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 正文 第111章 谢谢你们喜欢我

正文 第111章 谢谢你们喜欢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不错!”听完林程弹奏的这遍曲子, 制作老师拍着手说道。

    “这一遍的效果和情感确实比之前那个好很多,更契合《和爸》这类亲子节目的风格。”

    “细节部分再处理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制作老师又说道。

    林程点头。

    几人确定了调整过后的基本旋律和曲谱, 又确定了大致的编曲,剩下的制作和编曲处理则更多的是制作团队的工作。

    过程很顺利,制作团队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将完成的编曲做了出来。

    林程第二天再次来到音乐室时,制作老师们已经将新曲的小样做了出来。

    “做出来的效果不错,”编曲老师笑着对林程说道, 顿了顿, 又道:“另外在这段编曲的前奏部分,我们还加了一小段。”

    “加了什么?”林程挑眉问道。

    “你听听就知道了。”编曲老师一脸神秘地说道, 然后放出了完成的小样。

    曲子一开始, 并不是林程的那一段熟练的前奏,而是林程昨天趁着编曲间隙在录音房里教林沫沫弹奏的那一段。

    曲子里,林程会先弹奏几个音符,然后让林沫沫也跟着弹一遍。

    林沫沫的弹奏并不连贯,更像是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蹦出来, 生疏,并且稚嫩。

    林程会耐心地带着她再弹一遍, 然后再进入下一段音符。

    这样一段熟练一段生疏穿插的音乐, 即使没有画面, 也能轻易从音乐本身猜到是林程在教林沫沫。

    “昨天你们在里面弹的时候, 这一段刚巧就被设备给录了进去。”编曲老师笑着解释道。

    有一点她没说:因为画面实在太有爱了,所以林程教林沫沫弹琴的画面也被她记录了下来。

    “我和小李老师商量了一下,都觉得这一段放在前奏的开始部分还挺适合的, 和整首曲子的音乐风格很搭, 很惊喜而且很有画面感。”制作老师也在一旁说道。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

    【好听!】

    【我喜欢这个!】

    【我也喜欢。】

    【还没有填词就这么好听了, 好想听完整作品啊!】

    【节目组的官博上面说了,会在正片最后一期结束的时候播,也会在那个时候同步全网上线。】

    【期待!】

    “确实不错,就按这一版来吧。”林程也点头说道。

    与制作团队最后确认了整首曲子没有问题之后,林程让陈宇将曲子小样和编曲送到了《和爸》节目组那边,而他自己则回到滨江一品和林沫沫一起收拾行李、为明天的《你在哪儿?》首映式做准备。

    《你在哪儿?》的首映时间定在周五晚上7点半,首映式的地点则选在了N市的光影广场进行。

    光影广场是专门为了纪念国家电影人、记录电影发展历史、展示优秀国产电影而打造的观影广场,对于电影行业而言很有意义,许多电影都会在选择在光影广场举办首映式。

    因为正好是开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这一次,林程打算带着林沫沫在N市停留两天。

    ——

    第二天,父女二人中午出发,提前来到了光影广场首映会场的后台进行首映式前的彩排和准备。

    与此同时,导演组的人也来到了后台。

    “一会儿的电影首映式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打过招呼后,导演笑着看向林程和林沫沫问道。

    “都准备好了。”林沫沫应声回答道。

    顿了顿,林沫沫又看向导演和她身后的节目组工作人员们,礼貌地说道:“谢谢你们能来参加我们电影的首映式。”

    听到这话,导演连忙笑着摆摆手道:“应该是我们要谢谢你才对,谢谢宝贝和爸爸邀请我们节目组的来参加这部电影的首映式。”

    因为受到了邀请,因此,今天的电影首映式,《和爸爸一起生活》节目组可以对首映式和稍后的电影首映进行全程直播。

    而且不仅是节目组,林沫沫还用心地给导演以及导演组的每一个人都专门送了一张邀请函,这样的举动让众人的内心十分受用。

    “言归正传,”导演看向林程和林沫沫两人,又问:“除了来观看爸爸和宝贝的电影首映,我今天来还有一个任务,沫沫知道是什么吗?”

