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在我的台词里,没人能打败我 > 正文 第86章 第 86 章

正文 第86章 第 8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第86章

    景城城郊有一片别墅区, 开发的时候说这边要建设地铁,开辟新商圈,没想到楼建好没多久, 政策转移,这片被放弃了。

    开放商只卖出一期,原定的别墅区最终只建了十几栋,还因为位置偏僻, 常年无人居住,几年下来,别墅区里的物业、保安玩忽职守几近于无。

    夜晚将临之际, 一辆低调的白色面包车缓缓驶进小区。

    凌初靠坐在驾驶位后面, 踢了踢前座:“到了?”

    驾驶员透过车前镜, 畏惧地看她一眼:“马、马上。”

    凌初噌地一下瘫倒, 速度之快,吓得前面的人差点以为她被鬼上身了。

    她睁开一只眼, 用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阴森森地说:“到了地方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 劝你反水之前,先想想你的同伴。”

    想到手腕已经折了,躺在最后面的同伴, 再想到刚才自己说不出话的场景, 那人忙不迭点头,颤颤巍巍地驾驶着车,停在一栋别墅前。

    他走下车, 用一种特定的频率敲在门上,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走出来一个人:

    “人到手了?老张呢?”

    凌初躺在车座上,听着两人的脚步声走近,车门被拉开。

    一道视线落在她身上,又看向后座,斥骂一声:“废物,带着迷药去抓人,还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们还能干点什么?”

    男人骂骂咧咧和司机一起把凌初抬下车,送进别墅里的某间房内。

    临走之前,开门的男人再次凑近,凌初闻到一股味道,猛地起身,利落地抬起一掌把人砍晕。

    司机站在门口嘴半张着,凌初扫他一眼,低头看着男人手里的东西,问:“这是你们本来打算迷晕我的药?”

    司机慌张地点点头。

    凌初扬了下眉,这人还挺谨慎,怕她半途醒来,以防万一又要迷晕她一次。

    她抬起手,一掌把没了利用价值的司机打晕,拍拍衣服,抖掉在床上沾的灰,打量这间屋子。

    四面白墙,木质地面,一张床、一个衣柜,积着厚厚的灰,看样子很久没人住过。

    私闯民宅。

    郎烈还真是虱子多了不愁,逃亡过程中也不忘罪上加罪。

    屋子不大,一眼就能看完,凌初站在中央掏出手机玩,兴许是看不惯她对待终极任务的懒散态度,任务发布声再次响起:

    【叮咚,请宿主寻找任务对象并依照以下剧本,完成台词任务及场景演绎。】

    【看着面前的身影一步步走近,她柔弱的身形无力地瘫倒在床,拼命摇头。

    对方双手用力,撕扯开她的衣襟,松散的衣领下滑,露出大半白皙的肌肤,他捏着她的下巴冷笑:“你叫啊,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语罢,用力吻了下去。】

    凌初:“……”

    007也觉得这次的剧本有点恶心,给宿主提示:“宿主你可以担任扯衣服那个角色啊,就是“吻”这块儿……想想完成终极任务后的奖励,要不……你先忍忍。”

    “……”

    凌初:本人表示拒绝,并向你身上扔了一坨大便.jpg

    不愧是终极任务,难不难的另说,反正是真恶心人。

    凌初皱眉问007:“上一条任务里说过‘渡过难忘的一夜’,是必须要在这待满一晚吗?”

    007硬着头皮回答:“对,而且要贴合重点词,比如说和任务对象【一起】渡过【狂野】的一晚。”

    凌初捏了捏拳头,笑了:“行。”

    “……”007瑟瑟发抖,果断遁了:“那什么,宿主我要休眠了,你自便吧。”

    这是一间没有窗的房间,屋子里漆黑一片,007下线后,凌初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发出一段消息,刚刚结束,门口传来了一阵碰撞声。

    凌初收好手机,贴墙站好。

    房门被推开,灯光落入黑暗的屋内,一个高大的身影随即出现,摸索着打开墙边的灯,看到瘫倒在地的两个人后,迅速向后转身,同时一手摸向身后。

    凌初捏住他的手腕用力,手中的东西落在地上,被她一脚踹到床底深处。

    “凌初!”来人的声音恶狠狠的,像要吃人一般。

    “劣劣?”凌初像给王八翻壳一样把人掀倒,看着那张瘦削憔悴的脸,“啧”了一声:

    “就说熬夜不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马上就可以得到一份完美作息时间表,和众多狱友一起快乐生活啦。”

    “……”郎烈看着她那张嚣张得意的脸,恨不得生啖凌初的肉。

    他狠狠咬着牙,牙龈几乎要渗出血来,他捂着脸笑出声,过了良久,泄力一般倒在地上。

    没了。

    他最后的底牌也用了出来,却无法给凌初带来半点伤害。

    郎烈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仰躺在脏污的地面上,丝毫不见从前的体面。

    抬起一只手,遮住刺眼的灯光,郎烈嗤笑一声,轻蔑道:“你赢了,但我不是输给你,没有凌芩、没有诺曼.诺思,你根本不可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

    凌初不以为意,得意地扬起下巴:“但我就是靠啃老把你逼成这样了,就问你气不气?略略略。”

    郎烈:“……”

    玛德,好气啊!

    他用力捶了下憋闷的胸口,不想求这个得志的小人,心灰意懒地说:“你报警吧。”

    凌初不屑地哼了一声:“男人,你在教我做事?注意你自己的身份。”

    郎烈:“……”

    被这么个神经病逼到这种地步,我不服!

    贼老天你听见了吗?我不服!!

    他累了。

    郎烈本来打算偷跑回利国,但是警方的行动太过迅速,把所有渠道封的死死的。

    无奈之下,郎烈准备偷渡到临近国家,再寻机会逃跑,他知道不一定能够成功,干脆在被抓之前,铤而走险,先拉凌初这个仇人垫背。

    可惜,又失败了。

    郎烈侧过头,看到手上的表,心里又升起一点点希冀。

    他和黑车约好半夜12点离开景城,凌初看样子不像要立即报警,如果他能趁机稳住对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郎烈起身,脑筋飞快地转了起来,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颓丧表情:“你不就是想把我送进监狱吗?现在如意了,你还在等什么?”

    他知道凌初对自己有恶意,他这么说,对方大概率会拧着来。

    凌初歪头看着他,眸中满含戏谑。

    这人的眼底可没他嘴里说的那么丧,反正她确实不能现在报警,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耍耍人。

    007出声提醒:“宿主你不完成任务吗?”

    凌初嫌弃道:“你不是下线了吗?”

    007说:“我是来提醒你,终极任务里包含连环小任务,后面还有呢。不过如果你想的话,任务顺序可以改变。”

    “……”凌初有种不详的预感:“后续任务都是什么?”

    本着“反正你都得做,提前让你看看也无妨”的想法,007从任务系统那套了点剧本提要。

    包含但不限于浴室、客厅、卧室、厨房……

    任务系统就像是秋后的蚂蚱,迫不及待地在临死……任务完成之际,发挥出身上所有的颜色。

    凌初听完后沉默了,她拎起郎烈把人扔到床上。

    007在脑中为她加油:“没错,就是这样,再粗暴一点。”

    “……”凌初用力抽出床单,撕扯开把他的手脚绑住。

    007赞许点头:“对对对,小黑屋怎么能缺少捆绑普雷。”

    凌初痛苦地捂住脑袋,忍无可忍地让它闭嘴。

    脏了,她的脑子脏了!

    她如法炮制把地上的人都绑了起来,撕了块窗帘堵住郎烈的嘴,在他“呜呜呜”的声音中起身走出房间。

    她先仔细地把整栋别墅搜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别人。

    郎烈本身就在逃亡,人带多了确实也不方便。

    她回到房间,拽出塞嘴的布,拎着郎烈下了楼。

    客厅空荡安静,把人甩在地上,凌初挑了块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

    郎烈呲牙咧嘴地站起身,试图和凌初搭话:“你到底还要做什么?”

    凌初没理他,问007:“我想起来一件事,任务更改后,我不是把易林深和郎烈送进监狱就行了吗?”

