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回到反派黑化前 > 正文 第119章 第 119 章

正文 第119章 第 11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第119章

    震惊六界的自爆一事, 随着昔日主城姑娘的出现而渐渐平息下来。

    劫后余生,被她救下的天兵将留影珠中程翌的所在所为一传十,十传百地带到了六界各地。

    接连许多天, 各界各族茶余饭后的谈论对象都是那位能洗涤污秽蛊雨的鲛鱼公主。

    就在大家唏嘘不已之际, 莫软软和骆瀛亲自备上重礼前往魔域, 感谢这次宋湫十对天族施以援手。

    听到这样的消息, 外界又将三千年前这两位一见面就变脸的陈年往事揪出来说了一番。

    莫软软和骆瀛到魔域的时候, 宋湫十还在昏睡中。

    那日, 大致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 身体薄了一层, 苍老得不行的世界树树灵连滚带爬地跑回本体之中蕴养。

    当时没觉得,等世界树树灵将庞大的灵力收回后,宋湫十身上每一根骨骼都像是被碾碎似的疼,还没撑到回魔宫,半路就晕了过去。

    秦冬霖一直守着她。

    一日恨不得来三十次的宋昀诃同样魂不守舍。

    所有的事情都落在伍斐和伍叡两兄弟身上,一连十几天,忙得脚不沾地。期间, 两人抽空来了几趟,见湫十还未醒, 便又接着忙手头上的事去了。

    宋湫十这一睡, 就是许多天。

    魔域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 沛遗也不再闹脾气,外面庭院里, 女使撒下去的花草种子冒出一层浅绿, 枝头上, 鸟雀叫声叽叽喳喳的吵闹。

    黄昏的霞光沉入天际, 浓重的夜色取而代之, 覆盖云层。

    月色无声无息从半开的窗牖边溜进房间。

    秦冬霖从议政殿回到院里,刻意在廊檐下停顿片刻,敛去一身霜雪寒气。

    他换了身衣裳,转入内室,倚在屏风下看床榻上的人。

    她老老实实地躺着,一张脸小小的,灯光下,女子雪肌黑发,模样看着是说不出的乖巧和安静。

    秦冬霖在床沿一侧坐下,十分自然地捉了她的手握在掌心中,看了几眼后,伸手点了下她的鼻尖,声音格外耐心:“明日是除夕,这两天魔宫外很热闹。”

    说完,他俯身,亲了亲她的眼尾,又问:“要睡到什么时候?”

    无人应答,屋内依旧一片寂静。

    近两个月的时间,这几句意味相同的话,他不知在深夜中问了多少遍。那些他曾不知如何开口的情话,而今,他一句,一句,说给她听。

    夜深人静,烛火在月光中无声摇曳,火苗一下高一下低,挥洒出的光也跟着跃动。

    秦冬霖拉过一张椅子,在床榻一侧坐下,身体稍往前倾,月光蜿蜒一地,男人皮相骨相极佳,侧脸是说不出的清隽疏朗。

    他闭了下眼,又想起那日海浪滔天,圆月当空。她气息奄奄躺在他怀里,腮边挂着泪痕,哭着跟他说想回到从前。

    可她没有离开。

    枯坐一夜。天将明时,秦冬霖拥着她躺了一会,真的只是一会,待群山之巅升起第一缕霞光,他便准时睁开眼,侧身亲了亲她热气蒸腾的耳尖,哑声道:“忙完今日,接下来半月都空下来陪你。”

    说罢,他轻手轻脚下榻,不多时,外间传来轻而低的问安声。

    湫十醒来时,外面天光大亮。她垂在床沿的手指动了动,伺候的女使立刻屏住呼吸向前走了好几步,浅声道:“姑娘?”

    连着唤了几声,湫十睁开了眼。

    屋里顿时又涌出几位女使,有人掀开珠帘往外去请医官,有人喜不自胜前去议政殿通知魔君和几位少君,冷清清的小院随着主人的苏醒而一下子热闹起来。

    湫十被女使扶着半靠在玉枕上,脑海里一片晕乎,医官来了又走,女使们熬了药,又小心翼翼地端上来。

    她的识海中,碧波荡漾,水花泱泱,一柄银白小剑凭空出现。

    湫十曾听过它的威名,也见过它的真容,因而一眼便认了出来。

    “婆娑。”湫十顿了顿,将后面两个字补充完整:“剑灵。”

