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 正文 第105章 第86章 第86章完。

正文 第105章 第86章 第86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第86章 第86章正文完。

    阮秋平当选的这处地略有些偏僻, 因一房子,面前就陷入一片昏暗。

    不用闭眼睛,他们都感觉自己像是沉睡在土地里。

    因为到处都弥漫着泥土的气息以及腐烂的, 犹如铁锈一般的味道。

    阮秋平不由得抓紧了郁桓的手。

    “凡间已经成这样了吗?”郁桓环顾周, 表情略有些茫然。

    阮秋平小声说:“现在是他们休息的间,过一会儿就会好些。”

    随着六声钟声响起, 地下的灯接连亮了起来, 人们开始起床工作,小贩摊, 工厂开工,倒是终有了一些“繁华”的模样。

    阮秋平和郁桓换上了这里人流行穿的荧光服, 也尝了这里人常用的营养剂, 去了仿古的地上影院, 也逛了有着各种稀奇玩意儿的小摊小市。

    虽然与原的科技感都市相比, 这里的界不免让人觉得遗憾, 可到底还是新奇感暂且占了上风, 近一整天玩儿下来,两个神仙一点儿都没感觉到疲倦,倒是越来越觉得有兴致。

    “阮阮, 我们去地上看看吧。”郁桓提议道。

    阮秋平本就对郁桓有求必应,再加上他自己也对地上的状况有些好奇, 就用法术直接带着郁桓来到了地上。

    瞬间,一股难闻的气息立刻扑面而来, 阮秋平慌忙用法术为两人屏了息, 才勉强缓过劲儿来。

    环顾周,这里所有地都变得灰蒙蒙的,天空是灰的, 土地是灰的。坍塌的大楼也是灰的。

    看起来让人情十分沉闷。

    “这地上还不如地下有生气。”郁桓声音略有些失落。

    阮秋平叹了气,忽然,他想到了什,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一脸兴奋地对郁桓说:“郁桓,要不要去我们曾经的那家看看?”

    郁桓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不所料,曾经的别墅已然成了一片废墟,只有熟悉的砖瓦旁,还屹立不倒着半面墙壁。

    阮秋平拿起一块儿砖瓦发呆,郁桓却忽然笑着牵上他的手:“阮阮,借我些法术。”

    阮秋平转头看他:“怎借啊?”

    郁桓阮秋平的手牵得更紧了些,耐指导道:“闭上眼睛,灵力从内丹催发,然后通过我们接触的皮肤传给我,不用太多。”

    “好。”阮秋平闭上眼睛,便吻上了郁桓的嘴唇。

    郁桓怔了一下,却又很快反应过来,拥住他,缠绵地回吻了上去。

    传输完灵力,郁桓还没问,阮秋平便眉头一挑,十分有理有据地开辩解道:“不是我故意要占你便宜,是话本上那些妖精们吸灵力都是这样吸的,有的……还更过分呢!”

    郁桓失笑,抵上阮秋平的额头:“谢谢阮阮,还让为夫有生之年做了回妖精。不过待会儿还要麻烦阮阮告诉我,别的妖精吸灵力,都是怎样的过分法?”

    阮秋平耳朵蓦地烧了起来,他轻咳一声,推开郁桓:“……咳咳,你要灵力干嘛呢?”

    “阮阮马上就知道了。”

    郁桓说完,便闭上眼睛,伸手碰上那半面未倒塌的墙。

    转瞬之间,飞尘扬起,废墟中的土块儿像长脚一样跳到断墙上,碎石一寸寸清理,砖瓦一片片垒起。

    是墙壁,然后是大。

    阮秋平和郁桓走进大,布满鹅卵石的土地便自脚下铺起,鹅卵石的尽头,他们曾经的家也平地而起。

    走进去,法术一寸寸复原了曾经的玻璃窗,曾经的矮座椅,连墙上的装饰,旋转的楼梯,都与原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阮秋平忍不住惊叹了声。

    郁桓拿抽屉里的音乐盒,略有些遗憾:“只是做不吃食。”

    “这样已经足够了!”阮秋平笑着扑到沙发上,“反正我们又不需要吃东西。”

    郁桓拧发条,音乐盒发清脆好听的声音。

    郁桓看着阮秋平,指尖轻轻地碰到他的脸颊上,他眼睛很亮,扬起很珍视一般的笑容:“阮阮,一想到能在这里和你呆一整年,我就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阮秋平握住他的手,眼睛里洒满阳光一样璀璨的笑意:“我才是像梦一样,我比你更想你。”

    郁桓没幼稚地与他争执这些,只是凑过去,很轻很轻地笑着吻他。

    .