    “唔,宣布任务结束?”林沫沫说道。

    毕竟,这是每一个星期任务结束后的必然环节。

    闻言,导演点了点头:“没错。”

    “这一周【我的生活】录制结束在即,这也是《和爸爸一起生活》最后的一期节目,电影首映结束后,我们的节目录制也将暂时在这里告一段落了。”

    “感谢爸爸和宝贝在过去七周为我们带来的精彩的生活体验,”说罢,导演又看向了摄像镜头,继续说道:“同时也要感谢各位观众们的一路相伴。”

    “沫沫觉得过去的七周和爸爸一起生活开心吗?”导演看向林沫沫,问道。

    “嗯!很开心!”林沫沫扬声回答道。

    导演又看向林程,问道:“那么爸爸呢?在节目里有什么感悟?”

    “收获很多,也学会了很多。”林程回答道。

    他想:这段时间,他学到的最大的‘知识点’大概就是怎么当一个爸爸吧。

    “沫沫还有想对我们的观众说的吗?”导演问道。

    “有,”林沫沫想了想,又一脸认真地看向了摄像机的方向,然后开口说道:“谢谢你们大家喜欢我,还有我爸爸。”

    在那个伴随了她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里,最后都结局无论是她还是林程最后都很惨。

    还好,那些可怕的事情并没有在现实里发生。

    林沫沫不确定是因为什么改变了这一切,但至少有一点是不一样的:在梦里所有人都在骂他们,但在现实里,大家都很喜欢他们。

    林沫沫这话一出,直播间立马被观众们的弹幕刷屏了:

    【不用谢,我们都很喜欢你!】

    【我们永远喜欢你!】

    【乖女鹅值得!沫沫爸爸也值得!】

    ……

    不只是观众,就连导演也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因为沫沫很可爱,所以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你。”

    导演这话一出,就连她身后的一众工作人员以及摄像师们也跟着点了点头。

    这是实话:从节目录制以来,林沫沫一直就很懂事,懂礼貌、有分寸,不吵不闹,也不会给节目组的人添麻烦,甚至还会关心他们其他人。

    在节目镜头没有记录到的地方,下雨,林沫沫会把自己的雨伞分给节目组的跟拍摄像师,拿到小风扇也会来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吹风,会把自己在剧组领到的饭盒分给他们,自己做了吃的东西也会分享给他们。

    这样一个孩子,他们没有理由不喜欢。

    就在这时,《你在哪儿?》片方安排的工作人员来到后台通知众人首映式准备开始,这边,节目组也结束了的最后交流,整个后台开始忙碌起来。

    演员们开始化妆、换装,工作人员开始核对流程、布置现场、检查设备……

    忙碌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电影首映前的首映式正式开始。

    1200人的会场内,此时已经座无虚席,甚至会场外还来了不少前来围观的粉丝和自媒体记者。

    这样的火爆情况是片方的人最开始没有预料到的。

    原本,《你在哪儿?》这部影片的定义就不是商业片,主要目标是宣传公益和拿奖,票房不理想在情理之中。因此,在影片宣传上,片方并未下太大的血本。

    然而因为林程和林沫沫最近人气暴涨的影响,这部影片也同样收到了大批的关注度,首预售票数甚至超过了片方最早预期数量的300%还有多,片方和院线也因此不得不对首映的场次进行调整,增加场次和排片量。

    这对于片方和投资方而言,绝对是个大大的意外收获。

    现场。

    随着导演、片方以及主要影片主要角色的陆续登场,观众席上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按照流程,主持人先为观众们介绍了台上的导演、编剧等人,介绍了参加首映式的嘉宾,最后,又让主要演员们依次做了自我介绍。

    在制片和导演等人向众人介绍了《你在哪儿?》这部剧的背景和创作初衷之后,接着进入互动环节。

    互动环节比较轻松,不限形式,有演员和演员之间的互动,演员和观众们的互动。

    当主持人带着话筒来到林沫沫身旁时,林沫沫本能地紧张了一下,但还是笑着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