    “是我。”银白小剑回得客气,说话时是成年男子浑厚低醇的声线,莫名给人一种信服之感:“世界树插手六界轮回,因果牵扯太深,遭到反噬,未来百年都得回到主身修养,不会再出来。有些事,我与姑娘长话短说。”

    湫十点了下头。

    “世间回溯是禁术,只有世界树树灵和先天生灵可以施展。之前因为程翌之事,树灵已接连受损两回,在不影响六界正常运转的前提下,原本剩下的灵力只够支撑夫人一人入时间长流,至于魔君,还得等上上百年。”婆娑说的“两回”,一次是答应星冕将程翌与湫十的宿命相连,一次是前不久,它亲自斩断了两人间的强行捆绑。

    湫十为六界死过一回,后面还出了那样不如人意的事,树灵嘴上不说,但心里到底觉得没脸,愧疚,因此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她大开方便之门。对此,六道规则难得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谁也没想到,湫十留了下来。

    “之后的事,姑娘无需担心,一切顺其自然即可。”婆娑对湫十道。

    “就是说,百年之后,世界树树灵恢复过来,会再次出手,让我回到过去?”湫十敏锐地察觉到他话中的意味,问。

    婆娑毫不避讳地应下来,说:“未来需要公子和姑娘。”

    时间迟早的问题。

    湫十慢慢皱了下眉,婆娑像是察觉到她想问什么,不长不短的剑身嗡鸣着颤了一下,道:“姑娘放心,公子会和你一起。”

    湫十眉心才稍微舒展了些,她又问:“你的真身,现在如何了?”

    三千年前,婆娑剑就已认主,可后来秦冬霖堕魔,剑心全毁,婆娑跟着不知所踪。这些事情,湫十曾听伍斐随意提过两句,彼时,她不敢细问,他不敢细说。

    婆娑答:“有些许反噬,不久便能恢复,姑娘不必挂心。”

    湫十长睫动了动,半晌,道:“对不起。”

    婆娑诡异的静默了半晌,想,这大概就叫夫妻同心吧。

    秦冬霖堕魔那天,剑心全碎,他半跪在密室的地上,大半身躯都隐没在黑暗中,眼睑低垂,看不清神情。扶着墙起来时,手背青筋叠起,对着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这个。

    他说对不起,紧接着就是无比凉薄的一句:“你走吧,回你该回的地方。”

    婆娑失笑,变幻成人身,白衣曳地,一身锋芒敛尽后,整个人显得温和沉定。他朝着湫十微微欠身,郑重其事地道:“树灵回去之前,让我来跟姑娘说一声,六界欠你一回。”

    “姑娘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也不必觉得对不起任何人。”

    曾经的事,树灵没有跟现在的湫十说,可婆娑亲自经历过中州一世,即使身为先天圣物之首,这一礼,也行得心甘情愿。

    湫十退出神识,眼前情形逐渐清晰,楹窗半开,有风顺着爬进来,女使将垂落的床幔挂起,细碎而斑驳的光影在眼前打转。下一刻,有人大步绕过屏风,挑开珠帘,携一身霜雨寒气出现在她跟前。

    九尾朝服,天子冕旒。

    女使和从侍跪了一地。

    他一步一步走到床前,眼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清冷雪色,湫十唇角翕动,想说些什么,话音才落到嘴边,就被他摁进怀中。清冽的林间松雪气息洇进鼻间,湫十乖乖任他抱着,不知过去多久,她伸手,悄无声息地环了环他的后腰。动作很轻,带着安抚的意味。

    半晌,男人绷得死紧的脊背松下来,他伸手抚了抚她流水似的长发,哑声问:“什么时候醒的?”

    湫十眷恋地追随他颈侧的温度,很诚实地回:“才——”

    那句“才醒”还未说完,她就干巴巴地止住了声音,过了一会,又后知后觉地伸手摁了下自己的喉咙,迟疑地将刚才的话接下去:“才醒。你就来了。”

    “我的声音。”湫十诧异地喃喃:“……恢复了。”

