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第 68 章
    ☆

    丰盛的年夜饭后, 是柚柚第一次看春晚,今晚约好要一家人守岁,柚柚不想睡着,然而这节目看着实在是催眠, 且又到了她往常睡觉时间, 于是便可以看见她小脑袋不停点啊点, 宛如小鸡啄米,有时候一个猛子,把自己又吓一跳, 眼睛眨一眨,带着几分懵懂睡意, 又强撑着眼皮不肯睡去。

    宋清鹤看得心疼, 揽住柚柚的肩膀跟她保证:“先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儿,我保证, 到了十二点之前会喊你。”

    柚柚着实是撑不住了,她忍不住抓住弟弟一点衣摆, 脑袋枕在他肩膀上,伴随着电视声, 还有家人们很小的说话声,在年味十足的夜晚缓缓睡去。

    宋清鹤说话算话,说十二点前喊她就十二点前喊她,但柚柚睡得正熟,很难喊醒,现在可不是她睡眠浅浅,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惊醒的时候了,有时候一睡着像头小猪,呼哈呼哈, 半天叫不起来。

    虽然很不忍心把她叫醒,但她睡前那样期待全家人一起过年,星延哥哥只好拧了一张毛巾,给柚柚擦脸。

    这一招很管用,她被冰的瞬间睁开眼睛,还打了个寒颤。

    因为谁都不舍得使用这种方法所以被赶鸭子上架的星延哥哥成功收获了无数双眼神杀,他委屈又没办法,不然还能怎么样?除了清鹤他还能打谁?当着柚柚的面打弟弟,是怕柚柚不生气吗?

    星延哥哥悲哀地发现自己好像才是家里食物链的最底层,明明他是哥哥来着。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柚柚也被宋季同掐着胳肢窝举高高,“宝贝儿!新年快乐!恭喜你又长大一岁!”

    柚柚被举得很高,她低头看着爸爸,朝他露出一个娇憨的笑容,宋星延不知道从哪里抱出一个箱子:“柚柚,走,哥哥带你放烟花。”

    宋清鹤思考:“我们这里能放烟花吗?”

    宋星延面不改色:“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他们这个小区**可是很好的,像是这种家庭别墅,每一户人家隔得距离都相当远,而且墙外都有很厚很高的绿化带,门一关你在家里干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为了柚柚罚点钱怎么了?

    柚柚只在村子里生活的时候,才听过别人放鞭炮,村里的人大多很穷,放烟花的不多,而且她很怕鞭炮的声音,常常缩成一团堵住耳朵,钱春红抠门得很,与其花钱买鞭炮,还不如留着点割块肉吃。

    宋星延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烟花,一家人知法犯法,来到花园,他先点燃一支,烟花嗖的一声飞上天空,然后炸出漂亮又绚烂的花,声音没有鞭炮大,但比鞭炮可要好看多了!

    柚柚仰着头,哇了一声。

    宋星延笑眯眯地点了根仙女棒:“要不要?”

    柚柚有点怕,但是哥哥的笑太温柔,她忍不住还是接了过来,这玩意儿第一次看着可能吓人,但拿到手上就知道压根儿不是那么回事,柚柚很快便不怕了,甚至还敢在哥哥的带领下点烟花,然后被哥哥捂住耳朵,等到烟花炸开才松手。

    全家人都参与了进来,这一箱子居然还不够放,烟花将夜空染成白昼,鲜艳夺目,美得惊人。

    裴铮坐在窗户前,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他的房间里已经关了灯,别人与家人一起守岁,他是不需要的,甚至于大年三十晚上,他都还在吃泡面,不过到底是过年,裴铮犒劳了自己,多加了一颗鸡蛋,又加了一根火腿肠。

    他从没有过年的概念,也不懂人们为什么要因为过年而欢呼雀跃。即便是过年,以前家里也是残羹冷炙——如果那也能被称为家的话。

    他很久、很久没有想起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了。

    她应该也没有看过这么绚烂的烟花吧?但她的人生,就像是这烟花,短暂的绚烂过后便归于凭寂,落在地上,任人践踏,变得丑陋不堪。

    柚柚抓着仙女棒摇摆,还不小心摔了一跤,幸好穿得多,又被哥哥及时拉起来。

    之前还困得不行,现在精神百倍一点都不困,就连颜颜都随着放出来的烟花嗷嗷叫。

    由于过度兴奋,柚柚一直熬到三点多才重新有了困意,这也导致大年初一的早上她没能及时醒来,直接一觉睡到十一点。

    不过不是她一个人睡这么晚,除了上年纪所以睡眠浅的老年人外,爸爸哥哥跟弟弟也都在睡呢!

