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古董宝宝在现代 > 正文 第31章 晋江首发【已改32章勿买】

正文 第31章 晋江首发【已改32章勿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最终螃蟹留在了纪家的海岛上。

    纪天铭对外说这是妹妹的宠物, 让大家注意,别把它抱走蒸了。

    岛上有人时,螃蟹还是第一次生活得这么光明正大, 它觉得自己能见光了, 挺开心,但与此同时, 另一件事情困扰着它, 它没法玩手机了。

    纪之霄老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它, 警惕又疑惑。

    “你把啾啾抓走,我看见了的……”

    “……你留在这里,有什么阴谋……”

    “……我, 我不怕你。”

    螃蟹把两个大锤一样的钳子举起来活动了活动, 红色的尖尖闪着锋利的光。

    纪之霄吓了一跳, 连忙往后退。

    螃蟹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举着钳子从他面前横行过去, 一直进了屋。

    它它它、它竟然在威胁他!

    纪之霄确信自己没看错!

    这只螃蟹一定有问题!

    他有点怕,想离开了,但不敢跟后妈提, 她一定会生气的。

    胡美美为了展现自己对孩子们的一视同仁, 到哪儿都要把他带上,但又时常克制不住脾气, 私下教训他。

    妈妈去世后,两个后妈对他都算不上好,但纪之霄还是更喜欢之前那个, 至少前后妈只是不理他。

    但他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也不理他了。

    纪之霄看着大螃蟹消失, 也没再过去追,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尖, 抿唇回房间去。

    -

    花啾今天没去沙滩上撒欢。

    她小声问:“蟹蟹,啾啾的锅锅呢,你找到它了吗?”

    螃蟹:“我找了好几遍,还把沙子翻起来,都没找到。”

    花啾失望地“噢”了一声。

    恬恬有个小被子,到哪儿都要带着,一找不到就难受。

    但她的锅锅也是一样的。

    小家伙闷闷不乐的,螃蟹顿时有点心疼了。

    “我再去找找吧,说不定让哪个家伙带回老巢了。”

    海底下有些东西聪明着呢,螃蟹就认识一条鱼,没成精,整天把贝壳往自己老巢带,带回坚硬的岩石窝后,鱼嘴一叼一甩,就能砸开吃了。

    比有些成了精的还聪明。

    小家伙眼睛一亮:“谢谢蟹蟹!”

    螃蟹听到耳朵里就成了热情的谢谢谢谢。

    “……不用谢。”

    螃蟹背负着重任离开了小岛。

    它体积大,钳子也大,更拥有一般螃蟹没有的灵活度,内海的这些乌贼章鱼不敢轻易招惹。一路到了海底昨晚丢出青铜锅的地方,小鱼小虾全被它吓得缩了起来。

    海沙上有很多痕迹,看不出青铜锅的去向。

    螃蟹慢慢地划动后爪,去找几只大鱼大虾的窝。

    青铜锅最后是在一尾大猪齿鱼的窝里找到的。

    这条鱼有半米长,发现青铜锅硬度惊人,砸起贝壳比岩石还好用后,就一路咬着推着把它滚到了自己窝里,结果还没用上,就让这只附近海域闻名的大螃蟹给抢走了。

    它藏在自己的窝里怒视螃蟹……

    却也没敢上去招惹这个横行霸道的侵略者。

    来回跑了几公里,螃蟹也累了,但还算幸运,锅没被它招惹不起的人类拿走。

    它咔嚓咔嚓兴奋地挥了挥大钳子,正准备原路返回时,好景不长——

    渔船上的人叽里呱啦,在这里住了二十几年的国外螃蟹瞬间听懂:

    “它又来啦!”

    “快快快抓起来!!”

    “跟这群鱼一起……”

    渔民们这次明显是有备而来,螃蟹准备故技重施剪断渔网时,却发现它身下压着数之不尽的大胖鱼,大胖鱼们惊恐地扑棱着,没等它有什么动作就把它掀翻上去。

    最终螃蟹无力地被渔民们捞上船。

    遇上这样的猪队友它都快疯了!

    啊啊啊一群蠢鱼!

    老子把网剪断明明你们也能跑掉的啊啊啊!

