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在星卡游戏里做灵媒 > 第57章 5888

第57章 588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去外星域?”

    何宴没明白, 他古星还没走明白呢,怎么就被邀请去外星域了,还是江雾的家族, 当年从古星上带走的遗迹。

    不过据何宴所知,遗迹,一般是指一片极大的地域,包括土地、古建筑等, 单靠人力, 怎么可能直接把这么大一片土地和建筑, 从古星上转移到其他外星域?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呀。

    “你们怎么做到的,把遗迹都搬走了?”何宴戴好墨镜, 脸色古怪。

    他此时手中已经抱着大大小小的手提袋,双手也拎着不少, 全都是蔬菜瓜果之类, 小拇指上还挂着两只糕饼。

    都是刚才江雾过来找他,菜市场上的小老板们见他不逛了,就主动把东西送来, 一个接一个的,连江雾都没见过这种场景, 别说何宴了,挺意外的,有点不知所措, 又莫名感动。

    江雾见状,把他手上提的都接了过去, 这两个在军中都颇有名声的重要人物, 手提蔬菜瓜果在菜市场, 口中讨论的居然是关于外星域中大家族的重要遗迹。

    “不清楚, ”江雾说:“万年前就搬去了,不过按理说直到现在也并没有那种可以大范围转移土地和古建筑的飞行器,说不好,我猜测,那遗迹本身就有些特殊。”

    何宴点点头,自从出了猪将军,他就不敢再小觑星际世界了,可能现实中,真的有些东西,以他所知和经验,都解释不通。

    “再看吧,中央星……以前想去的,但上次有位大师推荐我入中央星的一个卡牌师协会,那边的卡牌师审核,我没通过,被拒绝了,”何宴叹气:“你推荐我,不太好吧,你家族那边,找的应该都是卡牌师协会的人。”

    他知道的,古星上你一个单纯的卡牌师不算什么,在这边他混的挺好的,军队的战友喜欢他,老百姓也喜欢他,军部还拿他的形象做宣传,但……

    到了外星域,你一个卡牌师没进入协会的,就等于是一个学生没获得录取证书。

    等获得了证书,才能堪堪证明你踏入了这个行业,人家还不一定知道你,不一定听说你的名字,然后等你深造成为导师、或者教授级别,别人才认同你的能力和地位。

    换句话说,何宴现在的身份,到了中央星,啥也不是,连学生都不算。

    就比如说江雾家族这次,邀请众多卡牌师进入遗迹查探,真以为都是普通的,类似古星上这些卡牌师吗,不可能的,势必都是一些导师教授级别,甚至更高。

    何宴现在的地位,是绝对不够看的,但要说卡牌师的看门本事,他倒没有妄自菲薄,他和别人不一样,他是天生的这一行饭碗,那些大人物,或许手段较多,但有些时候,不一定能有他敏锐。

    那边,江雾却是觉得离谱,很快想通了关节:“你没通过审核?上次那个外星域的卡牌师推荐你的?”

    他其实想说,哪个协会这么不长眼,居然连何宴的审核都没通过。

    何宴点头。

    江雾也不在意,随口说:“你的条件应该是符合的,可能之前你刚入门,卡牌数太少,直接被刷下去了,没多大事,这次家族遗迹开启,应该会来不少协会的会长、副会长,你大可挑个喜欢的,加入进去。”

    至于能不能加入进去,江雾都不用做考虑。

    江雾只是过来古星寻找机缘,并不是说他从小在古星长大的,事实上他在家族中的时候,见过的大人物多了,可何宴这种,也绝对属于其中的天才人物。

    如果连他,那些会长副会长都看不上眼,那他们协会也别干了,估计谁都进不去。

    所以何宴倒是,就不是协会挑他,而是他挑协会了,看得上眼的,才去,看不上的,都不必理会。

    天才都是有傲气的,大多数天才都这样,只是古星对卡牌师的成长不太看重,讲究自然发展,卡牌爱有没有,反正古星以前通道少,卡牌够用就行,再加上外星域也会提供一些,大多都是靠这些维持。

    古星也并不是不想发展卡牌师的,但是卡牌师收卡多了,会对身体和寿命产生极大的影响,而古星上,也没有这种药品提供,这药品的原材料,都是掌控在外星域手中,人家自己都不够用,能下发下来的,太少了。

    这边督促卡牌师收卡,就是在快速扼杀人家,不太行。

    总之,这一系列原因导致,何宴身上,没有丝毫自己是天才的认知,更遑论是天才的傲气了。

    不过也正是因此,他虽然话少了点,平时却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大家觉得他虽是天才却平易近人,没有威胁感。

