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你怎么才来 > 正文 第69章 Right now

正文 第69章 Right now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转眼浒城就要入秋。

    距离唐沅和江现的订婚宴, 没剩多少日子。

    她订婚当天要穿的礼服空运回国,一共好几套,待唐沅自己挑选后决定。

    叩叩两声。

    工作人员敲门进来:“唐小姐。”

    唐沅略略颔首, 对方放下咖啡,很快又退出去。

    安静雅致的店里,空气中透着股清幽冷香。

    整个环境没有任何浮夸的装饰,又随处透出低调奢侈的质感。

    唐沅特意腾出一天时间来试礼服, 江现原本要陪她一起,临时有事,突然走不开,她懒得改期,便自己过来。

    手机上江盈正和她聊着天。

    【将赢:你怎么不早说, 叫上我嘛!】

    【沅不沅:你不是也要忙?】

    【将赢:我可以请假啊, 姐妹的大事, 你知会一声, 我有不来的道理?】

    【将赢:我跟我哥可不一样。】

    【将赢:看出来了吧,谁才是真的爱你。】

    她紧接着发了个“呵, 男人”的表情包,唐沅表情不变,只打字回复一句:看出来了, 我等下就截图发给那个男人让他好好反省。

    江盈立刻就被噎得闭上了嘴。

    唐沅其实刚到没多久, 午睡过后在家待了半天才出门。江现前面也抽空和她说着话,这会大概去忙了,没怎么回复她的消息。

    和江盈聊完, 工作人员来通知, 已经准备好, 请她去试衣服。

    唐沅试穿的第一套是白色的, 裙摆皱褶上全是闪着细碎光芒的钻。

    她肤色如雪,露在外的肩膀圆润小巧,宽大的裙摆蓬开,往镜前的台子上一站,整个人像被花瓣包裹着盛开的一朵雪白的花。

    陪试的女工作人员看得眼睛发直,愣了几秒,回过神来莫名脸红:“唐小姐你穿这个好漂亮。”

    唐沅朝她笑了下。

    具体选哪套,要等全部试完才好决定。

    对着镜子看了看,唐沅让人把手机拿过来,拍了张全身照。她刚要发给江现,犹豫一下,觉得不如等全部试完拍完一起发,再让他选,便又退出微信。

    礼服穿起来有点费时间,半晌后,唐沅换了一套。

    流光溢彩的渐变黑,乍一看像是浅灰,却从底色中透出泛光的黑色来。

    一般婚礼之类的场合不会穿这种颜色的礼服裙,只是这一条款式别致,特意送来让她试。

    唐沅一走出来,边上几个女工作人员眼神又是一怔。

    她挑眉:“不好看吗?”

    她们忙说不是:“很好看!”

    由衷的话,语气再不能更诚恳。

    哪只是好看,根本连眼睛都快移不开。

    镜子里的人像一朵带刺的黑玫瑰,艳丽张扬,又透着一点点冷,溢彩的黑色显得她更加白。看自己,唐沅倒没有旁人那么夸张的反应,歪着脑袋,对镜撩了下头发。

    拿出手机拍照也是很冷静的模样。

    她紧接着又换了好几套。

    有鹅黄色的,浅浅淡淡,清幽雅致。

    有蓝色的,妖冶中带点小性感。

    ……

    每套都是纯手工制作,只此一件。

    仅仅是订婚礼,便能看出江家用了不少心,丝毫不嫌麻烦和累赘,单礼服一项,就让人拿出最好最多的方案,各种颜色各种款式任她选个够。

    尽管她和江现都说简单就好,方方面面依旧没有怠慢。

    唐沅拍了好几张照,到最后一件,她翻了下相册里新鲜的照片,一次性发给江现。

    【沅不沅:哪件好看?】

    【沅不沅:我再试试最后一套。】

    发完放下手机,进去继续换衣服。

    最后一套是紫色的,抹胸之下腰身紧束,裙摆璀璨地盛开,朦朦胧的紫有一种仙气飘飘的美感,恰到好处地衬托着她的白。

    那长发披散在她肩头,微微打卷,她没什么多余的表情,随意地抬眸,纯澈,性感,清晰的锁骨仿佛盛满诱惑,慵懒而甜美。

    和前面的风格都不一样,试了这么多,一站出来仍能让人眼前一亮。

    工作人员一下不知道怎么夸,甚至为难起来:“每套都好好看……”

    这要怎么选。

    唐沅让店员拿来手机,想拍最后一张照片发给江现,刚打开,就见有他的消息。

    【江现:我到了。】

    她愣了下,还没打电话过去,身后传来声响。

    外间的工作人员将人领到就退至一边。

    唐沅回头,和进来的江现对上视线。

    他的眸光停在她身上,眼神凝住,看着她好几秒没移开眼。

    她莫名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回过神,拎起裙摆:“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忙完了。”他说着,提步近前。

    周围工作人员倒咖啡的倒咖啡,上茶点的上茶点,很识趣地退到稍远一点的地方。

    江现的手落到她腰上,唐沅感觉到他摩挲的动作,想退后,被他搂住。

    她只好不动:“我发给你的照片你看了吗?”

    “看了。”

    “怎么不回我?”

    “谈完事出来离这边近,就直接过来了。那会在路上,看到的时候已经快到。”江现一边说,眼神仍盘亘在她脸上、身上。

    唐沅征询他的意见:“那你觉得哪套好看?”

