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第67章 第 67 章

第67章 第 6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

    颜颜可比柚柚能吃多了, 而且来者不拒,什么吃的都想尝一口,因此长肉的速度柚柚拍马都赶不上, 营养一上来,新长出的毛毛是又软又长, 简直油光水滑, 跟电视里的洗发水广告一样,可想而知, 这样的毛毛沾了水再疯狂一抖,会是怎样一幅人间奇景。

    被抖搂满身水的兄弟俩:……

    你还不能生气, 得给它把毛吹干,弄得蓬松柔软让柚柚抱, 然后自己才能去换衣服。

    洗过澡吹了毛,颜颜整个狗胖了一圈, 浑身的毛软绵绵滑溜溜,柚柚一手搂着它, 一手拿桌上的草莓吃,自己吃一颗, 给大狗喂一颗,刚吹完的毛香喷喷的,暖呼呼的比抱枕还要舒服, 看得换完衣服出来的宋星延没忍住, 一拳头捶在大狗的脑门儿上。

    虽然没用力,但颜颜还是觉得相当委屈, 头一扭, 往柚柚胳肢窝钻, 一副委屈巴巴受虐了的模样。

    “你还好意思装可怜。”

    星延哥哥张嘴, 吃掉妹妹喂过来的一颗草莓,两只手握成拳捣着大狗的头,颜颜相当配合的嗷嗷呜呜叫,配合着空气中火锅底料被煮开的香气,勾勒出一幅和谐快乐的全家福。

    家里人比较多,所以用了很大的鸳鸯锅,火锅底料是自家厨师炒的,煮开后除了辛辣味,还有一股浓郁的骨头香,柚柚抽动了两下鼻子,好奇地走到厨房,爷爷跟外公也被抓壮丁来洗菜摘菜,奶奶正在解冻一堆丸子,外婆则在切食材,边上五颜六色的碗里都装满了各色食物,见柚柚进来,外婆笑眯眯地说:“宝贝,帮外婆把菜端出去好不好呀?”

    那当然是没问题的。

    柚柚捧起一碗切好的豆皮,低头闻了闻,一股豆子的腥气,她不觉皱起小眉毛,把大碗放在了鸳鸯锅旁边,又跑回去继续帮忙。

    颜颜也来凑热闹,可惜它虽然聪明,但又不能直立行走,所以根本就是在捣乱,尾巴还一直摇得飞快。

    外婆还做了红糖糍粑,趁着柚柚过来,给她偷吃一块,甜甜的味道让柚柚满足的眯起眼睛,又继续帮忙端菜出去。

    外面哥哥在摆碗筷,吃火锅不方便用长桌子,所以今天换了大圆桌,锅里还熬了鲜美的菌菇汤,大家都忙着,客厅里的电视也放着,烟火气十足。

    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柚柚来来回回端菜出来,端的差不多了,便爬上了大椅子,单膝跪在上面,凑近了闻火锅的香味,之前爸爸哥哥跟弟弟有带她去吃过海底捞,应该是一样的吧?这时候,爸爸从厨房端出来一个巨大的果盘,他放下后,拿了一块削好的菠萝喂给柚柚,她一口咬住,有点酸,但更多的还是甜。

    看她小脸儿都皱成一团,宋季同自己也捞了一块尝尝,感觉也没那么酸啊?

    柚柚吃完了舔舔嘴巴,渴望地看了爸爸一眼,宋季同摸摸她的头:“还想吃吗?”

    她乖乖点头,于是又得到了一块,边上颜颜伸着舌头喘气,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柚柚跟爸爸再要一块,分给了它。

    食材很快都被端了上来,下雪天就是要全家人围在一起吃火锅才舒服呢!

