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知道她爱我 > 正文 第56章 出门

正文 第56章 出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柳依到底还是没问出来,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不足十个字,却似一把手, 狠狠揪着她的心,她红唇动了动,宋羡侧头:“要问什么?”

    “没什么。”江柳依的声音微哑, 情绪和平时也不太一样,宋羡皱眉,江柳依已经坐正身体,她说:“困的话你睡一会。”

    江柳依说完给宋羡递毛毯, 宋羡接过, 披在身上,江柳依看到这一幕倏然想到那次在摄影棚,她帮宋羡穿衣服, 宋羡下意识的避让, 她垂眸想两秒, 松开安全带, 侧着身体帮宋羡掖好毛毯边缘,目光往上, 将毛毯往宋羡下巴那里压了压,两人靠的很近, 江柳依抬眼时对上宋羡清亮的双眼。

    她犹豫两秒,还是靠过去,想碰那双薄唇,宋羡侧过头, 说:“先回家。”

    一句话浇灭江柳依所有幻想, 她握着方向盘的手发抖, 在迟家发现的那点隐约线索现在成一条线,迅速将一切串联起来。

    宋羡其实一直是因为合适,才选择和她结婚。

    所以她并不在乎自己还会和谁见面,哪怕是前女友,她也没有过问一句,所以她也没想过把自己设置成手机屏保,更没有想过和她戴情侣手链。

    那些所谓的喜欢,只是她的想象。

    或许她在接受赵月白说宋羡喜欢她的时候,没有拒绝是因为,她也希望有个人喜欢她,更希望是宋羡,她也会和宋羡喜欢她这样,很喜欢,很喜欢宋羡。

    可是本末倒置。

    宋羡没有喜欢她。

    她却很喜欢宋羡了。

    江柳依心底涌上沉闷,顷刻覆盖她所有情绪,她转过头看着车窗外,寒风萧瑟,车内暖气开着,她却觉得有点冷,从心底钻出来的寒意。

    怕宋羡看出异常,江柳依迅速发动引擎,开车离开,宋羡从来不会在她开车的时候说话,她自己开车更不会交流,所以车内很安静,安静到江柳依又要胡思乱想,她轻呼吸,问:“睡了吗?”

    宋羡没什么力气的唔一声,说:“还没。”

    江柳依看着前方,目不斜视,却还想和宋羡说话,她问:“你上次说你父母,什么时候可以见面?”

    “下个月。”宋羡说:“他们年前会回江城,我已经和他们说过见面的事情了。”

    “他们没有说什么吗?”

    宋羡淡淡道:“没有。”

    一板一眼,江柳依问什么,她就回什么,没有一点隐瞒。

    江柳依点头,没再开口。

    半路无话,到停车场时宋羡刚好接到袁红电话,问她们有没有到家呢,一直没消息,所以有点不放心,宋羡回她:“刚到家。”

    “到家就好。”袁红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明天见。”

    宋羡挂了电话,群里早就被聊炸了,先是聊江柳依送她们去孔希颜家这件事,然后又是聊迟总和孔希颜,又聊到她们的孩子,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有时候还艾特她和袁红,宋羡简单看了看,没有什么需要回复的问题就放下手机。

    身侧江柳依余光瞄着她,看到她放下手机说:“今天迟总和我说,那个孩子想学钢琴的事情。”

    江柳依以前只是指导过别人,还没有带‘小徒弟’的经验,她问宋羡:“你觉得呢?”

    宋羡转头,神色平静的说:“你想带她吗?”

    江柳依说:“挺想的。”

    主要是迟慕颜乖巧懂事,还很聪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宋羡说:“想就带。”

    她依旧是很平静的态度,江柳依却突然发现,宋羡好像从来没有说过工作上的事情,烦恼,开心的事情,好像都没有说过。

    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会忍不住和她分享吧?

    就比如她刚刚询问宋羡的意见。

    宋羡没有和她分享过。

    江柳依心情更闷了,她低头走在前面,身后宋羡看她背影皱眉,两人回到家里之后,江柳依去厨房洗保温杯,她对宋羡说:“你先洗澡吧。”

