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假淡定 > 第 81 章
    06.

    离春节越来越近了, 幸运的是今年博士研究生的考试时间推迟了一些,往年是三月份,这次推迟到了四月, 有更多的时间准备。

    书店已经打理的差不多,虽然没开始营业,但暮云经常开车过去,坐在二楼复习。

    旁边的大学陆陆续续的放寒假, 也有很多人留校,街上总有学生三三两两走过。

    可能是大学城的氛围不一样,似乎在这里学习的效率能更高一些, 离a大也近, 如果缺什么资料, 可以去图书馆查阅。

    傍晚五点,暮云结束了下午的学习,给桌上的花换完水又剪了根,开车回家。

    不料堵在半路,车流走走停停,天色也暗下来。手机上图南发来消息:【在开会, 晚点回, 别等我】

    暮云:【好】

    正值年终, 公司那边也特别忙,谢图南这两天总要在公司忙到□□点。

    不过,应该后天就结束了。

    暮云放下手机,从后视镜望出去,霓虹灯影汇成长流,没有尽头。

    不知道要堵到几点。

    这边离金融街不远,暮云索性拐道去了公司。

    年假前夕, 各个高楼都是灯火通明,暮云在附近买了点寿司和粥,还有两个小蛋糕。

    前台小姑娘在偷偷补妆,暮云没打扰,但走了几步被对方叫住,“您好,有预约吗?”

    “……没有。”暮云不太到公司,偶尔周末谢图南需要加班,跟着他一起过来。

    这位前台似乎是新来的,不认识也正常。

    “那您找谁?”

    “找你们老板。”暮云有点无奈,琢磨着要不要给谢图南发个信息,但他应该还在开会。

    “啊?”前台愣住,“哪个老板?”

    要不要找小陈呢?暮云翻着通讯录,忽然想起什么,灵机一动从相册里翻出和谢图南的结婚证,“这个算预约吗?”

    “这是……”前台瞪大眼睛,结巴了一下,把桌上的化妆品一股脑塞进包里,“夫人好。”

    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像极了被班主任抓到写纸条的学生。

    “你还不下班吗?”好像把人吓到了,暮云想缓和一下气氛。

    “还有半个小时,反正也没人,我就想补个妆……”前台的声音越说越低。

    看起来是要去约会,暮云笑笑,“没关系,你继续化吧,我什么都没看到。”

    “那您?”

    “我自己上去就好。”

    前台看着暮云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才回神,之前吃饭的时候就听人议论集团夫人怎么漂亮,老板更是个宠妻狂魔。

    这样一看传言不假,的确美的不可方物,而且比老板亲切多了!

    ……

    暮云到了顶楼,办公室里没什么人,助理看到跟进来,“夫人,老板还在开会。”

    暮云看了眼桌上摆的有点乱的文件,“你知道大概什么时候结束吗?”

    “不清楚。”助理摇头。

    “那我在这等吧。”暮云想了想又叮嘱:“不用告诉他。”

    “您要喝点什么?”助理问。

    “不用。”暮云笑着说,“你去忙吧。”

    助理退出去,顺便带上了门。暮云没动办公桌上的文件,把带来的东西都摆在旁边的长桌上。

    粥还是热的,香味隐约飘出来。暮云也饿了,但还是想等谢图南一起。

    她自己倒了杯温水,坐下来看书。

    天色完全暗下去,办公室里很安静,或者说,整层楼都很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暮云听见门口有脚步声传来。

    “这个表明天让财务部重做一份给我,还有,刚才会上提的几点……”谢图南说到一半,看到桌边坐着的人,话头戛然而止。

    “你怎么来了?”谢图南去看小陈,后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不欢迎?”暮云合上ipad,回头看他。

    “不是。”谢图南笑了,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小陈,“你先回去吧。”

    “好。”小陈也没废话,很利落的带上了门。

    “等多久了?”谢图南边走边脱外套,挂到暮云的椅背上。

    “也就两三个小时。”

    “怎么没告诉我。”谢图南吻了吻她侧脸。

    “知道你忙。”暮云帮他理了一下领带,“是不是没吃东西?”