    柚柚在奶奶授意下,肩负起了叫他们起床的责任。她带上颜颜,开始挨个叫人。

    弟弟是最好叫的,只要摇晃两下他就醒了,看到柚柚率先露出笑容,然后才掀开被子,穿得是跟柚柚同系列的睡衣,不过柚柚印着的是小白兔,他印着小灰兔。

    然后是叫哥哥,哥哥有点难叫,柚柚就去洗手间拧了一条毛巾,像昨晚哥哥叫自己那样,往哥哥脸上一糊——宋星延瞬间惊醒!

    他无奈地看着小脸儿全是笑的妹妹,伸手捏捏她粉嘟嘟的脸蛋:“你好坏啊,是不是记恨哥哥?”

    柚柚才不承认呢,她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双手扶上宋星延的肩膀摇一摇,明明没有说话,动作也很正常,偏偏给人一种她在撒娇的感觉,宋星延还想再睡会儿,但根本抵抗不住。

    抵抗不住那就不抵抗,举起双手投降:“哥哥这就起!”

    跟穿着长袖长裤睡衣的弟弟不同,哥哥似乎精力更加充沛,穿得短袖短裤,柚柚看了好羡慕,她也想把胳膊腿儿露出来,可惜奶奶跟外婆都不允许。

    最后来到爸爸的房间,床上鼓起一个大大的包,但没有脑袋,柚柚轻手轻脚地走近,伸手拽了拽被子。

    被子纹丝不动。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拽,仍旧拽不动,颜颜上嘴咬,仍旧没动静,一人一狗面面相觑,柚柚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她伸手戳一戳床上的包:“爸爸……”

    爸爸不说话。

    “爸爸,起床。”

    爸爸仍旧不说话。

    柚柚苦恼不已,她想拿湿毛巾抹脸,可是爸爸的脸藏在被子里,她又拽不开,半晌,跟颜颜对视一眼,柚柚直接扑到了床上,整个人压住那个大包,颜颜汪汪两声,两条后腿一蹬!

    一人一狗都压在大包上,柚柚还用力蹦跶两下,但好像还是没什么用,爸爸是成年人,力气很大,她这点小身板是摁不住的。

    怎么叫都叫不起,柚柚没有办法,她只好又起身爬下床,连鞋子都忘了穿,跑去找哥哥弟弟。

    两分钟后,三人聚集。

    柚柚很轻,颜颜虽然挺重,但它是条狗,能重到哪里去?然而星延哥哥跟清鹤弟弟可不一样,兄妹三人加上颜颜一起压上去,被子里一直躲着的宋季同差点儿没吐血,他逗女儿玩,这俩臭小子凑什么热闹?

    这下也不用柚柚叫,狐狸爸爸万分艰难地将脑袋从被子里露出来,看着把全部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的三个坏蛋——哦不,四个,还有一条坏狗,咬牙切齿地说:“还不下去!信不信我揍你们!”

    柚柚才不怕呢,她被哥哥弟弟挤在中间,大家谁都不想下去,硬是要压在宋季同身上,宋季同痛苦无比,其实他要掀开也是能掀开的,但怎么能那么做呢?“柚柚,快救救爸爸,爸爸喘不过气来了……啊……要死了要死了……”

    他表演的太像,据说从前每每靠装可怜骗了虞皖无数回,柚柚跟妈妈很像,自然也被骗了,她紧张地从被子上滑下去,连忙拽哥哥弟弟,还拽颜颜的尾巴,让他们赶紧下来。

    兄弟俩笑眯眯地假装不愿意,但还是被柚柚的“大力气”拽下,柚柚凑过去想看看爸爸还能喘气吗,结果下一秒被子一张开,她就被被子吃掉了!

    “哇——”

    被被子吃掉的柚柚眼前一片漆黑,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开始挣扎,可是爸爸好坏,拿被子裹住她,顿时就引来围攻,床上两个枕头被哥哥弟弟一人抽走一个,颜颜也汪汪叫着助威。

    床上大战一触即发,大怪物宋季同用被子挟持了小公主宋柚柚,勇敢帅气的王子哥哥与骑士弟弟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手持枕头与大怪物展开一场恶战,身为小公主的守护神兽,颜颜自然也不甘示弱,它伸出爪子疯狂划拉,最终经过双方如火如荼的对抗,正义的一方取得胜利,小公主从被子里被拖出来,但已经弄得头发乱糟糟,还小脸憋得通红。

    一开始被裹住害怕的柚柚却兴奋地说:“还玩!”

    作为爸爸,当然不能无视女儿的要求,于是被子怪物卷土重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坚持不气馁,终于在第二次大战中获得胜利,将小公主卷成一团。

    柚柚被卷的只露出一颗脑袋还有一双小脚丫,乐不可支,还试图滚来滚去。

    楼上又笑又闹的跟疯了似的,两个老爷子没事做,纷纷冲上楼,声若洪钟:“不许欺负柚柚!”