    -

    纪长一拍完戏,赶了最早的航班过来。

    他没有私人飞机航线,只能先从机场赶到X国的码头,再坐船去岛上。

    到码头时,刚好有一艘渔船停泊,渔民们收获颇丰,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一兜兜的大胖鱼被运出来,其中还有不少虾蟹。

    一些二道贩子和酒店的人守在码头,上前跟渔民交涉。

    纪长一扫了一眼,视线忽然顿住。

    渔网里有一只巨大无比的螃蟹。

    螃蟹的八只腿裹在身体下面,团成红色的球,快赶上井盖大,吸引了无数二道贩子上前攀谈。

    “一千欧怎么样?”

    “不不不!”渔民不满,“看看这只肥美的螃蟹吧,这个价格太欺负人了!”

    渔民没准备当场就卖掉,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旁观者的热情,出价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我出两千!”

    “五千欧我定了!!”

    “六千五百欧!没有比我更高的价格了!”

    “……”

    出价越到后面,渔民就越心动,因为他们自己接触到的客人根本不足以支付这么多。

    要知道,大几千欧就够他们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渔民们心动了,开始压低声音窃窃私语。

    纪长一围观片刻,突然开口:“两万欧,卖给我吧。”

    这话一出,热闹的人群立刻寂静下来,不可思异地看向他。

    纪长一耸了下肩笑道:“今天是我弟弟的生日,之前跟他们闹翻了,我想拿这个当做惊喜,可以吗。”

    渔民们惊呆了。

    两万欧!这可抵得上他们工作一年了!黑心的二道贩子可不会给他们这么多。

    当即就有人欣喜地点头:“可以!当然可以!!”

    “……只要您出得起这个价格。”

    “当然。”

    码头不远处有银行,纪长一当即就跟人去转了钱,渔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拿到钱,整个人都是不真实的,而纪长一……

    纪长一这次过来就带了自己一个人。

    渔民见状连忙拍着胸脯承诺帮他把螃蟹送过去。

    这一通事情办完,天也快黑了,纪长一坐船过去时,岛上早已变得灯火通明。

    -

    纪天铭本以为大哥只是来得晚。

    可没想到都快八点了他还没来!

    前段时间相处愉快,他还以为大哥不会放他鸽子呢!可这人怎么不讲江湖道义!

    纪天铭快气死了。

    纪长一没来,准备好的生日宴就没什么意义了。

    连秋芸显然也在生气,纪天钰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本书,看得入神。

    而气氛担当花啾啾……

    她正蹲在海边,伸长了脖子等大螃蟹。

    花啾脖子都快伸累了,想到昨天的渔船和大网,也越来越担心。

    纪之霄看到她自己蹲在这里,疑惑地问:“你在干嘛?”

    花啾闷声道:“啾啾等蟹蟹。”

    等那只螃蟹?

    纪之霄讶异:“它去哪儿了?”

    花啾没吭声,蹲在地上,捧住肉肉脸颊了无生气。

    而她这个样子,在纪之霄看来就是……那只螃蟹跑了?

    跑了多好啊。

    能举着钳子威胁人的螃蟹也太可怕了!

    纪之霄低低的声音不由变得轻快:“它会回来的,我们先走吧。”

    花啾固执地摇摇小脑袋。

    蟹蟹是因为她的话才离开的,如果它又被捞走……

    反正她就是要等蟹蟹!

    纪之霄没劝动小家伙,也不知道怎么继续劝,就没开口了,他本来也不爱说话。

    海边一片静谧,就在那只螃蟹似乎永远都不会回来的时候,沙滩那边忽然过来两个人。

    花啾突然站起身!

    她雀跃地哒哒哒冲了过去!

    纪长一以为小家伙是在迎接自己,无奈地扬了下嘴角,正准备伸手接住——

    小家伙却直奔他身后的保安大哥,小奶音都扬了起来。

    “蟹蟹!”

    纪长一:“……”

    纪长一面无表情地收回双手。

    被小家伙抱住,螃蟹动了动钳子,露出一角青铜锅,但浑身被缚住,身边还有其他人,它也没敢开口说话。

    花啾当即就竖起小眉心:“不可以,不能绑蟹蟹!”

