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外科医生穿成民国小可怜 > 正文 第204章 第 204 章

正文 第204章 第 20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204

    “上海人, 家庭条件不错,人也好,那她有什么缺点伐啦?家里做什么的?”张素娥眼睛亮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叶一柏。

    叶一柏斟酌着语句, 将张素娥的问题一个个往裴泽弼身上套, “缺点,他可能比较严肃, 无趣。”然后是个男的。

    “性格比较木讷腼腆是吧, 这换个说法就是乖巧啊, 乖巧好, 乖巧好, 咱家里的事咱自己人清楚,真来个娇小姐,阿妈还怕跟她合不来呢, 这不算什么缺点, 其他呢,家里做什么的。”张素娥的重点非常明确, 就是家庭背景为重。

    叶娴强忍住对着自己亲妈翻白眼的冲动,耳朵也竖了起来。

    “他父母走得早,不过家族余荫, 自己也在机关工作, 还有点职务。”

    “哎呦,这家族余荫还能让她有点职务啊。”张素娥在外事处呆了这么些时间, 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女性想要在机关里有点职务是多么不容易, 和她儿子找对象, 那年纪应该不大, 这种年纪在机关里有职位, 这家族余荫得有多大啊。

    官绅世家,一定是官绅世家,张素娥两眼放光,但她觉得自己作为未来的婆婆,还是不能表现得太过看重儿媳的身世,这样显得她太过势利。

    “柏儿啊,阿妈最看重的就是你了,你高兴,阿妈怎么都是不会反对的。”张素娥矜持而诚恳地说道。

    叶娴的白眼都快翻到天花板上去了,不过她也为自家弟弟感到高兴,撇开什么身份背景不提,就自家弟弟那慎重且小心翼翼的模样,叶娴就知道这是一个他真心喜欢的人。

    这就够了。

    叶娴拍拍叶一柏的肩膀,表示了自己对他的支持。

    “如果关系稳定,带回来或者找个地方让我们见见?”叶娴道。

    “对对对,让我们见见。”这是这个晚上,张素娥和叶娴第一次达成一致意见。

    叶一柏看着两个女人积极的模样,犹豫片刻,点了点头,“好,我选个周末,带他和你们见个面。”

    张素娥连连点头,刚刚和叶娴吵架的郁气一扫而光,心里高兴,嘴上就不由软乎了些,“行了,今天周天,我知道你们明天一早都要上班,柏儿,这么晚了你吃完跟你姐姐一起走吧,有些人呐赚了些钱就当自己是女战士了,无所不能了,不知道这世上坏人多得是。”说到后来,张素娥又不免有些阴阳怪气起来。

    叶娴这回没跟张素娥计较,年纪大了她就能心平气和地从张素娥这些阴阳怪气的话中听出她真实的含义,好歹也算是关心了。

    “一起走吧,你明天还有手术吧。”叶娴看向叶一柏。

    叶一柏点点头,从座位上站起来。

    张素娥将两人送到门外,临到门口,她忍不住开口道:“我说的话你们放心上,这世道没有根就好像没有爹妈的孩子,谁叫就要踩一脚,别那么傲。”

    叶娴没有说话,叶一柏回头道:“阿妈,我们知道您的苦心,让我们想想吧。”

    张素娥点点头,看了叶娴一眼,也不多说了。

    叶一柏和叶娴两姐弟一起往外走,过了夏日,这日头就开始短了起来,七点多的时候,巷子里就已经有些昏暗了,但是两旁的路灯却还没有要亮起来的意思,两姐弟沉默地一起向巷子口走去。

    “姐,介意说说你的想法吗?”叶一柏忽然开口问道。

    叶一柏一直认为,在叶家这个问题上,张素娥和叶娴才是真正有发言权的人,这也是之前叶一柏一直在回避叶家问题的重要原因,因为他觉得在某些事情上他还是少了点做决定的资格。

    叶娴的高跟鞋声在寂静的傍晚寂静的巷子里回响,巷子旁的人家的窗户里传出饭菜的香味。

    “柏儿,我的想法是我的想法,其实阿妈说得对,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可奈何的,年纪大了,站得高了,一点点就明白了。”

    叶娴这时的口气很平和,没有和张素娥针锋相对时的尖锐。

    “同样是女人,阿妈生下了我和你,在叶家勤勤恳恳那么多年,连一个名分也没混上,而魏如雪魏如兰两姐妹,生了两个智力发育迟缓的儿子,一个还沉迷酒精,经常出入舞厅,都这样了,她们的位置还是不可动摇,只因为她们姓魏,她们身后是魏家。