    “没来得及。”谢图南坐到她旁边。

    就知道是这样,暮云把桌上的袋子一个个拆开。

    “带的什么?”谢图南问。

    “粥,寿司,还有蛋糕。”暮云摸了摸外包装,早都冷了,“我拿碗热一下。”

    在微波炉里转了两分钟,打开,香味跟着热气一起飘出来。

    “我来端。”谢图南怕她烫到。

    暮云“噢”了声,又拿了一个碗和两个勺子,谢图南看到问:“你也没吃?”

    “没有。”

    “下次别等我。”谢图南无奈。

    “谁等你。”暮云咬了块寿司,含糊道:“我是饿过了,没想起来吃。”

    谢图南拿掉她嘴边的一片海苔屑,“我可能要加个班,等会你先回去。”

    “不要。”暮云说,“我等你一起。”

    “听话。”谢图南有点无奈。

    “我来都来了,就坐在这看书又不打扰你。”暮云扯了扯他袖子,“不想回去。”

    换平时不会让她等,年终总结最后两天实在脱不开身,谢图南妥协,“好,那困了就说。”

    ……

    吃过东西,谢图南继续工作,暮云洗过碗,又泡了杯咖啡端过去。

    她动作很轻,放下杯子就准备走,被谢图南拉住。暮云往后退了一步,坐到他腿上。

    “干什么,不是要工作吗?”

    “不着急。”谢图南说。

    “你看,”暮云戳了戳他下巴,“不是我要影响你,是你自己要被我影响。”

    “嗯。”谢图南的手开始不安分。

    “再这样我走了噢。”暮云威胁。

    “就抱一会。”谢图南手臂收的更紧。

    他这两天都没休息好,眼下都有了乌青,暮云心疼了,“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吗?”

    “快忙完了。”谢图南说,“等会有个视频会议,大概一个小时,结束就回家。”

    暮云“噢”了声,抓过他手指玩,“等寒假过去,我想给店里招两个兼职,附近学校的学生就行。”

    “靠谱吗?”谢图南问。

    “安排起来会有点麻烦,大学生的时间其实很零碎,上课考试都脱不开身,得多叫两个。”

    “那还不如只找一个正式工。”

    “不要。”暮云说,“找学生看店就挺好的,有些人很需要这样的工作,我念书的时候就经常找类似的兼职。”

    谢图南点点头,“好。”

    “我还记得大一刚开学的时候我在一家面包店,你知道工资多少钱吗?”暮云回忆起来,脸上带着笑。

    “多少?”谢图南猜不到。

    暮云伸出四根手指,“四十。”

    “四十一个小时?”谢图南完全没概念。

    “你想什么呢!”暮云一脸不可思议,“是四十一天好吗?”

    “四十一个小时我不就发了。”她小声嘀咕。

    “……”谢图南沉默两秒,“这你也去?”

    “就在学校里么,比较近,当时也不太懂。我记得是和另一个女生一起,我还跟老板娘学会了做蛋挞……不过现在忘了。”

    暮云说起这些,反而觉得很美好,那段青涩的日子虽然有点窘迫,但迈过去之后回头看,也变成了最珍贵的回忆。

    “你知道吗,那个老板特别没有公德,隔了好几夜的面包他都敢卖,反正我去兼职之后,我们一宿舍都没再吃过他们家的面包。”

    她眉飞色舞的的样子可爱的紧,谢图南顺着话问:“没人吃出什么问题吗?”

    “没有,可能我们学校的都是铁胃吧。”暮云开了个玩笑,“而且都是学生,就算有什么问题,基本也没人会去维权。”

    “一天四十……”谢图南若有所思的,“那一个月能挣多少?”

    “不知道。”暮云摇头,“我就做了三个星期,三百的工资。”

    “够花吗?”谢图南问了句废话,但很想听她这样降下去。

    “不够。刚开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要花钱的地方的地方特别多,食堂吃饭也比想象的贵,所以我又去找别的兼职了。”

    “第二个工作找了什么?”

