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人间值得 > 正文 第78章 征兆

正文 第78章 征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黄昏像是残阳一样, 燃烧完余辉彻底落幕。

    白辞坐在沙发上,瞥了眼窗外:“饿死鬼快回来了。”

    林云起垂了垂眼,让人看不清表情, 不再开玩笑问:“他会一直留在这里?”

    被一只鬼当储备粮,可不是什么愉悦的体验。

    白辞回答前,林云起先侧过身, 半边身子笼罩在阴影当中:“感觉如果哪天真能开饭,我连骨灰都不会剩下。”

    “不是感觉。”白辞略一沉吟:“饿死鬼未必会直接杀你,他会养起来,过年时吃一点。等个十年八年, 你才能彻底魂飞魄散。”

    “……”

    林云起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珍贵。

    白辞笑道:“放心, 不会有这一天。”

    除了先前挑出来的那几个物件,白辞把剩下的原装回袋子里,似乎是要另作他用。

    他低头打下几个文字, 小区外聂言让准备开车离开的罗盘七稍等片刻。

    “白辞要来?”听到原因后, 罗盘七惊讶:“他知道我们在这里?”

    聂言很平静地反问:“饿死鬼离开, 你觉得白辞会毫不知情?”

    说曹操曹操到, 夜色下多出一道身影,没多久车门被打开, 白辞坐在后座,首先提起的是南柯梦:“那只蜘蛛需要在我家里放几天。”

    “随意。”

    聂言在这件事上态度放得很宽容, 南柯梦虽然罕见,但属于异物中破坏力较低的物种。唯一麻烦的是它擅长逃跑,当初若不是南柯梦自己找死送上门,白辞也别想轻易抓住。

    视线一扫罗盘七手上新多出的戒指, 白辞淡淡道:“去古董街一趟, 就淘了这点东西?”

    这都能猜出来?

    罗盘七下意识望向聂言, 后者摇了摇头,同样不清楚白辞是如何得出的结论。

    “才去过。”看在借了南柯梦的份上,白辞解释了一句。

    早上在地摊上,他看到过这枚戒指,除了能招点桃花没别的用处。

    白辞的目光好像已经窥知一切,罗盘七有些尴尬,异性缘为零的情况下,只能走些偏门增强运势。

    好在聂言没让这份尴尬发酵下去,开口问道:“有什么话,需要见面说?”

    白辞不答,反先问起了艳鬼的研究结果。

    “专家那边还在探讨,怀疑他能重伤不死,是因为有寄生物。”

    话说到一半,聂言皱了下眉头,专家事后又做过几次实验,确定艳鬼可以接触到实物,不过有时间限制。

    “现在要去落实,这样的异物究竟是特殊个列,还是数量不少,隐藏在不为人知的暗处。”

    如果是后一条,迟早会给普通人的生命安全带来影响。

    白辞拍了下手,骸骨狗叼着黑塑料袋跳上车,毫不讲究地暴力倒出。好几个镯子发出脆响,居然没有被打破。

    聂言大概看了下,大部分是带有诅咒性质的物品。

    骸骨狗代替主人发言了一句:“近来古董街不太安生,想必你们也发现了。”

    聂言微微颔首,这也是他们早上过去查看的原因。

    白辞眸色比外面的夜空更为深沉,他低声道:“古物有灵,如果有人要唤灵呢?”

    “人造鬼。”聂言沉思半晌,说出这三个字。

    之前有专家曾给出这方面的意见,而艳鬼和鬼娇娘都是同一人操控,所以特殊小组这段时间,格外关注横空出世的无佚。

    罗盘七也没心情继续把玩手上的戒指:“造鬼可不是简单说说,哪怕有极端的阴气滋养,也只有极小的概率成功。”

    有这概率,都可以去买彩票了。

    骸骨狗事不关己地翘着爪子:“所以才要大肆收购,普遍撒网呗。”

    谁知摇头的却是白辞:“就算把这天底下的墓都挖了,也造不出多少鬼。”

    何况仅仅是一点鬼怪,对时局发展起不了作用。

    聂言明白了他的暗示:“你是说无佚已经有信心批量制鬼?”

    “是不是,查了才知道。”

    ……

    天黑的格外早,林云起趴在窗台上凝视着无边夜色。同一时间饿死鬼也拿着碗,罕见地没有坐在门槛边,飘去天台,俯瞰近处的一切。

    垃圾桶,灌木丛,青石板砖的缝隙里……阴气像是注入了生命力,正从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试图破土而出。

    骸骨狗正昂首挺胸朝前走,忽然间鼻子动了动,看到了远处楼顶的饿死鬼。

    “我主,他是到了忧郁青春期吗?”

    大晚上跑屋顶吹风,斗篷还被吹起,和动漫里立在高塔上的人物一样。但这一幕放在饿死鬼身上,着实有些奇怪。

    白辞看都没看一眼,平静道:“他们一族对异物也是隐患,加上离群索居,能活到成年的不多。相应的,这一族对危险有着极强的感应力。”

    骸骨狗甩了甩尾巴:“所以饿死鬼和特殊小组合作,不仅仅是为了吃东西?”

