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小可怜在线荒野求生 > 正文 第55章 海岛余日6(含4k5加更)

正文 第55章 海岛余日6(含4k5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唐星锐见自己不小心把那只软趴趴的东西踹到了戴子灏的脚边, 尴尬的挠了挠头。

    “嗯……我说我没想到会踹得那么远,你相信吗?”他吞吞吐吐的说道,附上一个因为心虚格外灿烂的笑脸。

    说实话, 很难相信。

    【捏爹!所以为什么能踢的这么远?!!】

    【人言否?糖糖你想想你的力气啊喂!】

    【能踢这么远我是万万没想到的……又是想让唐星锐进国家队为国争光的一天呢[doge]】

    戴子灏看着他走过来。过来就算了,竟然还满脸嫌弃的绕开了脚下的水母,走到了他的另一侧,拽着他的上衣下摆探头看那只正在蠕动的水母。

    唐星锐看了一眼就跟看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物种一样, 一脸“天呐那是什么东西怎么长这样”的表情僵硬的转过了脑袋。

    戴子灏简直要叹气了,突然有种自己在带熊孩子的感觉,他二十几年来从没这般心累过。唐星锐总是能很轻易的激起一些自己早就忘却的情绪,比如此时的无奈。

    他简直像是在自己平淡如斯激不起波澜的一汪死水里插了根棍子, 搅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偏偏戴子灏本人也说不上坏来。

    他问:“你踢它干什么?”

    唐星锐觉得这样不太好,但是自己刚才真的是完全下意识的举动,他瘪着嘴,因为自知理亏,小小声的说道:“那我不是……没忍住嘛。”

    没忍住?戴子灏浅淡的眸子看了他一眼,似有无奈。他将手里的鱼交到了唐星锐的手上, 嘱咐他:“拿好。”

    鱼骤然换了主人,本来都已经奄奄一息的等死了, 立马又跟回光返照一样拼命的开始扑腾,尾巴直往唐星锐脸上甩。吓得他伸直了手臂拿得远远的,脖子用力扭到了一边。

    好在这条倒霉的鱼就扑腾了那两下, 最后还是没气了。

    戴子灏蹲下身来, 看了一眼地上的水母,找了根树枝碰了碰它。水母有气无力的挪动了一下。

    “你没用手碰它吧?”戴子灏回头问唐星锐。

    唐星锐摇了摇头:“没有, 我一看到就踢过来了。”

    戴子灏:“……嗯, 知道了。”

    然后踢到了他这边。

    看戴子灏拿着根树枝似乎是打算将这个水母赶回浅海, 唐星锐好奇的问了一句:“你知道这水母是叫什么吗?”

    抛开它软趴趴,这水母透明的身体泛着淡淡的粉色,还怪好看的。就是这身体太软了,让唐星锐很容易联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看了一眼又赶紧转过了眼。

    但是又很好奇,就问了全知全能的戴子灏。

    弹幕里也在等着戴子灏的解答。

    【我也好奇,蹲一个灏哥的答案】

    【除去这沙子沾在身上有点影响美观了,这是水母确实好看,感觉到了水里更好看,有点想养水母了】

    【越漂亮越有危险啊亲!你们清醒一点!要真的想养水母就去买无毒的蓝月水母,人工繁殖的它不香吗?】

    戴子灏将水母轻轻拨弄了几下就赶回了水里,看着水母在水里舒展了一下透明柔软的身子慢慢飘远,远处有海豚跃出了水面,跟着水母一起远去。

    他扔掉了手里的树枝:“我怎么知道。”

    唐星锐震惊:“啊?”

    弹幕也是一片惊讶,没想到戴子灏竟然不知道。

    “我不是学生物学的,怎么会知道。”戴子灏说着,让唐星锐先拿着那条鱼,又故技重施捉了三条,一次比一次熟练。唐星锐自觉接过了三条里面最沉默腼腆、不爱动的那一条。

    戴子灏拿着两条:“走,先去烤鱼。”

    再不吃饭,身体就受不住了。

    唐星锐跟着他原路返回,心想是啊,戴子灏又不是专门学这个的,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他只需要知道水母多数带毒不要碰就够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呀,毕竟戴子灏看上去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确实是这样,灏哥不是万能的,他肯定也有不知道的东西】

