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外科医生穿成民国小可怜 > 正文 第115章 考试

正文 第115章 考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115

    于是等马克先生悲悲戚戚地从厕所里出来, 准备录像写遗书的时候,乔娜风风火火地把他按到了床上,“医生已经在手术室里做准备了, 莉莉,给患者换衣服,叶医生明天还要考试, 我们速战速决。”

    “等等……我”

    “马克先生,这是术前告知书,您没有家属,且本人意识清晰, 所以您自己签好吗?哦, 您连笔都准备好了啊,那你签好放桌子上,我去帮您拿衣服。”

    马克话还没说完, 莉莉就已经风风火火地向旁边房间里冲去。

    “这笔我是用来写遗书的……”马克委委屈屈地嘀咕道, 随后在亚历克斯递过来的告知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亚历克斯将告知书收好, 语气和缓地安慰道:“叶医生亲自帮你做手术, 那应该是有把握的,如果他也找不出病因, 你再写遗书好了,不着急。”

    马克看了看亚历克斯, 然后迟钝地从这位内科医生的这句话中提取到了关键讯息,“那个叶医生?是那个华人医生?他很厉害吗?”

    亚历克斯闻言点头,有些与有荣焉地说道:“那当然,我们济合年轻一辈第一人, 现今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完成断肢再植手术的外科医生, 我们私下都说单论手头上的功夫, 叶医生一点都不比波恩医生那个级别的大医生差,甚至更胜一筹。”

    马克听得目瞪口呆,他们说的是一个人吗?

    《外科入门》和现今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完成断肢再植的外科医生,这两个东西是能放到一块说的?

    “这么……厉害的?”马克咽了咽口水。

    “所以说你运气好啊,叶组长是不坐门诊的,自从上期《周六邮报》以后,护士台每天都会接到预约叶医生门诊的电话,但是我们叶医生直接急症,还有因此闹事的呢。”

    马克神情怪异眼神飘忽,“那你们叶组长他脾气好吗?我的意思是记不记仇之类的?”

    “能大晚上下来给你做手术的,你说好不好,今天又不是他值班。”说到这,亚历克斯好似想到了些什么,笑道:“我听说今天早上有个傻子看叶医生年轻当着他的面吵着闹着非要换医生,叶医生这都没有生气,这脾气算够好了吧。”

    马克闻言脸上的表情更怪异了,他缓缓躺倒在病床上,再次拿起纸笔描画起来,“我还是先写遗书吧,毕竟我傻。”

    “什么意思?”

    “因为上午那个傻子就是他啊!”莉莉捧着一叠病号服快步走出来,她将病号服往马克的床上一放,随即“唰”得一声将马克床边的帘子拉上。

    “亚历克斯医生,病人下午刚做了手术,恐怕活动不是很方便,麻烦您帮他一起换一下病号服。”

    “好的。”亚历克斯道。

    手术室内,叶一柏几人都换好了手术服,由于不是什么十分危急的手术,白大褂们都挺轻松,所以就有闲情逸致唠嗑。

    “所以,就是这个病人,上午拒绝了叶医生?”虽说高度疑似美克尔憩室炎,但是毕竟没有确诊,加上艾伦今天值班,所以他也进了手术室。

    叶一柏套上一次性手套戴上口罩,无奈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内科组都知道了?”

    “是因为你长得太年轻没有说服力吗?你下回见病人的时候可以戴上口罩?”艾伦调笑道。

    比利也从准备室里出来,闻言接话道:“我猜大概是因为组长那时候正好在看《外科入门》。”

    “噢!对了,你明天早上要考试,熬夜动手术可以吗?”艾伦道。

    一个非常不适合手术室的话题让小护士们准备器械的声音都轻了些。

    “所以速战速决,阑尾位置和美克尔憩室位置接近,不用重新开切口,下午的刀口还新鲜着,剪开还能用。”叶医生看了看手术室墙上挂钟,晚上9:14,一个小时手术,回去还能看半个小时书。

    手术室的门在这时被打开,莉莉和亚历克斯推着病人进来。

    这是这半月内马克第三次进手术室了,都说一回生二回熟,但是这都第三回了,但马克这回却格外紧张。

    “叶医生,病人送到。”

    “嗯。”他看了眼巴巴的亚历克斯和莉莉一眼,笑道:“外面还有人吗?还有的话,你们就留下来看吧。”

    “有人!劳拉姐她们在外面!”