    保安刚才还纳闷儿呢,这螃蟹太像纪天铭三令五申不准炖的那只了,见小小姐催,当即就把麻绳松开。

    绳子一松,螃蟹瞬间懒惫地瘫开了八只腿,青铜锅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花啾更加雀跃了,小奶音差点没变形:“锅锅!!!”

    她把日思夜想的锅锅从螃蟹身下抽出来,亲昵地抱进怀里。

    不如螃蟹就算了竟然还不如一口锅的纪长一:……这都什么事儿啊。

    -

    纪长一的到来让一潭死水般的别墅活了起来。

    没有母慈子孝,没有久别重逢抱头痛哭——

    连秋芸拿刀往西瓜上狠狠一切,手起刀落,声音泛冷:“不想来就别来了呗。”

    纪天铭也不满:“再晚来几个小时都可以直接返航了!”

    纪天钰的视线从书上移开,看向他,迟钝地眨了两秒的眼,才开口:“大哥。”

    纪长一:“……”

    花啾没有察觉到客厅的剑拔弩张,她欢喜地抱着锅锅去了卫生间,站在小板凳上,打开水龙头。

    自来水哗啦啦地冲下来,花啾美滋滋地哼着儿歌挤了洗手液,在青铜锅上洗洗搓搓。

    “洗锅锅,吃饭饭,啾啾吃得饱饱的……”

    可是……

    唉呀,怎么好像越来越丑了。

    花啾不敢再洗,小心翼翼地用浴巾把锅锅擦干净,抱着青铜锅出去。

    客厅的气氛已经没那么紧张了。

    一家人神色如常地准备生日宴,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不快。

    连秋芸正准备差遣大儿子,瞧见哒哒哒跑出来的小女儿,目光顿住。

    “……你拿个锅干什么?”

    花啾抱着锅,大眼睛弯成月牙:“锅锅,吃饭饭。”

    纪天铭上前摸了一下,震惊道:“你是不是把人家文物偷过来了?!”

    花啾闻言顿时竖起了小眉心,抱紧锅锅险些炸毛:“啾啾的!”

    纪天铭摸了下鼻子,正准备拎过来看看……

    小家伙却噔噔噔跑开不给他看了。

    “文物那边有专人看守,啾啾怎么可能拿得到。”连秋芸扫了一眼团子怀里的东西,拍板道,“九点了,赶紧先许愿切蛋糕吧。”

    纪长一知趣地给蛋糕点上蜡烛,关了灯。

    黑暗中,昏黄的烛光将大家的脸庞照亮。

    客厅中所有的火药味儿和不满突然就消失了。

    纪长一懒洋洋的声音带笑:“两个小少年,许愿吧。”

    纪天铭看了眼他,又低下眼睛。

    小家伙正仰起小脸蛋,目光在两个哥哥间来回睃巡,乌溜溜的大眼睛充满好奇。

    他突然想起前几年的生日。

    妈妈准备了蛋糕和大餐,但失落和强颜欢笑让快乐两个字显得无比尴尬,他也高兴不起来,装出开心的样子许了愿,就吃了蛋糕,分别回去睡觉。

    但今年……

    ……今年大家都在,还多了个小不点。

    祝福和无意间流露出的幸福萦绕着他和二哥,从未如此静谧温暖。

    纪天铭闭上眼睛。

    花啾眨巴着大眼睛朝他们看。

    三哥压着嘴角的笑意,闭了几秒钟就睁开,二哥则是垂下眼睑,不疾不徐地安静片刻,才缓缓睁开眼睛。

    花啾看过动画片,突然无师自通地欢呼起来:“吹蜡烛喽!”

    喜悦的小奶音将客厅里的气氛点燃。

    两个小少年一愣,对视一眼,同时把蜡烛吹灭。

    连秋芸止不住脸上的笑意,带头唱起生日歌,纪长一也很给面子,慵懒低沉的声音混进来,让客厅变得更加热闹。

    花啾唱一句丢一句,小手拍着,神不守舍地嗅了嗅蛋糕的香味儿。

    生日歌终于唱完了——

    纪天铭突然不怀好意地开口:“态度不端正,罚啾啾重唱,我们先吃蛋糕。”

    花啾顿时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怎么还可以这样呢!