    “后来……”暮云顿在这,“我不和你说了,你不是要工作吗?”

    “视频会议还没开始。”谢图南指了指电脑屏幕,“说吧。”

    “不行不行。”暮云从他身上下去,“你快点处理工作吧,我也要去学习了,过两天再慢慢讲。”

    怀里一下空了,谢图南无奈,看着桌上的文件觉得索然无味。

    他拿起笔又放下,“暮云。”

    “干嘛。”暮云已经坐到长桌旁,打开文献回头看他。

    谢图南指了指杯子,“咖啡凉了。”

    “……”暮云起身,重新帮他泡了一杯,摆出标准的微笑,“您慢用。”

    “对了,我还有件事。”暮云转过身又回头。

    “什么?”谢图南放下杯子。

    “你们前台是新来的吧?我今天来的时候她把我拦下了,问我有没有预约。”

    “我让人查一下。”谢图南已经去那座机。

    “不是,你别这么严肃。”暮云按住他手,“你猜我怎么进来的?”

    谢图南眼神询问。

    暮云咬了咬唇,“我把手机里拍的结婚证给她看,问她这个算不算预约。”

    谢图南笑了,“明天我让小陈把照片放在公司内网头条。”

    暮云:“?”

    “不行!”她可不想被那么多人围观。

    “怎么不行?”谢图南反问。

    “……反正就是不行,都到年关了,你怎么能用这种事情分散员工的注意力。”暮云说的冠冕堂皇,最后补了一句:“早知道不和你说了,讨厌。”

    “反正你敢放,我就不让你回房睡觉。”

    那是挺严重的,谢图南拧开钢笔,低低的笑,“好,知道了。”

    暮云回到长桌边,手头的文献却好像怎么也看不下去了,她偷偷回头看了眼,谢图南在电脑上打字,不停一下。

    “看我干什么?”谢图南早察觉到,“无聊了?”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谢图南按下一个回车键,忽然道:“今年过年我们回青城吧。”

    “什么?”暮云呆了一下。

    “老两口说要去旅游,不在北城过年。”谢图南说,“我们干脆也回青城。”

    祝教授自从大病一场后,把更多的心思放到了家庭里。祝夫人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旅游,但两人都有各自的事业,真正什么都不想出去玩的日子寥寥无几。

    这次老两口决定了,好好珍惜老年时光,也赶个潮流,春节期间去法国旅游。

    正好谢图南的妈妈也常年在法国,谢爸爸去世后,她定居在那,只有上次的婚礼的时候回来了。

    “可是你过年不应该特别忙吗?”暮云还是疑惑,人情往来是推不掉的,应酬只会越来越多。

    “所以对外说我们也去国外旅游了,回青城躲个清净。”谢图南问:“不愿意?”

    “愿意。”暮云更喜欢两个人的新年,“那我们住几天。”

    “一周吧。”谢图南说,“年初六回来。”

    “好。”暮云拿出手机,“那我订机票。”

    ……

    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就到了除夕。

    暮云和谢图南前一天就到了青城,两人去超市做了一次大采购。

    青城的年味还算浓厚,游子都归乡了,大街小巷热热闹闹的,商场尤其。

    “这个牛排好像不错。”暮云往购物车里扔了两块,她自认为厨艺已经大有长进,准备亲手做一桌子菜。

    但不会包饺子和汤圆,所以买了现成的。

    “吃的完吗?”谢图南看着购物车里堆成小山的东西,还是有点怀疑。

    “我没说一顿全做完。”暮云又拿了瓶香油。

    自家夫人有如此热情,谢图南不忍拒绝,只是默默的多拿了几袋现成的水饺。

    结完账,出口的地方有凭购物小票抽奖砸金蛋的活动,暮云随便指了一个,砸开是一只企鹅娃娃,大概两个手掌那么大,圆滚滚的,很可爱。

    “喜欢?”谢图南看她一直抱在手里忍不住问。

    暮云扯着企鹅的小短脚,看了眼身边开车的人,“喜欢。”

