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欺压黑暗神的日常 > 第 50 章
    ——为您而生。

    圣女这样说, 那双眼中好似盛开了一朵艳丽的火焰,氳氤燃烧一切孤注一掷的狂热。

    她不愧是神教精心培养的首席圣徒,对光明神的忠心无人能比。

    黑暗神脸色冷得可怕,精神力忽然连上远在千里之外的杰森, 将之痛骂了一顿。

    看看人家光明神教的教皇, 再看看他, 废物点心一个,连抢圣女都不会抢,这些年白活了?要是阿米莉亚一直是黑暗神教的人, 还能有这些麻烦事?

    正鲨人赚私房钱的杰森:…??

    骂完了人,黑暗神低头去看阿米莉亚。

    从来没处理过感情问题的黑暗神暴躁得要命, 祂说不清心里的感觉, 只觉得圣女的话叫祂不舒服,于是修长的眉毛紧拧, 问:“为何?你从未见过神明,为何对祂如此忠心。”

    阿米莉亚随口乱编:“我刚出生就被父母抛弃了, 差点饿死在街边,是神教建立的孤儿院把我捡回去养大, 更是一直教养我到现在。没有光明神教,就没有现在的我。”

    ——这当然是瞎编的假话。

    事实上,光明神教出资建立的那几个孤儿院黑暗得可怕。

    他们确实会捡孤儿回去,食物给够,充足的房间,再配上几个负责照顾孩子的妇女,一个孤儿院就这么建成了,捡到孤儿往里一丢,省心又省力, 以此来对外宣传神教的‘慈爱世人’。

    但捡回去以后孩子是死是活?没有人关心。

    在六岁以前,阿米莉亚的记忆里全都是缺衣少食的饥饿,和成年人不耐烦的拳头,直到测出魔法资质,她的境况才有所改善,不至于真的饿死。

    那时候管理孤儿院的主教贪婪又暴躁的面容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进而使她一直对光明神教抱有恶感,即使再好的条件也没想过要留下来。

    抽回思绪,阿米莉亚继续说道:“神教所做的一切都遵循您的意志,您拯救了我的生命,从此您的神座之下便是我的灵魂归处,是我此生唯一望着的方向。您是我所有力量和信仰的唯一来源,也是唯一去处。”

    “我的灵魂和□□永远归属于您,我敬爱的主。”

    呕。

    她在心里面无表情的呕吐了一声,被这些肉麻的话恶心到不行。

    幸好上祈祷课的时候她没有偷懒,那些她曾经背过的祈祷词实际上比这肉麻一万倍。可她想起皮下的黑暗神就说不出口,只好稍微矜持了一点。

    但就算矜持版本的祈祷词,对于很久没有听到过信徒祈祷的黑暗神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惊吓。

    黑暗神的表情一僵。

    面无表情地死死盯着被祂拢在阴影下的圣女。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经退到了墙角,阿米莉亚半靠着身后冰冷的墙壁,感受到上方那道目光越来越灼人,带着怒火,像是要把她直接烧起来一样。

    良久,神明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下流。”

    阿米莉亚:……??

    啥?

    不是,我哪里下流了,我说什么了吗?什么也没有啊。

    阿米莉亚懵逼的看过去,视线正好扫过神明微红的耳尖,沉默了一瞬。

    不至于吧?这也没什么露骨的地方,处男神就这么不禁撩吗?

    别问阿米莉亚怎么知道神明是处男的,这是个秘密。

    她试探性的说:“那我…换个说法?”

    神明面无表情:“闭嘴。”

    那张嘴说出来的话只会让祂心烦。尤其是和光明狗贼有关的事情,总要露出那副让人讨厌的神情。

    还有那些…话,她居然说的面不改色,甚至还有些轻松,可见是对光明神说了不知道多少遍。

    黑暗神越想越生气,霎那间火光炸裂,岩浆迸发,宫殿内的地面瞬间出现一圈熊熊燃烧的火焰,将半死不活吊着的光烧得噼里啪啦,整洁的玉石地板烧出缝隙。

    神明压抑着杀人的怒火和暴躁感,咬着牙道:“走。”

    阿米莉亚瞧了眼祂的神情,二话不说,立马穿过自动分开的火焰,快马加鞭地离开了即将爆发的火山。

    火星席卷着被高温炙烤到扭曲的空气,刺鼻的黑烟渐渐滚起。

    神明坐在王座上,身处这地狱般的景象,祂举起手,从耳边卸下一枚金色的耳饰。

    这耳饰做工一般,材料低廉,但胜在设计出色,此刻乖乖躺在如玉般雕成的手掌中,看起来竟也和价值万金的无价之宝差不多。

    这是从前圣女为黑暗精灵买的金饰。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黑暗神今天忽然将它找了出来,挂在耳际。圣女的视线从它身上经过了无数次,却从未在上面停留哪怕一刻的目光。

    她真的忘了。

    黑暗神的手掌合紧,金属变形的吱吱声响起,祂面无表情,手背却青筋暴起。

    无所谓,忘了便忘了吧。

    那些因受伤而显得格外弱小的回忆对祂而言本就是屈辱的,不过是夹杂了圣女的影子才显得宝贵了几分。现如今圣女忘记了,那这段回忆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神明挥手收起火焰,祂松开手掌,细碎的金沙从手指间流下,落在地面,和尘埃化为一体,再难区分。