    宋羡点点头,又看她两眼才进房间拿换洗衣服。

    水声稀里哗啦,水流从指尖擦过,落在洗碗池里,江柳依洗到一半顿住,转头听房间里的动静。

    宋羡的动静很小,她做事风格就和她性格一样,安安静静,刚结婚那几天她都不觉得家里多个人,但现在江柳依却能敏感的察觉到宋羡在干什么。

    她应该在找睡衣,衣柜门打开,轻微的声响,被她洗保温杯的声音淹没,她没动,依旧这个姿势。

    房间里的宋羡拿了换洗衣服,她走出房间,到卫生间门口了,她打开门。

    江柳依往后退两步,靠厨房门框边,余光瞄着卫生间的方向,看到宋羡摘掉皮绳,秀发散在身后,背影纤细,窄肩,肩头圆润,她看宋羡走进卫生间里,关上门。

    轻轻的合上,在她心底却掀起震动。

    厨房水池还开着,水温已经热了,她走过去,继续洗保温杯,末了关掉水龙头,烧了一壶水,宋羡还没出来,她给宋羡泡好红糖水,搁在一边。

    手机嘀嘀亮起,她意兴阑珊的拨弄,突然弹出一条消息:【人呢?到哪里了,还在不在了啊!】

    【回话回话,电话也不接,逗我玩呢?】

    她皱眉,退出消息页面,看未接电话,什么都没有,江柳依回复一个问号,赵月白看清楚是谁之后立马回:【抱歉抱歉,我看错了,晚上眼神不太好,怎么发到有妻之妻那里去了!】

    什么乱七八糟。

    江柳依看到她心情就更不好了,原本还想怼两句,打出来的字又没发出去。

    说到底,赵月白只是嘴上调侃而已,愿意相信的人是她,是她愿意相信,宋羡喜欢她这个假设的。

    江柳依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掉,问赵月白:【干什么呢?】

    赵月白立马发过来一条消息:【没干什么,今天一朋友失恋了,约我喝酒,我就过来看看,到这里半天都没找到人。】

    怎么又是失恋。

    江柳依盯这两个字看,如刺一样扎进身体里,疼得慌。

    她问:【在哪喝酒的?】

    赵月白:【就我楼下一清吧,没什么人,挺清净的,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又不能出来。】

    江柳依皱眉:【我为什么不能出来?】

    赵月白噗一声笑了:【姐姐哎,你都结了婚的,晚上跑出来喝酒像话吗?而且你老婆能放你走吗?她要是知道你大晚上不在家陪她跑出来和我喝酒,不气的把我锤爆啊!】

    才不会,宋羡才不会这样。

    虽然是这样想,但江柳依还是忍不住的想,宋羡生气会是什么样子?在一起这么久,她好像就没看到过宋羡生气的样子。

    不止是生气,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很大的情绪波动,永远冷静,永远理智。

    也不是,在床上的宋羡,会有那么一时半刻的失控,虽然应该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宋羡出卫生间时就看到江柳依低头看手机,客厅的水晶灯落她身上,镀了一层光晕,江柳依不知道在看什么,一直皱着眉,她走过去喊:“江柳依?”

    江柳依回神,转过头。

    宋羡刚洗完澡,秀发湿漉漉的,用干毛巾裹着,露出白净额头,眼睫毛上还挂着水蒸气,一张俏颜被热气熏成绯色,眼底水光潋滟,又清透又干净,明亮的很。

    江柳依对上这双眼,又愣两秒,好半天,她反应过来,说:“洗完了?”

    宋羡点头:“嗯,洗完了。”

    江柳依说:“厨房给你泡的红糖水,你喝了再睡。”

    说完记得宋羡晚饭吃的不多,她问:“要不要再吃点东西?”

    “不用。”宋羡说:“我不饿。”

    她来月事身体就不会很舒服,食欲也会下降,江柳依点头:“那去把水喝了就早点休息。”

    宋羡走进厨房里,看到放流理台上的杯子,已经不烫了,她抿一口,水温刚好,暖暖的,甜甜的。

    江柳依看她一口一口喝着红糖水,突然想到刚刚赵月白发的消息,她喊:“宋羡。”

    宋羡抬眼,透过厨房门看她,江柳依停顿几秒才说:“刚刚赵月白给我发消息,让我过去一趟。”

    这么晚了,她出门,宋羡会问一句吗?

    她突然想到余白刚回国那天,是她先看到余白打电话过来,在大晚上,她把余白打过来的电话递给自己,没有半分不高兴,甚至在她说要出门时也是很平静的态度。

    那天晚上她记得回来是想要解释的,后来被宋羡拖进房间里,也没解释。

    后来宋羡也没问那晚她和余白见面没有,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她听信赵月白的话,以为宋羡是不想提,现在想想,应该是不在乎吧。

    那时候的宋羡,并不在乎她见了谁。

    现在呢?

    江柳依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或许她只是想听宋羡问一句,这么晚出去干什么?或者,赵月白找你什么事情?

    可是宋羡没问。

    她只是照常的点点头,说:“知道了。”

    江柳依满身力气被抽走,她从茶几上拿了车钥匙,看眼宋羡,闷闷的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