    不过……真到了关键时刻,何宴挺身而出的那一刻,江雾也挺震撼的。

    录像,他看了,有些不可思议,却又觉得如果是何宴的话,也可以接受。

    他本身就很善于创造奇迹,卡牌也好,星际联赛也好,甚至是“猪将军”,还有火海那一幕,无一不在说明,这个看上去普通的胖少年,自身潜力无穷。

    “行,我再想想。”这次,何宴是真的犹豫了。

    他不太想这么快离开古星的,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也没多久,古星都还没认全。

    不过卡牌师协会,又对他十分吸引,再加上江雾家族那边,如果他真去了,探查到了什么,说不定会给他一些感谢礼,奖励什么的。

    这就是大家族令人放心的一点,对于金钱、物品什么的,不太吝啬,说用什么交换,那就是什么,那些对他们,也不是特别重要,能买到,能得到,就不重要,更重视人才的可持续使用,更注重交易的持续性,不做一锤子买卖。

    何宴前世,也接过这种大家族的生意,挺顺利的,比给普通家庭通灵强些,并且大家族的人多少知道一点情况,不会问东问西,交流起来十分方便。

    再想想……感觉还是去一趟比较好,他还没出过古星呢。

    回家,菜和瓜果放在地上,屋里正在审批投稿的陈慈慈揉着眼出来,看了一眼,有点呆:“搞批发去了?”

    “送的。”何宴说:“菜市场的老板们。”

    陈慈慈傻眼,搓搓手,也大概明白是因为什么,估计就是军方那视频闹得:“那……那下次我去吧?”

    这边也不想占人家这便宜,毕竟菜市场的老板,也都做得小本生意,可去了,人家非不要你钱,还送你东西,可能这就是古星吧。

    放在其他星系,哪有这种人情味。

    “嗯,我准备去一趟中央星。”何宴想了想说。

    “什么时候?”

    “最近。”

    “去几天?”

    “不确定……应该不会很久。”

    “好,我去收拾行李。”

    陈慈慈笑呵呵的,把手上的蔬菜放到厨房,洗了洗手,就要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何宴沉默了下,“是去江雾家族那边。”

    去江雾那边,也确实用不到陈慈慈去帮他了,毕竟本来陈慈慈陪着何宴一起,就是为了关键时候,帮他报警,或者帮他联系江雾,内外有个照应。

    显然,陈慈慈也意识到了这点,明白过来何宴话里的意思,无语。

    这家伙……还真是拒绝的一点都不够婉转。

    跟他说有别的工作,也比直说强呀!

    陈慈慈叹气,却也好笑又好气:“谁说我非要跟着去帮你了,我去跟着你,蹭吃蹭喝玩一圈还不行?”

    何宴诧异:“也行,你去旅游,我办完事和你一起回来。”

    “算了,”陈慈慈无聊打了个哈欠:“说说而已,哪有时间去旅游啊,最近投稿变多了,腾不出手去,业务繁忙,能者多劳知道不!你要我过去帮你,我都不一定有时间,说笑而已,不会当真了吧你!”

    何宴:“……也随你。”怎么感觉好兄弟突然傲娇了许多。

    “自己收拾好行李,去了注意安全,也别太信任那谁。”说实话,陈慈慈还是有些不爽的,他总觉得,江雾的出现,取代了他的位置。

    也不是说竞争什么的,以前还把江雾当个提款机大神看,现在总觉得,被这提款机趁虚而入了,把他兄弟何宴都要带回家族去了。

    “这么多卡牌师,听说外星域也挺多的,他就邀请你,感觉不太对劲。”陈慈慈考虑说,“他应该不是没有别的选择的。”

    何宴点头,这点他也知道,不过,“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

    “什么?”

    “他可能喜欢我。”

    “???”

    你在逗我?陈慈慈震惊。

    何宴也不在意,淡然的说:“只是猜测,也别想太多,不过,大家关系不错,他邀请我,也正常。”

    火海那一幕,陈慈慈没见过,但江雾是有见到录像的,也可能是觉得他能力不错,当然主要还是,他没感觉江雾讨厌他,他对情绪这么敏感,能察觉到,对方是真心实意对他的。

    挺诚恳的,邀请他去家族遗迹也是,没藏什么坏心思,不然何宴能感觉到。

    那边,陈慈慈已经听不见后面的话了,脑海中只回忆着江雾的身影,再和何宴凑一起,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这……怎么喜欢上的?

    燕子是不是疯了,得臆想症了,人家一个大帅哥,钻石单身汉,哦也不知道是不是单身,应该是,反正人家……凭啥不找个和自己差不多条件的,你这猜测不靠谱啊!