    【不过我还是惊讶了一下,我还以为他真的除了生孩子之外什么都会呢哈哈哈哈】

    【这样看起来更没有距离感了呀,一个完美的学神跟一个有缺点的学神,当然还是后者听起来更容易让人亲近】

    【那倒也是】

    ===

    他们回到了之前放置竹筏的地方,在那里的空地上生了火,又找了几根树枝,削了树皮,把其中的两条鱼穿在了上面。海鱼肥美,唐星锐一个没吃完就饱了,虽然没有调味料略显单调,但是它本身的淡淡的盐味也算是起了增鲜的作用。

    戴子灏将剩下的鱼用刀片成片,唐星锐一看他动作就知道要干什么,连忙又找来了几根树枝,打了个简易的干燥架。他们把鱼肉放在火上熏,。

    在木浆做好之后,鱼肉也熏得差不多了,戴子灏找了个特别宽大的叶子,用麻绳系紧了两头,充当了他们的食物存储袋。

    “那就走咯!”

    唐星锐将他们做的竹筏推下了水,竹筏的底部为了增加浮力还绑了很多的塑料桶,正在水上飘着。

    戴子灏先跳了上去,又将唐星锐拉了上来。

    刚开始有些掌握不好平衡,竹筏很是晃了两下,唐星锐紧张的攥紧了戴子灏的手,等恢复平稳了才松开。

    他舒了口气,坐在了竹筏上面:“吓死了,还以为要掉水里了。”

    他们将准备的物资放到了小小的竹筏上面,瞬间就将不大的竹筏占满了,为了保险起见,东西都是用线穿好的,一端系在了手腕上。木桨一共坐了两个,唐星锐跟戴子灏面对面坐着,手划着桨。

    “你怎么了?”戴子灏发现他脸色有点难看,背挺得特别板正,眼神也不乱瞟。

    唐星锐咬了咬牙:“我不会游泳。”

    都怪节目组提前两天才说明本次的比赛场地,不然他早就去学游泳的了!

    唐星锐发现自己上了这个节目就在被迫接受着很多的技能,比如去藏北之前学会了开车,集训之后学会了搏击。

    现在,他就要被迫学会游泳了。

    戴子灏闻言,想到了之前在秦岭的时候他确实说过自己不会游泳的事情,目光看向了无人机。

    导演从耳麦里听到唐星锐的话也是一愣。不对啊,他之前看过唐星锐的资料,他不是会游泳的吗?

    隔着屏幕对视上了戴子灏的眼神,导演打了个激灵,赶紧吩咐。

    “记得让直升机随时待命,他们之间有人不会水!”

    电话下一瞬间就响了起来,导演一看备注的名字就开始掐人中,他认命的接起,语气小心翼翼。

    “喂,孔小姐……诶对,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有仔细核查……您说的对……不敢这样说……好的谢谢,我们一定保证。”

    看着副导演好奇的眼神,导演挂断了电话,说了句:“唐星锐的经纪人,孔芮玲。”

    副导演嘶了一声,这是一个光听名字就让人觉得开始牙疼的人。

    “他什么时候签去了洛特公司?”

    在导演杀人的目光下,副导演非常自觉的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导演:这尼玛怎么比自己都不上心?他好歹还知道唐星锐的现任经纪人是谁。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本来就是个小成本的直播真人秀,很多事情都处理得不够成熟。毕竟国内中国是这个的确实不多,圈子小,受众少,完全不如国外开展的如火如荼。要是没出现唐星锐他们这几个意外的话,估计会一直不温不火的直到结束。

    导演组觉得这可是今年以来最大的噩耗,应该在秦岭结束之后或者这个副本开始之前问问唐星锐的,不然怎么都不可能给他安排到海岛上!

    弹幕也纷纷炸了。

    【唐星锐不会水就敢来,他疯了还是节目组疯了?】

    【安全措施有保障吗?@荒野求生节目组,糖糖和哥哥的安全就真的交给你们了,别整幺蛾子!】

    【唐星锐在之前的综艺采访里说了自己会水的啊,从小就开始学的不至于长大了就不会了吧?明明就是肌肉记忆】

    【我说句不中听的,你真觉得以前的唐星锐说的十句话里全是真的?我觉得得对半分吧】

    说的也是。

    【戴子灏是不是会水?真遇到意外了只能靠他了!】

    戴子灏看了眼唐星锐姿势僵硬的攥着木桨,还好他学会了收着力气,不然这木桨算是白做了。

    “没事,放轻松。”他放缓了声音安慰唐星锐。

    其实说不紧张是假的,但也没有那么紧张,他只是不会水,不是对水有什么阴影,而且戴子灏在对面就是给了自己最大的安全感。不过看他那般关心自己,唐星锐眨了眨眼。

    “灏灏,我要是真掉下去了怎么办?”