    007:“……”

    糟糕,它一兴奋,忘了。

    它光团一闪,试图和凌初商量:“但、但是宿主你如果完成主线任务,可以获得额外抽奖奖励呀。”

    凌初冷笑一声。

    007气弱地缩了缩,不敢说话了。

    “这样吧。”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后,凌初和007商量:“答应我把后面的台词任务去了,只需要完成在各个场地‘啪啪啪’,那我就同意完成任务。”

    “真的?”007不敢相信宿主这么好说话。

    “真的。”凌初肯定地点头。

    007立马应下:“成交。”

    很好,凌初满意了,转头看向郎烈,解开他手上的布条,命令道:“鼓掌吧。”

    郎烈:“……”

    神经病吗?!

    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站在客厅像个傻子一样用力拍起了手,“啪啪”的声音,在空荡的客厅内极为明显。

    凌初问007:“客厅场景的任务完成没有?”

    007:“……”

    凌初眉头一皱,对郎烈下令:“没吃饭吗?用点劲儿鼓掌!”

    郎烈屈辱地低下头,使劲地拍起了手。

    等到任务系统郁闷地发出完成提示音时,从客厅到浴室,一路走一路鼓过来的郎烈看着肿成猪蹄,又被捆在一起的手,差点汪一声哭出来。

    他后悔了,他想自己报警!

    007看着宿主的骚操作,有气无力地提醒:“还有一个剧本任务呢,那个也要完成。”

    凌初唇角勾了起来,刚要回答,电话响了。

    看清来电提醒,她轻笑一声,接通打开了别墅门,007和郎烈一同看过去,不久后,一个高瘦的身影走了进来。

    “这是你的房子吗?怎么这么偏?”

    青年清润的疑问声传入耳中,007飞速回去翻了翻剧本,彻底躺平了。

    垃圾剧本,哪里是为难宿主,明明是迫害无辜男大学生!

    明天休假,谢诩本来想约凌初出去,没想到凌初给他发了一个地址,让他过来。

    因为地方过于偏僻,在见到凌初之前,谢诩差点以为又是一起绑架事件,都做好报警准备了。

    他好奇地看向屋内,看到郎烈,先是眼神一厉把凌初拉到身后,在看清对方被捆着的脚腕和肿成猪蹄的手后,他沉默了。

    谢诩清咳了一声,若无事地转过身,问凌初发生了什么。

    听完事件始末后,他皱起眉:“我们现在报警吧。”

    “不急。”凌初拉着他走上楼:“先帮我个忙。”

    …

    剧本任务完成声音响起,凌初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谢诩从床上支起上半身,理了理被扯开的衣襟,面色通红。

    他抬眼瞥了凌初一眼,赶在她看过来时又迅速移开,然后再次看她……

    如此重复了几次,凌初忍不住笑了,弯腰捏住他滚烫的耳垂:“你干什么呢?”

    谢诩抿了抿有些红肿的唇,黑眸看着她,轻声问:“你喜欢……”

    想到刚才“叫破喉咙”的台词,谢诩顿了顿:“角色扮演?”

    凌初:“……”

    她在心里抽了007一顿,硬生生接下了这口锅。

    不想再从谢诩嘴里听到这个破羞耻的话题,凌初拽起人回到楼下。

    郎烈双目无神地瘫倒在地,一副丧失对人世眷恋的模样。

    凌初解开他的手脚,看到郎烈狐疑的眼神,为他默哀了一会儿。

    她本来想直接报警的,可惜任务不允许,她们还得一起渡过狂野的一夜。

    凌初掏出手机,点开一个小视频,一阵躁动的鼓点在空荡的客厅内飞扬而起。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

    凌初神情严肃地把手机放到郎烈面前:“来吧,随着音乐舞动,狂野起来!”

    郎烈:“……”

    杀人不过头点地!

    一口老血冲上头,郎烈捏着拳头,强忍住一拳砸爆对面女人脸的冲动,在她的武力威慑下,屈辱地照着视频跳起了广场舞。

    这一晚上,郎烈先后学会了《最炫民族风》、《小苹果》、《酒醉的蝴蝶》、《套马的汉子》等一系列知名广场舞曲。

    为日后的狱中领舞生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黎明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落入屋内,伴随着任务完成声音,凌初大发慈悲,拨通了报警电话。