    不过,到底没了那点难过,只剩下震惊了。

    几天后,何宴去公园领能量石,能量石这东西,属于军备,都是从击杀的傀,掉落的晶体中,净化出来的,何宴杀了六只变色傀,掉落了六只晶体,有五只都基本是全满状态的晶体,能量蕴含相当多,提取出的能量石,足够这边用一阵子了。

    所以上头奖励给何宴满满一袋,林上校都看着眼热,不过随后得知江雾还邀请何宴去自己家族遗迹查探,林上校才是震惊了:“他邀请的是你???”

    “嗯?”何宴没明白,“我怎么了?”

    林上校迟疑:“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江雾家族那边,这一次是要考虑继承人的问题,以前江雾是继承人,但他只是名义上的,还没被正式任免,再加上他血脉有些问题,家族中一直有很大部分人反对,这也导致,这一次任免-流程,多加了个考核,让家族中的小辈邀请各大知名卡牌师,谁邀请的卡牌师能力大,谁就胜出,以此作为继承人考核……”

    说到这里,林上校也有些惊异:“他都没告诉你?这么重要的事也不说,他这是打算直接放弃竞争了?”

    何宴一头黑线,啥意思啊:“也没有吧,他还邀请我了呢,可能也想争一争。”

    这林上校怎么看不起人啊,什么叫邀请他等于是放弃了,他不至于太差劲吧他觉得。

    林上校无语:“你知道别人邀请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中央星各大协会的会长、副会长之类的,我消息不通,也能知道一点,都是些真正资历极深、对卡牌和遗迹深有研究的大人物!”

    你?你只是咱们古星上的卡牌师啊少年,我不否认你真的有天赋,可你能拿什么和大人物比。

    “那我明白了。”何宴点头:“看来江雾还是想拼一拼的,只是没好意思说太多怕给我压力,都是朋友,我也会尽力帮他。”

    林上校目瞪口呆:“……没看出来啊,你是真的自信。”

    “没有自信,怎么做你的偶像?”何宴笑了下,拍拍林上校的肩膀:“我那手办,用着还合适吧?”

    “……”你大爷的,还提这茬!!

    不过【妲己】的魔化,林上校是真尝到了甜头,确实适合他。

    每次单独这一个技能使用损伤都不大,不过,同一张卡牌,只能使用单次技能,其实战斗力还是削减了的,他看起来没之前那么猛了。

    但,平时的守卫,也不需要他拼命,能苟一天是一天。

    没谁真的想因为施放一张卡牌的技能,把自己弄得半身不遂,耗尽寿命,没人想死的……

    “差点忘了,你这人有些特殊。”林上校古怪的看了何宴一眼。

    他想起来了,何宴不仅能看穿别人的属性和什么卡牌对应,甚至还能行走在火海,虽然据说江雾的家族……是一群冰人,和火没啥关系。

    但说不定,那遗迹中,到处都是冰,别人都给冻回去了,就何宴满身火焰,还适应良好呢?

    这话,林上校只是想一想,他猜的,连点依凭都没有,但除了这些,他实在想不出何宴再多的优势了。

    江雾此人,也不像是那种不争不抢一下,就完全放弃的,除非他心里断绝了希望,感觉自己无可救药了,才有可能不去争取,毕竟本来……继承人是他的位置!

    再温柔的虎,也有自己的领地意识,更何况江雾此人,只是外在温柔礼貌,世家里成长起来的,怎么可能有真正温柔的人,都是些比狼崽子还狠的,只看谁伪装的好了。

    倒是何宴,或许因为是个少年,孩子一般的心性,平时话少单纯,到是意外入了江雾的眼。

    他感觉得出,江雾确实拿何宴当作一个兄弟或弟弟对待的,平时都挺照顾,他和对方认识好几年了,他都没这待遇。

    “去了,看着办吧,他不一定不争,但不告诉你,估计是失去那个位置也无所谓,他那种人,什么位置,在哪里,都会活的很好,你就当没听过,做自己的就好。”林上校估计自己是多嘴了,勉强补充了一句,别给何宴太大压力。

    “知道。”何宴一开始真没想到,江雾的邀请,竟然关系到对方那么重要的未来。

    说是委以重任也不为过,他也犹豫了,要不要退出,让江雾重新选择,毕竟对于江雾的家族他不了解,至少没有中央星的卡牌师了解。

    不过……真的要退出吗?

    连江雾都相信他,他有什么不自信的,他天生就有的,还有何守道教他的,放在这星际时代,放在中央星那些出名的卡牌师面前,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心里有一股无名的火焰,冒出了尖,在心口忽忽闪闪的燃烧,以空气为养料,又化成气体,反哺他的身体。

    这是……他的火,属于他自己的,独一无二!

