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 第716章 还真是一个……教授

第716章 还真是一个……教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原主是属于天生反社会人格,从一出生就注定了这辈子就是这个样子了。

    这种人很容易走向犯罪,要么犯罪被关在监狱里面,要么就是一辈子待在疗养院或精神病院里面。

    当然也有少部分的反社会型人格学会了爱,他们对所有人都冷漠但唯独对 那一个人温柔到极致。

    但只是少部分……

    小恶看着原剧情,它把反派的任务解析出来:“你尽量多做一些坏事,只要贴合反社会性人格这一点就有反派积分,慕离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反派,她真实性格是很冷漠冷血的。”

    “嗯。”

    “慕离在原剧情里面很善于伪装,接近世界男主的外甥女玩的其乐融融,但是其实跟着就是把对方当消遣,慕离喜欢有挑战性的人,而男主顾铵凛就是那个她想试探挑战威胁的人,慕离想看见他因为她而恐惧惊慌。”

    “嗯,现在我要伪装自己后面我就可以暴露自己的性格和顾铵凛对上。”

    “对,就是这样。”

    这个世界没有洗白,因为原主天生就是反社会性人格,天生就注定这辈子是个坏人。

    小恶:“如果这个世界男主又歪了,你倒是可以给原主一个救赎,原主的结局是进了监狱,因为她差点杀了一个男主的学生,杀人未遂,但是如果在任务中男主喜欢上了你,或许他可以阻止你犯罪,改变你的结局。”

    “我要走原主结局吗?”

    “看情况,你当一个坏人就对了,就看男主会不会拉你一把阻止你作恶了。”

    像以往它和阮小离接触的反派,都是有原因被逼迫成反派的,或者说有某些原因造成了心理缺陷从而成为了反派。

    但是这个世界特殊性就是慕离天生就是反社会性人格。

    你要说慕离坏,那么慕离真的想这样吗?

    一出生就注定了是“异类”,她从出生就不知道什么是责任感什么是亲情。

    小恶多讲了一些原主的事情,便于阮小离了解原主,从根源出发来做反派任务。

    它道:“因为重男轻女慕离没有上户口,老一辈的命令慕父违抗不了,但是慕父已经打算好了以后找机会给慕离上户口,

    其实慕离的父母其实也是很爱这个女儿,但是这份爱被消磨了,

    生下一个不会笑不会哭的婴儿,好不容易这个婴儿牙牙学语会叫爸爸妈妈了,但是一年到头都听不到慕离口中喊一声他们,

    花了大价钱送去私立的幼儿园上学,三天两头工作中的他们就被幼儿园的老师请来,说慕离抢了某个小朋友的玩具,打了某个小朋友,甚至还掐死了老师上课的兔子,

    父母每天都是被找去幼儿园,然后不断的向老师赔礼,解决慕离制造的那些麻烦,

    解决完麻烦之后,他们就细心的教育女儿,可是女儿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看他们的眼神不是看父母的眼神,而是看平平常常的陌生人的眼神……”

    再大的父爱母爱在这么多年里也被消磨了,慕离被送去了精神病医院,常年不见面这份爱就更加没有了。

    “后来慕离的父母生了一个弟弟,这是一个正常的小孩,会哭会闹会甜甜的喊爸爸妈妈,这莫大的满足了这对父母的对孩子的满足,于是他们选择性的遗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阮小离倒觉得这样的事情挺正常,有大爱的家庭,但是也有更多普通的家庭。

    谁家要是有一个精神病,全家都会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让他们不痛苦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漠视遗忘,虽然这对精神病的人很残忍。

    小恶能听到阮小离的心声,它无奈的说:“慕离也是个可怜人,从出生起就感受不到那些感情,父母最后也“抛弃”了她。”

    倒没有真的抛弃,起码每个月高额的医疗费还是会支付的,每年起码也有几次问候。

    阮小离:“慕离现在从医院跑出来了,医院应该会打电话给原主的父母吧。”

    小恶笑了:“起码半年之内原主父母都不会出场的,原剧情就是这样,其中原因未知。”

    可能是其中有谁欺上瞒下了没有通知原主的父母吧。

    原剧情里面等原主父母回国来找慕离的时候,慕离已经犯罪了。

    小恶:“你加油都做坏事,越做一件坏事积分就越多,不要有心理负担,反社会型人格就是这样的。”

    不做坏事怎么能叫反派呢。

    “嗯。”

    阮小离坐在门口附近,她背挺的很直乖巧的一副在听课的样子。

    顾铵凛上课的时候眼尾扫了那边一眼,看见她这么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倒是有点意外。

    她听得懂他讲的课程吗?

    顾铵凛教的课程,连全国考上这个学府的各省状元不注意听的话都有可能会听不懂。

    原本以为她会听的很无聊听不懂,但是这认真的神情顾铵凛感觉她好像能跟上节奏。

    任何一个老师都喜欢好学聪明的学生,顾铵凛也一样。

    接下来上课的时候顾铵凛好几次都注意她的表情。

    说到难点的时候她皱眉了,听他说完公式她顿时眉头解开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讲台上的男人轻轻的捏了一下书角,眸子低垂。

    果然她听得懂。

    一节课有两个多小时,阮小离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坐着,下课的时候骨头都疼了。

    而顾铵凛站了两个小时还是一样意气风发,没有丝毫疲惫,他已经习惯这样的工作了。

    顾铵凛收拾了书走到门口:“走吧。”

    “好。”

    她乖乖的跟上。

    顾铵凛还没有那么快离开学校,学校有个科研团队,顾铵凛就是里面的主要的科研人员。

    “等下我要去实验室,你到我办公室坐着吧。”

    “好。”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直到快到办公室了,身前的男人低哑的声音问道:“刚刚我讲课的内容你听得懂吗?”

    她一愣,然后乖巧的点头:“能听得懂,虽然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了,但是你讲的课我都能听得懂。”

    看来是记不住事情,但是知识还在。

    能听得懂课程那么就代表她也是读大学的?

    “我给一份卷子你做吧,你在办公室等我的时候,如果无聊可以做这张卷子。”

    顾铵凛走的时候塞给了阮小离一张超高难度的卷子。

    阮小离看着他走掉的背影,再看看手里的卷子。

    “还真是一个……教授。”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