    警笛声在耳边响起的那一刻,跳了一宿广场舞的郎烈紧紧抱住警察,恍若从地狱重回人间。

    做完笔录天色已经大亮,乔延坐在凌初对面,告诉他审问出的一些事情。

    之所以有人在饭店实施绑架,是因为她的行踪被人跟踪泄露给了郎烈,幕后主使是林彦郴,警方会尽快调查,逮捕对方。

    说完正事,他伸出一只手,郑重道谢:“谢谢你。”

    说到这,他顿了下,面上有些许不自在:“也为我以前对你的态度道歉,不过我依然认为……”

    “不用谢!”凌初打断他,握着乔延的手晃了晃。

    “……”乔延无奈地笑了下,看着窗外的阳光:“又是晴朗的一天,希望这起案件破获后,很多人的人生也能像今天的阳光一样灿烂。”

    凌初侧头看他,乔延的脸上有担忧有思念,她眼眸微动,问出了藏在心中已久的问题:“我爸爸……他还好吗?”

    乔延身体僵了一瞬,他没有看凌初,过了很久,久到凌初以为他不打算说话的时候,听乔延轻声道:“我只知道,他一直在保护着你,保护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

    有些事情他不能说,凌初也不打算多问,乔延走后,凌初在脑海中问007:

    “我的任务结束了吗?”

    “结束了。”

    007有种不真实感,起先它以为按照凌初的方式,这辈子都不可能完成任务了,哪能想到,不到一年竟然真的完成了。

    它有些激动,又有点想哭,刚想说点什么表达一下自己激动的情感,就听它冷漠的宿主说:“那发布奖励吧。”

    007:“……”

    哼!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全部剧本任务,彻底获得新生,现结算任务奖励】

    【累积三次任务奖励,一次终极任务奖励,请问是否合并。】

    凌初点头:“合并。”

    【叮咚,请问宿主是否抽奖,为表彰宿主完成双重任务,系统可在一定范围内,直接发放宿主的愿望奖品。】

    这一点倒是让凌初没想到,虽然有限制,但比起抽奖,还是直接发放奖励更靠谱。

    她仔细想了想,说:“把奖励给‘凌初’的父亲吧,希望他在远方一直顺遂平安。”

    007哑然,旋即郑重应下:“好。”

    凌初慢慢走到门口,谢诩歪坐在椅子上,因为昨晚过于“狂野”的音乐和舞蹈,没能休息,在等凌初的时候,不小心睡了过去。

    阳光撒在他的侧脸上,睫毛在下眼睑上映下一摊阴影,面上细小的绒毛隐约可见,给他雅致清俊的面孔添了几分稚气。

    身体歪倒,凌初连忙快走两步,让他的头歪在她肩上,谢诩顺势抱住她,眯着眼,在颈窝间蹭了蹭,声音带着困意朦胧的沙哑:“做完笔录了吗?我们回家吧。”

    “好。”凌初轻笑应下:“我们回家了。”

    ☆

    两年后。

    【这里是亚太拉力锦标赛的现场。】

    主持人在直播间,为现场做介绍:“我们能看到选手们已经就位,现在镜头里出现的是……是凌初。”

    主持人的声音抬高几分:“熟悉的朋友应该知道,凌初前不久获得了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的冠军,然而场地赛并不是她的终点。”

    “今天虽然是她的第一场国际性质的拉力赛,但对其他车手来讲,凌初绝对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接下来让我们期待车手们精彩的表现。”

    赛场中,凌初已经坐上了车,易韶拿着路书,坐在她的身边。

    按照比赛规则,每十分钟发出一辆车,总时间最短到达终点的车辆获胜。

    凌初是第二个出发,她透过头盔,看向窗外一直看着她的谢诩,露出一个笑容。

    “歇会儿吧。”耳边是易韶阴阳怪气的声音:“隔着头盔,你就是在骂他,他都看不见你的表情。”

    “……”

    凌初决定不跟单身狗一般见识,默默看向前面,等待出发。

    易韶看了眼窗外的时间,侧首问她:“还有两分钟,有信心获得第一吗?”

    “当然。”凌初侧头回视,一贯不正经的嗓音里,藏着几不可闻的真挚笑意:“你在身边的时候,有哪次我没获得过胜利?”

    “阿韶,我没能亲眼看你登临高位,就只能让你陪我登顶了。”

    易韶愣了下,时间到,油门轰鸣的那一刻,她嘴角扬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