    别墅里的一切都与曾经一模一样,只是当他们转头看向屋外,才发现刚刚用法术做成的花木又很快被空气污染破坏,阮秋平只好用整个透罩子,这处罩了起来,再里面的毒气排了去,新种满了花木,艳红的蔷薇花在墙壁上蔓延绽放,灰墙红花,几相映衬,颇具美感。

    只是美则美矣,却缺了点人气。

    阮秋平指尖拂过蔷薇花,转头对郁桓说:“我们的家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了,那我们还要在地下找房子吗?”

    郁桓回想了一下地下那种带着铁锈味的空气,开道:“既然这处修缮好了,那我们平日便在这里住着吧,若是觉得无聊了,也可以去地下。”

    “那我们过两天再回地下吧,我想在这里住上一段间。”阮秋平道。

    “都好,我们有一整年呢。”

    “对啊,我们有一整年呢。”阮秋平仰头看着郁桓,又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太好了!”

    郁桓伸手阮秋平圈到怀里:“只是这里没有什好吃的,地下也只有营养剂,怕是苦了阮阮的嘴巴。”

    “我又不是辰海,才不在意这些吃的,不过年我们下来的候,可以带一些种子,那样的话,就可以自己做菜了。”阮秋平说,“再过两年也可以把逢逢接过来,我能感觉到逢逢也特别想你,不过逢逢过来了,咚咚肯定也要过来……”

    阮秋平忍不住掰着指头继续计划道:“你能在这里待上一整年,那我们在这里休息上个两三天,然后再去地下玩,我觉得地下电子书还是挺好用的,你喜欢看书,咱们就去买一个回来……郁桓,你觉得怎样?”

    阮秋平抬头一看,却忽然发现郁桓的脸『色』变得苍白了一些。

    阮秋平:“郁桓,怎了 ?”

    郁桓没有说话,却

    第86章 第86章正文完。

    放开了搂着阮秋平的手。

    阮秋平低头牵起郁桓的手一看,脸上顿失了血『色』。

    ——郁桓的右手又开始变透了!

    “郁……郁桓……”阮秋平仓皇地喊他的字。

    郁桓很勉强地扯了一下唇角:“阮阮,看来是不能和你待一整年了。”

    阮秋平:“不……不行!这是地上!和天上不一样,你在天上能陪我一天,在地上就应该能陪我一年!”

    郁桓用指腹擦过阮秋平的眼角。

    他不知道该怎安慰阮秋平,只好紧紧拥抱着他,然后轻轻地亲吻他的额头,亲吻他的眼睛,亲吻他的脸颊。

    阮秋平也抱住他,可他双臂抱得越来越紧,怀里却越来越空。

    后他睁开眼睛,地上只剩下一捧白骨。

    不对,不是这样的,郁桓会能在天上陪他一天,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他们来到了地上,郁桓便能陪他一整年。

    他们都说好了,在地上住着,在地下玩。

    他们都说好了,来年还要带种子来种蔬果。

    这才过了不到一天,郁桓怎就走了呢?

    阮秋平那白骨捧起来,却忍不住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隔多年。

    阮秋平终知道了,那天在公交车上,得知自己因为睡觉与他错过了八个小五十分钟的小郁桓的情。

    他知道了当的小郁桓是怎样的失落,是怎样的委屈,感受到了千倍万倍地痛彻扉。

    .

    郁桓身体消散之后,其实意识还未完全散去,他能看到阮秋平蹲下身子去捡他的指骨,他能看到阮秋平捧起那些指骨,失声痛哭。

    郁桓拼尽全力带自己周身的气息,朝着阮秋平移去。

    想给他一个拥抱。

    他用力地朝着阮秋平移去,像一只搁浅的鱼用肚皮磨着沙地,像一个被砍去了肢的人被扔进海里,他用尽自己的所有力量,对抗着要把他吹散的空气。

    后的后,他终附着在了阮秋平的脊背。

    在被风吹散之前,在意识消沉之前,他终给了阮秋平一个无声无息地拥抱。

    .