    柚柚坐到椅子上,拿着自己的碗筷碟子,面前还有个小碗,里头是调好的酱料,放了比较多的芝麻花生酱,加一点点油泼辣和一点点醋,这就是柚柚最喜欢的蘸料。

    她坐在中间,吃的大多是白汤,偶尔也想吃红汤里烫熟的食材,然而那真的是太辣了……能吃辣的人会觉得很爽,像柚柚这样的吃一小块红汤里煮熟的土豆,都要喝一大杯水。

    看着爸爸面不改色吃红汤,柚柚真的是相当崇拜,火锅跟平时的一日三餐都不同,这玩意儿就是吃得慢,一顿饭能吃上一两个小时,而且还有南瓜饼、糍粑、凉粉等其他好吃的,柚柚每一样吃一点就吃得不少了,最后奶奶还给她下了一小把火锅面,捞到碗里一根一根吸,肚子吃得溜圆。

    火锅的味道可真霸道,哪怕吃完了收拾干净,空气中还是蔓延着这股香气,柚柚坐在客厅的巨大落地窗前,巴在窗户上往外看。

    上午出去玩的时候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但是现在居然又开始下了,她好想伸手接一接天上飘落的雪花呀。

    宋季同走过来,拉过她的一双小手仔细检查,这两天因为下雪的缘故,降温有点严重,他很怕柚柚的手会起冻疮,所以平时特别注意保暖,梦里,小姑娘一摇一晃抱着大盆用冷水洗衣服,导致手背上冻疮炸开的那一幕,他再也不想见到了。

    柚柚任由爸爸捏着自己的小手翻来覆去的看,她现在的手上一点伤痕都没了,身上的伤疤也都消的很干净,全身都白白嫩嫩,皮肤像小婴儿一样吹弹可破。

    宋季同的手之前在外面也冻得发红发肿,回客厅后洗干净又烘干,接着抹上护手霜,基本好得差不多,柚柚看着爸爸又长又有力的大手,再看看自己的小手,对比差距明显,就抓住爸爸的一根手指不放开。

    宋季同逗她玩儿,故意往回拽,一点一点抽回来,眼看柚柚就要抓不住,他又假装没力气,跟玩拔河一般。

    从落地窗往外看,可以看到他们一起堆的雪人,因为雪慢慢下大,柚柚很担心雪人身上的衣服被吹走,她抓着爸爸的手指,宋季同似乎明白她想什么,柔声道:“别担心,在冬天,雪人是最坚强的。”

    那边老爷子们拿了几副扑克牌出来,招呼他们过去。

    “斗地主?”宋季同毫不客气地嘲笑自己亲爹跟岳父,“上回你们差点儿把裤衩都输给柚柚,还玩?”

    瞧这话说的,简直欠揍,宋老爷子拿起拐棍就给了宋季同一下,“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

    宋季同心想自己又没说错,还有人想跟他宝贝女儿打斗地主呢?那也太幼稚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原来还能有八个人一起打的牌,并且幼稚程度超出他的想象。

    “开火车”,也可以叫做“小猫钓鱼”,就是将牌按照人数平均分,依次进行排列,当首尾出现相同的牌时,最后放牌的人便可以将先前的牌全部收为己用,大概是连幼儿园小朋友都能玩的游戏,不过不像斗地主那样需要算牌,纯粹碰运气。

    四副牌八个人分,真就一家人开火车,柚柚还是头一回玩这么多人一起玩还不需要动脑子的游戏,她居然不觉得无聊!

    看在柚柚兴致勃勃的份上,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玩了一个小时,柚柚大获全胜,不知道是大家让着她还是她真的运气特别好,她手上剩余的牌最多,看起来还有几分意犹未尽,但明显是有点困了,往常吃完午饭一个小时左右她就该睡午觉。

    可能是今天特别开心,柚柚不想回房间自己一个人睡,于是就在客厅沙发上睡。

    沙发很大,她那么小。

    外婆抱来一床毯子盖在柚柚身上,宋家父子三人坐在柚柚周围,宋季同伸出一条长腿架在沙发跟茶几中间,毕竟柚柚的睡姿懂得都懂,房间两米的大床都不够她翻,万一从沙发上掉下来怎么办?

