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 > 正文 第71章 发表,请支持正版

正文 第71章 发表,请支持正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这年入夏后, 京城便有些燥热。

    到了六月,暑气更是重得令人喘不过气。

    皇帝在某天早朝后突然说身子不大舒服,次日便让太子李熠代为监国。

    朝野上下一时间议论纷纷, 却也没人敢明着说什么。

    算起来这一年汤圆六岁,李熠也有二十五了。

    如今的李熠沉稳干练,在朝中大小事务都处理得很漂亮,由他监国之后, 政务几乎与从前没什么变化,不同之处只是早朝时坐在上位那个人变成了李熠。

    “褚云枫来看过父皇了吗?”十方朝李熠问道。

    李熠摇了摇头,开口道:“褚先生嫌天热,五月的时候就带着颜先生回枯骨庄避暑了。”

    十方深吸了口气,显然有些担心皇帝的身体。

    皇帝今年虽四十有五, 但因为保养得宜, 平日里看着并不显年纪, 说他三十来岁也不会有人怀疑。如今好端端怎么就病了呢?

    “昨日去看他, 父后说他在休息,也没让咱们见。”十方想了想, 开口道:“你说父后是什么意思?是怕咱们担心还是别的什么?”

    李熠面上闪过一丝复杂神色,而后朝十方安慰道:“父皇身体向来康健,他又每日坚持习武, 你放心吧, 不会有事的。”

    话虽这么说,可十方到底还是不踏实。

    直到次日午后,他和李熠又去了皇帝的寝宫, 这次总算见着了人。

    皇帝倚在榻上, 面色看不出什么异样, 只精神有些委顿。

    “太医怎么说?”十方朝皇后问道。

    “说是暑气太重了, 再加上有些劳累,最好还是休息一段时日,养养身子。”皇后说罢看了一眼李熠,又道:“只是要辛苦太子了。”

    李熠点了点头道:“为父皇分忧是儿臣分内之事。”

    “你知道就好。”皇后闻言松了口气,而后又道:“太后上个月就去了别苑避暑,她老人家在那边,你父皇和我都不放心,所以明日便打算去一趟别苑。”

    李熠闻言看了皇后一眼,没有做声。

    十方闻言忙道:“太医既然说了父皇的身体怕暑气,倒是可以趁这个机会去别苑避避暑。”

    “嗯,你说得对。”皇后忙道。

    李熠闻言看了一眼倚在榻边的皇帝,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面上却不显。

    “父后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可定了日子?”李熠问道。

    “到时候再说吧,这也得看你父皇的身体。”皇后道。

    李熠闻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从帝后住处出来之后,十方还有些忧心忡忡。

    李熠却宽慰道:“你没看父后面上丝毫没有忧色吗?”

    十方一怔,半晌后反应过来,开口道:“你的意思是,父皇的病没有大碍?”

    “呵呵。”李熠淡淡一笑,道:“我看他就不像生病的样子。”

    十方失笑,忙道:“父皇总不至于装病吧……”

    堂堂一国皇帝,没有装病的必要啊!

    次日帝后便去了别苑,将朝中的大小事务一股脑交给了李熠。

    李熠原本便担了不少事情,如今皇帝一甩手,他肩上的担子顿时重了不少。

    只不到半月的工夫,他几乎日日忙得脚不沾地。

    十方不想他每日来回奔波将时间都耗费在路上,又怕他不爱惜身体,忙起来顾不上吃饭,所以每天中午都会去御书房陪他一起用午膳。

    李熠初时不愿让十方大热天来回跑,怕他累着,直到有一次午膳后拉着十方在御书房亲近了一回颇为得趣,便不拦着对方了。

    这几日李熠忙得晚,早晨便有些赖床。

    为了不耽误早朝,他晨起便会空着肚子去上朝。

    十方怕他长此以往落下胃疼的毛病,便让人提前备好了早饭送到金銮殿后殿,以便李熠下了朝便能吃上东西。

    可后来他朝霍言声询问才知道,没人看着李熠,李熠根本顾不上吃。

    十方得知此事之后,次日便亲自跑了一趟金銮殿,打算盯着李熠吃东西。

    “兄长,你怎么来了?”李熠下了朝之后在后殿看到十方,当即又惊又喜。

    “我闲着无事,来陪你用早膳。”十方说着上前帮李熠将朝服脱下来,李熠也顾不上换衣服,便只穿了件中衣拉着十方坐下。

    裕兴吩咐人传了膳,李熠却没让人伺候,挥了挥手道:“都下去吧,不必伺候了,孤不叫你们谁也别进来。”

    众人闻言纷纷退下,就连霍言声也退到了殿外。

    十方不解道:“你用个早膳还怕人看?”

    李熠笑了笑,径直上前将十方从椅子上抱起来,快步走到了一旁的矮榻上。

    十方被他吓了一跳,伸手勾着他的脖子问道:“你要做什么?”

    “兄长猜一猜……”李熠说罢凑到十方唇上亲了亲,那意味不言而喻。

    自从不久前李熠发现了在御书房与十方亲近的乐趣之后,很快又生出了新的念头。

    宫里这么多有意思的地方,倒是可以都试试……

    今日十方主动送上了门,他要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说不过去?

