫名其妙的梦, 后来几天阿缘的情绪一直都比较低沉。

    见她这低气压的模样,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去讨人厌——就连梅林都老实了很多,没有再往她面前凑。

    就算是梅林也不会不识趣到在这种时候去招惹一名‘女神’——哪怕她现在只是具备了成为女神的资质, 实际上连自己拥有了怎样的力量,又该如何它使用都不知道也一样。

    正如他先前说过的,神明就是神明,是跟人类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因此接下来的行程就变得十分安静。

    然而身为事件的中心,阿缘却没心思在意他们的想法和行动。

    她的注意力大多都放在了那个梦, 或者说那个梦所代表的东西上了。

    虽然过去奇奇怪怪的有各种功能的梦也做过不少, 也在梦中参与过许多情节——甚至还去过像是平行世界的地方, 还曾经被卷入了黑泥当中被塞了个十分真实的现代的幻境。

    但她在意归在意, 却并没有如此焦虑——至少不会让它强烈到影响自己的生活和心境。

    可这一次不同。

    因为她注意到了一件事, 不同于其他梦境是‘来自外界’, 这个梦,以及梦中的那个提问, 全都都因她而起。

    换言之,那是从她心底的某处发出的疑问。

    ——又或者说, 是某种跟她共存, 但不是她的东西。这听起来很魔幻,但她确实有这样的感觉。

    更让她觉得烦躁的是, 自从看到那美丽但沉重的梦幻空间之后, 就像是打开了某个她不知道的开关一样。

    每当陷入沉睡之后, 她就能若有若无的听到一些声音。那些声音遥远而渺小,似乎稍不留神就会错过,但当它响起的时候,就怎么都没办法忽略掉。

    一开始只是断断续续的有一些,后面就几乎连到了一起, 不曾停歇。

    而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梦还有这些声音的影响,她觉得自己似乎变凶了。

    直接表现就是她变得更加直接。

    抓到的妖怪罪大恶极的就杀掉,能将功抵过的就丢出去找四魂之玉,至于小妖怪们,如果它们不凑到自己面前,她就会当做不知道。

    虽然因此而收获了若干四魂之玉的碎片和信息,还附带打听到了些‘天女妖怪’的消息,但整个车队都因为她的低气压而变得沉默了起来。

    ……这样不好。

    阿缘反思。

    明明是想着像rpg游戏里那样轻松快乐的推进度的,如果不能高高兴兴地经历各种新奇的事情,那刻意安排的像普通人一样的旅程就没意思了。

    于是在又一个安静地马车旅行中,她主动的开了口:

    “你们来这里之后,有遇到什么特别的困难或者强敌么?”

    ——给自己找个强敌,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干掉敌人上说不定就好了。

    于是阿缘就知道了‘奈落’还有‘桔梗’这两个名字。

    前者是一个坑害了犬夜叉和弥勒法师的祖父使得他们世代手上都有风穴的强大又邪恶的妖怪,而后者则是在此之前负责净化四魂之玉的巫女——而现在她被人复活,变成不人不鬼的姿态勉强存在于世。

    听完之后,阿缘简单的做了总结:“所以你们的目标是跟奈落抢夺四魂之玉的同时把他干掉?”

    戈薇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是……大概就是这样。”

    虽然这个总结过分简洁,但总的来说确实就是这两件事没错——再有就是把四魂之玉净化掉……但这也是因为不能让奈落把四魂之玉污染了。

    所以主要目的还是干掉奈落和拿到四魂之玉。

    再有就是想办法回去现代参加考试了。

    “那情报呢?”

    “……很少。”日暮戈薇皱起了眉头,“奈落有太多的分|身和手下,让人难以分辨真假。而他十分狡猾,就连分|身的情报也很少,平时也有神无和神乐替他工作……”

    这也是他们一直都没能对奈落做出什么有效进攻的原因。

    “那你们的人手呢?”

    “……什么?”

    阿缘耐着性子又详细的问了一遍:“你们经营了这么久,有多少人手可以使用?”

    “……”

    “你们这一路应该也遇到过不少僧侣巫女还有城主之类的了吧?”阿缘隐约有点不妙的预感了。

    不应该吧?就算是四人组的主角团,一路上也会遇到各式各样送装备送情报的同伴吧?

    戈薇顶着对方十分有压力的目光:“……村里的枫婆婆一直给我们提供帮助。”

    “其他人呢?”

    “偶、偶尔会得到一些情报,或者同行一阵子……”

    她的声音越来越弱,视线也不自觉的移开,不敢再看对方。

    “那么你们帮助过的人类贵族或者其他妖怪们呢?就没有趁着这份人情请求他们帮助么?”

    虽然有‘施恩不图报’这个说法,但那明显是在自己没有特别需求的情况下——而且一般来说这个‘恩’并不会对自身产生伤害或者影响。但像他们这样到处疲于奔命,差点豁出命才做的事情,如果一点要求都不提,反而奇怪了吧。

    就算不说他们这边的事情,就只说被帮助的人——欠下这么大的一份情就只口头说两句谢谢就当无事发生了,那也太没良心了吧?

    这可不是好事。

    于是阿缘的视线变得更让人有压力了。

    戈薇冷汗都出来了,同时也因此注意到了些许过去不曾想的事情。

    不说的时候还没感觉,但自己说出来了就……

    对哦,为什么我们没有发展更多同伴和更多提供情报的线人呢?

    虽然不一定能派上什么用场,但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可能,也不要求他们战斗,能多提供一点情报,或者能帮忙找找能派上用场的法器宝物的,也是好事啊。

    打败反派这种事,当然是人手越多越好啊。

    凭什么只能奈落不停增加手下呢?