    所以颜颜趴在沙发下面,宋季同架起一条腿,本来还想把客厅窗帘拉上,结果柚柚自己拿了眼罩,戴上后一躺,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刚回家的时候她胆子还很小,戒备心也强,哪像现在,说睡就睡,都不用管自己在哪儿。

    但是果不其然,她还是从沙发上翻了下来,好在宋季同有先见之明,这才没掉地上去,把她放好,毯子也盖好,小姑娘蹭了蹭软软的毯子,脑袋一缩,整个人都藏了进去,睡得天真又可爱。

    能让她安全感十足,在家里什么地方都能睡觉,真是太好了。

    看着柚柚睡,弄得宋季同等人也慢慢眼皮子开始打架,不一会儿,大家就不约而同打起瞌睡来,柚柚陷在沙发上,裹着小毯子,睡得整张小脸白里透红。

    等到她睡醒,就看见爸爸哥哥他们都在睡,柚柚从沙发上坐起来,左看右看,家里特别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她又朝窗外看,大雪已经停了,但是雪人还好好的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也没有少,还有柚柚的雪兔子,仍旧睁着两只红眼睛。

    她从沙发上爬起来,朝爸爸的方向蹭了蹭,最后依恋地靠着宋季同的臂膀,又把毯子拽过来,给宋季同盖上。

    宋季同其实在女儿一有动静时便醒了,他没有午睡习惯,除非是累极了,但在这样的一天,如此静谧祥和的午后,窗外刮着风下着雪,屋里却温暖如春,看着女儿的睡颜,他也不觉有了困意。

    感觉到柚柚朝自己身边蹭,还把她的小毯子盖到他身上,宋季同一颗心都像是泡在热水里。

    他伸手揽住柚柚,柚柚眨眨眼,才发现爸爸已经醒了,但是眼睛却没有睁开,嘴角却是笑眯眯的。

    她把小手贴到宋季同脸上,因为在毯子里捂了很久,所以不像平常那样凉丝丝,带着淡淡的温度,宋季同撑开一只眼皮,柚柚紧紧盯着他,宋季同实在是没忍住,单手勾着女儿的肩膀,在她额头重重吻了一下:“还困不困?”

    柚柚摇摇头,不困了,她躲在爸爸的臂弯,两小细腿一抬,翘在了宋季同腿上,拿他当架子。

    宋季同失笑,捏捏她的腿儿,柚柚动了动,“爸爸……”

    “怎么啦?”

    她突然不说话,两手勾住宋季同的脖子,像只小动物一样把脑袋钻进他的颈窝,好一会儿才小小声说:“……我都没有做过这样的梦。”

    虽然说得没头没尾,但宋季同还是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柚柚又补充说:“以前,老是做不好的梦。”

    所以她以前很讨厌睡觉的,每次睡觉都会梦到不喜欢的东西,醒过来之后就特别难过,日子也过得颠三倒四,日夜混乱,美好的梦想都不敢想。

    “这可不是梦。”宋季同忍住抽疼的心脏,笑眯眯地把手送到柚柚跟前,“不信你咬一口爸爸试试看,这都是真实的,你现在在家里,是爸爸的最重要的宝贝~”

    柚柚没有咬爸爸的手,她怕爸爸疼。

    就跟还没有断奶所以特别依赖母亲的小婴儿一样,一定要人抱着才有安全感。

    宋季同心疼的不行,“我们出去看看雪人好不好?”