    “也算是一种表态。”白辞对待这只狗还算耐心:“越是强大的异物,越谨慎。”

    先前哪怕林云起有两兄弟这种谣言传播,也没引发强大的异物蜂拥而至,显然近期阴气肆虐,大家行事都拘谨了不少,和当初围攻吴圣舒根本是两个画面。

    快走到林云起楼下时,白辞稍稍驻足,下意识抬头朝上看去。

    天色已晚,林云起家里的灯是开着的。

    他正好站在窗前,能清楚看见站在路灯下的白辞,而白辞同样能看见立在窗前的身影。

    两人同时一愣,林云起也不知道要不要专门打声招呼,大晚上对着窗户说句晚上好,实在有些神经质。

    楼下,骸骨狗礼貌询问:“要不我走?”

    它留在这里好像挺煞风景的。

    “不用。”

    林云起的身影已经自窗前消失,白辞垂下眼,微微叹了口气。

    这声叹息还未消散在夜色中,单元门突然被推开,一身休闲装的林云起从里面走出,冲他挑了挑眉:“一起夜跑吗?”

    白辞怔了下,点头,毫不犹豫对骸骨狗说:“你可以走了。”

    “……”

    毕竟饿死鬼还在天台,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林云起出现的一刻,骸骨狗便自动变回了巴掌大小跳进白辞口袋。

    即便如此,仍旧被嫌碍事,跑步时白辞落后了林云起半拍,随手把它放在了凉亭长椅上。

    “自由活动,等我回来。”

    “……”

    狗男人,你去死吧。

    从前它最喜欢在夜晚偷偷溜出来奔跑,突然被要求这么做,反而有些无趣。

    “果然,我也是个贱骨头。”

    这就是传说中的物肖其主。

    附近的公园是开放式的,晚上也不会关闭。来这里夜跑的人几乎没有,跑了一路,连个人影都没瞧见。

    白辞偶尔会咳嗽一声,不是装柔弱,卜算带来的反噬还没过去。

    林云起停下脚步:“去长椅上坐一会儿吧。”

    白辞摇头:“躺在床上休养和运动没太大差别。”

    他伤的是元神,只不过有时会表现出一瞬间身体的不适。看到林云起眼底的一丝担忧,白辞嘴角有了弧度:“不用担心,我………”

    树林里咿咿呀呀的呻|吟声,打断了他即将要说的话。

    林云起摇头:“露天席地的,也不怕凉着。”

    话音未落,树丛里的人突然站了起来,是一个醉汉,正对着树做着不雅观的动作。

    他的叫声很奇怪,一会儿故意把嗓子拉得尖细,一会儿又哑着嗓子发出粗犷的男音。

    “一人分饰两角?”林云起是真的惊讶了。

    白辞走过去,看着是拍了下男人的背,实际他两指夹符,只有半张符纸接触到了男人的背部,符纸顿时像是抹了强力胶,黏在对方身上。

    两缕青烟冒出,男人倒在地上,林云起见状拨了急救电话,和接线人员报完具体位置后,有些惊讶道:“我还以为你不用这玩意。”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在自己面前扔符纸,唯独白辞没有。

    “我不想被当神经病。”白辞坦白交代。

    “……”

    叫的是救护车,先赶来的却是聂言。

    这次跟在他身边的不是罗盘七,而是上次在婚礼现场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林云起记得罗盘七好像称这位叫老余。

    “这个星期以来第四起。”对方上去探了探男人的脉搏,骂了句脏话:“他个煞笔玩意儿,阴气这么重,还沾染了尸毒,一看就是才下过墓。”

    幕后大买家主要在天海市搞收购,最近进出城查得又特别紧,很多盗墓的还得雇人手。

    老余毫不客气地直接把人拖走,林云起:“救护车……”

    “我们会直接送往最近的医院,这样节省时间。”

    话说得话有几分可信度,林云起心里有数,配合地站在原地挥了挥手:“一路顺风。”

    车子绝尘而去,老余在车上拍了下脑袋:“坏了,刚脾气一上来,好像当面提到阴气。”他小心翼翼望着聂言:“林云起的世界观会不会因此发生变化?”

    聂言冷静地扫了他一眼:“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

    天海市的不平静不止是官方,就连群众也感觉到一些异常。

    近来古怪的报道越来越多,新闻上播出有毒蛇被偷运入市内,正在进行捕捉,提醒大家日常少出门玩耍。林云起同楼的原本有好几个上夜班的,但这几天不是请假就是放假。

    “特殊小组应该在各地都有分布。”林云起清晨照旧会和白辞晨跑。

    明白他的意思,白辞解释:“大量机密文件都在总部,总部负责人必须时刻坐镇那里,最多抽调过来几个人。”

    各地特殊小组成员本就不多,谁也不保证会不会是声东击西,所以抽调来的人手也是有限。

    骸骨狗爬上白辞肩头:“最重要的是,过犹不及。”

    它难得没开玩笑:“有人卜卦得出天海市会有大事发生,如果真搞来大量精英,指不定结果更糟。”

    林云起:“能量守恒?”

    “……”

    虽然没念过几天书,但骸骨狗知道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手机震动暂停他们的交流,等结束电话,白辞看向林云起:“我有点事,差不多中午回来。”

    他顿了一下:“门口新开了一家饭馆,中午一起吃吗?”

    林云起犹豫了一下。

    白辞:“我请客,老板专门打八折。”

    果然,林云起的注意力被引到后一句话:“专门?”

    白辞颔首:“上次买的杀虫剂还有不少在家里,我拿去送了周围老板几瓶。”

    久违的代言记忆回到脑海,林云起讪笑道:“希望这杀虫剂不是用在他们自己店里。”

    白辞失笑:“不会,我已经确认过。”

    林云起没犹豫多久,点了下头。

    白辞满意道:“中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