    “每一套都好看。”

    这答案不是她想听的,眉一皱正要不满,他又开口。

    “但我现在觉得。”江现垂下眸,眼神带着说不清的温度,缓慢扫过她裸露的皮肤,声音变得低沉,“这套最好看。”

    她顿了下,眼轻闪躲开他的视线,脸上正色:“那就这套。”

    礼服穿着累赘,唐沅想叫工作人员过来陪她把衣服换下,没能开口就被自告奋勇的江现拦住:“我帮你。”

    她实在拗不过他,半推半就地,任他陪着进了更衣的地方,脸臊得厉害。

    偌大的空间,偏偏挤了起来。

    “你别。”唐沅不得不警告他,“外面还有人。”

    她耳根发红,江现在她身后,似一本正经,然而贴得极紧:“我不干什么,只是帮你换个衣服……”

    礼服都被他弄皱了。

    他的手不太规矩,但又还算规矩。

    裙子本就难穿难脱,他一捣乱,更是费了好半天,唐沅才换回自己的衣服。

    呼吸稍微平复,江现的下巴又落到她肩上。他侧头,嗅着她的脖颈。

    “你那件紫色的睡裙。”他在她耳边幽幽说,“今天晚上穿?”

    唐沅一顿,被他从后抱着,皮肤泛起薄红:“我不要。现在什么天气,又不是夏天了……”

    “室温开高一点,不会冷的。”江现微哑的声音低低的,仿佛诱哄,“试试?”

    哪会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唐沅从脖颈到耳根再到脸颊,蓦地一下,升起一股灼热的红。

    ……

    礼服定下两天后,唐沅和江现去完成了最重要的仪式。

    到民政局按流程办好手续,照相之前,她少见地担心起自己的模样,照了好几遍镜子才放下心。

    结婚证照片背景是红色,并肩的两个人看着镜头,一个带笑,一个表情淡些,但眼里盛着的光却如出一辙。

    拿着两本结婚证走出来,唐沅在路边翻开看了又看。江现不得不替她合上:“别看了,拍的很好。”

    她皱着眉又翻开:“我笑得好傻哦。”

    “哪里会。”江现再次肯定,“很好看。”

    唐沅挑剔地审视片刻,收起结婚证,没一会,叹了声气感慨:“订婚礼和婚礼都还没到就已经结婚了。感觉有点亏。”

    江现闻言幽幽地盯住她。

    她看回去,和他对视,丝毫不怵,挑眉:“你可得对我好一点哦。占大便宜了你。”

    他几秒没说话,她笑嘻嘻用胳膊撞了撞他的胳膊,江现无可奈何地,眸中神色一刹就柔和下来:“好。你说了算。”

    手交握着,司机停车的地方在稍前方。

    他们牵着手漫步向前。

    唐沅步伐轻快地拉着他的手微晃,江现忽地道:“唐沅。”

    她扭头:“嗯?”

    “新的一年快来了。”

    离年底还有几个月,其实还没那么快。

    但他没有去管时间。

    只在这个和风正好的街头,看向她。

    “元旦快乐。”

    是提前的祝福,也是对过去遗憾的填补。

    唐沅定定看着他,在摇曳的日光下,唇角弯起。

    答非所问,又答得再合适不过。

    “嗯,我也喜欢你。”

    ……

    “真不跟我们吃个饭?”

    手机那边,江盈不死心又问。

    唐沅还是拒绝:“不了,等订婚宴的时候再吃嘛。”

    “拿结婚证的大好日子哎,我还想帮你庆祝庆祝,你好冷漠。”江盈在那边作势哭诉。

    唐沅啧了声,赶紧让她适可而止。

    时值午后,唐沅在公寓的沙发上,拒绝江盈不是因为别的,她和江现约好,晚上他们俩自己要一起出去吃饭。

    今天刚拿完证。

    原本寻常的一个日子,从此就多了几分值得纪念的特殊意义。

    上午从民政局出来,江现送她到家后又去了公司,傍晚会回来接她。

    唐沅应付完江盈,挂了电话,就见微信群里,蓝毛那帮人已经闹了半天,连群名都很应景地改成了“沅老板新婚快乐”。

    她闲着没事,心情也好,陪他们插科打诨聊了好一会。待话题结束,视线停在群名上,只两秒,她点进去,加上了两个字。

    【沅老板现总新婚快乐】

    没去管看到系统提示后,刚安静下来的一群人又怎么开始调侃。

    唐沅发了个表情包就将手机扔到一边,抱着抱枕懒懒地窝在沙发角落。

    客厅寂静,屏幕上放着电影,窗帘拉起,光线明亮但不刺眼。

    她看着看着,在这静谧的午后渐渐睡了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

    玄关传来声响时,屏幕里的画面还在播放。

    窗外的光带点浅黄色。

    唐沅被吵醒,循声转头。

    江现从外走进来。

    身材高挺,线条凌厉的脸,被光照得多了几分朦胧温和。

    唐沅下巴压着抱枕,半梦半醒,懒洋洋的,迷愣着眼朝他看,禁不住抱怨:“你怎么才来啊——”

    江现的脚步顿了一刹。

    随即柔和了眉眼,轻轻嗯了声。

    窗帘飘动着,露台吹进来的风轻悠。

    唐沅话音落下,和他对视间,仿佛也想起什么,在他走近的步伐中,缓缓笑开。

    像是一个多年前的场景。

    她在灼热的午后,昏昏欲睡地等着别人。

    他背着光,走进她的世界。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从那一天开始,后来她会等他这么久。

    所幸,风和日丽。

    故事从起点回到起点,经年未改。

    山依旧是山,海仍然是海。

    与你有关的心事迎风靠岸。

    ——你终于来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