    “谢谢叶医生!”

    两人同时道,脸上的喜色根本掩饰不住。

    “你看,你跑来跑去,还是跑不出我的五指山。”叶一柏看着马克笑道。

    叶医生笑起来,眼中溢满了温和的笑意,马克看着叶一柏的眼睛,心中的紧张和忐忑居然一下子就消失了,那双眼睛里有温和有调笑还有一丝好似长辈看着小辈的慈和,但就是没有马克预想中的不满和冷漠。

    马克眼睛有些红红的,他有点小感动,哦,不行,你是个大男人了,你不能哭。

    “行了,麻醉吧,看你精神头还不错,腰麻吧。”叶一柏道。

    比利眼睛一亮,他早听说叶组长不但手术刀厉害,对于麻醉一道也有颇深的研究,这次他总算可以看到了。

    “乔娜,建立静脉通道。1%普鲁卡因,帮助马克先生侧卧。”

    “好的,叶医生。”

    叶一柏说完,正要走到推床另一侧,这时,马克突然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拉住叶一柏。

    叶医生诧异地回头看他。

    只见马克满脸通红,他从被子里拿出一个圆乎乎的东西塞到叶一柏手里。

    “叶医生,这是我早上行为的歉礼,对不起,早上是我不对。”

    哦,道歉啊,叶一柏拍拍马克的肩膀,“没事的,真的。歉礼就不必了。”他说着好奇地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这一看,周围的白大褂都张大了嘴巴。

    居然是一块厚实的马蹄金!

    他这算是收到了来到这个时代以来的第一个医疗红包了吗?还是这么大分量的一个。

    “不行不行,叶医生,这真的是我的歉礼,您就收下吧!”马克见叶一柏不收,整个人明显又紧张了起来,他看着一众白大褂的眼神,有些后知后觉得道:“我是不是应该私下给您?”

    叶一柏:……

    叶医生轻笑一声,看着马克忐忑不安的样子,笑道:“行,我收下,你安心做手术吧。”

    马克闻言,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华国话说得好,拿人手短,虽说他觉得这位叶医生看起来不像是会蓄意报复的人,但是总是多一层保障的好,钱财都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哪有他的生命重要。

    他刚刚对着马桶估算了一下,就刚才那次便血他就便出了近300毫升的血,要再来一次,他非得休克不可。

    马克安生地按照这乔娜的指示侧身躺好了,叶一柏则无奈地将这块马蹄金放在一边,他得去换一副一次性手套了。

    “下次病人推进来之前还是要检查一下的,万一手术中来这么一下,那我们消毒工作就白做了。”叶一柏一边换手套一边用极低的声音对乔娜说道。

    乔娜连连点头,她也没想到马克会在衣服里藏一块马蹄金……

    “5号穿刺针。”

    沿着第二腰椎往下直刺黄韧带,缓缓推注。

    “马克先生,您可以躺回去了。”

    因为麻醉剂会在10到20分钟左右的时间与神经根结合,因此必须在麻醉剂还没有发挥药效之前调整好体位。

    “哦哦,好的。”马克非常熟练地平躺好,调整好自己的体位,毕竟是半个月里开了三次刀的人,这业务他熟悉。

    铺消毒巾,切……哦不,剪伤口,手术过程格外顺利,白大褂们这一小时的手术时间过十分愉快,唯一不愉快的大概就是做了腰麻意识清醒的马克。

    “这腹腔挺干净啊,肠子看起来都比别人光滑,艾伦,你瞅瞅,挺健康吧。”

    “是挺健康,比利,这根你撸过吧,盘得不够标准。”

    比利闻言凑过来使劲看,“这我撸的吗?或许是上一个医生吧,我只顾吸粪汁了,好像是撸过,但忘记是不是这根了。叶医生,你看,我把这腹腔清理得挺干净吧,一滴粪汁都没留。”

    “嗯,是不错。”

    “盐水冲了两遍了呢!”