    “我听说沫沫给大家准备了礼物是吗?”主持问道。

    “嗯。”林沫沫点头。

    然后,众人便看着林沫沫从身后拿出了她提前准备的那个大大的无纺布袋。

    【哈哈,就这么拎来了,沫沫这送礼物方式好实在。】

    【这么一大包,好奇是什么。】

    “这是什么?”主持人问道。

    “唔,这是我给大家准备的玩具布偶。”林沫沫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手里的无纺布袋,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布偶来展示给大家看。

    这是一个形状类似于毛毛虫的木偶,这个毛毛虫头大尾巴小,还顶着一个大大的香肠嘴,造型看起来有些奇葩。

    但看过前面几期《和爸爸一起生活》直播的观众都知道:这其实是林沫沫家里那个毛毛虫玩具的同款。

    之前的节目录制过程中,林程去超市门口的活动现场扫二维码、拍照给林沫沫免费领了一个丑不拉几的毛毛虫布偶,后来,林沫沫又用碎布头自己做了一个小一号的同款,还用针线在一个上面缝了‘爸爸’,一个缝了‘沫沫’。

    现在这两个毛毛虫布偶就放在林程家、林沫沫自己的床头上。

    【难怪我说看着有点眼熟,原来是同款毛毛虫吗,哈哈哈。】

    【这清奇的造型,沫沫刚拿出来一半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

    “这些是你亲手做的吗?”主持人问林沫沫。

    “嗯,对!”林沫沫点头,又道:“一共做了10个,是我和奶奶一起在周末时候做的,因为我做得不太好,所以布偶的身体是奶奶做的,我负责装饰。”

    毛毛虫身上的衣服、小包包这类装饰就是林沫沫做的。

    另外,还有毛毛虫肚子上缝的字。

    与家里那两个不同,这10个毛毛虫肚子上林沫沫缝了影片的名字‘你在哪儿?’。

    【怪不得我说沫沫手里这个毛毛虫比她床头上那个自制的看着精细多了、针脚也整齐了好多,原来是求助了外援吗?哈哈。】

    【居然亲手给大家做礼物,这个礼物有心了。】

    【虽然这个毛毛虫长得丑兮兮的、奇奇怪怪的,但是!我想要!】

    【我也想要。】

    【可惜只有10个……】

    就在直播间里的观众惋惜自己不在首映式上,与这个意义非凡的礼物无缘的时候,只听现场的主持人又道:“沫沫的这10个毛毛虫布偶礼物,我们会在所有购买了首映电影票的观众中通过编号随机抽出10名幸运观众,寄出这份礼物。大家想要吗?”

    【想!】

    【阿勒,这么说我还有机会?】

    【太好了,抽签诶,我也买了我们这边《你在哪儿?》的首映电影票!就差开奖了。】

    【开奖开奖!】

    【保佑我被抽到吧!】

    知道这个毛毛虫对于林沫沫的意义之后,大家对这份同款的礼物更加期待。

    ……

    在林沫沫之后,其他的主要演员也给观众们带来了礼物或是在现场进行了表演。

    在一片掌声中,首映仪式结束。

    时间来到7点半,影片正式上映。

    会场内灯光暗下,观众们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前方的荧屏亮起微光,在一段没有画面的独白下,观众们的情绪渐渐被带到了影片的故事当中。

    这是一部单元组合式的影片,整部影片87分钟,一共包括了6个单元,6段故事。

    从两个孩子为了换糖跟着拉糖的三轮车在集市上走失;到支教的老师离开大山后,校长和孩子们给她写了两百多封信,却一封都未被送达;到眼盲的老人,假装痴呆,每天带着一张信封在街上走丢,只为有人能将她送到信封上的地址所在……

    ‘许朵’的故事被放在了影片的最后一段。

    一段场景切换,画面已经来到了‘许朵’家屋后的山头。

    ‘许朵’正对着一座墓碑说话。

    “奶奶,我要走了,去城里找爸爸妈妈和小宝……我可能要和他们在城里住一阵子了,屋子都锁好了,不用担心,等到过春节的时候我们就回来……”