    柚柚点点头,宋季同也没把她放下来,换了个姿势,把柚柚背在身上,去拿她的帽子手套还有围巾,把她裹成一个粽粽,才打开客厅的门,全程父女俩说话都细声细气,生怕被人听到,柚柚眼睛亮晶晶,跟在爸爸后面。

    雪人果然还屹立不倒,宋季同给它们又拍了点雪在身上,趁着大家不注意,他们出来看了雪人,又回到了客厅。

    就出去这么一圈,柚柚的小脸儿就被冻得有点发红,宋季同瞧着疼得要命,搓了搓柚柚的脸,她得到了爸爸的疼爱与专注,立刻又像平常一样乖巧可爱,抱着一个抱枕坐在那儿,乖的要命。

    宋季同朝女儿挑挑眉。

    柚柚歪脑袋,随后抿出个笑来。

    爸爸好坏!

    宋季同从柚柚的游戏圈拿来一堆儿童彩妆用具,平时柚柚都没怎么玩过,他却拿来在星延哥哥脸上画圈圈。宋星延睡得比较沉,双手环胸仰躺,宋季同一点点把他画出两个熊猫眼,又添了个山羊胡子,柚柚见状,怕自己笑出声,连忙用两只小手捣住嘴巴。

    糟蹋完一个儿子,宋季同又转向第二个,今天大家似乎都睡得很熟,那他怎么能客气呢?

    大概是柚柚的快乐感染到了宋清鹤,宋季同下毒手之前,少年猛地眼睛一睁——

    然后迅速加入了干坏事大队。

    就连奶奶跟外婆也没能躲掉,但最滑稽的还是爷爷,爷爷的胡子被爸爸画上好几种颜色,眼眶被画了个大大的爱心,鼻孔被黑色一涂,远看特别滑稽,外公脑门上则画了一颗猪头。

    在这样的气氛中,柚柚最终也伸出了罪恶的双手,但她画的可比爸爸和弟弟好看多了,以至于奶奶和外婆醒来后,甚至都没有生气。

    柚柚画的怎么能生气呢?而且脸上画的小花这么漂亮,非常有韵味,拍个照保存一下先。

    宋季同就惨了。

    宋清鹤好歹年纪小,但作为始作俑者,老爷子们抓起手边的拐杖扫把就要揍他,宋季同哪能乖乖站着挨揍呢?一时间各种鸡飞狗跳,四十多岁有着健身习惯的男人身手矫健,老爷子们根本抓不住。

    又不是以前宋季同还上学那会儿,老爷子也正值壮年,随便抓来就是一顿打。

    宋星延分外可怜,柚柚乖乖坐在哥哥身前帮他卸妆,儿童彩妆很好擦,用湿巾就能擦掉了,作为首位受害人,星延哥哥脸上被画得最多,也最丑,但是有柚柚帮他擦脸,算了,就当哄柚柚高兴了。

    这一天就热热闹闹的度过了,接下来几天一直都在下雪,下一会儿停一会儿,但雪人仍然坚持地站在那里。

    到了年前,家里要贴春联,每年的春联都是外公写的,柚柚也在边上帮忙磨墨,看着外公拿起毛笔挥毫而就,写出来的字风骨气势都是十足。

    哥哥跟弟弟的毛笔字写得也很好,今年还特别复古,没有用胶水,用的是浆糊,外婆好多年没弄过,都忘了要怎么弄,好在最终结果不错。

    大门外面也要贴上春联,今天的天气还是很冷,柚柚包裹的严严实实,跟在哥哥弟弟后面。

    颜颜欢天喜地的在外头撒欢,小区路上的雪一大早就被扫的干干净净,地面干净清爽,柚柚看着哥哥贴对联,不远处缓缓走过来一个提着东西的身影。

    颜颜嗅了嗅空气,好奇地走近那人闻来闻去,换作普通人突然看见这样一条大狗,估计要被吓得够呛,裴铮却没什么表情,安静地任由颜颜嗅。

    他抬头看见柚柚,她穿着一件很长的羽绒服,脚上套着厚厚的雪地靴,整个人都包的密不透风,蹲在地上仰头看他,眼睛是那样干净又天真,黑白分明,似乎完全没有被俗世玷污。

    正巧宋清鹤回客厅去拿浆糊,之前的有点不够用,宋星延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妹妹,瞧见裴铮,便打了个招呼:“一大早去哪儿了?”

