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宝贝晚安早点睡 > 正文 第33章 早点睡

正文 第33章 早点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裴绎那么一“保证”, 宣迪便悄悄放了心。

    想也应该是,裴蜜那么可爱单纯的女孩子,做哥哥的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且宣迪一直能感觉到, 裴家兄妹虽然出身普通家庭,但身上的气质和修养却都极高。

    什么疯狂猛烈的女人,什么姜书娜, 都是裴绎不在意的。

    他唯一在意的那个人,是自己。

    一旦肯定了这件事,连下午的落日余晖都变得温柔心动起来。

    比起前几天的兵荒马乱,今天的宣迪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

    不确定的那些想法似乎都在朝着一个方向慢慢靠近, 她隐隐觉得, 也许关靓说得对。

    她应该给自己一个重新尝试的机会。

    下班前,裴蜜再次给宣迪打来电话确定第二天见面的事。

    “宣迪姐, 明晚你穿得漂亮一点,最好是礼服。”

    宣迪好奇,“是你学校的活动吗?还要穿礼服那么隆重?”

    裴蜜不能提前透露, 便说:“是个公益活动,挺正式的。”

    宣迪虽没参加过公益活动, 但裴蜜百般邀请,盛情难却, 她只好答应下来:“那好吧。”

    -

    回到家,宣锦玉正与人通着话,见宣迪回来,忙跟手机那边的人说:“好了, 不说了, 她回来了, 我问问。”

    说完便拦下宣迪, “你跟元俊怎么回事,怎么他回家后突然也说对你没兴趣了?”

    宣迪支吾过去,“我对他没兴趣,他怎么可能还对我有兴趣啊,谁愿意做单方面舔狗。”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

    宣锦玉还挺遗憾,“原想你能嫁到宋家,下半生衣食也无忧了,既然你跟元俊没缘分,那妈也不勉强,但无论以后你嫁给怎样的男人,都要记住妈妈跟你说的,要有自己的工作,不能依靠别人,不要跟妈妈那时一样——”

    “别说了妈。”宣迪马上打住了宣锦玉的话。

    宣迪不想让母亲再提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她轻轻牵住宣锦玉的手,“放心,我会有让你为我骄傲的事业的。”

    宣锦玉欣慰地笑了笑,不经意也瞄到了宣迪扣在手机上的手机链,好奇道:“这是什么?”

    宣迪赶紧抢了回来,往自己房间走,“没什么,一个手机链。”

    刚走到卧室门口,对面的门打开,林昔一身睡衣打着呵欠慵懒走出来。

    宣迪刚好和他撞了个迎面。

    两人直直对视,林昔气定神闲不动,好像在等着什么。

    宣迪闭了闭嘴,很自觉,“哥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X城录综艺吗。”

    林昔挺满意她的改口,回她:“明晚有个活动。”

    说完上下打量宣迪,“顾老师那学的怎么样了。”

    宣迪点头应道,“挺好的,昨天刚上第四节课。”

    “用点心,赶紧出师,我可跟我下部戏的导演吹了女配要让你去试试的,到时候别给我丢人。”

    宣迪一愣,“啊?”

    “啊什么啊,我下部戏12月开工,3月结束,4月开始后期制作,还有小半年不够你学?”

    宣迪:“……”

    “行了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能干就干,不能干我介绍别人。”

    宣迪马上尔康手拦下林昔:“能。”

    一个好的声音演员,实力固然重要,但机会也不可缺少。

    既然林昔给了自己这个机会,怎么样也要去试试的。

    “我能。”宣迪又肯定了一遍,“我绝对没问题。”

    林昔嗤了声笑,“这还差不多。”

    说完林昔就晃着步子去了客厅,宣迪看着他的背影,片刻后低头一笑。

    她忽然想起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在A国留学顺便做练习生的林昔给她打电话,说办某重要证件需要户口本,邮寄太慢,非要宣迪第二天坐飞机送过去。