    那是属于鲛鱼一族引以为傲的声线,一字一句,悠扬婉转,珠圆玉润,随意几个字眼,都是说不出的好听勾人。

    她有些惊喜,尖尖的下颚落在他一侧肩上,一声声念他的名字。

    她被救回来后,情绪就较为内敛,喜与忧全藏在心里,别人问她,她只是抿着唇角露出一点点笑,说好,说可以,很少有这样直白显露出开心的时候。

    鲛鱼一族失去引以为傲的声音,即使表现得再从容,再淡然,心里怎么可能不在乎。

    更何况她从小就是爱美的性子,宝贝她那副嗓子,宝贝她那双手,宝贝她那张脸,自己看自己都能看一整天不带腻,在他面前不知自夸过多少遍。

    可即使如此,为了书上那段不知有没有效,能起多大效果的古方,她仍旧瞒着所有人,一声不吭取出了自己的鲛珠,没说一句后悔,没在人前掉一滴眼泪。

    秦冬霖眼睑微垂,她唤一声,他就应一声,音色清冽,是说不出的温柔耐心。

    听闻湫十醒来的消息,宋昀诃随后也赶了过来。

    君子如玉,举手投足间,姿态浑然天成。岁月倥偬,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早在时间长流中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准城主。

    四目相对间,男人那双与湫十有两分相似的眼睛,将她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而后,喉结微微滚动了半圈。

    “小十,之前,是哥哥错怪你了。”

    血浓于水,宋昀诃对这个妹妹,是找不到话说的真心疼爱。年少时,甚至因为宋湫十跟秦冬霖关系更好而默默皱眉过许多次。

    就是因为真的在乎,才会生气,失望,可突然有一天,事实摆在面前,他一直以为不懂事的妹妹,那么多年,其实是被人算计,为人迫害。那个花一样的主城嫡姑娘,被所有人一步步逼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其中,他也占了一份。

    何为心如刀绞,这就是。

    湫十手里捏着秦冬霖一片衣角,对这样郑重其事的道歉有些不知所措。

    须臾,她摇了摇头,目光澄澈,道:“这不是你的错。”

    宋昀诃有什么错,当时那么大一个烂摊子丢下来,主城几乎全是给宋呈殊贺寿的人,加上天族从中推波助澜,这事直接在各世家之间掀起浪潮。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全是看笑话的,真正关心事情本身的,能有多少。

    他忙着找她,忙着安慰父母,忙着平衡主城和流岐山的关系,一座座大山毫不留情压在他的肩上。她的所作所为,几乎全是他在收拾局面。

    换位思考,有朝一日,他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做到这个程度,她会是怎样的反应。

    能做到毫无芥蒂,心平气和吗?

    宋昀诃除了冷了她十几天,见面之后,一句重话,责备的话都没说。

    还要如何,还能如何?

    他们都没有错,可事情就是发展到了这一步。

    宋昀诃上前,伸手抚了抚她的发,湫十脊背僵硬,但没有躲开。

    ===

    春夏秋冬,四季在眼前流转。

    时间从指尖流淌过。和从前一样,湫十仍然格外黏秦冬霖一点,可从前的脾气却没有养回来。一静,能静好几天,即使出去玩,也不爱往人多的地方走。

    秦冬霖在外还是老样子,懒懒散散,脸一冷,格外能唬人,但那副人嫌狗憎的臭脾气,在湫十面前,一丝一毫都摆不出来。

    天赋好的人,在哪方面学东西都快,这话一点也没错。曾经惜字如金,半个字都不肯多说的男人,也开始笨拙的学起了哄人的招式,昔日听一句就觉得腻人的情话,他顶着那张挑不出瑕疵的脸,也能说得清新脱俗,轻而易举就让家里那位红了脸和耳朵。

    一日,几人聚在流岐山城内一家酒楼喝酒。

    秦冬霖姗姗来迟。

    伍斐上下打量他一眼,啥话没说,先将一杯烈酒推到他跟前,才道:“大忙人又来迟了,我们几个想见一见你,可算是难上加难。”

    “天天在议政殿见,还不够?”秦冬霖入座,面不改色地将精巧的酒杯往外挪了挪,话说得格外绝情:“不喝。”

    “秦冬霖你扫不扫兴?”伍斐劝酒的功夫一流,当即抚着鼻脊道:“和我们几个喝,没别的乱七八糟的人作陪,小十脾气好,不会和你生气。”

    秦冬霖勾了下唇,似笑非笑地道:“她脾气好?这话在三千年前,可没听你说过。”

    伍斐啧的一声,道:“今时不同往日。”