    再一看,柚柚被卷在被子里,其他人都全须全尾的,可不是一副无情父兄弟狗虐待天真少女的戏码?

    老爷子们一参战,那局势一边倒,只有宋家父子被追着打的份儿,颜颜作为一条狗得以独善其身,时不时汪汪叫给老爷子助阵加油,打得太轻了,用力点、用力点!

    外公把柚柚从被子里放出来,小姑娘被当成玩具还一点都不生气,他没好气地瞪了宋季同一眼:“你都多大的人了,孩子是拿来给你玩的吗?”

    宋季同小声顶嘴:“是。”

    “你说什么?”

    “啊?我什么也没说啊。”狐狸爸爸开始装傻,“哎呀爸,你别忙活了,我来我来,让我来。来柚柚,爸爸给你把头发梳一梳。”

    柚柚乖乖靠过来,宋季同拿起床头的梳子,把她翘的到处都是头发梳顺,突然道:“宝贝的头发好像又长长了一点呀。”

    柚柚抓抓自己的头发,很高兴:“真的吗?”

    她想编很漂亮的小辫子,但是之前头发剪得短短的,只能别漂亮发卡。

    “是啊,长长啦。”

    虞外公摸摸小姑娘的头,“走,外公带你下去吃饭,不跟这些奇怪的人一起玩。”

    柚柚乖乖叫外公牵着手下楼去了,剩下宋老爷子在房里把一堆不着调的收拾一顿,威胁道:“都给我老实一点!”

    一众应声中,“汪”的一声尤为响亮。

    大年初一吃饺子,家里包了好几种馅儿,猪肉白菜、韭菜鸡蛋、白菜粉丝、还有羊肉大葱……柚柚吃的白菜粉丝馅儿,她有自己的小碗,饺子包的很小巧,她都可以一口一个。

    白菜嫩嫩的甜甜的,一口咬下去带着特殊的清香,粉丝很糯但又不失弹性,沾一点点醋吃就最好啦!

    吃着吃着,柚柚突然停了下来,全家人的目光顿时都聚集在她身上。只见她小嘴儿鼓动鼓动,半晌,吐出一枚硬币。

    “哇!”宋星延最快反应过来开始迅速鼓掌,“柚柚好棒!运气真好!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健健康康行大运!”

    柚柚眨眨眼,见大家都鼓掌祝福,有点不好意思,小脸儿微微泛红,高兴的多吃了两个小饺子。

    今天没有下雪,也不是阴天,还出了很大的太阳,柚柚忍不住开始操心她的雪人们,所以一吃完饭就坐不住,跃跃欲试地想要出去看看,又被裹成了粽粽才被放出去,花园里的雪人明显没有太大变化,她才稍稍松了口气。

    但是看着太阳柚柚又很担心,雪人很大,也很多,没有办法搬到家里,但是如果一直放在外面,早晚有一天会被太阳晒的化掉,柚柚不想看到雪人被融化,所以她很忧愁。

    宋季同摸摸她的头:“宝贝在想什么?”

    柚柚看向雪人们,“爸爸……”

    “怎么啦?”

    爸爸的声音很温柔,柚柚莫名有种想哭的感觉,“我怕雪人化掉……”

    宋季同一愣。

    他的女儿有着世界上最软的心肠,最干净的眼睛与最纯洁的灵魂,她像是一张白纸,即便被墨水包围,也不愿意被沾染上一丝黑色。她会为雪人担心,怕它们承受不住太阳热烈的爱意,因此化为水分蒸发,这样天真又可爱。

    他真不想她长大,就算一辈子都这样懵懂也没关系,他会永远保护她。

    “没关系的。”宋季同说,“咱们家有冷冻库,到时候把雪人都搬进去好不好?这样它们就不会化了,等到明年下雪,咱们再把它们搬出来。”

    柚柚看着雪人,却突然摇摇头:“太冷了。”

    她说着,伸出两只手臂抱住了宋季同的腰,把小脸主动贴在他胸口,“像这样才很温暖,被太阳晒化了,也不想那么冷。”

    说得颠三倒四,可宋季同却听明白了。他睫毛一颤,拥着女儿:“爸爸永远都在这儿,再也不会让柚柚觉得冷了。”

    柚柚蹭了蹭,他抱着这个小小的单薄的身体,眼眶发酸,“好啦好啦,咱们不说这些啦,今天出了这么大的太阳,我们一起来铲雪好不好?不然路都要不好走了。”

    外面路上的雪不用他们管,但家里的司机园丁厨师都放了假,这几天还是要自力更生。

    一家人热火朝天的干起来,柚柚还是拉着自己的小车,用小铲子铲雪,她与其说是铲雪,不如说是在玩,蹲在一个地方就好久不动,颜颜则是直接狗刨,刨的到处都是,没帮上什么忙,反倒拖了不少后腿。