    【呸呸呸!糖糖你有点忌讳,老话最怕好的不灵坏的灵】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哈】

    戴子灏显然也不想他这样说,轻皱了一下眉:“不会掉下去的。”

    “我是说万一啦,要是真的不小心掉下去了,你怎么办?”

    “救你。”

    唐星锐有一瞬间的想要脱口而出“是像你救那个愈白一样吗?”

    但他最后还是用理智憋了回去,他想到了戴子灏的伤口,狰狞可怖,这么多年了都没有消退。

    “这的遇到特别可怕的危险的时候,你一定不要救我。”唐星锐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对戴子灏说话,“你不能因为任何无关紧要的人拿生命冒险,所有人都不值得你那样。”

    就连那个愈白,就连他自己,都不值得。

    戴子灏脸上一丝错愕。

    “可是……你不是无关紧要的人。”他轻声说道,想要反驳唐星锐。

    “所有人比起你自己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唐星锐看着他还想反驳,立马转移了话题,指着远处的一个方向,“你快看,那是不是海豚!”

    戴子灏抿着唇将想说的话收了回去,顺着唐星锐指的方向看去。

    远在天际的海平面上确实是一只海豚,戴子灏看到它的时候,它正跃向了海面,激起雪白的浪花,涟漪让海水泛起波澜。

    唐星锐的声音带着一点兴奋:“我之前在咱们捕鱼的地方就看到了一只海豚,不过只有一瞬间就又走了,要是能近距离的看到就好了。”

    戴子灏看着这一幕,又听到了唐星锐说的之前的那只海豚,皱起了眉。

    海面上出现了海豚……

    唐星锐一心二用,一边奋力的划着桨让竹筏飘飘荡荡的往前,一边看着深海的美景。

    海面是鼓胀的,海与天的交界线好像移到了下面,明明那般近,却总也抓不住。海鸟掠过,轻盈的一点水花,叼着战利品优雅的飞走了。

    海风有着咸湿的气味,将头发吹的散乱,遮住了半张脸。唐星锐将碎发别在了耳后,才将被挡住的视线重新恢复。

    ”好多鱼!“他看了一眼海底。

    身下有游鱼经过,偶尔还会有特别傻的撞在了他们的竹筏上,混乱的转几个圈然后又摇摇尾巴游走了。

    唐星锐现在看到鱼,跟之前看到鱼完全不是两回事,他咽了下口水,心里想的全是这鱼都这么肥美,够吃几顿的。

    【我看到唐星锐的喉结动了!他绝对是在咽口水没跑了!】

    【笑死,不是刚吃了饭吗?灏哥亏待你了?】

    【我觉得这五天下来,可能唐星锐最讨厌食物榜单的榜一就从糌粑变成了鱼了】

    【很难不支持】

    海上的景色千篇一律,看久了腻味到还好,最怕的是面对不变的海景会产生心理压抑。

    但唐星锐好像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他在欣赏够了景色之后,扭头对戴子灏说道:“我想用一下你的竹箭。”

    戴子灏不用他说第二句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小心一些,捉不到就算了。”他不是没看到唐星锐盯着那些鱼看了多久,目光从一条鱼到另一条鱼上,就没离开过。

    唐星锐兴奋的接了过去,拉满弦试了试,但是竹筏上飘飘忽忽的找不准重心,再加上水的折射,试了几次都不行,最后只好算了。

    “算了,这个我真不行。”他的准头本来跟戴子灏相比就差了很多,更何况这里的条件并不好。

    午后最热的时候,太阳火辣辣的晒了下来,将没有任何遮挡的他们整个笼罩在了强烈的日光中。唐星锐眯着眼都不敢看向太阳,他将本来拉开拉链松松穿着的外套重新穿好,拉链更是拉到了最上面,恨不得把脖子也护住。

    【23333没想到糖糖也很爱美的嘛,你已经够白啦!】

    【这阳光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够毒的,我刚才看到唐星锐刚才手不老实乱动,碰到了戴子灏黑色的靴子,烫的人立马就把手收回来老实了】