    就像哪吒一样,他本身的独特,与天生地养无异,都是上天赐给他的能力,天生就比别人多了一些东西的他,如果在自己长处方面,都竞争不过别人,他还不如再重生回去,回到何守道身边学习,从头再来。

    江雾家族的遗迹……不过江雾的家人,也是一堆光线吗?

    又考虑了半天,何宴联系江雾给出答复,回头做起了准备,他寻思,墨镜是不是还要多带几幅,最好弄几个隐形墨镜以待备用。

    12月15日,江家继承人考核前一天,何宴跟随江雾和他的下属几人,去了古星之外的中转站,一起登上了江家派来接送的飞行器,银灰色的椰子型飞行器,何宴从来没见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中转站的星球场地中,除了工作人员之外,来往飞行器也不少。

    有从其他星球,要转飞中央星的,还有各个星球互飞的,什么地方的人都有,不过没有长相奇形怪状的,大家都是人,最初祖先也都是从古星迁移出去的,四肢五官都一样。

    只是有些外星人更高大些,有些更俊美些,发色、瞳色以及肤色不同,其实差别不大。

    何宴好奇的这一幕,殊不知,在他好奇看向别人的时候,他自己也仿佛是个奇葩的焦点。

    只见江雾的家族队伍中,所有人都是穿着特殊作战服,以及江家的军队制服,规整的站立在一边,唯独何宴作为卡牌师,还是江雾请来的卡牌师,属于尊贵客人待遇。

    他随意的站在江雾身旁,比较胖硕的一个少年人,个头没有江雾高,两相对比下,就显得他格外矮胖。

    除此之外,他身上笼着一层黑色的,似乎格外吸光,又似乎是隔离光纤的斗篷衣,一半脸上带着连衣帽,下方是缝接在一起的墨镜和口罩。

    在星际战场上,与傀作战的战士们,也差不多是捂的这么严实了,当然人家至少面罩是透明的,还能看清脸,可这一位……

    从身体到脸都被遮完了,矮胖着、神秘着,感觉是个大人物吧,这人又像没见过世面一样,还在左顾右盼,太奇葩了!

    他旁边的人,那是江雾吧,江雾还是很有名的,近些日子江家继承人考核,有渠道的都听说过,毕竟这一带的江家家族外生子女还是很多的,搞得大张旗鼓,生怕不知道他们要去夺权了。

    难道是江雾这位,就是江雾请来的卡牌师?

    众人难免猜测着,议论纷纷,虽还没见过何宴的脸,却莫名觉得这一位神秘之极,属于江家继承人考核中头号关注人物。

    这会儿,何宴还没登上飞行器,那边他的照片,已经被偷拍,发到了新闻报上,成为江家这一代继承人竞争的神秘大人物。

    众说纷纭,中转站这边,也被闻讯了多次。

    中转站的主事人,就是当初那个何家的何松,他是星系中接收消息的负责人,专管这一块的信息等级。

    发现江家人联系他,他也很快去查找了神秘人的登机信息:

    何宴,锦鲤族。

    何松其实都快要忘了三叔在古星的那个儿子何宴了,他拦截了消息,后来也没关注过,这一时半会儿,也没往那边想,原来是个锦鲤族。

    这一族,有卡牌师?

    这则消息,很快被他发出去,给了江家人,于是锦鲤族那家的宅男,本来几乎已经与世隔绝的唯一族人,这一天的电话爆了。

    什么?我和江雾合作了?我去了江家的遗迹,帮江雾竞争继承人去了?

    锦鲤族的那宅男人都傻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说的是我啊?

    百口莫辩,关键我这解释,说得口干舌燥,我就在家,你们还让我给出证据,有病吧。

    说了不是我,你们也不听啊!

    算了……我去就去了,别说了,我现在去和江雾合作竞争继承人去了,你们别打电话打扰我睡觉……哦不,竞争了。

    鲤鱼,是要跃龙门的,他祖上留下来的只言片语说,只有多睡觉多锻炼,心无旁骛,才能积攒力量跃龙门。

    这一生,锦鲤族没有朋友,也无需交流,你只需要倾听海浪的声音,丈量龙门的高度,你只能靠你自己。

    孤独的一族,也是逆天的一族。

    成功则为神龙,失败坠入泥潭,上天何其不公,有人天生是龙,有人却要跃过龙门,可……机会都是均等的,即使身在泥潭,却也依然拥有希望。

    你向上,咬牙向上,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别告诉我没有,没有,是你不够努力,失败了,再跃一次,哪个鲤鱼不是经历千万次跃龙门的,只是有些放弃了,有些还在继续。

    不用别人施舍,不必天生自来,他锦鲤族,得不到的东西,也要用自己的双手挖来。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