    阮秋平回天上后偷喝了阮盛丰三坛子酒,然后趁酒劲做了件傻事。

    他买了神兽用的沉睡丸。

    他听说这丹『药』十分凶残,若是神仙用了,一粒便能睡半年。

    他伸着指头数了数,醉醺醺地笑着说:这好呀!两粒下去,一觉醒来便能看见郁桓了。

    然后他便直接给自己服了两粒。

    这『药』倒是准,一觉醒来,直接到了春节的前三天。

    阮秋平喜滋滋地等了三天,便等来了郁桓。

    只是郁桓从『药』仙那里知道了这件事,便对阮秋平生了好大的气。

    郁桓很少生气,郁桓上次生这大的气,还是在断擎山上,听见他同月老说了那些混账话。

    因阮秋平被吓得不轻,郁桓给他灌补『药』,他一声苦都不敢叫,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

    即便这样,郁桓还不消气,几乎是提着他的耳朵骂他:“阮秋平!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事情的严『性』?『药』丸是降伏凶兽用的,不是给你用的!你不想等我,想直接睡过去,那你活着是为了什?你活着就是为了等我吗,我不在你就不用活了是吗?便想直接睡过去了是吗?你去年吃了两颗,直接睡了一年,那你年还吃吗?后年还吃吗?我若是一百年不彻底恢复,你便要给自己喂上两百颗吗?你是觉得神仙活得太久,太无聊了,想早点死是吗?!”

    阮秋平裹着被子蜷在床角连连向他道歉。

    什我当是醉了我糊涂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这种话连连说了几遍,都不见郁桓脸『色』好转。

    为了“功补过”,他又赶紧端起桌上的另一碗补『药』,捏着鼻子喝了下去,喝完后,他扯了扯郁桓的衣袖,可怜兮兮地说:“……郁桓,这『药』真的好苦啊,有没有糖啊?”

    郁桓冷着脸说:“没有。”

    阮秋平凑过去在郁桓嘴上飞快啄了一下,笑嘻嘻地说:“没有糖,那亲亲也是可以的。”

    郁桓:“阮秋平!”

    ……你严肃一点!我正在和你生气!

    阮秋平躺回床上眨了眨眼:“郁桓,我好冷,是那补『药』的副作用还是沉睡丸的后遗症啊。郁桓,你进来帮我暖暖,好不好?”

    郁桓与他僵持了三秒,终还是面无表情地脱掉外衣,进去为他取暖。

    阮秋平抬头看了下郁桓的脸『色』,才小翼翼地一只胳膊搭在了他的腰上。

    郁桓看着他的作,中的那股气,忽然就散掉了。

    ……其实本来也不是生气。

    就是疼。

    郁桓垂下眼,终还是伸手,紧紧地阮秋平抱在了怀里。

    过了许久,他才开问道:

    “阮阮,等我……是不是很辛苦?”

    是不是太辛苦了,才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执意用那对身体伤害极大的沉睡丸。

    “……我知道错了。”阮秋平把头埋在郁桓胸,紧紧地抱住他,“我当是知道你没办法在凡间停留一年后,里失衡了,一冲之下饮了酒,然后脑子就不清醒了……我以后不会再用那个沉睡丸了,真的。”

    郁桓凑过去,轻轻亲了亲阮秋平的额头。

    “阮阮,把春节当成一个礼物好不好?”

    “……礼物?”

    “嗯,不要把它当成光,也不要把它当作终点,就把他当作生命中一个无关紧要的礼物,当成盘子里比较喜欢,所以便放到后一个吃的糕点。”

    阮秋平眨了眨眼:“那你当等我的候,也是把我的现看成一个无关紧要的礼物吗?”

    郁桓哑然。

    他叹了气,说:“阮阮,我终理解你当在凡间,为什总说想要找个能与我相守一生的人了?”

    阮秋平紧张地问道:“你现在也是这想的吗?”

    “不……看来我还是要比阮阮自私一些。”

    第86章 第86章正文完。

    郁桓不轻不地咬上阮秋平的嘴唇。

    我希望阮阮能够等我,但不要等得那样辛苦。

    我希望阮阮能够永远爱我,且只爱我。

    .