    【戴子灏穿那个真的不热吗?我怎么感觉他好像屏蔽了夏天跟冬天一样?】

    【只有我想知道唐星锐的变白秘籍嘛!他明明在上一次比赛开始的时候黑了一个度的,结果从藏北溜了一圈回来别人都变黑了,他竟然还变白了!】

    【不对,戴子灏就没变黑!唔唔唔好羡慕晒不黑的人】

    正在被整个弹幕催着出变白秘籍的唐星锐将拉链拉到了最顶上还不够,他对坐在自己对面的戴子灏说:“不行,等一会上了岸我一定要找几片叶子做成草帽,天天戴着。”

    戴子灏看了一眼对面将自己唔得严严实实的唐星锐,觉得他有些可爱。

    “嗯。”

    唐星锐:“也帮你做一个戴着。”

    戴子灏:……那倒是不必了。

    【哈哈哈哈哈灏灏的脸都僵住了,唐星锐真有你的,怎么想的】

    【戴子灏:哒咩!酷盖不需要草帽!】

    嘴上说着到了岸上怎么怎么样,好像很容易就能到岸边是的,眼前的岛也确实近在眼前,但是却好像怎么划都划不到头一样。尤其是到了下午四五点左右,空气中有了一丝凉气,暑气慢慢消散,这意味着太阳快要落山了,也意味着海上的风浪大了起来,更是给他们增添了难度。

    唐星锐的手都要磨出血了,他们划着桨才慢慢的靠近了小岛。

    “到了到了到了!”唐星锐简直已经要三呼万岁了。

    感觉到竹筏碰撞上了岸边岩石,撞击的冲力让唐星锐跟着晃动了一下,他赶紧抓住了竹筏的一侧。

    戴子灏站起来,动作利落的跳到了岸边。

    唐星锐将船上的东西全都一一递给了他,戴子灏接过,放到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下来。”他对唐星锐伸出手。

    唐星锐试探着站了起来,这样程度的动作让那个竹筏晃得更加厉害了,他立马僵在了那里,等晃动平稳了一些才继续慢吞吞的动作。

    “阿灏你等我一会。”他说着。

    戴子灏的手没缩回去,就那么举着等着他:“嗯,慢一点,别慌。”

    【看到了吗?什么是男朋友?这就是!我敢说戴子灏是那种你化妆一个小时都不带催你还对你说不着急的人】

    【对比一下我那个化妆十分钟就嫌我墨迹的老公,哈哈,扔了吧】

    【怎么会这么温柔呜呜呜呜,我原来真的以为他是冰山的,现在是化了嘛哈哈哈哈哈】

    【也不能说是冰山吧,总觉得第一次在直播间见到他的时候,那种感觉像是……很空?反正就跟浮萍一样没有根,飘哪算哪的感觉,我形容不好,唐星锐和老李他们这种见到了真人的应该会感触更深一些】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已经变啦】

    【没错,作为他苦命的粉丝之一,真的能感觉到他从第一期开始的种种变化】

    【咦?我的重点在:为什么是苦命的粉丝?】

    【因为蒸煮到现在都没有开、微、博!我都不知道上哪去追星!已经给糖糖私信好多条了,希望他看到催着戴子灏开个微博T-T】

    借着戴子灏的力,唐星锐成功的从竹筏上下来了,在踩到陆地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激动得想哭。

    “天哪噜灏灏,我感觉自己像是在海上飘了一个世纪!”唐星锐剁了剁脚,感受到脚踩实地的真是感触,他已经按捺不住自己一千字小作文的感叹了。

    戴子灏将竹筏拖了上来,免得涨潮的时候被海水冲走,随后两人一起去找找岛上的食物,他们的水还有不少,但是熏鱼片却只能吃一顿的了。

    不过好在节目组并没有将事情做绝,他们在岛上很容易就找到了跟牛建义他们岛上一样的芋头,个头超大,足足有两个手掌那么大,戴子灏让他先挖几个,自己去找果子和其他的物质。

    唐星锐挖了五个大芋头,这下子就算是找不到别的吃的,光吃芋头他们就能吃饱,接下来的路程是再也不用担忧饮食的问题了。

    见戴子灏还没有回来,他在海边冲洗完芋头上的淤泥之后,找了几片被风吹下来的超大的椰子的树叶和其他的杂草,开始动手编织起了草帽。

    【我以为你只是说说,没想到竟然真的会!】

    【我看的有点眼晕,但这是不是跟织围巾差不多的原理?】

    【我打过围巾,应该、大概、或许是差不多的吧?但是他这个要复杂一些。】

    【糖糖连这都会,震惊!】

    戴子灏走了过来,,唐星锐一看到他就兴奋的冲他招手:“阿灏你快点过来!”