    好在二哥救场,把一块蛋糕递给她。

    花啾呆呆地接住,舔了舔嘴唇,小脑瓜子却在认真思考要不要重唱一遍?

    纪天铭快要笑死了,戏谑地问:“你怎么不吃?”

    花啾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三哥耍了!

    她气得小脸蛋通红,瞪了三哥一眼,同时嗷呜张开嘴,吃了一大口蛋糕!

    气势汹汹的小眼神好像在说……

    看我把你的蛋糕吃光光!

    这下把大伙儿都给逗乐了。

    吃完蛋糕,大家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花啾还是不想理三哥哥。

    她滚到二哥哥身边,悄咪咪问:“哥哥你许了什么愿?”

    纪天钰轻轻勾了下唇角。

    同样悄悄地压低声音:“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花啾失望地噢了一声:“好吧。”

    过了会儿,她又小心翼翼地问:“哥哥,下个生日,啾啾可以一起许愿吗?”

    小妖怪也想拥有许愿的机会。

    纪天钰对上妹妹干净纯稚的双眼,眨了下眼,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以作安抚。

    “当然。”

    “……哥哥你太大方了!”

    小家伙顿时欢呼出声。

    坐在旁边,全程听到两人悄悄话的纪天铭嘴角抽了抽。

    这明明也是他的生日吧!

    轮到纪天钰就是大方了?

    花啾得到许愿权,更喜欢聪明的二哥哥了,她给头脑担当展示自己的青铜锅。

    “哥哥,锅锅脏脏的怎么办?啾啾洗不干净。”

    纪天钰闻言拿过来细看。

    他看完又用手指捻了捻,摇头:“这是青铜,不能用水洗。”

    花啾大眼睛一瞪,满脸写着那可怎么办呀。

    一些老法子肯定能把锈弄掉,但比较伤青铜本体。

    纪天钰想起学校的实验室:“电还原法可以处理干净,不过我需要把锅带走……”

    刚才还死抱着锅不让三哥看的奶团子立刻满口答应下来:“好喔。”

    像只又甜又乖巧的糯米团子。

    纪天铭:“……?”艹。

    第二天,连秋芸专门去工作人员那边核对了一下,确定文物清单里没有青铜锅才放心。

    可这个锅出现得莫名其妙,她还是心存疑惑。

    当即就打给陈清平问了问。

    听完她询问,陈清平有点懵,愣住了。

    “青铜锅?”

    “对呀,啾啾叫它锅锅,可喜欢了,都不肯撒手的。”

    陈清平有点风中凌乱。

    当时刚见面,小家伙确实一直跟他要一口锅,但他觉得这都猴年马月的东西了,未必还存在。

    ……但没想到真有一口锅,还是青铜的?

    这锅到底是用来吃饭的还是揍人的……

    连秋芸:“陈教授?”

    陈清平回过神,掩唇咳嗽了一声,平静地说:“……啾啾既然喜欢,那就让她先拿着吧。”

    连秋芸:“哈?”

    青铜器啊,那可是文物,不回收就算了,还直接给宝宝?

    她没听错吧?

    陈清平尴尬地笑了一声:“啾啾喜欢嘛。”

    不然呢……

    宝宝本来就是个文物,把她辛苦找到的锅抢走,那也太不人道了。

    反正文物跟文物待在一起肯定是安全的嘛。

    连秋芸:“……行吧。”

    人家都不要,她也没必要把宝宝喜欢的东西往外送。

    花啾还不知道自己的锅保住了。

    当然她也不可能让人把锅抢走。

    在岛上过完生日,玩了几天,就要离开了。

    临行前一家人聊起上综艺的事。

    纪天钰没有反对意见。

    反正就是拍拍日常生活,他不需要做什么。

    而且……

    弟弟和啾啾一起上电视时,同学曾热火朝天地聊过,都羡慕纪天铭有这样的妹妹。

    他其实也挺羡慕的。

    一向清心寡欲的小少年,突然想让别人知道这个可爱的妹妹也是自己的,不光是弟弟一个人的。

    ……莫名其妙的炫耀心理。

    小少年有些不习惯,压下这个奇怪的想法,就垂眸安静地看起了书。

    纪长一提到节目录制地点:“去我那里录吧。”

    他正准备冠冕堂皇地列出优势,连秋芸就嗤笑一声:“行啊,免得你爸不小心闯进了镜头。”