    裴铮穿得感觉不多,一件外套,长裤运动鞋,脖子上围了条围巾,看起来都冷,而且他拎着袋子还没戴手套,这风呼呼的,手都冻红了。

    柚柚看见裴铮手上有好多冻疮,她不由得皱起小脸,裴铮回应了一句:“买些吃的。”

    他住在这大宅,真的就是自己一个人,没人做饭没人接送,没人问没人管,唯一的好处就是裴洪生会定期给他一些钱,所以至少不担心饿肚子。

    本来过年裴洪生是要他回去的,可惜裴太太不欢迎裴铮,裴铮也不想回去,裴洪生觉得裴铮不识好歹,裴铮不解释。

    宋清鹤回来,帮着哥哥一起贴春联,裴铮正要经过,却又想起什么,从购物袋里找了会儿,找到一盒糖果,递给了柚柚。

    虽然比不上她给的那些昂贵的进口糖果,但也是比较知名的牌子了。

    柚柚接过了糖,眼睛一亮。

    宋清鹤连忙道:“柚柚,你今天的糖已经吃完了。”

    柚柚:……

    她抱着那盒糖,不是很想还给裴铮。

    裴铮给了糖便要走,却被柚柚拽住衣服,他自然地停住,免得她因为重心不稳摔倒,但却不知道柚柚叫住自己要干什么。

    宋清鹤最懂柚柚,他顺着柚柚的视线一看,随即皱眉:“你的手怎么回事,没有涂药吗?”

    裴铮往年要辛苦做工养活自己,大年三十别人一家团聚吃饺子看春晚,他还在外头做事,别说是保养自己,能吃上顿饭就算不错,哪里还管手上有没有冻疮?

    今年虽然没干什么活,但冻疮这玩意儿就是容易复发,他放着没处理,天气越冷,就越热越痒,有时候抓心挠肺的,叫人大晚上在被窝里都痒的睡不着。

    但裴铮自己是早已习惯的,他不明白宋清鹤反应为何这样大,甚至不让他走:“你等一下啊,别着急走,等一下,就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说着长腿一迈就朝家里跑,柚柚抓着裴铮的衣摆生怕他跑了,宋星延贴好春联利落地跳下来,拿过柚柚的手,不让妹妹再牵着臭小子,“乖啊,清鹤马上就回来了,哥哥帮你看着不让他跑。”

    他知道柚柚为何对裴铮另眼相待,诚然裴铮很可怜,但那也不代表他愿意让妹妹靠近裴铮。

    宋清鹤火速赶回,手里拿着一罐药膏,这个本来是为柚柚准备的,因为她有冻疮复发的老毛病,奶奶特地找的人弄得方子,据说非常有效,不过柚柚的手在抹了系统商城的药之后,不仅疤痕没了,连冻疮都没有复发,所以药膏放着也没用,家里没有人有冻疮,还不如给裴铮,也能安柚柚的心。

    裴铮被迫接过这一罐药膏,柚柚满意了,乖乖被哥哥牵着,宋清鹤道:“记得每天早晚抹一次,洗过手抹,一次就能见效,冻疮太麻烦了,还是早点治比较好。”

    说完,冲裴铮摆摆手,便进了家门。

    柚柚也冲裴铮摆摆手。

    裴铮站在原地,看着那盒药膏,半晌,还是拿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购物袋,朝住的地方走去。

    虽然一直都是一个人,但是能一个人真的是太好了,看到柚柚这么幸福,有那么多人疼爱,他心中居然也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一开始,裴铮看到那些家庭美满幸福的人,总是不想多看,总是希望他们能够感情破裂,像自己一样变得不幸,然而随着年纪增长,他又觉得,如果这世界上能多几个幸福的人也不是坏事,虽然他永远都不能成为其中一员。

    但那是命运,无从摆脱。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