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爱你,我装的 > 正文 第69章 番外

正文 第69章 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入春之后, 天气越来越暖和。寻着一个好天气,佣人在家中进行了一番除旧迎新、彻头彻尾的大扫除,将原来大房二房那些人遗留下的东西做了清理。

    如今整个家都属于宁思音和蒋措, 但他们依然住在三楼。

    二楼收拾出来,改变格局,给旺仔和铁蛋做了一个超大型游乐场。旺仔平常出去遛弯, 在附近认识了一些狗狗朋友,两周岁生日那天,宁思音还把它的狗狗朋友都邀请来,参加给它的生日party。

    佣人整理东西的时候, 在犄角旮旯发现一只簇新的手表, 一看就是名贵的东西,赶忙妥帖地收起来。等到傍晚蒋措出差回来,问他:“三爷, 今天打扫的时候找到一块您的表, 这么贵重的东西,您可得收好,不能乱放。”

    蒋措只是随意地一扫。

    是块名表,某个牌子的经典款。

    “不是我的。”

    “啊?”佣人有些惊讶,“不是您的, 那是谁的?”

    “在哪找到的?”

    “三楼的储物间。”佣人想了想, “那兴许是三奶奶的?这不是男士的嘛,是不是三奶奶买给您的,放在那儿给忘记了?”

    搁在三楼的东西,肯定不是旁人的。

    不是他, 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买给他的?

    蒋措仿佛这才对这块表产生几分兴趣, 从盒中拿出, 刚好是他的尺寸。

    佣人在旁边看着,越想越合理:“哎呀,昨天是七夕呢,三奶奶是不是想给您一个惊喜,故意藏在那儿的?叫我给拿出来了,三奶奶知道,肯定要怄气了。”

    家里人越来越少,小夫妻俩近来感情特别好,他们瞧着也开心。

    “要不我重给放回去?等三奶奶送给您的时候,您就当不知道……”

    说得通。

    他这几日出差,昨天没回来,看来是宁思音给他准备了节日礼物,却没来得及送出。

    蒋措莞尔,将手表戴上手腕。

    “不用。”

    宁思音回来的时间刚刚好,赶上吃晚餐。

    她习惯和蒋措坐在一边,吃饭时一个错眼,看见他手腕上的表,愣了。

    察觉她直勾勾的视线,蒋措翻起手腕:“手表很适合我。”

    宁思音内心,震惊和微妙的心虚两种情绪交互起伏,愣愣地问:“你、你从哪儿找到的?”

    刚好陈妈来端菜,有些汗颜地笑着:“是我整理储物间的时候找到的,还以为是三爷的表不小心丢在那儿,就给拿出来了,没想到是您给三爷准备的七夕礼物……下回我再发现藏起来的礼物,一定给您藏回去。你说说这,好好的惊喜让我破坏了……”

    什么惊喜?什么七夕?

    这是她追星的时候氪金买的易安同款,没地处理,就随手找个地方塞进去了。

    她没物尽其用送给蒋措,就是知道他醋劲大,尤其是对有“前科”的易安。

    要是让他知道这是易安同款……救命!

    宁思音傻眼,不知该如何澄清这个误会了。

    蒋措握了握她的手:“那边的工程出了点问题,耽搁了。周末我休息,陪你补过。”

    他还在为没陪她过节赔罪。

    宁思音更不敢说了,挤出一个“感动”的笑容:“……好。”

    都这么久了,易安的代言那么多,手表广告说不定早就换新的了,应该不会发现吧。宁思音安慰自己,她也不能运气那么背不是。

    -

    连续几日,蒋措都戴同一块腕表上班。

    原本很难注意到这样的细节,但他这几天看手表的次数和时长显著增加,仿佛不仅仅在看时间,而是在细细端详这块表,脸上总是会出现一种近乎温柔的神色。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助理,想不注意到也难。

    有天实在好奇,问了句,蒋措心情不错,答说太太送的,他顿时也就不奇怪了。

    周六蒋措仍旧去了公司处理工作,结束后去取了给宁思音定做的项链,前往预定的餐厅。

    路上塞车,车堵在一条路口,临街便是商场。

    视线无意略过窗外,停在其中一幅外墙广告上。

    巨幅海报,照片上年轻男人身穿米色西服,左手支起,画面重心在腕上的手表。

    助理刚刚讲完一通电话,从副驾回头汇报,说了几句见后座的人并不在听,看着窗外,脸色出奇的淡。

    跟他久了,已经能从他极少显山露水的面部表情上,大约感知到一些情绪。

    助理一顿,循着他的目光望去。

    一则手表广告,当红的男明星,除了腕表和他手上那只一模一样,没什么稀奇。

    蒋措忽然面无表情将手表摘下,扔在旁边的座椅上。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他的不愉快和这块表有关。