    当时宣迪觉得林昔就是个神经病,可林默尧却让她帮忙,并提出让宣锦玉陪她一起去。

    可后来到了A国,林昔又说给她们订的回程机票订错时间了,订到了一周后,还没法调换。

    宣迪当时气到想打人,但来都来了,宣锦玉刚好带着她在当地玩了一周。

    17岁的宣迪以为林昔就是玩自己,但如今再回忆当年。

    他和林默尧应该是找了个借口让自己毕业旅行罢了。

    只是当时的她根本不懂。

    高中时也一样,林昔总不耐烦地叫宣迪“拖油瓶”,但后来有个嘴贱的男生跟着林昔学,也叫宣迪“拖油瓶”时,林昔转头就把他打了一顿。

    之后,林昔就改了口叫宣迪。

    不知是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让宣迪逐渐清醒。

    她应该是困在自己的世界太久了。

    导致这些年忽略了那些身边人不经意间给她的善意。

    许久,宣迪低头看向挂在手机上的那个名字。

    她这么迟钝的都发现手机链拿错了,裴绎肯定也早发现了。

    但今天见面时他一个字都没提。

    心机男。

    宣迪轻轻嗔笑,将手机链轻轻握在手心,唇角抿出更深的弧度。

    -

    周二如约而至。

    十五楼跟往常一样忙碌,电话声,影印声,键盘鼠标的敲击声混在一起,在宣迪耳里却莫名动听。

    或许是晚上约了裴蜜见面,裴绎也会来,这一天对宣迪来说都变得格外期待。

    时间也因此过得特别快,到点下班的时候,宣迪一秒都没停留,抓紧时间去了关靓家。

    昨天和裴蜜约的时候,想着人多热闹,宣迪提出了能不能带关靓一起去玩的请求,裴蜜没有犹豫就同意。

    所以现在,宣迪要先和关靓会和。

    宣迪带了两套礼服,一套给自己,一套给关靓。

    两人对着镜子试穿,关靓很兴奋,“我还没参加过需要穿礼服的场合呢,到底是干嘛的。”

    宣迪也不知道,“裴蜜那丫头神神秘秘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最喜欢搞惊喜,上次演唱会就是。”

    关靓开玩笑,“那今晚可别又给你一个大惊喜了。”

    说着她走到宣迪身后帮她拉拉链,“有个问题,待会人家不让你进怎么办。”

    宣迪:“为什么不让我进?”

    关靓帮宣迪把头发散开,指着镜子说:“怕你的美引起现场男士的混乱。”

    “……”

    因为裴蜜说场合很正式,宣迪选了一条轻粉色的一字肩长裙,面料的质地很温柔,带着一点细闪,穿在身上衬得肩头雪白光滑,裙子的设计更是完美勾勒出她的腰线。

    宣迪上一次穿礼服还是林默尧的尊宝轩开业的时候,那时她还没上大学,后来做林家知性得体的二小姐,日常穿的也都是那些保守的长衣长裙。

    但今晚,时隔多年,宣迪再次穿上了漂亮的礼服,褪去稚嫩,现在的她更显出了属于这个年龄的轻熟魅力。

    因为皮肤本就白,今天宣迪的底妆很薄,仅一层淡淡的光泽感,一双睫毛纤长卷翘,发尾吹出自然的弧度再散开。笑起来的时候,卧蚕会一同弯起清纯的弧度。

    宛如电影海报里走出来的清纯佳人。

    关靓看了又看,摇头道:“你这样今晚没有一百条鱼自动上钩很难收场。”

    宣迪切了声,抿唇:“裴绎也会去。”

    “哎哟。”

    “哎哟。”

    关靓马上起哄戏谑,“懂了懂了,海王终于想上岸了,可惜了之前的那些鱼,终究是输给了这个姓裴的小司机。”

    宣迪没有回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唇角笑意更浓。

    两人换好衣服又收拾了会妆容,按照裴蜜说的七点来到了约定地点。

    云城某鼎鼎大名的七星级酒店。

    酒店门口,关靓感叹地啧道:“他们学校也太豪气了吧,在这里做公益活动?”