    准确地说,喜欢的不是这个娃娃,而是当下平静又幸福的生活。哪怕每一次砸金蛋都是谢谢惠顾,也能觉得满足。

    ……

    回到家,谢图南把买来的东西都在桌上摆开,暮云把今晚要用到的食材放到一边,剩余的一样样的收进冰箱里。

    “椒盐虾、小炒牛肉,青菜豆腐汤。”暮云一样样念,“另外还有一份现成的鹅肉,热一热就能吃,加上水饺……”

    “差不多了!”暮云拍手,找了根皮筋把头发扎上,一边支使谢图南洗菜。

    室内温度调的有点高,他们都穿的是薄款的情侣卫衣,因为是过年,所以挑的红色。

    谢图南是不大乐意的,但架不住暮云喜欢。

    在厨房里足足忙活了三个小时,终于大功告成。暮云做的都不多,一顿能吃完的分量,看起来卖相还不错。

    盘子都摆完,又摆上花做装饰,暮云叮嘱:“先别吃。”

    “怎么了?”谢图南筷子伸到一半。

    “我拍几张照片。”暮云调了个滤镜,又把商场抽来的小企鹅摆到桌角。

    还是不太满意,她朝谢图南挥挥手,“你让让,挡我镜头了。”

    谢图南:“……”

    暮云给每一个菜和小企鹅都拍了特写,又整体拍了一张,凑了个九宫格,中间是她和谢图南的合照,最后发到朋友圈:[新年快乐][鞭炮]

    谢图南也发了条朋友圈,但只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合照,还有一张是暮云单独的侧脸。

    两人很有仪式感的给对方点了赞,谢图南问:“可以吃了吗?”

    “可以。”暮云夹块牛肉给他,“尝尝。”

    在暮云期待的眼神中,谢图南点头表示肯定,“不输大厨。”

    “别哄我。”暮云嗔他一眼。“我刚刚尝过了,没有阿姨做的好吃。”

    “但你不能剩噢,得吃完。”

    “好。”谢图南给她剥了一个虾,“我一块都不剩。”

    ……

    吃过饭,暮云打发谢图南去收拾厨房,自己洗了个澡,吹干头发,出来听到谢图南手机响。

    是他妈妈打的视频电话。

    愣了两秒,暮云回头喊:“谢图南,你电话。”

    “帮我接一下。”谢图南说。

    暮云拿着手机跑到厨房:“是你妈妈。”

    谢图南回头,看她在门口探头探脑有点好笑,“怕什么,接吧。”

    “不。”暮云摇头,很贴心的递过去一条毛巾。

    谢图南擦干手,接过手机按了接听,“妈。”

    “图南,新年快乐。”谢妈妈的性格随祝教授,很温和,说话语调也是不紧不慢。

    谢图南:“新年快乐。”

    “你们吃过饭了没?”谢妈妈问。

    “刚吃完。”谢图南说,“在收拾厨房。”

    “暮云呢?”谢妈妈又问。

    “在我背后。”谢图南说着抬了抬手,故意让镜头扫到暮云。

    “……”暮云只好探出半个身体,有点僵硬的摆了摆手,“妈,新年快乐。”

    谢妈妈应了声,又聊了会家常。因为没见过几次,所以不太熟,暮云有些拘谨,大部分时候是谢图南在说。

    “老爷子呢?”谢图南问。

    “叫姥爷,没大没小。”谢妈妈训斥了一句,又笑道:“他们两个去滑雪了,还不乐意带我。”

    “他们想过二人世界,您也可以找一个。”谢图南调侃。

    “说什么呢。”谢妈妈瞪他,“我给你们寄了礼物,应该明天到。”

    “知道了。”谢图南说。

    “暮云。”谢妈妈又道:“什么时候考试?”

    “四月份。”暮云说。

    “考完了记得来法国玩。”

    “好,您保重身体。”

    “再见。”

    “再见,妈妈。”

    “……”

    挂了视频,暮云松口气。

    “去吗?”谢图南问。

    “哪?”

