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在星卡游戏里做灵媒 > 第58章 59999
    锦鲤族因为族内只有一个宅男, 向来在大众眼中充满神秘,与世隔绝也不知在做什么,不事生产,所有血脉世家中, 数他过的最惨, 靠着政府那点“濒危物种补贴”来度日。

    说实话, 这样的人,大家从没觉得他能有什么出息。

    他能成卡牌师,显然不太可能,但也找不出其他锦鲤族的族人了, 他整个族群, 不就他一个吗?

    锦鲤族那位宅男, 本来还反驳,解释自己在家, 后来问人太多,打扰到他清修, 让他烦了, 直接认了外面那人是自己,顺便拔掉了电话线,关掉了星网。

    烦!

    然而他不承认的时候, 还有人十分肯定就是他,这会儿他语气不好的承认了,那本来认定是他的人, 又犹豫了:

    会不会从哪个落后地, 又蹦出来一位锦鲤族?

    更或者, 联盟一些隐藏家族中培养的卡牌师, 其中有含有锦鲤血脉的, 只是外人从不知晓这事儿!

    总之……到了中央星,又一路抵达江家的星球领地,愣是没人猜出何晏的身份。

    保密性太好,只有名字和血统,作为登机要用的报备,其他的,都是加密状态,中转站看不到,外界也无从得知。

    不过大家总觉得,那一位大概率是大师级人物,江雾那人那性格,不可能放弃本属于他自己的继承人之位的。

    ——

    江家,在中央星赫赫有名的这个大家族,实际本身家族所在地,不在中央星,而是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战争的——星际战场防线星球。

    可以想象,一旦发生大规模战争,江家只能首当其冲,可江家上下,似乎对这些并不在乎,反正人家就是不搬离,说什么都不肯搬走。

    还有许多大世家也是如此,先辈迁移到了某个地方,他们就住下来,被傀围了也决不走,除非这一族的人,都快被杀没了,才会考虑回□□星。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的世家,也几乎要除名了。

    何宴到了外星,即使自己不去了解许多资讯,江雾身边的人,也会热心给他普及。

    也因此,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何宴竟然已经不是一无所知的小白了,在路上看到个衣服上有特殊标志的卡牌师,也能叫得出人家所属的协会,进步飞速!

    这一点,似乎也莫名给予了江雾身边的那些人极大信心,气势也高昂起来。

    对此何宴其实有些好笑的,因为卡牌师查探遗迹,比的不是记忆力,而是经验和实力,这两者中,或许经验还是占大头的,自己这初出茅庐的,心里还多少忐忑。

    别人却都放心了。

    “咱们又不懂这些,觉得你很用心,把雾少主的事放在心上,也就安心了。”被询问的江家旁支人笑了下,有时候看得真就是态度。

    别的少主请去的大师,可能能力极强,可毕竟事不关己,有些因人情被请过来,不一定会用心到什么程度。

    至于说物资之类的,真正的大师,会缺那种东西吗?

    何宴却不同,不管他是作为江雾的朋友,还是为了江家奖励的物资,都一定会全力以赴,这就足够了。

    何宴后来想了下,也明白过来,有些好笑。

    跟着江雾的人,挺有意思的。

    其实按照一路上的听闻,何宴也知道,江雾这个继承人,本身就不被太多人看好,他体内没有血脉之力,无法觉醒,而史上还没出现过不觉醒血脉的江家家主。

    所以直到现在,能站在江雾身边的,要么就是正统的支持者,要么就是意气之争不愿在别处的,要么就是投机者,总归都是希望江雾成功的。

    另一边,江家的会客厅,已经聚满了人。

    这一代的江家子弟数量尤其多,当然最夸张的还是江家主脉,这一脉中,江雾的同辈兄弟,足有三十多个。

    乌泱泱三十好几个少主站在一起,身边再加上请来的大师,这就是六十多人,几乎挤满了江家本来面积不小的会客厅。

    何宴走进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大家族的严谨、肃穆,都没有,六十多个人,大半还是地位不凡的大师,这边聊几句,那边聊几句,几乎跟菜市场差不多。

    不过此时何宴一进来,那嗡嗡的议论声,却小了很多。

    “江雾来了!”

    “真够可以的,大家都在等他一个人,故意姗姗来迟,根本就是在耽误大家时间!”

    “他身边那个……就是锦鲤族唯一的族人?”

    “听说不是,那锦鲤族宅男否认了!”

    “反正是锦鲤族的,身份认证怎么会出问题,你的身份认证上,会给你江家冰族,改成锦鲤族吗?你家族长老能同意?这些都很严谨的,搞不好容易招惹到人家族群。”

    “不过这锦鲤族,挺胖的哈。”

    “听说锦鲤族有些玄学,运气都很不错,当然是我长辈说的,说锦鲤族基本都是无病无灾老死的,要不是一个个宅男,也不爱找老婆,都不至于血脉濒临灭绝。”

    “所以江雾是打算找个运气好的,中和一下他自己的霉运?”