    秦冬霖长指在桌边敲了一下,心想,哪是什么今时不同往日,她不过是将那些不开心都藏进了心底。

    “行,我们魔君大人现在是一不沾酒二不沾人,出了名的洁身自好,清冷自律,谁都劝不来。”伍叡拍了下堂兄的肩,又看向秦冬霖,问:“怎么没将湫十姑娘带出来。”

    “这种地方,她不爱来。”秦冬霖才伸了筷,便觉索然无味,他意兴阑珊地抵着桌椅,身体朝后仰了下,想起出来时,宋湫十裹在被子里那张小小的脸。

    才出来,就又想回去了。

    一顿酒下来,许是气氛不错,不止伍斐,就连宋昀诃也喝多了。他搭着秦冬霖的肩,面色有些红,半醉半醒,模样是难得的颓唐,说出来的话语,更像是某种悲从心起的哽咽:“你要照顾好小十。”

    一句话,他反反复复说了五六遍,翻来覆去,颠三倒四。

    秦冬霖闻着他满身的酒气,额心隐忍地跳了跳,才要开口,就见宋昀诃重重地摁了下他的肩,道:“……她现在只愿意亲近你。”

    四目相对,秦冬霖将喉咙里的话咽了回去。

    他无比清楚,宋昀诃的话是什么意思。

    湫十不怪他们,却依旧打心底排斥着跟人接近,更多时候,她就像一只警惕的小兽,一点微不足道的变化都能让她将探出的脑袋又缩回去。宋昀诃等人,赫然在外人之列。

    她依旧不提从前,不提那些受过的委屈,可秦冬霖知道,那句“他们都欺负我”里,藏着怎样的崩溃和无助。

    所有的闭口不言,因为从未遗忘。

    眨眼又是一年春至,万物复苏。魔宫内,庭院里吐露芬芳,湫十和沛遗默契地撒下花种。

    阳光在地面上撒下一层碎金,秦冬霖坐在石桌边听长廷汇报流岐山近期或大或小的事宜,听着听着,眼神就不自觉往东边的长廊边飘。长廷一看,了然,没过多久便识趣地起身离开。

    秦冬霖踱步到长廊后,看着一人一蛇头抵着头,肩挨着肩靠在一起,模样都挺严肃,不知在争论些什么。没过多久,湫十突然伸手拍了沛遗光溜溜的蛇脑袋一下。

    沛遗被打懵了,那条碧绿的蛇尾弓起来。

    秦冬霖适时出现,他握着湫十的手,无比自然地将人带到自己怀里,低声问:“怎么了?”

    树影斑驳,她乌黑的瞳仁里亮晶晶的闪着一片,像是缀着细碎的光,生动而鲜活,她闷闷地道:“沛遗说要把我的红叶树拔了种云香草。”

    那声调,怎么听都带着委屈的意味。

    沛遗的声音更委屈:“她打我。”

    这女人之前说话都细声细气的,现在居然开始动手打人了。

    湫十看了看自己的手,想说什么,嘴角动了动,又默默地止住了话音。

    秦冬霖失笑。

    那“啪”的一声,听着清脆,可在宋湫十眼里,确实算不上打,那只是一种下意识的习惯。

    她从前,就爱这么闹,总是时不时拍一下他的手背,以示提醒或不满。

    这种情不自禁的小动作,隔了三千年的时光,再一次回到了她身上。

    又过了几天,深夜,窗牖半开,一地月光如水纹般铺在地上,秦冬霖第三次将宋湫十偷偷伸出来的手摁回被子里。她在睡梦中蹙起了眉尖,极不耐烦地躲开了他的手,而后拉着被子蒙住头,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要多不耐烦有多不耐烦。

    秦冬霖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在寂静无声的黑夜里,从胸膛里生出一种无声而汹涌的情绪。

    隔了好久,他将被子往下拉了些,凑过去用下颌浅浅地摩挲她的发顶,一下轻一下重,呼吸声浅而压抑。

    他点了点她的额心,音色清冽:“宋湫十。”

    “我是不是,快把你养回来了?”

    ==九月十五,是秦冬霖的生辰。

    那天秋风正好,霜红满地,湫十窝在秦冬霖的怀里,像是突然想到些什么,抬头问他:“你说,若真有来世,或者我们真回到了过去,会怎样?”

    秦冬霖亲了亲她的耳尖,看着她心血来潮问过之后就跟沛遗闹到一起。

    若真能重来。

    他会让太阳一直住在天上。

    他会待她,千般,万般好。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