    戴子灏已经习惯了他随时换着喊的各种称呼,闻言将怀里的东西全部放下,走到了他身边。

    “怎么了?”戴子灏看了眼他藏在背后的手,不知道是拿的什么东西。

    唐星锐冲他示意:“下来一点,再下来一点。”

    戴子灏依言弯下了腰。

    唐星锐飞快的将自己编好的帽子扣在了他的脑袋上:“当当!有没有很好看?”

    戴子灏眼前暗了一下,他伸手捏住了唐星锐做的的草帽帽檐。

    唐星锐以为他想摘下来,赶紧说道:“诶你别摘呀,很遮阳的,也没有很丑啦。”

    “没有想摘。”戴子灏只是捏着帽檐往后扣了一下,确保自己的视线不会被挡住,“谢谢。”

    “不客气!”唐星锐见他没有摘下来,于是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笑得一脸开心。

    “你的呢?”戴子灏在他旁边坐下,稍作休息。

    唐星锐晃了晃手里的半成品:“马上就好了!”

    不得不说唐星锐的编织手艺是真的好,杂七杂八的草和条状树叶在他手下就能变成一顶有帽檐的精致漂亮的草帽。

    【糖糖真的是糖糖,笑起来甜得人牙疼】

    【戴子灏戴着这顶草帽很合适!要是换一身衣服就特别想海滩度假的帅哥哈哈哈哈,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搭讪】

    【他又找了好多竹子啊,这是要干什么?】

    唐星锐也看到了他拿来的竹子和树叶,好奇的问他:“这些是干嘛的?”

    戴子灏:“搭庇护所,晚上睡觉用得到。”

    “那也不用这么多啊。”这也太多了吧?唐星锐看着地上的竹子。

    戴子灏:“……”他其实不太想说怕不够大重复昨晚的悲剧。

    在唐星锐将自己的草帽也做好的时候,夕阳沉入了大海。

    他们用岛上棕榈树的油脂点了火,因为燃料的油性极大,火非常的旺盛,不怕晚上会熄灭。

    戴子灏将芋头埋在了地里,跟叫花鸡一样的煨法,这样会熟得快一些。他又去捕了一些鱼,一条架在火上烤,另外一条找了个椰子劈开,当成了两个碗,搁在树枝做的架子上,炖着鱼汤,里面还撒了一把不知名的草药,据戴子灏说是一味中药,叫什么唐星锐没记清楚,但是提鲜去腥的作用他倒是记得清清楚楚。

    要唐星锐说,海钓就这点好处,每次钓上来的鱼都不一样,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吃了几个品种了。

    不光是鱼,还有虾蟹和海胆。不同于市场上买的。身在内陆即便是空运那也耽搁了不少时间,海鲜吃的就是一个“鲜”字,这样子现吃现捞,简单处理才能保留最大的原汁原味。

    手捧着椰子碗喝了一口热乎乎的鱼汤,唐星锐叹息一声:“我感觉昨天也就才过去,这才第二天吧,生活质量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差异。”

    昨天的他们耗费了一天的时间做了个竹筏,连饭都没顾得上吃,水就喝了那一点。就连睡觉都是睡在山洞里,两个人挤在一起。

    但是现在,唐星锐喝碗鱼汤之后,吃了一口戴子灏摘来的果子,酸甜可口,汁水丰沛。

    因为摘得有些多了,戴子灏在烤鱼的时候甚至往鱼肚子里塞了一点,这让烤鱼都带上了一点果香,混着木香和炭烤的味道,非常下饭。

    【我昨天还咋嘲笑他们,今天就开始羡慕了,吹着海风看着海,再来一点小烧烤】

    【这生活质量上升的也太快了,不怕一步迈大了扯着蛋吗?】

    “灏灏,要是我去哪都能带着你该多好。”唐星锐躺在两人搭建的庇护所下,由衷的感慨。

    【哈哈哈哈你现在不就是去哪都带着他了吗?】

    【结婚!原地结婚!然后你就可以去哪都带着他了!】

    【如果可以,我也想找一个戴子灏这样的十全男友,结果抬头一看身边全是普信男】

    戴子灏正在看着夜空计算方位,听到唐星锐说的话一愣。

    “是吗?”