    会客厅中,年轻一辈提到江雾,尤其是江雾同父异母的那些外生子,都不怀善意。

    这是真正的竞争对手,江雾不好,大家也能开心点。

    说句实话,毕竟江雾是正统,他上位了,大家心里都不会好受,反倒是同为外生子的人上位,他们也能在外头挺起腰板了,和他们一样身份的人都是继承人了,这说明他们也能算正统了啊!

    这是江家人的反应,至于江家人身边那些大师,倒是神态各异。

    不认识,没听说过,陌生感很强烈。

    身上的衣服没有标识,看不出哪个协会的,从头到脚捂的太严实,让人无法判断。

    “不知这位大师,出自哪一家协会?”这时有个老人问道。

    他身上挂着标牌,很清晰的标识,何宴认出来了,是中央星某一家小型卡牌师协会的会长。

    “我没加入协会。”开口,是清淡又带有一丝特殊音质的少年音。

    还真是个胖子……那声音不难听,但一听就知道,说话的人应该不瘦,正符合那套衣服下的体型。

    这时有人轻笑一声,“差点以为和我一个协会的。”

    何宴循声望去,会客厅中本来摆放着不少座椅,因为大家刚到,都在寒暄没好入座,可此时却有一人,不仅施施然坐下,反而还躺在了看上去最舒服的靠墙沙发上。

    模样随意的很,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毫不怕生,也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

    不过也不知为何……即使在场的人都闻声看过去,却没有一个人露出奇怪的神色,好像那人不管做什么,都理所应当一般。

    “那位是胖师协会的周时光。”江雾走过来,在何宴身后说,“那个协会这一届的天才导师,地位堪比其他协会的会长,常年征战,出去一次,新闻报上就有他一次,名气很大。”

    “胖师协会?”何宴脸色古怪,路上没遇到过的标识,江雾的人也就没跟他说过这什么胖师协会,此时是第一次听到。

    讲道理,那沙发上出声的人是够胖的,感觉比他还要胖两圈,再加上所在协会的这个名字,这协会里不会都是胖子吧?

    也没想太多,何宴觉得应该不至于这么魔幻,只收胖子,歧视瘦人,大概只是碰巧了。

    不过显然正如江雾所说,这人名气极大,他不说话,大家还没人发现,等意识到他也在后,顿时把目光都转移了过去。

    “周大师也来了!”

    “周大师,胖师大人可还好?前些年见过一次,看他老人家身体站如松稳如钟的,令人心慰,有他在,是星际之福啊!”

    “什么人居然把周大师给请来了?这也太牛了!咱们还争什么啊。”

    “不是胖师协会一般不参与这些吗。”

    何宴听的有些奇怪,这个胖师协会,地位似乎很超然,出来一个人,都是备受追捧,很厉害的样子。

    “胖师协会的人,很厉害吗?”他转头,小声去问江雾。

    江雾那边,也低声道:“很厉害!不过,无需有压力,这一位,大概是二叔请来的,你们卡牌师进入遗迹,总要有个公证人和领头的,周时光应该就是了。”

    仿佛在应和着江雾的话,没过多久,会客厅后方就走出来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他伸手压了下声音:“大家稍安勿躁,周大师不是参与者,是江家向胖师协会会长那边,请来的公证人,大家进入遗迹,谁查探的进度多一些,都是由周大师记录,也让大家更放心些,不必怕出现记录误差之类的意外。”

    说是怕出现误差,其实还是怕裁判被买通。

    不过此时周时光的出现,确实让不少卡牌师都放下了心。

    这一位,不会被买通的。

    胖师协会从来不参与世家中的竞争,人家对这些不感兴趣,这次,估计也是因为江家出面,协会会长才让周时光过来一趟。

    “原来如此!”

    “周大师在,我们确实放心许多。”

    众人七嘴八舌恭维着,周时光,既是卡牌师,又有超高强战力,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安全。

    其实不少人之前还是犹豫的,虽然对于他们这些已有十几年或几十年经验的卡牌师来说,对灵并不陌生。

    可江家的遗迹,听说早些年一直是封闭状态,近来才开启,但江家人查探无果,他们没有卡牌师,这一次虽说是继承人考核的竞争,实际上也是江家希望找来卡牌大师,帮忙开发遗迹的。

    换句话说,他们也不知道,遗迹中会存在什么。

    安全性,很难得到保证,不能说一定会遇到危险吧,但也无法证明里面没有危险,不少人虽然人来了,心中还是犹豫的。

    不过有周时光在,这会儿也不必怕什么了。

    再大的危机,还有周时光顶在前头,他没出问题,后头的人也不会有事。

    何宴算是这一批人里知识面最狭窄的,他也不说话,就默默地听,不过到底明白了,这周时光是个挺厉害的人,遇到危险了,就躲到他后面。

    江雾也是这意思:“进去之后,万一有危险,就跟着周大师行动。”

    何宴“嗯嗯”两声,记在心上。

    接下来就是宴会,江家的菜,何宴很喜欢!