    柚柚那些小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绝大多数时候她已经跟普通小姑娘没什么区别,除却特别内向不爱说话外,完完全全就是很乖巧可人的样子,只要有足够多的爱,她就会一直很乖。

    扫完雪回到家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爸爸五个人正襟危坐,柚柚看到他们这样,也学着他们的模样,端端正正坐在那,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一副我也很正经的模样,愣是把人给逗乐了。

    宋星延拉着她的手:“傻柚柚,要拜年啦。”

    兄妹三人一起鞠躬,柚柚第一次拜年,不懂这有什么意义,但却得到了五个大大的红包,而且都是超级厚的!她当众拆开红包,发现里面都是一张一张崭新的钞票!

    她立刻高兴不已,之前每天大家都给十块二十块的零花钱,柚柚没地方花,就都存了起来,但她的存钱罐太大了,一直存不满,这下又可以塞好多钱进去啦!

    哥哥弟弟也把自己收到的压岁钱给了柚柚,这样柚柚的存钱罐就吃得更饱了!

    虞玟跟虞融雪是初二来的,她们娘俩往年都是跟虞外公虞外婆一起过年,今年是例外,因为柚柚回来了,虞外公虞外婆就留在宋家没走,所以大年三十跟初一,娘俩都是自己过,虞玟对此还好,虞融雪却很不开心。

    但她不开心不会表现出来,有礼貌地打过招呼后,领了红包,她就很安静地待在外婆身边,虞外婆笑眯眯地关心她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昨天晚上有没有睡好之类的,虞融雪都一一回答。

    柚柚见状,不高兴地低下头,她不喜欢外婆关心别人,哥哥弟弟是可以分享的人,这个陌生的人不行。

    她不喜欢也不会当众发脾气,所以一直低着头,情绪恹恹,格外依赖宋清鹤。

    宋清鹤知道她在想什么,即便他想要柚柚得偿所愿,可有些话真不是想说就能说,于是温柔问她:“我们出去逛逛好不好?对了,裴铮一个人过肯定没有饺子吃,我们送点饺子给他呀?”

    提到裴铮,成功转移了柚柚的注意力,一方面宋清鹤松了口气,一方面又忍不住恰柠檬。

    两人问奶奶要了一个保温饭盒,又请奶奶帮忙煮了几种口味的饺子,将饭盒装满,宋清鹤一手提饭盒,一手牵柚柚,顺便带着哥哥还有颜颜一起出门去。

    虞融雪看见了,好奇地问:“你们去哪儿?”

    宋清鹤回答道:“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到底也没说去哪儿。

    虞融雪看着宋星延跟宋清鹤一边一个牵着柚柚,忍不住抿了下嘴,掏出手机跟吴梦婷吐槽:拜托她都多大了……还要人牵着手啊,就在家里也不会走丢,至于跟个小孩子一样吗?外表像小孩又不代表智力也是小孩!

    吴梦婷自然顺着她说,两人聊了会天,虞融雪气顺了,心想不跟柚柚一般见识。

    但耳边传来的又是亲妈跟外婆的交谈,两人的重点还是没变——仍然是柚柚,虞玟还是坚定自己的观点,小孩子不能惯的太过,不管柚柚以前怎么样,回到家里这么久了,也该慢慢像普通人一样生活,成天待在家里怎么能行?

    宋季同经过,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就这样下去也挺好。”

    只要柚柚开心,何必非要她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她不喜欢认识陌生人,不喜欢交朋友,那又怎样?他们家是养不起还是供不起?难道非要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才行?柚柚喜欢什么就去学,不喜欢就不学,她不需要背负任何人的期望,她只要幸福就好了。

    虞玟是典型的望女成凤想法,宋季同与她截然不同,两人教育理念完全相反。

    虞融雪听着,忍不住羡慕起柚柚,要是妈妈也能像姨父一样开明就好了,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弹钢琴,但这种话怎么敢跟妈妈说?她一定会生气,然后便是长篇大论的我为你付出多少我都是为你好。

    一开始听还会愧疚,时间长了,便只剩下烦躁。

    真羡慕柚柚啊,不想去上学就不去上学,不用每天学那么多东西,连自己的交友状况跟手机**都要被翻来覆去的检查,一次成绩不如意,就会被批评,总被要求做到最好,要做第一,明明她已经很努力了!

    自打那个叫裴铮的转学生到来,虞融雪再怎么努力都没能考过第一,虞玟没少拿这个说她,她不认为是虞融雪不如对方,毕竟裴铮的身份稍微打听一下都清楚,她只觉得是虞融雪不努力,松懈了,不然怎么可能考不过?

    拿不到第一,就说明她不用功!,,,网址m..  ...和书友聊书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