    他轻飘飘的问了一句,声音被吹散在了风里。

    唐星锐打了个哈欠,没有听到。

    ===

    唐星锐的手已经因为划了一天的桨开裂破皮了,动作大点就会扯到原本的伤口,挺疼的。

    他没有告诉戴子灏,免得他担心,也怕他自己一个人划桨会更累。

    白天出海的时候风有些大,戴子灏站在海岛边静默了一会,问唐星锐昨天那些树叶和杂草在哪采的,还多不多。

    唐星锐:“就在那边,挺多的呀。”

    戴子灏:“可以用那些东西做一个帆。”

    唐星锐眼前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然后他又兴冲冲的跑去作帆的了。他没做过帆,但是没吃过猪肉走还见过猪跑,编了一个巨大的毯子,又拆了他们昨晚上做庇护所的竹子,用火烤了一下,弄弯了,然后绑在船头。

    再次坐在竹筏上的时候唐星锐明显的感觉到了有了帆的好处,前进的速度就像是按了快进键,都不用他们再划桨了。

    唐星锐特清闲的开始清点他们的物资。

    还有两管水,到了下一个岛上就要补充水分了。除此之外还有两条鱼做的鱼干,四个芋头和几个果子,当然还有他们的两把刀和戴子灏做的竹箭和弓。

    “这么一看都好丰富。”唐星锐索性直接躺在了竹筏上,看着天际悠悠的白云飘过,自己在水面上随着水流摇晃。

    可是躺着躺着就发现了不对,唐星锐豁然坐了起来,对戴子灏说:“你觉不觉得……这筏子晃得太厉害了一点。”

    确实。

    他们以为是帆的作用,但为了尽快抵达下一个岛屿,于是没有拆掉那张帆。

    唐星锐稳住了身体,眼角余光看到了什么东西,好奇的“咦”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去。

    是海豚。

    不止一头海豚出现在了他们身边,先是跟他们有些距离,随后把他们包围在了中间,一圈一圈的绕着他们。雪白的身姿翻出水面,凉凉的海水打在了唐星锐的脸上。

    戴子灏瞬间就变了脸色。

    “好奇怪啊,为什么……”唐星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戴子灏一把揽在了怀里。

    ?

    他想抬头,却被对方轻轻按着脑袋,不让他抬头。

    “怎么了嘛?”唐星锐的声音闷在了戴子灏的怀抱里,他能闻到对方身上清冽的味道,但却看不到戴子灏此时脸上凝重的表情。

    “没事。”戴子灏说完,抽出刀来一把砍掉了帆,竹筏剧烈的摇晃了一下,随后是”噗通“的落水声。

    速度瞬间就慢了下来。

    海豚们也发现了,围着小小的竹筏更紧密地转着。

    唐星锐听到了声音:“没事吧?”

    “没事。”

    戴子灏的声音尚且算是冷静,尽力的安抚住唐星锐。

    但是俯视视角的无人机却把整个画面拍了下来,网友们就没有他那边冷静了。

    【卧槽这他妈的怎么会有鲨鱼?!!】

    【@荒野求生节目组,你赶紧出来救援啊啊啊啊啊!会出人命的啊淦!!】

    【卧槽卧槽卧槽戴子灏你一定要稳住!现在可是两条人命!!】

    在唐星锐看不到的地方,在海豚的包围圈之外,一条鲨鱼正在缓缓靠近。从空中看去,小小的竹筏跟那庞大的身躯比起来接近于无。

    节目组也被吓傻了。

    “直升机呢?赶紧的啊!非得事情临到眼前了你们才准备是不是?!真出了人命你们负担得起吗?!”

    导演咆哮声响彻整个演播厅。

    偌大的厅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盯着眼前的一幕,手心里全是汗水。

    他们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不会出现可怕的一幕。

    相比起他们来说,戴子灏哪怕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危险,却显得比任何人都要冷静。

    他本来就是这种人,越是危险关头越是镇定。

    “到底怎么了戴子灏,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唐星锐的声音发紧,但是戴子灏不让他抬头,自己就听话的不抬头。

    可是心底总有种隐隐的预感。

    可能……他们真的遇到危险了。

    戴子灏的手轻柔的抚上唐星锐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安慰着,声音放柔,带了点笑意。

    “没关系糖糖,你过一会再睁眼就行了,别怕。”

    唐星锐从没听过他如此温柔的声音。

    但如果他抬起头来,就会发现跟声音不符的是,戴子灏的眼眸沉沉的,透不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