    他吃的津津有味,口罩和帽子都摘下来了,露出了自己带着墨镜的胖乎乎的大脸。

    这会儿,大家也都确定了,还真是个胖子!

    不过,没人因为这个说什么,因为周时光……那也是个胖子!

    即使江家这一代的小辈,反感江雾的存在,也绝不敢此时去拿体型攻击何宴,惹得周时光不快才真是脑残。

    在江家,这样脑残还是不多的,毕竟一两个真正脑残的,连这场宴会都参与不到,早几年就被家族所放弃,扔在外头,哪还有资格竞争继承人?

    那边周时光倒是看得好笑,何宴进来的时候,他就一眼看到了,乱哄哄的大厅,卡牌师都是些四五十岁以上的,还有些老头子,干瘦干瘦的,唯独何宴,身上一股子少年人的活力,还胖乎乎。

    主要还是这个胖乎乎,让周时光注意到他了,觉得还挺亲切。

    倒不是说星际没别的胖子了,不过又是卡牌师又能胖成这样的,还真不多。

    本身收灵,就消耗了卡牌师的身体,大部分成名卡牌师,其实是透支了一些什么,哪怕有药品弥补,也很难保持正常体型,基本都是偏瘦的。

    这代表了一种不健康,虽说胖子也不能说是健康的,可胖成快要比拟周时光体型的卡牌师,不是学艺不精的混子,就是体质特殊,或者跟周时光一样,掌握了胖师协会的某种机密。

    后者显然是不存在的,胖师协会不存在何宴这号人,也不参与江家的家务事,甚至对江家遗迹不感兴趣。

    至少就现在而言,周时光觉得,这何宴比江家遗迹有趣一点。

    见状,他也大吃大喝起来,不得不说大家族招待客人,都是用的上好食材,确实好吃。

    整个席间,卡牌师们也不见最初的寒暄,静悄悄的,唯独两个胖子,在那边吃吃喝喝,还真带动了一些人胃口,多吃了点。

    江雾看得好笑,他就坐在何宴旁边,见何宴高高兴兴的吃饭,心情都不自觉被带动的愉悦了许多。

    余光见到他嘴角蹭了一点鱼肉,江雾伸手,拿起纸巾给他擦了一下。

    何宴愣了一下,本来擦个嘴嘛没什么,但想起这人可能喜欢自己,何宴又觉得不太对劲了。

    他鼓了下脸,想严肃一点,又怕太严肃的有点伤江雾的自尊心,犹豫了两秒,又埋头吃起来。

    算了,管他呢。

    他口中什么话都没说出来,表情其实表露的意思非常明确,从江雾的角度看不到,那边周时光哪怕隔着对方的墨镜,却也咂摸出了点什么,差点给笑飞了。

    这小子……太有意思了吧!

    不过,这么年轻,真不一定能拼的过那些老头子,江雾这是打算放弃了?

    两人关系明显不一般,大概率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让这胖少年来,可能只是江雾想开拓下对方的眼界,见识一下遗迹,并没有竞争的意思。

    不论如何,开场都来了,人也不会走。

    宴会结束后,由江雾的二叔带领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开江家,进入了江家管控的一座山中,到了山顶,大家才发现,山顶中央,是一块冰湖。

    冰寒四溢,长时间待在这样的环境下,哪怕有可以自行加热保暖的衣服,都有可能得老寒腿,江家人除外。

    因为他们本身就有冰寒血脉,族群都是冰族,血脉之力觉醒后,都能冰块覆盖全身,哪会觉得这环境冷?

    江雾落地后没什么感觉,何宴从悬浮机上跳下来,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只觉得视野格外宽阔,却也同样没感觉。

    他身体就跟个大火炉一样,心口那抹燃起来的小火苗都没熄灭,无时无刻不在为他提供热力,又怎么会觉得冷?

    他走来走去,跟只小麻雀一样,显得其余感受到寒风就把衣服加热裹实的卡牌师,特别像裹在羽毛里的鹌鹑。

    真有活力啊……这小年轻,是来逛街的吧。

    江家其他竞争对手,以及他们请来的卡牌师,都忍不住感慨,江雾这一次,是请了个啥来?观光旅游的?

    “遗迹在哪呢?”有人诧异,这不是一片冰湖吗?

    “在下面。”江雾的二叔说:“我们曾砸开冰面,凿出了一处通道,最底端就是遗迹所在的……”

    似乎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江家二叔迟疑说:“那是一处宫殿,但被锁在一只月圆型的光膜里,只有用手探人光膜,才可被吸入宫殿。”

    “月圆型?”周时光也是第一次听说江家的遗迹,但他很快抓住了关键词,圆形就圆形,为什么要加个月。

    江家二叔苦笑一声:“见笑了,果然被周大师听出来了,这光膜,就如同古星上看到的月亮一样,每逢十五月圆开放,其余月牙时候,都是封闭状态。”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