    消毒巾下,马克先生脸上一副生无可恋的神色,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肠子在这群白大褂手中扯来扯去,随着手术刀银光一闪,他能感觉到自己菊花一紧,肠子哪里大概是被割掉了一节。

    “行了,接下来你扫尾,我要回去复习了,明天还要考试,哦,那块马蹄金,别忘记手术完给他塞回去。”

    “知道了叶医生。”

    “叶医生,祝你考试顺利啊。”

    消毒巾后,马克眼眶酸酸的,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白大褂说他肠子短了一节盘起来就不怎么对称了的忧伤。

    翌日

    烈阳高照

    圣约翰大学里学生都步履匆忙,从五月下旬开始就正式进入到期末考试期了,学子们都进入到了紧张的考试阶段,只有零星的几颗树下还有三三俩俩的学生在乘凉闲谈。

    叶一柏拿到考试安排表的时候有些惊讶,他看向波恩教授。

    “老师,这……”

    波恩教授喝了一口水,向来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完成断肢再植的外科医生,我还要压着他非要他留一级,这话传出去,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考试安排表没错,跟着大四考完期末。”

    “至于后面要不要跳级,你自己打申请,以你断肢再植的课题,足够跳级一年了,不过两年实习期要满,这是底线。”

    “谢谢老师。”这一来一回可省了他两年的时间,叶一柏感激道。

    “应该的,考试快开始了,你赶紧去教室吧。还有今天的考试结束,去温特那里一趟,他有事找你。”

    “好的老师。”

    叶一柏和波恩教授道别后,快步向考试教室走去,一边走一边不由想起了昨晚的事,这算算都快16个小时了,如果他有心,应该知道了吧,那答案呢?

    叶一柏是思绪不由变得纷乱起来。

    208

    是这里没错了。

    他在门口看了看考试座位表,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后向里走去。

    许是脑子里还想着裴泽弼的事情,他快步走过课桌和课桌之间的小道的时候不小心带落了同学的笔袋。

    “不好意思,我帮你捡起来。”叶一柏说着,将笔袋弯腰捡起。

    “哦,没关系。”一个医学生说着抬头接过叶一柏手中的笔袋,随即他低下头去。

    等等……

    医学生手中的笔一顿,他猛地抬起头来,这时,叶一柏早已走过了他的座位,在他身后的座位上落座。

    医学生攥着笔袋转过头去,叶一柏正低着头从包里拿纸笔出来,注意到前桌注视的目光,他抬头笑道:“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叶医生?”

    “啊?你认识我?”

    “真的是叶医生!!”医学生洪亮的声音在整个教室里回响。

    教室里低头背诵的医学生们都抬起头来,有不满的,有惊讶的,只听到叶一柏的前桌继续道:“断肢再植!《周六邮报》!!是您,真的是您!您怎么会在这!!”

    华人医生完成世界第一例断肢再植的事,对国人来说是振奋精神,对医学界同行来说是值得探索推广和学习,那么对这些医学生来说就是狂热和崇拜了。

    整个教室瞬间沸腾起来。

    “叶医生!听说您是济合新部门外科组的组长,济合今年有招录实习生的准备,您是来暗访的吗?”

    “叶医生,能给我签个名吗?您看昨天的上海报了吗?他们说外国人的报纸上称断肢再植术是功德术,您真给我们华人长脸!”

    “叶医生,您收实习生吗?您觉得我怎么样!”

    “叶医生……”

    “叶医生!”

    叶一柏轻轻叹了一口气,年轻人啊,满腔热情、热血沸腾的样子还挺让人怀念的,就是,他这次既不是来暗访的,也不是被邀请来讲座的,他是来和他们一起考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