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暴君的小良药 > 正文 第89章 坑娃番外(全文完)

正文 第89章 坑娃番外(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九年后, 皇宫中。

    练武场上,一群男孩众星捧月围着太子肖同泽。肖同泽虽年方八岁,但面部轮廓利落俊美, 身形挺拔气度不凡。他手中牵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小姑娘才五六岁的年纪,穿着身嫩黄色的襦裙, 扎着两个丸子头,生得一副好模样。那双杏仁眼眨巴眨巴, 长长睫毛一扇一扇, 看起来便特别乖特别软。

    男孩们年龄六岁到十岁不等,是新进宫的太子侍读, 都是有家世的贵族子弟。众人也见多了漂亮小姑娘,却还是被眼前这个小姑娘萌得心都化了。稍稍熟络后,男孩们也不那么拘束了。有稍大些的孩子开始向肖同泽打听这小姑娘:“殿下, 这位小妹妹是?”

    肖同泽露齿一笑:“她啊,是孤的表妹。”他拍拍小姑娘的发, 目光威胁:“令容, 叫哥哥。”

    小姑娘不情不愿,却还是喊了声:“哥哥。”

    那声音带着奶音,天生就是软软的甜甜的, 男孩们一片骚动:“好可爱啊!”“好乖!”

    “令容妹妹,也叫我一句哥哥好不好?”

    “既然是殿下的表妹,那便是皇后娘娘姐妹的孩子?怪不得生得这般好看。”

    肖同泽笑容愈大:“好看吧?你们谁想娶她?孤今日便做主,把她给许配了。”

    男孩们哗然!一片“殿下此话当真”中, 令容仰头看肖同泽,气嘟嘟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肖同泽便用力捏住了她的手。令容吃痛, 咬着唇不敢再动作。

    年纪最长的男孩急急自荐:“殿下, 我愿意娶她!我已经十岁了, 我可以先让我爹爹来提亲,把婚事定下!”

    另外一个年纪小些的男孩便嘲道:“你也知道你十岁了,比她大了五六岁。年纪这般不合适,也敢和殿下提订婚?殿下,我才八岁,年纪合适,还是考虑考虑我吧!”

    其余人不甘示弱,七嘴八舌吵了起来。肖同泽威严一声喝:“不得喧哗!你们且排好队,都上来自我介绍下,孤会和令容商量着定夺。”

    他拉着令容去了练武场的梅花桩,踩着木桩居高临下扫视众人:“排队吧。”

    这可太有模有样了!男孩们还当这是太子殿下拉拢关系挑选心腹的手段,加之令容的确生得极好,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他们很快按父亲的官职高低排好了队,令容站在肖同泽身旁,看起来更不乐意了。她没有再试图抽出手,而是用那软软的奶音朝众人开了口:“愚蠢!本王乃是……”

    话没说完,肖同泽便捂住了她嘴。肖同泽躬身,压低声威胁:“你敢说实话,我就弄死你养的小兔兔!”

    令容委屈瞪着他,忽然朝着肖同泽身后大喊一声:“父皇!”

    肖同泽身体一僵,令容趁机抽出手,朝着练武场外跑去。肖同泽缓慢转头,却根本没在身后看到肖乾,他被骗了!肖同泽怒上心头:“好啊!肖令容!你竟敢骗孤!孤今日一定要将你嫁出去!”

    他就要去追肖令容,却见不远处,一女子袅袅婷婷行了过来。肖令容扑到那女子怀里:“母后!太子哥哥又欺负我!”

    夏如茵都不需要问,便知道肖同泽又怎么欺负弟弟了。她朝赶来的肖同泽愠道:“同泽,你怎么给容容穿女装?!”

    肖同泽狡辩:“因为令容生得这副模样,穿女装更合适啊。母后,你看他现下多好看。”

    夏如茵上下打量,抿唇笑了:“是好看哦。”

    肖令容瞪肖同泽一眼,奶声奶气告起了状:“他不仅给我穿女装,还和他的侍读说他要做主把我许配给他们!他还威胁我,要弄死娘亲送我的小兔兔!”

    夏如茵便蹙起了眉:“肖同泽,你现下便跟我去见陛下!”

    她牵着肖令容转身离开,肖令容在她身后,得意朝肖同泽做了个鬼脸。肖同泽咬牙切齿,恨恨朝他挥了挥拳头。三人来到金銮殿,肖乾高高坐于龙座上。夏如茵行去他身旁,肖乾便拉着她坐下,朝底下的两个孩子道:“都去外面跪着。”

    肖同泽不服气:“父皇,你都没问是什么事,就让儿臣去跪着?”