    安静的山头,除了‘许朵’的说话声,听不到任何一点声响。

    随后,‘许朵’留下半张干面饼,转身离开了。

    直到‘许朵’走出村子,影片背景中终于有了声响。

    是风的声音,路旁的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夜里虫鸣的声音,还有雨落在货车铁皮棚子上的声音,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许朵’从村子、走到县城、走过城郊……

    过程中,‘许朵’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伴随影片进行的,只有不断切换的场景和周围不断变得嘈杂的声响。

    终于,在走了很久之后,‘许朵’来到了车水马龙的城市。

    周围是汽笛喧嚣的声音、小摊贩喇叭里叫卖的声音、路旁小店里客人聊天吵架的声音、不远处学校里隔空传来的广播体操的声音……以及偶尔好心人关切询问的声音。

    这一切令‘许朵’感到迷茫。

    她其实不知道那张火车票上的地址是不是这里,但是爸爸妈妈曾经说过的进城,在她眼里,这里就是‘城’。

    所以,在‘许朵’的眼里是坚定的,她相信,就像在村里,只要一直走就能挨家挨户走遍整个村子一样,在这里,她只要一直走,走遍所有的地方,总能找到爸爸妈妈和弟弟。

    于是,‘许朵’来到了拥挤的车站,人来人往的菜市场,灯火通明的夜晚大排档。

    在大排档里,‘许朵’身后的大包碰到了一桌食客的桌子,几个醉汉起身将她抓了起来。

    醉汉们诬陷‘许朵’偷了他们桌上的东西,又对着‘许朵’一阵拳打脚踢。

    场景混乱,画面晃动,在这一幕模糊的画面当中,看不到人,看不到周围的事务,只能看到四周晃动的光影。

    但是醉汉们的咒骂声、嘈杂混乱的声音以及老板和路人食客们的劝阻声交织成一片,却能让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

    这样的一幕,对于林沫沫而言何其的熟悉。

    但是,在林沫沫的记忆中,有一部分不那么好的记忆却在一点点的模糊消散,就如同现在影片中的画面一般模糊且不再深刻。

    影片还在继续。

    被赶出大排档的‘许朵’捡起的自己的包袱,在被扯坏的袖子上打了个结,抬起手臂蹭掉了脸上的污渍,忍着身上的伤痛又继续前行。

    ‘许朵’根本不知道,爸爸妈妈去的那个‘城’其实并不是现在这个‘城’,更不知道,她要找的爸爸妈妈弟弟早已经不在了。

    ‘许朵’究竟有没有找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弟弟,影片并没有给出答案,但大家其实都已经知道了答案。

    片段的最后,一个警察来找到了‘许朵’,并且带着她离开了。

    画面中只留下两人渐渐走远的背影。

    直到荧幕暗下,一段黑白的文字简述了真实的‘许朵’最后的结局。

    画面再一晃,已是十年之后。

    还是同一个地方,曾经黯淡无光、安静如死的村子似乎又再一次地恢复了生机——黑工厂被关停,扶贫生态项目应运而生,高耸的废气管被风力发电设备取代,被污染的河流重新变得清澈,寸草不生的土地重新长出绿植,蓝天白云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

    影片结束。

    坐在影院里的观众们却依旧保持着安静,久久未从影片带来的情绪中走出来。

    当大家回过神来,想起来要找林程和林沫沫签名拍照时,林程已经带着林沫沫离开了会场。

    两人走在路上,林沫沫拉着林程的手,一蹦一跳地走着。

    “爸爸。”

    “嗯?”

    “回去我想吃一个小蛋糕可以吗?就是公司餐厅做的有一点甜、有一点咸的那种。”

    “可以,但是只能吃一块。”

    “好。”

    “爸爸,我想养一只钱爷爷家那种猫咪,可以吗?”

    “可以,不过要你自己铲屎。”

    “他们说这里的海洋馆很好玩,我们可以去吗?”

    “可以。”

    “那可不可以再去一趟旁边的欢乐园?”

    “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