    阿缘:“想明白了?”

    戈薇:“嗯……”

    虽然说服其他人帮忙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但再怎么说也比只有他们三个被奈落一路牵着鼻子到处跑要好。

    犬夜叉和弥勒法师一直以来都是独行侠没有想到还能这样做姑且情有可原,但她可是习惯团队合作的现代人。怎么能想不到呢?

    是时候改变一下思路了。

    夜晚降临,这次他们没能赶到村落,就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扎了营。

    女孩子们睡在马车上,几个男生在外面找好位置之后也都休息了。

    倒不是他们心大不安排守夜的人,而是因为有宇智波斑,在微小的危险他都能察觉到。有了这么强大可靠地同伴,他们也就不再为难自己,而是抓紧时间休息,养精蓄锐好早点起来跟宇智波斑换班。

    没有什么夜晚娱乐的时代,休息的时间总是格外的早。

    宇智波斑静静地坐在阿缘的马车外,这个距离他可以清晰地听到她的呼吸声。是舒缓还是急促,他都可以察觉到。

    若是做了噩梦,他也能第一时间注意到。作为最早待在她身边的人,他当然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只是这变化似乎并没有对她产生伤害,他才没有开口——万一对方其实不想自己知道,拿自己问了,岂不是会反而增加她的压力?

    所以他选择沉默——反正无论发生什么,他总会一直在她身边。

    “月亮,真好啊。”

    清亮的声音传入耳中,白到仿佛会在月光下发光的男人慢吞吞的走了过来。见宇智波斑没有回应自己的话,他也不觉得尴尬,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真是无论什么时代的人类,都跟月亮特别有缘呐——你看从古至今,总是会有各种各样有关人和月亮之间的故事不是么?”

    “人啊,似乎从骨子里就有那么一种对月亮的渴望呢。”

    “如果你只是想说这种无聊的事情,就闭嘴。不要打扰到她们休息。”

    宇智波斑面色不变,只是危险的眯起眼睛盯着这个浑身上下都写满可疑的男人。

    “诶,别这么凶嘛,都是同伴了,对我温柔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吧?”

    梅林还是那副笑脸,只是在看到宇智波斑动起来的时候,身体诚实的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如果你知道什么,就直接说出来。”也不见宇智波斑有什么动作,一柄漆黑的苦无就贴着梅林的脸颊没入了后面的树干中“不要玩儿这种无聊的试探把戏。”

    “真是粗暴啊,你。”

    几缕被削断的头发被微凉的夜风吹走,梅林嘴里说着抱怨,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丝毫改变。

    “跟你这样粗暴的人在一起,殿下也真是辛苦啊——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别用那么凶恶的眼神看着我啊。”

    他摇了摇头。

    “我不打扰你们就是了。”

    话音还没落下,俊美的半梦魔就化作缤纷的花瓣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去了哪里。

    夜晚重新归于宁静。

    但另一处的夜晚,却不那么宁静。

    高大城主府的某个房间里,有着卷曲长发的青年面无表情的开口:

    “还没有犬夜叉一行的消息么?”

    “……是的。”

    跪在他身后的和服少女语气低沉的回应。

    虽然她并不喜欢这样听命于对方,但这么长时间找不到一个半妖的影子,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屈辱。

    “那么,那座城呢?”

    虽然青年没有指名道姓,但神乐很清楚他说的是那一座城——因为从没有哪个人类的城市像那座城市一样邪门。

    先是生活在那座城附近的妖怪悉数被杀,接着是附近的四魂之玉碎片也一个接一个没了气息。

    神乐低下了头:“只知道是换了一位女性的城主。”

    “……什么来历?”

    “不知道。”

    那座城市对妖怪来说,简直就像是黑洞。除了一些无害的弱小妖怪之外,稍微有点实力的妖怪要么离开要么死了。搞的她连想要找点妖怪问情报都做不到。

    虽然有过大规模的雇用除妖师和僧侣巫女们的举措,但他并不认为凭借那些平庸的除妖人能够做到这些事。到是那个整天跳来跳去的雷兽还有点可能——但他并不认为那个傻乎乎的雷兽能够做出这么有条理的清理行为,因此他背后一定还有某种势力的存在。

    如果不是他的‘蜂’一靠近就会失去踪影,神乐几次靠近都差点出事儿,他还不不想失去这么一个方便的手下,他也不会让人送去请柬,通过把知情人钓出来这种又慢又没有效率方法来试探情报。

    但比起这种没效率的办法,他更加厌恶这种脱离了掌控的情况。

    作为一个并非靠实力,而是靠着阴谋和无数算计才走到了今天的存在,这种失去控制的情况是他无论如何无法接受的。

    尤其在和四魂之玉有关的事情上。

    所以就算对方目前还没有跟自己有直接的矛盾和冲突,他也不会放过。

    而神乐的答案,显然不能让他满意。

    于是他一翻手,拿出了一个心脏,修长的手指微微用力。

    “……!”

    跪在后面的女妖满色苍白的倒了下去。

    他头也不回的开口:“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你明白么?”

    勉强恢复跪姿的女妖咬紧了牙,从牙缝里逼出了回应:“……是。”

    作者有话要说:  宇智波这种我有话有问题就是不说的毛病真的得改改(……)得想个办法(摸下巴)

    FGO的梅林嘛……他其实没有恶意,只是非人的身份加上个人的恶趣味导致他的言行举止非常‘不当人’……算了不说了,越解释越觉得拳头痒(……)

    神乐神无真是可惜了,看犬夜叉的时候除了主角一边的,最喜欢的就是她们两个了。

    今天没有生死时速!大家可以早点看完早点睡,晚安/~~~~~~,,,网址m..  ...和书友聊书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