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腹黑相公枕上宠 > 第1069章 发生了什么

第1069章 发生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几天后,流言像是长了翅膀,愈演愈烈,不少人开始议论施落和白想容不容人,这人家都没过门呢,这小姑子就联合白想容想

    要林姑娘的命了。

    施落去胭脂铺子找白想容,才知道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

    胭脂铺子是难得的热闹,不少人都是来看白想容的,期间不乏说话难听的人,说什么的都有。

    “这白家小姐还没过门呢,就这么狠毒啊。”

    “谁说不是,虽然她和沂王有婚约吧,可是这婚约还不是当初她不要脸求来的?沂王殿下醒了看不上她,她就和秦国公不清楚,

    这还不算,自己不检点还容不得别人。”

    “心肠如此狠毒女子,怕是日后娶了府里也不得安宁。”

    “……”

    施落听了半天的墙角,忽然推门进来,她几年没露面,很少有人见过她,众人只当她是普通的客人,便又开始议论纷纷。

    施落插嘴道:“几位是在说什么的?”

    其中给一个妇人道:“我们在说这莞颜的白掌柜呢,年纪轻轻心思歹毒……”

    施落很有兴致的问:“白掌柜歹毒?不是吧?这话怎么说的。”

    几个女人把白林的恩怨说了一遍。

    施落道:“不会吧,白掌柜就是个商人,钟先生脾气古怪,给不给谁治病,白掌柜也没有办法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都是因为白掌柜和公主殿下关系好,公主是钟先生的徒弟,她说话,自然是管用的。”

    施落道:“按照大姐的说法,这小姑子还管哥哥屋子里的事情?”

    “谁说不是呢?一个小姑子,管着自己的男人就算了,谁不知道卫国公惧内,公主霸道惯了,可再霸道也不该管自己哥哥屋子里

    的事情吧?偏偏人家白掌柜和公主关系好,轻飘飘一句话,就要了林姑娘的命了。”

    等她说完,施落对如梦道:“去找京兆府的刘大人,就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人公然抹黑公主和王爷,致尊卑法度于不顾。”

    如梦转身去吩咐了。

    几个女人目瞪口呆。

    小泉走过来道:“殿下,店里新来了一批上好胭脂,殿下楼上请的。”

    几个妇女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殿下饶命,我们错了。”

    “殿下放了我们吧,我们有口无心不是故意的。”

    “殿下,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

    施落乐了:“几位别担心啊,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是你们这么非议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她看了这几人一眼道:“能买得起菀颜东西的客人非富即贵,几位夫人虽然穿着勉强过得去,可是脸上的皱纹,手上的老茧骗不

    了人的,你们根本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夫人。”

    几个人面色一白。

    施落又说:”而且啊,除非没脑子,但凡有点脸面的夫人小姐,哪一个不是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是做不出这种偏听偏信,嚼人

    舌根的事情。”

    施落说完,之前还围着的几个夫人小姐往后退了退,生怕和这几个市井妇人扯上关系让人觉得他们没品。

    几个妇人吓得脸色苍白。

    施落说:“指使你们的人是给了多少钱啊?你们可知道妄议皇室是什么罪名吗?”

    期中一个妇人扛不住,跪下道:“公主殿下饶命啊,我们是收了李秋菊十两银子才来这里说白掌柜的坏话,我们真的没想过要妄

    议公主的。”

    她一跪下,其他几个也扛不住下跪道:“殿下饶了我们吧。”

    周围开始还有人觉得施落得理不饶人,这天下,谁还不讲几句闲话了,这个公主上来就要拿人,简直嚣张跋扈。

    可没想到事情这么点功夫就反转了?

    门口有人探头探脑的往里看。

    施落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圆润的指甲盖道:“李秋菊是谁?我都不认识,她黑我做什么?”

    众人“…”

    我们抹黑的是白掌柜。

    “秋菊是林府的丫头。”其中一个妇人说。

    “你的意思是林府的丫头花钱教唆你们抹黑本宫了?”

    众人“…”

    白掌柜白掌柜白掌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施落一拍桌子:“大胆,林大人品行高尚,是大越的国之栋梁,怎么可能纵容下人抹黑本宫和沂王,又不是要造反。”

    “造反”两个字一出口,几个妇人早就吓软了。

    如梦道:“殿下,林大人不会的。”

    施落道:“本宫也知道林大人不是那样的人,可李秋菊到底是林府的,没有主人的命令,她怎么敢?”

    如梦说:“会不会是李秋菊觉得她家姑娘没有抢成白掌柜的婚事,替她家主子抱不平。”

    施落点头:“就是这么回事,林姑娘本宫见过,柔柔弱弱,很清纯的一个小姑娘,一定不会做这种事。”

    如梦又皱眉:“可是殿下,李秋菊一个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啊?”

    施落回头盯着如梦:“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李秋菊偷盗?这还了得?来人,去报官!”

    众人“…”

    公主您这双簧唱的好啊。

    几个妇人早就吓死了。

    施落终于放下茶杯站起来道:“我四哥和白二小姐在大越便是认识的,后来两家父母做主订了婚,该有的礼数也都有,白二小姐

    这门亲事正大光明,名正言顺,日后若是谁敢再嚼舌头便是对这门亲事的不满,对亲事不满,就是对先皇和太后不满。”

    施落说完便上楼了。

    白想容在包间等着,施落一来,就见她眼眶红红的。

    施落道:“好端端的,别哭了,又不是你的错,我都帮你报仇了,日后这个林语嫣再敢出幺蛾子,我保证让她后悔。”

    白想容擦了擦眼泪道:“谢谢…”

    施落笑道:“我们两个还用说谢谢?”

    白想容是真的感谢施落,每次出事都是施落在维护她,替她出气。

    白想容觉得施落比萧沂靠谱多了。

    “公主,你若是个男儿身,我肯定死心塌地的嫁给你。”白想容很认真的说。

    施落“…”

    发生了什么?

    白想容的话拆开了明白,合在一起怎么怪怪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