    “你别闹!”十方一手推着他胸口,开口道:“这里是金銮殿,你想在这里……”

    “这有何不可?”李熠笑道:“你若是不喜欢后殿,孤抱着你咱们到前殿去也行,只是父皇那龙椅有些硌人,我怕你不舒服。”

    十方闻言大惊失色,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熠。

    “若你能与你在金銮殿里亲近,往后我早朝的时候想起此事便会觉得精神抖擞,也不至于在早朝上再犯困了。”李熠说罢又凑上去亲他,一边亲一边道:“父皇装病带着父后去别苑里躲清闲,我借他的金銮殿来用一用,权当抵了这些日子的辛苦了……”

    十方觉得李熠这念头简直就是要疯了。

    可李熠却没打算跟他商量,不由分说便扯开了十方的衣带。

    ……

    ……

    一盏茶的工夫之后,殿内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听起来还是两个人。

    十方吓得魂飞魄散,面色登时有些苍白。

    光天化日之下,一国储君带着太子妃在金銮殿后殿亲近,这要是传出去,未免太过荒唐。

    不过李熠却很镇定,一手抵在十方唇边,示意他不要做声。

    片刻后,脚步声停下,而后便传来了两人的对话。

    “这就是龙椅吗?”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问道。

    “对,这是我皇祖父坐的地方。”另一个声音道:“将来我父王也要坐在上头。”

    十方听到这声音瞪大眼睛看向李熠,只因说话的这俩小家伙竟是穆宁和汤圆。

    两个小家伙大概是提早到了宫塾,所以在宫里转了转,不知为何就转到了金銮殿里。

    “那你长大了也要坐龙椅吗?”穆宁朝汤圆问道。

    “当皇帝才要做龙椅,我不一定当皇帝的。”汤圆开口道。

    穆宁不解道:“你父王只有你一个儿子,你不当皇帝谁当?”

    “说不定我父妃还会再生小宝宝呢。”汤圆道:“你爹爹不是去年又给你生了个妹妹吗?”

    李熠闻言意味深长地朝十方笑了笑,十方面上一红,却不敢做声,生怕让两个小家伙听到。

    说起生小宝宝这件事情,自从去年宁如斯生了女儿之后,十方着实眼馋了一阵子,没事儿经常往宁如斯家里跑,就为了多看小家伙两眼。

    但李熠对于再生一个孩子这件事却不怎么热衷,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李熠虽没打算让十方再生一个,但每每亲热之时,却爱拿此事逗/弄十方,动不动就爱附在十方耳边朝他说:“兄长,给孤生个孩子吧。”

    仿佛这成了一句情话似的。

    不用说,今日李熠这是又想起了,还不忘拿眼神揶揄十方。

    外头,穆宁笑了笑,问道:“那你父妃要是生了弟弟,你是不是就不用当皇帝了?”

    “最好是这样。”汤圆道:“当皇帝很累的,你看我皇祖父自己都偷偷跑去别苑了,我父王其实也不想当皇帝,我都知道的。”

    十方闻言看了一眼李熠,目光带着询问。

    李熠朝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你要是不当皇帝就好了。”穆宁道。

    “你怕我受累啊?”汤圆笑道。

    十方看不到穆宁,但他猜测穆宁应该是点了点头。

    片刻后便闻汤圆又道:“没关系,等我长大了,我就带你私奔,到时候就不用当皇帝了。”

    十方闻言又和李熠对视了一眼,那目光震惊无比。

    他儿子才六岁,就开始谋划带人私奔了?

    “啊?”小穆宁露出了疑惑的声音,问道:“什么是私奔?”

    汤圆一本正经地道:“私奔就是偷偷跑,去很远的地方。”

    “你和我吗?”穆宁问道。

    “嗯。”汤圆道。

    “那我爹爹和我爹,还有妹妹,还能见到我吗?”小穆宁问道。

    汤圆想了想道:“没事,我可以带你回来看他们。”

    “那我们私奔做什么呢?”小穆宁又问。

    汤圆想了想,开口道:“好像是要……生孩子吧?我看话本上说,私奔了都要生孩子。”

    “生孩子啊,你生还是我生?”小穆宁疑惑道。

    汤圆似乎被这个问题难倒了,他只偷偷看到三皇叔的话本,上头说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要想一直在一起,就会私奔。那里头的人私奔之后,不久就会生孩子,可谁生他倒是没想过。

    而且话本里有一些字他不认识,看不懂的地方太多,这也阻碍了他理解其中的深意。

    “应该是你。”汤圆想了想道。

    “为什么?”小穆宁不解道。

    汤圆道:“因为我比你高。”

    “谁矮谁生孩子?”小穆宁惊讶道。

    “应该是吧,你爹爹就比你爹矮,我父妃也是,比我父王矮一些……”汤圆有理有据地道。

    小穆宁似乎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还举一反三地道:“我知道了,谁长得白谁生。”

    反正宁如斯比穆听白,十方比李熠白。

    “也有可能是谁长得好看谁生孩子。”汤圆也举一反三。

    十方闻言看了李熠一眼,心道李熠也挺好看啊。

    李熠却像是看懂了十方那眼神,顿时心花怒放,凑过去又要亲十方,被十方吓得捂住了嘴。

    “那也有可能是你生,你长得也好看。”小穆宁认真地道。

    “不,还是你好看。”汤圆语带笑意,说着忍不住凑过去捏了捏小穆宁的脸。

    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说着”惊世骇俗“的话,却全然不知这话里包含的意思,只当这“生孩子”就像抄诗背书一样,是一件说干就能干的事情。

    直到外头响起了霍言声的声音,一边叫着小祖宗,一边将两个小家伙哄着带走。

    殿内重新恢复安静,十方那脸色总算好看了些。

    “你说他们……”十方开口想说什么。

    李熠却没打算在这个时候跟他聊天,凑上去在他耳边道:“没事,回头孤让人将老三的话本都丢了便是,免得教坏小孩子。兄长,咱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