    宣迪也四处打量,“不清楚。”

    裴蜜这时打来电话问,宣迪马上告诉她自己和关靓过来了的消息。

    “等等我,马上出来接你们!”

    几分钟后,宣迪看到一身漂亮礼服的裴蜜拎着裙角从某个偏厅跑出来,“宣迪姐,关姐姐!”

    宣迪扭头看过去,和关靓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惊叹:”哇。”

    关靓拉着裴蜜打量:“蜜蜜你今天怎么穿得跟个大小姐似的,”

    说着她沮丧假装要走,“你跟宣迪还能不能给我一点活路了。”

    裴蜜嘴甜拉住她,“哪有,关姐姐最酷了,今天你穿裙子我还不习惯呢,哈哈哈,真好看。”

    三个人各自吹捧了一顿彩虹屁,裴蜜指着一道大门说:“就在那,你们先进去吧,我待会就来。”

    宣迪拉住她的手:“你要忙吗?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裴蜜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摇头笑了笑:“宣迪姐,我待会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宣迪:“谁呀?”

    裴蜜推她:“你先进去吧,很快就知道了。”

    宣迪知道这姑娘向来喜欢玩惊喜,便也没追问,和关靓先进了宴会厅。

    以为自己按着时间来,应该还早,没想到宣迪进来后才发现,厅内已经站满了人。

    这些人几乎都盛装打扮,举着香槟或红酒,三三两两站成小圈子交谈着。

    宣迪边走边看,微微抬头,便看到一顶如瀑般巴洛克风格的奢华水晶灯。

    光很闪,落在宣迪眼里,她隐隐觉得今晚的场合非同一般。

    再往前走了一点,宣迪这种感觉更强烈。

    现场放着极具节奏感的爵士乐,印满英文logo的红色展板前,站着的是最近刚红起来的一个女明星,数排记者的相机对准了她,闪光灯此起彼伏。

    她拍完离开,紧接着又是一位走上去。

    展板前的嘉宾走了又来,灯光星光齐齐璀璨。侍应生穿着整齐地穿梭在人群中,众人相谈甚欢,酒杯碰撞,沉浸在满室的浮华喧嚣中。

    这明显是一场上流社会的聚会。

    关靓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明星,惊喜极了,“那不是那个谁吗?我靠!明媱也来了?还有温姐的黑色西装裙太slay了吧,身边的小鲜肉是才签的吗?救命那个不是华哥吗?……”

    关靓像进了大观园,一边围观一边在线播报,

    宣迪看了会,给裴蜜发消息:「这到底是什么活动?」

    几秒后裴蜜回复:「宣迪姐,不管我犯了什么错,希望你都别不理我o(╥﹏╥)o」

    宣迪被她弄茫然了,把消息给关靓看,“蜜蜜在说什么,不是来带我们参加公益活动吗?”

    关靓看了一眼忽然脑洞大开,“不会是带我们进来捐款的吧?就那种仙人跳啥的,我先说啊我微信里就几百块,不够的话你得垫着。”

    不可能。

    这样名流聚集的高级场合,就算是捐款,起码也是百万起,谁会在意她们这样的小角色。

    宣迪不知道裴蜜在搞什么鬼,给她再打过去却又没通。这时关靓忽然提醒她:“靠,你的便宜哥哥竟然也来了?!”

    ……?

    宣迪愣了下,马上朝关靓指的展板位置看过去。

    果然,林昔银灰色的短发在人群中很惹眼,他身穿银丝黑边休闲西装,胸前挂着金属项链,正神态自若地站在展板前接受记者们的拍照。

    原来昨天林昔说要参加的活动是这个。

    难道……

    宣迪猜测:“蜜蜜是不是知道林昔今晚在这里参加活动,跑过来追星,所以又拉我一起?”