    肖乾从善如流:“什么事?”

    肖同泽被噎住,肖令容连忙将他对夏如茵说的话,原样又说了一遍。肖乾颔首:“都去外面跪着。”

    肖同泽不吭声了。这回,不服气的人变成了肖令容。他撅着嘴,小脸皱起来,看起来愈发可爱了:“父皇,为什么我也要跪?是皇兄欺负我啊!”

    肖乾轻描淡写扔出几个字:“因为你没用。”

    肖令容:“……”

    两个小孩都去殿外罚跪了,夏如茵叹口气:“九哥,怎么办啊。这两孩子怎么就不能好好相处呢?这一天天闹矛盾,我好担心他们长大了,兄弟阋墙啊。”她顿了顿,忧心忡忡:“我怎么就生了两个儿子呢。皇位就一个,以后可怎么分啊。现下同泽是太子,等容容长大了,会不会不满意我们将太子之位给他哥哥?他会不会为了上位谋杀他哥哥,就像以前,肖弘老是想杀你一样?”

    肖乾嘴角一抽:“他俩同父同母一起长大,情况能和我和肖弘一样?茵茵,他们还只是孩子,你想太多了,也想太远了。”

    夏如茵沉重摇头:“不远了。同泽都八岁了,要早日防范。”她握住肖乾的手:“九哥,咱们想个法子,治一治这两个小坏蛋吧。”

    肖乾思量片刻,与夏如茵一番低语。夏如茵听得轻笑连连,又小声提议补充。一对父母快乐商定了坑娃计划,肖乾这才将两个孩子传了进来。

    被罚跪了一刻钟,肖同泽和肖令容都老实了。出乎他们意料的,肖乾并没有教训他俩,倒是一旁的夏如茵开了口:“同泽,容容,你们也长大了,是时候体验下民间疾苦了。皇家有个传统,孩子们都要隐藏身份去集市,学会用百姓的方法讨生活。明日你们便去外面过几天,父皇母后不会给你们钱,也不会派人跟着你们。你们要自己想办法保护自己,还要想办法赚钱填饱肚子。”

    肖同泽狐疑:“真的假的?这传统……之前为何没听父皇母后提过?”

    肖令容吃惊:“我也要去吗?母后,我才五岁啊,我好弱小好娇气哦,我什么都不会啊。”

    肖乾不管这两人意见,一锤定音:“你二人明日一起去,吃住做事都要在一起,正好学习下兄弟间应该如何相处。”

    肖同泽和肖令容互望,不满都写在眼中,却乖乖应是,不吭声了。

    次日,两位皇子便被换上了粗布衣裳,丢出了宫。胡同角落,肖令容摸下了自己发上的筷子,奶声奶气道:“我今早特意戴了根银簪子,母后都给我换成了筷子。唉,一身都没给我留一件值钱东西,又不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才接我们回去。”

    肖同泽冷笑:“小小年纪,就知道投机取巧。你是知道自己赚不到钱吧。”

    此时,一个双腿残废的小孩举着一个破瓷碗,乞讨着从胡同口爬过。肖同泽和肖令容看着,都呆了半响。肖令容又摸了摸空空的衣袖,确定了自己没有钱:“哥,那个小孩好可怜啊。”

    肖同泽也觉得那小孩好可怜,却不表现出来:“世上可怜之人多了。太傅说,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身为皇子,怎能因此等小事动容。”

    肖令容声音软乎乎慢吞吞的:“哦,我知道,哥哥是最冷血无情的。”

    肖同泽:“……”

    怎么感觉又被这个芝麻馅嘲讽了。肖同泽凉飕飕道:“我听说京城中有恶人,最喜欢抢你这种年纪的可爱小孩子,拿回去砍断腿或者砍断手,每天丢在街上爬着乞讨,给他们赚钱。那小孩估计就是被抢走的。你习武总是偷懒,到现在跑都跑不快,可要小心些了。”

    肖令容脸色变了变:“哥哥你不必吓唬我,母后那么喜欢我,肯定会让父皇派人出来保护我的。”

    肖同泽不置可否,转身就走。肖令容看着陌生的街道,到底是害怕,追了上去。肖同泽也不管他,去找了家书坊。他虽然穿着粗布衣裳,但气度从容,掌柜不敢怠慢伺候着。肖同泽便将头发拆了下来,摸出了……藏在头发里的一小锭碎银!

    肖令容震惊:“哥哥你……为什么娘没发现你藏着银子?!”