    你在济合工作,可能感受不到这一点,还记得郑芝芝吗?就是上次在西华饭店给我下套的那个芝姐,我和她同样歌女出生,现在同样转行当演员,人家说起我来,就说是叛逆,好好的大小姐不当非要来唱歌,是爱好是热情是理想,而说起她来,则是歌女出身不干不净。其实那时候我们一家人的处境还不如郑芝芝呢。

    同样一件事,放在两个不同出身的人身上,别人对你的看法就会迥然不同。我那时候就突然有些理解她的执念了。”叶一柏自然明白叶娴口中的她是张素娥。

    “她大概就是另外一个郑芝芝,明明在用自己的方法改变人生,却总被别人用带着偏见的目光看,这个别人还包括她的女儿,挺讽刺的,是不是。”叶娴侧头看他。

    叶一柏不由沉默下来,他似乎也先入为主将电视剧里的角色代入到了张素娥身上,而没有好好去了解张素娥这个人本身,他有些惭愧。

    两人快走到了巷子口,叶娴道:“我理解阿妈,但是这不代表我认同她。也许有一天我会后悔,但是现在的我,对着叶广言叫不出父亲两个字。”

    “我明白了。”叶一柏抬头,“我会和阿妈谈的,姐……”叶医生轻轻吐出一口气,看向叶娴,“即使你身后没有叶家,还有我和阿妈,我们也是一个家。”

    叶娴闻言,怔怔地看着叶一柏,随即转过头去,“臭小子,大晚上说什么煽情的话,害得我睫毛膏都掉进眼睛了。”

    叶一柏也轻轻笑出声来,听了叶娴和张素娥的想法,他对于在处理叶家这件事情上也有了个模糊的想法,叶娴是一点都不想和叶家扯上关系,而张素娥想回到叶家似乎更多是为了儿女们的未来,在这段时间里,张素娥对叶广言的态度似乎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从收到叶广言的信就会欣喜若狂,一心只想着回叶家,和杨素新争,到接到信后会犹豫,和儿女们“商量”,叶一柏能看出她对回叶家的执念似乎并没有原来那么深了。

    正如叶娴所说,张素娥和那位叫芝姐的歌女一样,她抓着叶家不松手是因为在她原先的世界里,想要改变她自己的人生就只有扒着叶广言一条路,但是现在一份自给自足且有尊严的工作给了她另外一个选择。

    如果真如他想的这样的话,那说服张素娥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单纯从叶一柏个人出发,他也不想对着一个能让孤儿寡母独自来上海,且这么多年几乎都没有付出关心过的男人叫父亲。

    “好了,一起上车吧,我送你回济合。”叶娴的司机还是在巷子口老地方等着,她打开车后座的门示意叶一柏上来。

    然而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从不远处的阴影处驶出来,停在叶娴的车后面。

    叶娴第一眼就认出了这辆车,毕竟在上海,00开头的车牌就那么几个,叶娴惊讶地看着从上面下来的裴泽弼。

    “裴处,您……路过?”

    这都第几次了,叶娴和叶一柏回岐山巷吃饭不一样会碰到一起,而且两人有时候其中一个会在岐山巷过夜,因此叶一柏和叶娴一起走出来的次数倒也不算那么多,不过叶娴觉得,只要她和叶一柏一起走出来,每次都会见到裴泽弼。

    堂堂警事局一处处长,每个周末给人当司机,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

    裴泽弼看了叶一柏一眼,对叶娴说道:“今天正好加班,顺路。”

    “那您吃饭没?”

    裴泽弼非常诚实地摇了摇头。

    叶娴脸上的表情几乎能用“见鬼”来形容,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巧合,那三次四次呢?这亲兄弟的关系也没这么好吧。

    “姐,你先回去吧,裴处回裴公馆,和我顺路。”

    叶娴几乎是迷迷糊糊地上了车,迷迷糊糊地回到了西华饭店,到了房间里躺到床上,她心中的疑窦和不安越发明显,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只差那么一点点。

    而另一边,裴泽弼的车里

    “我和阿妈和姐说了我有对象的事,她们让我选个时间带你去见他们,在此之前我会跟他们说明白,不会让你太过尴尬,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大概你以后在我们家的贵宾地位会没有了。”叶一柏道。

    裴泽弼一只手放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往右伸出握住叶一柏的手,“比起贵宾地位,我更希望成为你的家人,妈妈和姐姐喜欢什么,或许准备点礼物能让她们不那么生气。”

    “你改口倒是快。”

    “你不也已经改口叫舅公了嘛,要公平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