    一年接着一年过去,郁桓一年接着一年现。

    阮秋平也渐渐会了怎样等待。

    不管在凡间还是在天上,郁桓都只能现一天,因阮秋平也会变得格外珍惜郁桓现的间。

    他不再去刻意记住郁桓离开带给他的失落,只让自己去期待郁桓现带给他的惊喜。

    郁桓现的候,他会与郁桓开地拥抱。

    郁桓要离开,他也会与郁桓笑着告别。

    所幸,每一次的分别都是有意义的。

    郁桓的骨骸一年年变多,郁桓现的间也一年年变长。

    他们第十次相见的候,郁桓每年可以现一整天,只是离开,会洒下一地的尸骨,经常会吓到旁人。

    他们第十五次相见的候,郁桓能现一天半的间,这也让阮秋平再次知道,郁桓不只会在春节这一天现,也许往后,他会现更长间。

    与同,凡间已经又过了五千多年,凡人们又遇到了曾经躲过的天灾,只是这次无人能救。

    地球上的人类文走向第一次终结。

    阮秋平当在观尘镜上回顾那场灾难,郁桓搂紧阮秋平的肩,告诉他,那些死去的人们的灵魂,都在阎罗殿妥善地安置着,等待着下一次与界的逢。

    郁桓离开,尸骨已经完全恢复完整,正开始缓缓恢复内丹。

    阮秋平高兴不已,几乎要拉着郁桓的骨头,在山洞里跳一曲舞。

    他们第十次相见的候,郁桓每年都能现五天,而凡间已经过了一万五千多年,地球终开始自我康复,再次现生命。

    他们第五十次相见的候,郁桓每次可以现整整七天,现在的凡间已经变得更好玩了一些,第二次进入了古代。郁桓每年现的七天里,基本上有五天,阮秋平都是和郁桓在凡间度过的。

    只是不少屯着历劫的神仙们开始扎堆儿下凡,那王城里的达官显贵们,十个中有三个都是下凡历劫的神仙。

    阮秋平和郁桓隐身坐在城墙上,看他们争斗都看得十分有意思。

    更别提有些同期的神仙被托生成了父子,看起戏来更是快乐翻倍。

    他们第八十次相见,凡人们第二次进入现代文。

    一切又轮回成了原来的模样。

    而郁桓的内丹,也已经修复完整。

    郁桓那年消失,再也没有变成地上的一堆『乱』骨,他胸前的那枚内丹为他凝聚成了皮肉,他便安详睡过去了。

    这是阮秋平第一次完整地看到郁桓的“尸体”。

    当然,阮秋平也不觉得这是郁桓的尸体,只是少了一丝气息的身体罢了。

    阮秋平用万年冰做了病床,放在山洞里,郁桓的“身体”安置在上面。

    .

    他们第八十一次相见。

    是在一片玫瑰花海里。

    阮秋平用法术让玫瑰花在寒冬腊月里开遍了整个山洞。

    那年春节,天上很少有人放焰火。

    因为凌晨刻,有无数火凰鸟在天空中飞舞,他们吐焰火,留下了比烟花还要漂亮的身影。

    而阮秋平映着天上的火凰鸟,衬着地上的红玫瑰,一步一步走到那张圣洁无暇的雪白冰床上。

    郁桓一睁开眼,便见他的爱人一束赤红玫瑰花放在他的枕边,眸中含笑也含泪。

    “郁桓,你猜你这次能回来多久?”

    郁桓擦掉他的泪,温柔地吻上他。

    “永远。”

    .

    【一个月后·凡间】

    阮秋平,十五岁,男。

    松青高中高一二班班长。

    某知集团小公子,父母从小溺爱,『性』格略娇纵,但习成绩优越。

    除之外,运气超级无敌好,刮奖必中,猜拳必赢,曾创某碳酸饮料连中三十五杯再来一瓶的记录。

    看着手中的笔记本,郁桓略有些犹豫地在第一行的年龄处画了个圈儿。

    十五岁……

    他抬头看了眼刚好从窗经过的少年,看了气,合上手中的笔记本。

    算了,十五岁,还是好好习吧。

    还是从普通朋友开始做起。

    不过听说阮阮从小被宠惯了,『性』格不太好,当他的朋友也是不太好当的。

    那就高一当普通朋友,高二当好朋友,高三……

    “叩叩。”

    郁桓桌面忽然被叩了两下,发清脆的声音。

    看见那只手,郁桓眸『色』一,合上笔记本,抬起头来。

    果然,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那人眯起眼睛,语气略有些发冲:“喂,转生,听说你今天第一天来就向人打听我,什意思啊,你跟我有仇吗?”

    郁桓:“……”

    怎办,普通朋友也有点儿难当。

    阮秋平伸手做了个手势,五个同便郁桓围住。

    然后他拉开椅子,坐到郁桓对面,他正准备说什,却忽然止住了话。

    他靠近郁桓的脸庞,盯着郁桓的眼睛,打量着他的五官。

    阮秋平眼睛很亮,像是闪透着亮光的黑『色』玛瑙,脸颊却又略有些红,白里透红得像是上好的软桃。

    ……太可爱了。

    现在这一副仗势凌人的模样都这可爱。

    郁桓忍不住头往后仰了一下。

    他怕自己再近一些,会忍不住亲上去。

    “喂。”阮秋平忽然降低声音,虽然他脸上仍挂着那副全界唯我独尊的模样,可耳朵却烧红了起来。

    “……谈恋爱吗?”

    郁桓:“……?”

    阮秋平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他的脚。

    “谈不谈,不谈拉倒。”

    郁桓把手中的笔记本扔进桌兜,笑道:

    “谈。”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