    肖同泽骄傲:“你以为我像你那么贪心,还想带银簪子出来。我就藏这么一点,娘亲自然不会发现了。”

    他将碎银拿给掌柜:“拿一副笔墨,再买十张宣纸。剩下的钱爷赏你了!”

    掌柜托着手心里指甲盖大小的碎银,哭笑不得:“那,多谢爷?”

    肖同泽老成颔首。他买了东西还不算,还借了掌柜一个书桌一张椅子,就在人家门口摆起了摊。掌柜觉得两小孩可爱,也不和他计较,还给他竖了块牌子“代写书信”。肖同泽坐着椅子,笑眯眯看肖令容:“站着给爷研磨,等爷赚了钱,少不了你一口汤喝!”

    肖令容挥了挥他白嫩嫩的小拳头:“我也会写字啊!我也可以赚钱,干吗要你施舍我汤喝!”

    他跑去隔壁店铺,一会吭哧吭哧背了张小板凳出来,就放在肖同泽脚边。又拉了拉肖同泽衣袖:“哥,你敢和我赌不?如果来了客人,指定让谁写,这单生意就算谁的。”

    他倒是好像已经忘记了,笔墨纸砚都是肖同泽偷渡银子才买到的。可肖同泽低头打量还长着奶膘的小娃娃,嗤笑道:“赌便赌。”

    于是两人便等着接客。半个时辰,来了个老汉,见到肖同泽和肖令容有些吃惊。他走到书坊门口问掌柜:“掌柜的,今儿你不代写书信啦?”

    掌柜乐呵呵在店里回:“歇一天,你让门口那两小孩写吧!”

    肖同泽和肖令容有片刻沉默,都没好意思回头看书坊。肖令容细声细气道:“抢了人家地盘,抢了人家生意,还要自称爷的,哥你一定是头一个。”

    肖同泽硬着头皮站起身问:“老伯,可是要写书信?”

    肖令容反应过来,也站起身:“伯伯你快坐啊!”

    他比肖同泽更放得开,拉着老汉的手,让他坐在小板凳上。然后他垫着脚,屁股就往肖同泽的椅子上挪:“写什么啊?伯伯我帮你写啊!”

    他往后一坐,竟然坐了个空!得亏没大用力,不然便要摔个屁股墩了!肖令容扭头去看,便见肖同泽拎着椅子,微笑看他。肖令容转头便甜蜜蜜朝老汉笑:“帮你写完,我还可以附送你捏肩哦!我娘亲最喜欢我帮她捏肩了!”

    老汉哪里见过这么漂亮又热情的小公子,乐得嘴都合不拢:“怪不得掌柜不做生意呢,这么个小人参娃娃在这,他哪里抢得过!”他朝着肖同泽招手:“椅子呢?快放下啊,娃娃你坐,给伯伯写信哦!”

    肖同泽:“……”

    被抢了一单生意,肖同泽忍了。肖令容将二十个铜板一个个摆在书桌上,可可爱爱就在肖同泽眼前数:“一,二,三……”

    数到第三遍,又来了顾客。这回是个大姐姐,肖令容可怜巴巴拉着人袖子央求着:“姐姐,你就让我帮你写书信吧。哥哥总说我没用,说我不会赚钱,回家就要打我……”

    肖同泽咬牙:“令容——”

    肖令容软乎乎一团,朝大姐姐怀里躲:“呜呜呜……”

    大姐姐横眉冷对:“凶什么凶?!娃娃这么小,怎么就说人没用?娃娃给姐姐写信!姐姐让你赚钱!”

    肖同泽:“……”

    大姐姐满意离开。肖令容又将二十个铜板一个个摆在书桌上,可可爱爱在肖同泽眼前数:“一,二,三……”

    天色黑了,肖同泽一个铜板都没赚到,肖令容赚了六十个铜板。书坊掌柜要关店了,两人将桌子还了回去。隔壁卖包子的收摊了,肖令容拿三个铜板买回了剩下的所有包子,捧着热乎乎的包子吃着。肖同泽坐在书坊的阶梯上,肖令容给了肖同泽三个大包子。肖同泽用力扭过了头:“我不饿。”

    肖令容便在肖同泽身旁坐下:“吃嘛,不白给你的。哥你功夫好,我今晚雇你做我护卫了。”

    肖同泽心里这才舒坦了些,接过包子吃了起来。便听肖令容在旁奶乎乎道:“我回去要告诉所有认识的人,我用三个包子,就买了太子殿下一个晚上。”

    肖同泽:“……”

    他朝肖令容脑袋上一拍,斥道:“不懂的话别乱说!”