    金沙一点点落下。

    待最后一滴金沙流尽,黑暗神的神情已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不过是一名人类的爱情,就是再难,总会有得到的那一天。祂活了上百亿年,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阿米莉亚从宫殿里出来,回头看去,殿外一切正常,哪有什么火焰熔浆,花园里的玫瑰开得正艳,在微风下轻轻摇曳着。

    莫名其妙,突然就发火了。

    阿米莉亚摸摸胳膊上竖起的寒毛,刚才那种仿佛被顶级猎食者盯上的感觉,她差点脚一软坐在地上。

    这就是人类和神明的差距,即使只是一点点情绪的波动,都足以叫蝼蚁胆寒。

    阿米莉亚抿着唇,拍拍被火燎焦的裙角,独自回了住所。

    三天,对于一场盛大的典礼来说是极其紧凑的时间,教皇冕下觉都没睡,顶着两个黑眼圈,紧锣密鼓地安排好了场地。

    好在之前就一直在为千年圣典做准备,虽然半中间因为某些原因停止了,但也比从头开始做来得强,搭建到一半的广场直接被征用了。

    教众们忙得不像样,脚步匆匆地在圣堂内来回行走。

    在众多繁忙的声音中,唯有两处宫殿格外安静,一是神明所在的地方,无人敢于靠近。二就是阿米莉亚的住所。

    根据规矩,任何即将面见神明的圣徒都必须要提前独处十天以上,避免与外人接触,以保持自身的纯洁。

    阿米莉亚这三天别说人,连动物都没见着,一个人住在安静又空荡的宫殿,憋屈的要命。

    今天就是举行典礼的日子。

    她对着镜子,独自上着妆,金色的颜料在额心画出繁复的花纹,这是光明神的标记。

    阿米莉亚本来不想画,怕黑暗神看到气死,奈何教皇不同意,她也只好先画着,等没人的时候再偷偷擦掉。

    黑书从四五个花盆底下吃力地挪出一点身体,扇了扇书壳。

    ——尊敬的圣女大人,您可做好准备了?

    阿米莉亚头也不回的说:“闭嘴,一边去。”

    黑书急了。

    ——您放心,我对您绝对没有恶意。

    ——您恐怕不知道,我其实生前是个人类,死后被亡灵法师扒了皮做成书才变成这样的,灵魂永生永世囚禁在这本破书里。

    ——这几百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重新变回人类,拥有身体和能说话的嘴,哪怕是死也比继续保持这个样子好。

    ——我绝对没有骗过您,我说的都是实话!

    阿米莉亚终于垂眼瞅了它一眼,冷淡道:“然后呢?”丝毫没有被感动到的意思。

    ——伟大的神明怎么会在意我这粒小小的尘埃。可若是您能成神,稍微拉拔我一下,我这段日子的服侍就算是值了。

    黑书殷勤地扇动书壳为圣女吹风。

    阿米莉亚搁下笔,站起身,花瓣般的裙摆散开,在阳光下潋滟着夺目璀璨的光辉,金发挽成精致的样式,披上绣着金纹的头纱。

    她垂下眼,钴蓝色的瞳孔如大海般广阔,蝶翼般的眼睫微微颤抖。

    ——您千万记得,要在神明情动时,最松懈的时候才能下手,动手要快准狠,千万不能犹豫……

    “啪!”

    阿米莉亚面无表情的合上书,消去了黑书喋喋不休的声音。

    太阳已经走过头顶,该是面见神明的时候了。

    路上没有人,连动物都没有一只,可阿米莉亚知道有无数人的眼光正看着她,看着这个幸运到蛊惑了神明的女人。

    他们在评估她,评估她到底优秀在哪里,为什么值得神明侧目,这样的成功能不能复制?他们能不能获得神明的宠爱?

    仿佛一切沾上神明的事物,都值得他们用放大镜仔细研究似的。

    少女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神明的住所处。

    一些悉悉索索的低语声响起。

    “看着也不怎么样嘛,为什么吾神偏偏看上她。”

    “她怎么不笑?一副高傲的样子,真让人作呕。”

    “神后、神后……她叫什么来着?”有人甚至不记得这名少女的名字。

    “好像是叫阿米、阿米莉亚?”

    在这个名字出口的一霎那,轻微的炸裂声响起,一蓬血雾炸出,说话的人已经炸成了血浆。

    ——不可言神之名。

    神明竟然将这项权柄也分给她了吗?

    一时间有人惊讶,有人恐惧,有人嫉恨,种种纷杂的情绪涌上,无人敢再说话,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短短的几分钟内,这默默无闻的名字就连同恐惧感牢牢刻印在了所有人心间。

    而推开门的阿米莉亚,她面临的景象却不像其他人想象的那么美好。

    只见神明懒洋洋靠在扶手上,一张写满字的纸条顺着风飘过来,直接落在她手上。

    入目的第一行字就是:未经允许,不准轻易触碰祂的身躯。,,网址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