    ……纪长一小心思被戳破,用微笑掩饰住尴尬,抿了口茶。

    他又为自己挽尊:“家里地方太大了。”

    “到时候不像在拍育儿节目,反而像个炫富综艺。”

    连秋芸不置可否,一脸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小心思的嘲讽表情。

    这趟庆生旅行结束,花啾带着大螃蟹和青铜锅满载而归,成了最大赢家。

    回去后二哥哥就把她的锅锅带去了学校。

    花啾满心期盼。

    与此同时,柠檬台的新综艺《亲爱的孩子们》也放出了风声。

    本来最近讲述家庭关系的综艺频出,观众都快看不过来了,但是嘉宾名单一经流出,迅速引起了网络上热烈的讨论。

    [南哥和他弟弟要上?天呐,今年真的值得南粉狂欢,太爽了!]

    [啊啊啊啊啊啾宝!啾宝么么么妈妈来了!]

    [啾宝应该是和三哥一起上吧,话说这好像是档多子女综艺,二哥在少年班不知道会不会出镜,大哥呢?]

    [纪长一……?他跟谁一起上?]

    网传悠闲假日的几名高人气嘉宾都要参加,已经让吃瓜群众们很兴奋了。

    但纪长一的参与又把这档综艺的热度往上推了一个台阶。

    跟往常一样,不看好的和期待的争议不下,其中期待的又分为真粉丝和想看他出丑的。

    没办法……

    纪长一消失的三年改变了太多东西,偶像一消失,粉丝的热情和解释就变得单薄无力,有些黑料流传到现在还没澄清,反而随着他的复出愈演愈烈。

    耍大牌,抢资源,私联粉丝收礼物,甚至隐晦地被传睡女粉……

    这也是他如今网络恶感高的主要原因。

    《草莓慕斯》在拍时,剧组曾发通告澄清过男主演的黑料,但这对大众多年来的刻板印象毫无卵用,还有人认为这是纪长一在给自己的复出铺路,逆反心理更强。

    ……但其实纪长一比剧组还不上心。

    在他看来,这种事单靠堵嘴是没用的。

    他不惮碰上自己的老熟人时,当面跟公众澄清。

    ……可惜现在还没碰上。

    《亲爱的孩子们》是个不错的澄清机会,以大众对妹妹的喜爱度,准备好剧本把他洗白不成问题,换成其他人肯定也会这么干。

    但纪长一同意录制也不是为了这个。

    他甚至没准备让这些无聊的事情影响自己跟弟弟妹妹的相处机会。

    网上对这档综艺的讨论愈演愈烈,到后面,甚至传出纪长一只是柠檬台放的水花,嘉宾名单没他的消息,让节目组哭笑不得。

    但无论如何,由纪长一主演的《草莓慕斯》播出了。

    这部剧播出之后,在网上的讨论之热烈丝毫不亚于《孩子们》。

    厌恶纪长一的吃瓜群众们表示自己坚决不会看,大家最好也不要看,但是……

    [天呐竟然有啾宝!]

    [我们啾宝的演技怎么这么出神入化炉火纯青啊!]

    [演技派女明星!真的不错!值得入股!]

    [话说,这完全就是本色出演吧……]

    一些试图揶揄宝宝的吃瓜群众很快就被妈妈们策反,跟着一起吹起了宝宝的演技,并成功让她以演技派女明星的名号登上热搜。

    与此同时——

    [妈妈呀纪长一真的帅到我了!]

    《草莓慕斯》的套路虽然古早,但毕竟是无数少女的青春回忆。

    在剧方官博底下的不断质疑与哀嚎中,一系列剧照和视频的流出让大家迅速瞪大了眼,随即搜索实时评价,浏览大家的观感后,果断地打开了视频网站。

    女主很可爱,很好很贴脸。

    受到最多争论的男主……

    几乎是刚一出场就俘获了观众们的目光。

    从车上下来的总裁模样年轻,乌眉斜飞入鬓,鼻梁英挺,他神色冷凝,眸光带着点睥睨和漫不经心,剪裁合体的西装将清瘦笔挺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