    肖令容:“呜呜呜好疼……”

    两人吃完了包子,继续坐着。街上人越来越少,月光将树影拉得长长的。肖令容抱住了肖同泽,小声道:“哥,都这么晚了,父皇母后不会真不管我们了吧?咱们就五十七个铜板,住店不够啊。”

    肖同泽也慌,表面却还是镇定的:“不管又有什么奇怪?都说了要让我们体验民间疾苦了。我听说,城隍庙里可以住人,我们再等等,没人找来的话便去那里睡。”

    肖令容可怜道:“那不得和其他人一起睡了?我怕人打呼噜吵到我。早知道我还不如跟书坊掌柜回家呢。”

    正说着话,街道上歪歪扭扭行来了几个醉汉,肖同泽和肖令容默契不吭声了。醉汉们经过两人时,肖同泽忽然发现他们步伐扎实,并非醉酒之人该有的。

    肖同泽心中一紧,抓牢了肖令容的手。肖令容不明所以,却也机警绷紧了身体。说时迟那时快,几个醉汉一改醉态,突然朝肖令容扑来!

    肖同泽猛然推开肖令容,一声大喝:“令容快跑!去找衙门!”

    肖同泽在宫中的确习过武,功夫也的确不错。可他到底是一个八岁的孩童,又以一敌多,根本不是对手。一个醉汉很快抓住了肖令容:“老大,这个小孩好,够漂亮!可能会有大老爷看中,回去先不砍掉脚吧?”

    肖同泽既惊又怒:“放开我弟弟!”

    他想冲上前,却被另一醉汉一脚踢中,重重摔倒在地!腿痛得动不了,肖同泽更不敢认为这是爹娘的安排——这些人是真要抢肖令容走!

    肖令容拼命挣扎着,朝肖同泽伸出手:“哥!救我!”

    肖同泽也拼命挣扎着想爬起,朝肖令容伸出手:“放开令容!”

    肖令容:“哥——”

    肖同泽:“令容——”

    在两个小孩肝肠寸断的呼喊声中,醉汉们扛着肖令容跑远了。肖同泽好容易缓过来,踉踉跄跄追了上去。可他本就个头小,又受了伤,追着追着,人倒是越追越远了。肖同泽都要绝望了,却听见了人声。那伙醉汉喊着:“前面有官兵!往这边跑!”

    肖同泽精神一振,奋力追了上去,果然见到了官兵!肖同泽大吼:“杀人啦!他们杀人啦!”

    他想将官兵们吸引过来。官兵们听见杀人,果然追了过来。醉汉们急了:“快快,把这小孩扔掉!别被抓住了!”

    他们旁边便是一条小河,月色之下,波光粼粼。肖同泽只觉心中不妙!便听见醉汉们道:“把这个小孩扔河里!快点快点!”

    那个扛着肖令容的人便将肩头的重物一扔!扑通一声,肖同泽瞳孔骤缩,撕心裂肺喊:“不——”

    他冲到河边,扑通也跳了下去!小河的水不深,刚到他的腰,只是秋夜水温太低,肖同泽冻得哆哆嗦嗦。他胡乱在水中摸索:“令容!令容!令容——”

    他唤了很久,没有得到回应,摸了很久,没有找到肖令容。肖同泽麻木站在河水中,却听见河岸上,有个熟悉的奶乎乎的声音响起:“哥!”

    肖同泽身体一颤,不可置信转头,果然见到月光下的草丛中,一个小人坐在那扭动。小人朝他喊:“哥!我在这!我没死!他们把我丢岸上了!我好容易把堵住嘴的布甩掉!你快上来,别冷着了!”

    肖同泽冲上岸,果然看到了狼狈被捆住的肖令容。他帮他解开绳子,两兄弟抱头大哭:“哥!”“容容!”

    不远处,夏如茵看着两小孩抱头痛哭,也感动朝肖乾道:“好感人哦!经此一事,他们兄弟的感情一定会更好的。”

    肖乾嘴角微翘:“谁说不是呢,茵茵你就别瞎操心了。”他搂住夏如茵的腰:“剩下的事邬明轩他们会处理,难得出宫一趟,我们回夏府玩一会?上回令人建的四季花园,前些天完工了。”

    夏如茵眼睛亮了:“好啊好啊,我们走吧。”

    两人手拉着手,甜甜蜜蜜离开了。肖同泽和肖令容的哭声被他们丢在了身后:

    “哥,你快脱了湿衣服,穿我的。”

    “你好好穿着!哥练过武,湿衣服也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