    关靓想了想,“也不对啊,她一个大学生,又没什么背景,是怎么能进入到这种名流聚集的场合的。”

    的确是名流聚集。

    宣迪和关靓进来后,除了裴蜜和林昔,其他的要么不认识,要么就只在电视里见过。

    她们就像两个格格不入的旁观者。

    过去十来分钟,裴蜜还没来,宣迪正想着要不要去刚刚那个偏厅找找,转身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姜书娜挽着一个中年男人在对面某个角落。

    她穿着淡雅的素色长裙,正与人交谈,似乎很融入这样的场合。

    ……这人怎么也在?

    宣迪皱了皱眉,越看越觉得这场宴会不对劲,她随手拦下一个侍应生问:

    “请问今晚是什么活动?”

    侍应生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瑰丽慈善之夜啊。”

    瑰丽慈善之夜?

    宣迪有点耳熟,好像是某个商界大鳄以自己妻子为名设立的慈善基金。

    侍应生离开,宣迪正想拿手机查查,屏幕却一闪,裴绎打来了电话。

    宣迪马上四下去看,却没看到裴绎的身影。

    她接起来问,“你到了吗,我没看见你。”

    电话那头的环境很安静。

    过去几秒,裴绎轻轻叫她的名字,“宣迪。”

    “嗯?”

    他的声音压得低,却很温柔,

    “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

    “无论怎样的我,对你都是认真的。”

    又顿了顿——“相信我。”

    “……”

    宣迪不知道这人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间跟自己说这些。

    虽然很莫名,但这样的场合,他的话淹没在高朋满座的喧嚣里,是只有宣迪才能听到,才能拥有的秘密。

    “知道了。”她笑了笑,也轻声问他,“那你什么时候来?”

    “很快。”

    挂了电话,宣迪垂眸回味着裴绎说的话,能感觉到那种从心底蔓延出的甜意,在一点一点融化自己。

    这时,现场忽然一阵骚动。

    人群相继朝着一个方向看过去,就连前排的记者也都回头涌到了宴会厅的入口处。

    闪光灯的声音变得急促,宣迪被过往的人挤到后面,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身旁几个姑娘激动地说着:“来了,来了!”

    来了?

    谁来了?

    宣迪视线跟随看出去。

    透过盛满晶莹酒液的高脚杯,光影晃动的缝隙间,宣迪看到似乎是有人走进了宴会厅。周围的交谈声变得密集,所有人都因为他们的到来而翘首远望。

    是什么大人物吗。

    宣迪好奇地往前走了几步。

    一眼便看到了一名气质沉稳的中年男人挽着妻子模样的女人,笑容和蔼地走进了场。

    而跟在他们身后的,身着一丝不苟深蓝色暗格纹西装的男人……

    宣迪微微睁大了眼。

    老板?

    她的老板?!

    还没等她从突然看到了自己的上司这份诧异里走出来,宣迪紧接着看到了更惊讶的画面。

    跟在“老板”身后的人,是裴绎。

    他今晚没有穿以往那种休闲宽松的潮服,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高挑的身材换上了非常正式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领口扣着同款黑色领结,清冷气质由内而外,仿佛漫画里走出来的贵公子,锋芒毕露,引人侧目。

    要不是左耳那枚没有变的银质耳圈,宣迪快认不出他来了。

    关靓也发现了裴绎,惊呼道:“我艹,那不是你家裴绎吗,怎么老板出席活动也要跟着吗?这身打扮帅炸了,他老板就不怕被小司机抢风头吗?”

    明显关靓的猜测不成立。

    因为她们很快就看到——跟在裴绎身后的,是同样穿着华服的裴蜜。

    所有镜头对准了他们,不停闪动。

    宣迪站在后排愣神望着,不知道裴绎和裴蜜到底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这里,直到身旁两个女人的对话传来:

    “看到了吗,那就是二公子,今天是回国后第一次公开露面参加活动。”

    “怪不得那些女的挤破脑袋要来参加呢,不过二公子确实年轻帅气,这长相可以直接出道了。”

    “待会得去要个联系方式。”

    宣迪怔了怔,好像有所感应似的,转身问她们:“……你们在说哪个二公子?”

    其中一个打量宣迪几眼,回她,

    “还能有谁,云城首富裴家的二公子啊,裴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