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事后心动最新章节列表

事后心动

作    者:荔雾

动    作: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21-09-03 15:09:37

最新章节: 正文 第28章 她在装傻

    【原名《极致宠爱》/白切黑斯文败类×甜妹】
    【年龄差十岁,双方身心无前任】
    喝醉那晚,姜嘉弥和一个绅士英俊、身材极佳的成熟男人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事后两人好聚好散,以为不会再见。
    第二天下午,姜嘉弥下楼见父亲的一位朋友,客厅里的男人却怎么看怎么眼熟。
    ——人后毫无斯文气质的男人,人前就披上了衣冠楚楚的绅士外衣。
    “嘉弥,这是爸爸的朋友,”父亲笑着介绍,“也是你学校奖学金的投资人。”
    “周叙深。”男人朝她伸出一只手,微微一笑,目光却别有深意,“嘉弥,你好。”
    她硬着头皮握上去,被他的体温烫得满脑子旖旎。
    姜嘉弥以为和周叙深的事应该止步于彼此还是陌生人的那晚,然而却被他诱惑得昏了头,瞒着父亲和他一再沉溺。
    某场讲座,周叙深作为嘉宾出席发言,一众学生为他神魂颠倒,中场休息时纷纷围拢过去。
    姜嘉弥被同伴拉着上前,男人状似不经意地转头,含笑的目光越过人潮一眼就看到她。
    他人前衣冠楚楚,人后却引她到昏暗无人的后台,隔着一层阻不断欢呼声浪的门板亲吻。
    ******
    某日姜父感叹:“叙深身边好像有女人了?难得啊,哪天真应该见见这位弟妹。”
    “弟妹?!”姜嘉弥干笑,“爸,不合适吧……”
    “我和叙深是忘年交,叫一声弟妹怎么了。”
    然而一转头,周叙深神色如常,微微一笑,“爸。”
    姜父:“………………”
    姜父:“?????”
    我把你当弟弟,你竟然想当我女婿?!
    【注:男女主是成年人,成长氛围不同所以三观不同,做什么都是你情我愿。会有安全措施!不会意外怀孕!我是作者我说了算!】
    *文案生成于2020.10.16*
    —————————————————————
    1.年龄差因戏生情预收:《戏欲[娱乐圈]》
    【1】
    杜颂霓外表风情曼妙,第一次成为电影女主角就是和大她一轮的演技派郁尔致搭对手戏。
    戏里,她引诱拘谨的钢琴老师一步步堕入深渊,却反被疯透了的男人杀死。
    戏外,却因为在亲密戏里太青涩笨拙而被导演硬生生骂哭。
    “坐这来。”对戏时,郁尔致温和地微微一笑,修长干净的手示意地覆上腿面,耐心告诉她,“碰睫毛我会很痒,碰下巴我会想亲吻,碰手腕我会忍不住抓住你。”
    他如同良师,一步步教会她如何引诱自己。甚至告诉她最敏感的领域是在后腰处。
    于是吻戏时她手探入他外套,掌心下只隔一层衬衣。
    郁尔致第一次失态,试图起身时被杜颂霓扣住手腕,她笑意烂漫,口吻天真,“老师,来抓我吧。”
    戏中他动情的模样难分真假,片场看她的眼神仿若深情,可杀青后却又干净利落地抽身,冷静得像从未入戏。
    【2】
    有人说郁老师出戏快,杜颂霓年纪青涩反应诚挚,恐怕入戏太深出不来,要吃一番苦头。
    然而没人知道,郁尔致最后悔也最庆幸的是在那场亦真亦假的戏里,一一告诉她自己的命门。
    深夜,他将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深陷角色怪诞的情绪中难以自拔,而她却对别的男演员巧笑倩兮,一如从前对他那样。
    “颂霓又不乖了。”他支着下颌,病态地微微一笑,喃喃自语,“回到老师身边来吧。”
    禁欲与放浪,阴暗与天真。
    最先假戏真做的那个人,就是输家。
    —————————————————————
    2.年龄差先婚后爱预收:《不浪漫罪名》
    婚后一年温白芝遭遇婚姻危机,内忧外患。
    内有大她十二岁的丈夫不解风情,外有加微信向自己频频示好,用尽浪漫手段的小狼狗。
    对比之下,丈夫莫廷徊更显得平静寡言,绅士刻板。
    她留一盏灯等他应酬夜归,他客气地说不用等。
    她为他准备生日惊喜,却只收获他含笑的、纵容小孩玩闹似的注视。
    最夸张的是,他律己‘绅士’到夫妻生活都计划好,并严格执行。
    “他是不是……”好友欲言又止,“反正只是联姻,要不你们各玩各的吧?”
    温白芝回绝提议,当晚就谎称自己生理期提前,后来又找借口搬出主卧。
    接受分房睡的莫廷徊行事越发神秘,频繁地拿着手机看消息,温白芝怀疑他出轨,以为这段婚姻终于走到尽头。
    直到某天,小狼狗给她发“今晚不回家吃饭了”然后又一秒撤回,像极了切错号发错人的样子。
    联想到自己的怀疑,温白芝打开了莫廷徊的手机,找到了顶着小狼狗头像,仅有自己这一个联系人的微信小号。
    一夜之间,小狼狗变老狼狗,温白芝傻眼了。
    *****
    莫廷徊很清楚,初见时温白芝喜欢的就是自己绅士克制的一面,婚后他小心保持人设,两个人却渐行渐远。
    于是他捏造身份靠近她了解她,想挽回自己年轻的妻子,却弄巧成拙让她误会自己是一个插足者。
    他满足于了解她不为人知的一面,又忍不住嫉妒,只庆幸她始终拒绝,没对插足者动心。
    直到某天他用小号给她发微信:你好像并不爱你的丈夫?有考虑和他分开吗?
    这一次,她回他:有这个打算。等我离婚了,你会考虑我吗?
    “啪”的一声,他手里的杯子落地摔了个粉碎。
    //
    ·一个我绿我自己,然后学会相爱的甜文。
    ·没人出轨,没有火葬场。
    · 文名引自歌曲《不浪漫罪名》