    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愣是将周围所有人压得黯然失色。

    颇受读者欢迎的男二都没了讨论度。

    书粉跟其他粉丝不一样,真假不知的黑料影响不大,最影响她们观感的其实是角色完成度。

    而且这个完成度就很微妙,毕竟真人想赢过虚无缥缈的完美角色难度也太大了。

    但纪长一做到了。

    几乎是他刚一出场,《草莓慕斯》体量庞大的书粉就纷纷在弹幕上发出尖叫,同时一个词条缓缓升上热搜——

    #论书里男主活了是什么感觉#

    不得不说,爱上网冲浪的小说受众还是很多的。

    这个词条给人的指向性太强了。

    怀着‘让我看看哪个糊逼又在不要脸地倒贴纸片人炒作",‘书里男主活了那得有多好看’以及‘不好看我骂死你’等诸多想法,大家纷纷点进了热搜。

    一进去就是《草莓慕斯》的动图宣传。

    叱咤小说界多年的少女们见到自己的白月光翻拍剧,先是心里一紧,而后怒上心头,紧接着点开九连动图,准备找出嘲点进行输出,然后……

    ……嗯?

    立刻被纪长一几乎一比一复刻的还原度糊了满脸。

    脸不是最关键的,娱乐圈帅哥多了,翻拍不被书粉骂的只是寥寥。

    最关键的是气质。

    图里的男主既有原著里那种霸道禁欲的冷漠感,又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洒脱姿态。

    身形笔挺,气质脱俗。

    ……有纸片人那味儿了!

    随着这个热搜的扩散,一大波佛系书粉也跟着涌入视频网站。

    除此之外,对年轻偶像和八卦不太关注的网友延迟得知这部剧有啾宝的参演,也迅速闻声而来。

    观众越来越多,点击量节节攀升,主创团队在后台实时观测数据,快要高兴疯了。

    而其他原本不看好纪长一担任男主的资方则是悔干了肠子……

    当初怎么就没投资这部剧呢!

    真是失策!大大的失策!

    毫无疑问,单凭前两集的数据和观众反馈来看,《草莓慕斯》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也成功证明了纪长一的商业价值。

    有观众说这是纪长一和《草莓慕斯》的互相成就,原著作者还出来点了个赞。

    网友们热烈讨论的时候,花啾在家跟哥哥们一起看剧。

    但这种偶像剧对她的吸引力还没佩奇猪猪大。

    花啾无聊地在沙发上扭了一会儿,看见自己出场后,更加不忍直视,直接捂住了小脸——

    她怎么看起来傻乎乎的呀!

    纪天铭见妹妹这样,笑出了声,揶揄道:“别不看啊,大家都很喜欢你的。”

    花啾不信:“真的吗?”

    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种东西!

    “当然了。”

    见妹妹满脸你是不是在骗我的小表情,纪天铭清了清嗓子,又开始羞耻play——

    给他妹念彩虹屁。

    念完了给她看视频:“你看,一周四集根本不够看,观众们还想看你和大哥呢,节目组……”

    节目组还把当时兄妹俩拍戏的后台花絮放了出来。

    花絮里,本该乖乖供出女主的崽崽小嘴一秃噜,突然开始吹彩虹屁,于是观众才知道……

    那句帅气的大哥哥和好吃的小蛋糕原来是这么来的啊!

    差点没把观众们笑死。

    [还能临场发挥呢!我们女明星也太有演戏天赋了吧,导演爸爸们快来看看!]

    [跟啾宝一起拍戏一定好有趣的,工作人员都快笑疯了哈哈哈]

    [纪长一也挺厉害的,导演没吭声就接住啾宝的戏了,这一幕真的神来之笔!]

    [有点改观了……不错!]

    观众们对兄妹俩的演绎表示了极大的肯定。

    而这个萌萌的花絮视频也迅速传遍全网,为《草莓慕斯》的收视率贡献了第二波流量。

    就在观众们热烈讨论的时候,有人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孩子们》的嘉宾名单。

    本来大家觉得纪长一上亲子节目挺出戏的,还有点遭人嫌,但看完这部剧前四集,网上的风向突然转变——

    [小声逼逼,有点期待纪长一参加孩子们了……]

    [啊啊啊我也!再小声说一句……纪长一要是啾宝的哥哥就好了,那个花絮真的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