    表是太太送的,助理不敢多嘴。眼看蒋措心情不佳,他明智地选择暂时闭嘴,转回去保持沉默。

    停了一会儿,又从后视镜瞧见,蒋措重新拿起表,戴上左腕。

    车开到餐厅,宁思音也刚好抵达,站在门口笑着朝他挥手。

    蒋措下车朝她走去,脸上已不见异样。

    吃饭的时候,蒋措一个字都没提起。

    全世界只有助理一个人知道,这块表——准确来说,是这款表的广告,触了他们老板的霉头。

    没多久,这则广告在全国各地的广告牌,以及在各大网络平台、剧集、综艺中投放的视频广告,全部被同步撤下。代言人并未因此受到牵连,只是在品牌方的要求下重新拍了一则广告片,换了另外一款手表。

    直到最后,助理也没搞明白,他们老板的霉头到底在哪里。

    难道是,不喜欢和别人戴同款?

    -

    蒋措对那块表的钟爱,宁思音看在眼里。但他越喜欢,宁思音越良心不安。

    过了两三个月,她看时间差不多了,重新买了一款新的手表,还是同一个品牌,不一样的款式,想要补偿蒋措。

    她计划得很好,等蒋措换了新手表,再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原来那块表处理掉。

    她特地选了一个有情调的法式餐厅,提前定好位子,亲自去接蒋措下班,请他共进晚餐。

    晚餐的气氛很好,直到结束前,她拿出新手表,放到蒋措面前,故作平常地说:“那只表你都戴了好久了,送你一只新的。”

    她满眼期待,以为蒋措至少会露出一丝丝喜悦的神色。

    他那么喜欢原来那只表,收到新的肯定很开心。

    可她眼睁睁地看着,蒋措瞥了眼那只表,不仅没有任何表示,原本眼中的几分浅淡笑意,也一点一点褪去。

    宁思音期待落空,不明所以。

    瞧瞧那只表,挺好看的呀,她精挑细选的,最新限量款。

    “你不喜欢吗?”

    蒋措平日对她几乎百依百顺,没让她受过一点气,今天却对她精心挑选的礼物反应十分冷淡。

    他对礼物不置一词,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没什么情绪地说:“走吧。”

    说完率先起身离开,留下懵逼的宁思音,和桌上那块精致昂贵的手表。

    宁思音莫名其妙极了,她这么用心给他送礼物,他这是什么态度?

    行为反常,一定有古怪,难道是背着她在外面有小情儿了?

    越琢磨越不对劲,宁思音自己给自己琢磨生气了,怒气冲冲地大步走出去,追上蒋措正要兴师问罪。

    对街大楼外墙的LED屏幕上,正在播放最新投放的视频广告。

    同一个手表品牌,同一个易安,限量新款手表……

    宁思音又傻眼了。

    蒋措也看到了。

    他脸色更淡,将袖子从宁思音手中抽出,抬脚上车。

    宁思音原地懵了半天,总算知道蒋措突如其来的小脾气是怎么回事。

    天地良心,她真的不知道易安的广告什么时候换了新的!

    哪里还有底气要蒋措道歉,她气势先短了一截,整段路程都在苦哈哈地跟他解释。

    解释买这块表真的不是因为易安,虽然上一块是,但这一块不是!

    解释她对易安真的没有非分之想,她已经很久没追星了!

    蒋措全程一言不发,不理会,不说话。

    他很少情绪外露,今天的不高兴却实实在在摆在脸上。

    当着司机,有些话不便说,回到家见他仍然不消气,宁思音心一横,只好把自己当初喜欢易安,只是因为他长得和蒋措有三分相似的事实交代了。

    蒋措正上楼,闻言停下脚步,意味不明睨她片刻,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缓缓问:“是我年老色衰了,还是义务的次数有所欠缺,不够满足你,需要你在外面找替身。”

    宁思音无言以对,干脆脸皮也不要了,一把抱住他,整个人挂到他身上。

    “你最好看最美丽最漂亮你体力倍儿棒老当益壮!我错了,我再也不追别人了!老公老公老公……”

    蒋措只低头看着她,也不说话,任她挂自己身上耍赖。

    佣人经过瞧见这一幕,也不敢出声打扰,赶紧带着暧昧的笑容走开了。

    等宁思音绞尽脑汁把甜言蜜语都说尽了,蒋措似乎才消了点气,抱起她回房。

    当天晚上,宁思音为曾经的错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