    “法国。”谢图南把最后筷子放进洗碗机。

    “去吧,等我考完试。”暮云说,“都答应你妈妈了。”

    谢图南:“不想去也没事。”

    “是你不想去吧。”暮云仰头盯着他看:“拿我当挡箭牌。”

    “……不是。”谢图南环住她,“我妈这个人,不是特别喜欢把生活和儿女搅在一块。”

    从暮云的角度来看,谢图南和谢妈妈的关系也不是不好,就是总觉得有点疏离。

    两人不太通电话,除了健康外不太插手彼此的生活,倒是更像朋友。

    暮云想了想道:“那我们就去见一面,然后自己住自己玩,不打扰她。”

    “好。”谢图南亲亲她额头,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我妈她性格原本就这样,别多想。”

    “不会。”暮云拉着他卫衣前的两根绳子玩,“你还有多久收拾好,春晚快开始了。”

    谢图南看了一圈,“那就不收拾了吧。”

    “啊?”

    “我去洗个澡。”

    其实收拾的差不多了,暮云也没纠结,切了两个果盘,窝到沙发上一边等春晚一边回复朋友圈。

    八点整,春晚正式开始。谢图南从浴室出来,换了和暮云同款的睡衣。

    “你以前看春晚吗?”暮云咬了一颗车厘子问。

    “不看。”

    “我也不看,除非是陪奶奶,不过每次都是看到一半就睡着了。”

    暮云挪了挪,靠到他怀里,抬头又问:“那你以前守岁吗?”

    “小时候有大人管着,但找到机会就往外溜,不到十二点不回家。”谢图南回忆着说,“后来年味越来越淡,也没刻意守过。”

    暮云“嗯”了声,翻着手机上的春晚名单,忽然惊喜道:“今晚有江殊同诶,他好帅的有没有?”

    名字有点熟悉,谢图南凑过去看了眼照片,评价道:“还行。”

    “怎么就还行,真人比这个好看。”暮云夸的真情实感。

    “你见过?”谢图南觉出那么点不对劲。

    “看过他演唱会,后台还说了几句话。”暮云从相册里翻出几张照片,“你看,这是当时随手拍的,是不是很干净?”

    “……”

    “还有一张合照。”暮云献宝似的。

    谢图南接过手机仔细端详了一会,“这什么时候?”印象里她不追星,最多也就是念叨两句某个明星好看。

    “大学,我没和你说过吗?他和余彤是发小,一个胡同里长大的,给了我们内场最好的票。”

    暮云说着又拿了一颗车厘子,但送到嘴边被谢图南夺走。

    准确的说,他咬了一半。

    暮云没在意,又拿了一个,结果又被他咬了一半。

    “……”

    抢来的很好吃吗?

    暮云干脆拿了一个递到他嘴边,谢图南却摇摇头,“你吃。”

    盯着他看了几秒,实在不确定他还抢不抢,暮云迅速的把车厘子塞进自己嘴里。

    那样子傻的可爱,谢图南低低的笑出声。

    “好吃吗?”谢图南把手机扔到一边,侧身亲亲她嘴角。

    暮云鼓着腮帮子,含糊的说了一句什么。

    谢图南从耳垂吻到锁/骨,指尖扯开她外罩的系带,暮云有些痒,“还看不看春晚了?”

    “不看。”谢图南摸到遥控器把温度调高,然后随意的扔到地毯上。

    “……干嘛在这里。”暮云没反抗,被他带着倒在沙发上。

    “你要看春晚。”谢图南说。

    难不成她还能边做这事边看吗?暮云侧了下头,发现还真的可以。

    虽然脑袋有点乱,听不清电视里在说什么。

    不过某人显然没有说到做到,看她不专心,加重了力道。

    暮云仰起头,“你——”

    “矜矜。”谢图南在她耳边喃喃道:“我们要个孩子吧。”

    电视里的音乐声逐渐远了,耳边有烟花绽放的声音,暮云沉溺在他的温柔和放纵里。

    她说:“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02 18:25:02~2020-10-04 17:56: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c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in阿敏 17瓶;萱泽 8瓶;**唯、咕咕独立行走、雪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